她將丈夫獻給神,視傳道為神的軍兵,既屬耶穌,當獻上「馨香之祭」。順服總會差派,如順服神帶領;35年來無論差派國內、海外,未曾絲毫怨言。因聖經勉勵前線精兵:「你要和我同受苦難,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提後二3)以送丈夫上前線的心志,作為屬靈戰場的後盾,也深感主恩無數。因為神必定同工同行,一路帶領。

 

.

雙腳踩著踏板,急急前行,心頭正懊惱因霎時之差而錯過的那班交通車,只好無奈地奔回家騎鐵馬。她嬌小的身軀喘著氣,用力地

踩著踏板,一次一次重複轉圈,彷彿與時間賽跑似地。


騎到一個長坡道,就快抵達辦公室時,居然絞鍊脫落、車輪空轉,重力加速度令腳踏車失去控制,在無法閃避的急難中,她懇切呼求神! 連人帶車摔倒路中央,尾隨於後的重型摩托車飛馳而來,壓過身軀,留下鮮明的輪胎印痕;其後又來一部大卡車,所幸警覺前面發生狀況,在足夠的距離下剎車。遭到騎士謾罵下,她內心充滿感恩,若大卡車閃避不及,恐怕早已命喪輪下。 那年,她才31歲,是2個孩子的母親。3歲的女兒雅恩望著心有餘悸、身上仍有輪胎痕跡的母親問道:「妳出門有禱告嗎?」是神慈憐的眼目顧惜,垂聽她的禱告,得以繼續克盡人媳、人母之職。 神的恩典,加添歷劫歸來的她31年壽數,如今62歲,兩年前已從職場退休。

順服主旨

當年林正雄長老仍為神學生時,第一年實習地點在台南,認真服事的精神深獲肯定。三年後,長輩們喜悅其為人處事的態度而居中介紹婚事,雙方憑信心順服,於神學院畢業前相親,相親後一個月訂婚,第二個月旋即舉辦婚禮。 介紹人簡益真長老勉勵:「當傳道娘要立志凡事靠主、與夫同心,神必祝福帶領!」婚後一個月,長老就奉派花蓮、玉里、台東駐牧,她既「覺悟」已把丈夫獻上,為主工作,爾後生活的挑戰,當堅強自立、專心靠主。 唯掛心的,乃遠居台東,就讀國小五、六年級的小叔。因孩提時,曾旅居台東,深刻體會東部居民生活的清苦,為使小叔接受較好的教育與生活,遂毅然地接納年幼的兄弟同住,悉心照顧。 長老娘凡事信靠主,禱告交託;蒙主憐憫,使長老無後顧之憂,全心投入駐牧工作。

兩人同行

婚後,租屋台南教會附近,陪伴的身影非丈夫,而是婆媳同行,婆婆與她彼此同心,經常為家庭成員齊心代禱。 台南教會管理會堂的阿花姨與長老娘的大姊,對她們一家愛心照顧,默默關心。長老娘深深體會:「丈夫不在,主耶穌在。」神安排了阿花姨與大姊的關懷,便毫不孤單;藉著交託與信心的禱告,神成為兒女健康與生活的守護,祂的恩典毫不缺乏。 當年傳道每月生活費不到二仟,每月房租五百,一家幾口生活開銷不少。長老娘量入為出、儲蓄、作生活規劃。心中有個心願:深盼五年後得有自己的房屋居住。感謝神!提早三年成全心願,使她在平穩生活中,體驗神暗中保守的膀臂,從未因丈夫不在而縮短。 「祂施展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詩一三六12)

