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吳恩怡於今(2003年)夏7月21日凌晨2:40分蒙主召回,安息主懷,得年23歲。

她自今年5月初因持續發燒,遂返家休養,於10日由超音波掃瞄,意外發現卵巢(次日確定為子宮)有一個8公分的腫瘤。隨即於12日入住台中榮民總醫院;次日開刀,又發現腹腔與子宮內另有多顆腫瘤,遂將子宮、輸卵管一併切除。身體經療養,很快復原;醫生也未建議休學,5月17日中午出院,5月25日回校繼續學業。
.


病理檢驗報告經台中榮總再送往美國,至6月中始確定為罕見的「發炎性母細胞纖維囊腫」,並有初期惡化跡象。6月29日返家過暑假,次日又似感冒發燒,乃輾轉就醫,竟於7月3日發現腹中再有腫瘤與腹水,4日轉赴彰化基督教醫院住院。 經一連串檢驗分析,10日尚得間隙返家,12日且能赴教會守安息日。14日再回院,次日開刀,詎料醫生以腫瘤蔓延擴大,包住腸胃,宣稱無法切除而再縫合;且化療也難以使用,將撐不過1個月。 她在第二次開刀前,即反胃、嘔吐不斷,以致醫護人員恐此將不利於進行手術,要求她提早禁食。手術後,儘管她饑腸轆轆,很想喝水進食,家人卻受醫囑,以尚未排氣,且為免造成吸入性肺炎,只能以棉花棒沾水、噴霧罐噴水,以及含冰塊,滋潤口舌。 但持續的口乾舌燥、反胃、嘔吐,甚至下肢水腫、酸痛,讓她很不舒服,難以入睡。如此,病情迅速惡化,19日已胃潰瘍,出血,裝置鼻胃管,雖可餵少許流質,稍滿足口欲,卻仍反胃嘔吐;且腎臟衰竭,不見排尿,還有肺積水現象。 20 日傍晚,腦部逐漸中毒缺氧,言語稍見錯亂;晚上因呼吸急促,戴上氧氣罩,起初她因不適應,還想要像鼻胃管一樣地試圖拿掉,終因氣力漸衰而罷手。至當晚 12:03分,醫生認為她已呈休克昏迷狀態,惟仍在明開伯父的鼓勵與助禱下,向天使請求,要等到爸爸、弟弟及筆者等至親的人分頭趕來。 2:15 分筆者由陳弟兄從台中家裡載抵病房,握著她的手,跟她說話,然後與在場7位親友,跟她一起禱告,2:20分血壓即停在30不動,面容安詳。稍後,筆者與小兒等四人,卻見她腹部仍一起一伏,如同睡著一般。其實當時已無脈搏,事後知道這是神的安慰(帖前四13、14)。不久,醫生才來確定死亡、處理善後。 恩怡從發病至離世的時間,前後僅2個多月,如同一場夢,飄忽過去,也因此諸多親友、同靈聞之,甚感愕然。7月25日上午入斂、火化,並安置骨灰於大肚山花園公墓內的懷恩園(屬本會南台中教會),27日上午舉行追思禮拜。 筆者走過這段日子,心中感觸良多,更思主恩奇妙浩大,凡事祂都已預備,在此握管略記一二如下,以共享共勉;兼代外子與小兒,聊表謝意。 一、代禱力量的偉大 她生病的消息,藉由口耳與網路傳開後,許多同靈為我們禱告。如西台中教會的禱告團契,每日清晨八點、晚間聚會前半小時與夜間十點半,或在家或在會堂;還有台南、開元等教會,以及成大團契、台南大專聯契;甚至總會的長執傳道、同靈,還有宗教教育系的少年與兒童等。 其中不乏流淚祈求主耶穌的施恩幫助,甚至還禁食代禱。這些代禱的力量,肉眼或不能見,似是徒然落空,因為恩怡終究離開我們了;但是,就好像當年摩西在山上禱告,戶珥與約書亞在兩旁扶持他發酸的手,使不致下垂,以色列人因而戰勝仇敵(參考出十七章)。 筆者雖然不是摩西,若非藉著多位同靈代禱的手托住,在醫院實不可能長時間撐持,照顧孩子。孩子也不可能在病痛的折磨中,不見一滴眼淚掉下,甚至未有一句埋怨神的話。「他病中在榻,耶和華必扶持他。」(詩四十一3) 當第二次開刀,醫生讓我進手術室,親眼看她腹腔的數顆大腫瘤,糾結相連,深紅如番茄,且被宣佈無法救治時,真如青天霹靂。她自己和親朋好友等,都盼望病情會好轉,我忍不住地哭了一場。 當她從恢復室出來,帶著一臉期盼,問說:「媽媽,我怎樣了?」我心如刀割,強忍悲痛回答她:等回到640病房再說。當我淚流滿面跟她說著實話,她卻平靜地安慰我:「媽媽,不要哭!」 然後說:「我想活著!」我聽了實在心酸,只好轉述神感動她爸爸說的:「如果活著,將來的路更艱難,那我們不要強求;主耶穌若要早一點把妳帶回去,那是福氣,我們要感謝領受。」 後來,表哥吳明開來探望,以親身經歷,配合聖經向她作見證,並勉勵代禱。她又三番兩次說到:「伯父,幫我祈求主耶穌,我想活著。」然而,她也說願照神的旨意成全,而非照著她的心意成全。神知道我們的能耐,必不叫我們承受那擔當不住的。 凡人都想求生,我們也都希望求神賞賜一個勝過死亡的奇蹟。但神的旨意高過人,其實若能蒙神及早帶回天家,減少她受病痛折磨的時間,才是至大的福氣;畢竟人世間是苦海,不是嗎? 總之,就如聖經上說:「你們當中有受苦的呢,他就該禱告;……你們中間有誰病了的呢,他就該請教會的長老來;……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五13~16)。筆者一家藉此事,確實感受代禱力量的偉大,願榮耀頌讚全歸天父! 二、探病與慰勉的造就 恩怡第一次病中,值SARS疫情肆瘧台灣的高峰期,因而醫院門前車馬稀,更遑論探病的人。事後,她曾說起當時很無聊。第二次就醫,原打算回榮總,不意感受到主治醫師的冷漠以對。 蒙 神帶領,於7月12日有機會轉至彰化基督教醫院。病中,則SARS已逐漸遠離,主耶穌的預備,感動許多遠近的教會同靈、團契同學等,如南部的十全、台南、 開元,中部的彰化區、台中區與總會,以及北部等諸多教會;從父老到青、少年,一波波的前來探訪安慰,有時甚至整間病房中,充滿了人的熱氣。 讓我們受寵若驚,心中得到極大的支持。也有前來陪伴的同靈,不忍這樣將使她休息不足,想幫忙擋駕;但我想著她不愛無聊的說法,總是開門,滿心感激接受;也告訴她,如果累了,禱告時可以打瞌睡。於是,恩怡臥病期間,大部分時間是在與弟兄姊妹見面、握手打氣以及禱告中度過。 她打嗝、反胃,胃酸讓她甚不舒服,她照神感動我說的,自己拍著左上胸,呼求「哈利路亞!求主耶穌幫助!」有時,難受極了,就要身邊親近的人幫她拍胸口,並一起呼求神。 腹水使她日夜坐立難安、輾轉難眠。但靠著神恩,筆者未曾聽聞她掉眼淚或發怨言,反而是像個天真的孩子,直嚷著要吃冰塊、喝果汁、沾水於唇或噴水於口,否則就向你扮鬼臉撒嬌,頂多跟你說一句「這已是我的極限!」表示口中一直想要水。 7月16日二弟媳帶著長女幫我照顧恩怡一夜。次晨,我與二弟媳因不忍她的要求,乃拿禮盒中一顆水蜜桃,讓她聞聞,希冀讓她「望梅止渴」。沒想到,一不注意,她竟偷吃了兩口,我們趕緊要她吐出來,她卻報以頑皮而高興的笑容。 後來,她還坦率地向熟識的主內好友要求帶果汁來,令人不禁莞爾。主內好友告訴我,這景象就好像耶穌所說,她回轉成小孩子的樣式,要進天國。(太十八3) 7月21日以後,又陸續有許多同靈來家中慰勉、代禱;關懷的電話,也不斷由北、中、南各地打進來,甚至遠從國外送來悼慰的花束。讓筆者一家深刻感受同靈的愛 心備至,主恩豐富,以致還可以平靜地向大家作見證,並聯絡恩怡的一些較要好的國中、專科與大學同學、師長等,趁機邀請鼓勵他們來家裡看看她的房間與一些照 片,並且招呼他們來參加葬禮等,俾以認識耶穌,將來一同在天國相會。 願神繼續帶領他們!22日,在西台中教會的晚間聚會,神藉著傳道人的口,以經文「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林後四8、9),使我們得著安慰。 