唯有分享

每當長老休假,經常與妻兒分享駐牧教會發生的神蹟奇事。他認為牧者當竭力跟從主,主權在神,主若肯,就必成就各樣善工,故各種操練皆有神美好的旨意,當靜默、禱告、等候神。 熬練過程的緘默,曾使長老娘誤以為長老駐牧過程特別蒙保守,及至領悟非如想像中的一帆風順,反更殷勤獻上代禱。35年來,長老在家的日子,常偕同長老娘與子女一起禱告,感念主恩。唯有分享,用謹守的心,儆醒事奉。 「弟兄們,你們不可彼此批評。人若批評弟兄,論斷弟兄,就是批評律法,論斷律法。設立律法和判斷人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救人也能滅人的。」(雅四11、12) 她因此學習用「神的眼光」看待長老的操練,長久以來,長老影響兒女以「感恩」的心正向面對教會的人與事,未曾樹立偏激觀念。她體認到:長老家庭需要看重口舌的力量,多聆聽教會的需要與神恩彰顯的見證,以代禱彌補缺口。

成全心志

長老全心投入教會事奉,是否會造成長老娘嚴重的失落感?林長老娘提及:當初決定嫁給長老,期許丈夫獻「馨香之祭」,面對丈夫「重視教會甚於家庭,看重家庭甚於自己」的態度,她抱著成全的心態,支持丈夫盡忠事主。雖然分離的思念在所難免,但這是屬靈功課,不該成為丈夫的牽絆。 多年來順服差派,長老該往何處就往何處;認為順服總會,也是成全主旨的表達。2001年的一紙公文,通知林長老飛往香港駐牧教會,縱有不捨,她甘心獻上。豈料,這一去不是一年、二年,而是接連四年,夫妻見面機會減少,離家更遠。她心想:丈夫已屬「耶穌」,已屬「教會」,就該立志作基督耶穌的僕人,支援需要的地方,她怎能佔據神的器皿?將來丈夫退休,才真正歸屬「自己」。 「你要和我同受苦難,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凡在軍中當兵的,不將世務纏身,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提後二3、4)

長老駐牧教會,誠懇待人,用心代禱、關懷;每當返家,旋即轉換成身為人子、人夫、人父之角色。對於母親克盡孝道,對於妻子體貼入微,關懷細節,對家庭需求設想周到。門窗、水電修繕等等,都是男主人的工作,奇妙的是,這些設備大多在男主人回家之後才故障,使得他有發揮愛家的服務機會。 前年甫自公職退休,她延伸丈夫服事的態度,參與教會訪問,時常參加早禱會,學習作家庭、教會的「禱告尖兵」。去年三月升格為祖母,享受含飴弄孫之樂,沒有丈夫陪伴的生活,用心經營,仍可彩繪人生。放手將生命主權交給神,常可體會順服帶來的自由。

默然保守

神的眼目時時看顧,常出乎料想。有次,她帶著3、4歲的兒子到對面美容院洗髮,由於距離家門僅幾分鐘時間,故只半掩鐵門。 等待中,因聽見主人責備一旁戲水的小女孩,兒子遂跑回家去取竹子給主人。當他拉鐵門時,突然從屋內闖出二名壯漢,推倒兒子奪門而逃。長老娘震驚地衝回家門,方知宵小入室翻箱倒櫃,卻遺漏了用白色信封裝袋的整個月生活費用。小偷誤以為信封內裝的是信件而未取走,神的恩眷,保守一家生活經濟未陷入困境。 頌恩小學六年級時得麻疹,耳、鼻、臉出疹嚴重,至醫院急診後,醫生告知他有生命危險。長老娘回家迫切禱告,經同事介紹轉診大醫院,頌恩卻對母親說:「媽媽!請為我禱告,我覺得非常痛苦。」當日早上九點至下午五點,躺在病床打點滴,高燒不退,隔日竟然病況減輕,逐漸好轉。一週後,參加長榮中學考試,因一場大病身體極度虛弱,握筆的雙手直直發顫,長老娘本未抱持希望,神卻祝福他上榜。

作主軍兵

為自己留一條後路如何?保留更多如何? 但是否就能因此全身而退?留得住全部? 作主忠僕,看似無後路,其實主將開路;為主勞力,看似不為己,然主賜恩更多;作主軍兵,看似犧牲,但賺得更多屬靈生命。 長老娘單純的相信,也單純承接神的祝福。這一條路並不艱難,只要緊緊牽住主手,她就這樣看定神的應許,過了35年。

◎撰文/墨笛整理 ◎期數:325期 ◎2004.1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