三、耶和華以勒──主必預備 從恩怡住在彰化基督教醫院,一直到過世的善後處理,更深刻感受到凡事都有主的預備,而且就像讚美詩152首所提到的歌詞大意:或這樣,或那樣,主必有預備,未必依你我的心意與時候,主自有好旨意,自古以來從未失信過,因此要一心靠主,知主必預備云云。 筆者回想前一兩年騎機車曾發生小車禍,因而接受舍妹建議安排,參加保險。當時思及兩個孩子均騎車上學,台灣交通又亂,乃連帶給他倆投保意外與終身醫療險。沒想到,當恩怡生病,藉此保險而能無後顧之憂,在彰基更入住單人病房,能方便放聲禱告,不致與他人相互干擾。她臨終前,筆者甚至還得到因著愛心、且具有醫藥 背景的親友,自動前來幫我們看護她,因此能返回台中的家,躺下睡著一兩個小時。這真是耶和華以勒!(創廿二14) 這段日子裡,神知道我們 的需要,祂按著時候,安排許多同靈與親朋好友,及時出現在眼前,有的帶著禮品,前來探望安慰、按手祝禱;有的提供醫藥專業諮詢意見;也有的代為準備三餐等 物品;更有前來陪伴照顧、幫忙熱敷按摩;甚至找照片、攝影留念,讓我們既驚訝地樂歡呼,又感恩地甘心領受。 數算這些「小天使」對我們的關懷備至,實在是一言難盡。一直覺得這都是源自神的慈愛與恩典,使我們能彼此相愛,更加親近,切實感受到主內一家。 走筆至此,筆者腦海中,逐一浮現他(她)們誠摯的言行與面容,十足令我感動,終生難忘,難以回報。所以未在此一一列明他們的尊姓大名,乃是深信大家都願意做 個謙卑的小弟兄小姊妹,甘心服事有需要的人,因為聖經上說:「你施捨的時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太六3)。盼望他們因著愛心,都得到神所給更 大的賞賜與祝福。(太十42,廿六40) 另類感受,是彰基院徽--耶穌為門徒「洗腳」的服事精神與宗教關懷。該院已有一百年歷史,至今仍然相當用心於醫療宣教。總體看來,該院門診量一向居中部之冠,自有其道理。筆者因二弟媳任職該院的工作之便,更獲得院方諸多的相關資源支援與醫護人員的關心善待。 7月18日上午,院方一位長老會楊牧師還由社工人員陪同,前來探訪慰勉,甚至為小女作精湛的腿部經絡穴道按摩兩個多小時,讓她在當天下午得以一陣熟睡,這是二次手術以後最難得的一次舒眠。 其實他大可不必如此,何況他與我們非親非故,先前還曾因此被打小報告遭到上級警告。然而,他為小女所作的,筆者與弟媳向他深深致謝,他只答以「感謝上帝就好!」深信那是他的愛心,讓他沒有懼怕,也是神愛的激勵,使他實踐甘心服事人的行為。願這件美事的精神,常使吾人紀念、學習。 四、在愛中互相建立 或許很多人跟我們一樣,至今不能完全了解為何神讓恩怡得到這種罕見怪病。也難免有一些同靈或親友出於善意,試圖作出理性的分析。他們會問及是否恩怡喜歡吃油炸的東西,或者她太用功、太忙,休息不夠;還是壓力太大云云。 甚 至也有醫藥專長的同靈、親友提到基因的問題。以上的說法,筆者無奈以對。但恩怡並不常吃油炸的東西,這一點是確定的。人若因此害怕發生類同的病痛、死亡, 轉而一心求告依賴人的智慧研發的健康食品與醫藥物品,很可能落入魔鬼的網羅,最後終將因病痛依然發生,而埋怨神,甚至離開神。 經上說「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林前十23) 至於基因的問題,筆者只能俯首承認,人從亞當夏娃遺傳罪惡之軀,結局終有一死;誰敢確定自己的身體全然完善零缺點呢?誰又能誇口自己的遺傳基因有多優異呢? 人只是靠著神的慈愛與保守,平安享福地活著,並不能誇口身體先天遺傳的優越或後天的鍛鍊強健,也不宜論斷別人的病因(約九3)。 除了憐憫,只能求神叫我們不要遇見試探。尤有甚者,也就是因為這病連醫生都坦承從未見過,束手無策,因此讓我們只有完全信靠、交託神,告訴孩子要靠主活著。 恩怡從小蒙神眷顧,活潑可愛,從未發生重大病症。神使筆者從聖經與同靈的慰勉中,稍解疑惑。 如 「兒女是神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所給的賞賜。」(詩一二七3)。神又曾藉著以賽亞先知警告選民說:「你這專好宴樂、安然居住的,現在當聽這話。因此, 禍患要臨到你身;你不知何時發現災害落在你身上,你也不能除掉;所不知道的毀滅也必忽然臨到你身。」(賽四十七8、11) 「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也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羅五3) 既 然賞賜在神,收取也在神。凡她所遭遇的,都有天父的美好旨意(創五十20),也就無所遺憾。真神讓我的寶貝在她信仰最美好,行為尚未失腳的時候,願意接她 回天家,讓我們活著的家人,確信她是回到天父的懷中,這是最重要也最值得安慰的,在此更加感恩!有人說我很堅強,但我要說:「沒有,我不堅強,我是軟弱的!真的!」往後路途漫漫,誰堪斷言? 何況活著是艱難的。總是思不捨而心難受,情緒卡在莫名處;回憶總是剪不斷、理還亂。說真的,當平安的時候,我不太懂得安慰苦難的人;即或有所言語、行動,也覺得力量有限。總之,自己覺得虧欠神太多,還在白佔地土、打混度日。 這才是真正軟弱的我。放眼望去,發現周遭比我們更多苦難的人不少。從前我未曾放慢腳步,留心幫助那些亟需關懷的人;今後在求神憐憫帶領之餘,深願付諸更具體的關懷,就如同那些曾經幫助我的人一般(林後一4)。 最後再次感謝所有關心、代禱與給予幫助的師長、長執傳道、親朋好友與同靈,願神紀念你們的愛心,祝福你們滿有神的恩典,阿們!
***
主內吳恩怡姐妹於主後1981年11月20日出生於臺中市,為吳明真與王惠姬執事夫婦的長女,下有一弟恩新。吳明真現任臺中健康暨管理學院會計與資訊學系教授兼教務長,王惠姬為同校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吳恩新現就讀衛道高中一年級。 恩怡由於父母雙方家族均信仰基督教,虔誠事主,如外曾祖父王永生執事為本會早期傳道人;祖父吳揚道執事於1964年放棄行醫獻身傳道,因此她自幼由父母攜領於本會受洗,生長於基督化家庭,並接受宗教教育的薰陶,養成純真和善、樂觀進取的個性,深得親朋好友喜愛。 恩怡於1996年自臺中市中山國中畢業,進入僑光技術學院國貿科就讀,2001年夏以優異成績畢業,插班考取台南成功大學歷史系二年級。就學期間,除了用功 於學業,課餘亦投入西台中、台南、開元等教會事工及團契活動,如司琴、宗教教育教員與輔導員,並參加神學訓練班、聖樂營及青教組教員講習會等,去年起並擔任成大團契契長。她一生謙卑服事,愛神愛人。她也經常於假期返家,陪伴家人,分享校園與團契生活的點滴感受。 恩怡的身體一向健康,氣色明潤,僅皮膚較為敏感。2003年5月初,因感冒持續發燒將近一週,致期中考有部份科目請假,返家休養並就醫,結果意外發現腹腔與子宮有多顆腫瘤,乃於5月12日在台中榮總開刀切除,身體復原後,5月底返校繼續學業。 惟至6月中送往美國的病理檢驗報告發現,此種腫瘤為罕見的「發炎性母細胞纖維腫瘤」,其中有部份呈初期惡性。暑假返家,至7月10日又發現腫瘤再生與腹水,次日入住彰化基督教醫院,並於7月15日再度開刀,發現腫瘤已蔓延擴大整個腹腔,無法切除,延至7月21日凌晨2點40分蒙主恩召安息天國,得年23歲。

 

◎撰文/王惠姬 ◎期數:312期 ◎2003.0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