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in3-end 

祂所愛的必管教,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祂的聖潔上有分。

小因父母的關係,歸入主名;又因父親擔任教會負責人,所以在宗教教育上,接受了完整的教育。但國二時,所學的道理全還給了教員,信仰每況愈下。

. 記得國二那年,正值青春狂飆期的我,在朋友的慫恿下,終究不敵魔鬼的誘惑,由原本打電動轉而抽煙、喝酒、賭博,幾乎學會了所有的壞習慣。到了高中,本以為有足夠的意志力將這些壞習統統戒除,但事實卻並非如此,反而愈陷愈深,使得我在主面前更加站不住腳,漸漸地,聚會成為形式化,只是在敷衍父母親而已。高三那年,紙包不住火,我的所言所行全然暴露在眾人面前,此後便很少參加聚會,聖工就更別談了。


到了1997年6月19日,所作的諸惡已罪不可赦,讓神看了為之不悅,便降下懲罰管教我。那天,依然我行我素作自己愛做的事──打電玩、喝酒,中午夥同表弟騎車出去逛,途中遇到一群逃課的國中生,就一起跑到河邊游泳,當然,仍舊少不了喝一些酒,將近四點才起身返家。就在回家的路上,神的愛鞭臨到──一場車禍險些帶走我的生命,當車行經交叉路口時,忽然前方有輛紅色的廂型車,正以飛快的速度向我們衝來,只感受到「碰」地一聲即失去意識。 醒來時,才知道已躺在慈濟加護病房裡一天了,當時醫師診斷的結果為──要切除右肝、摘除膽囊,又因下腔靜脈斷裂,內部出血過多,在手術房輸了五千多CC的血。回想這次的車禍,若不是因為有主的幫助,也許我將不可能從車禍地點安全地到達醫院;更不可能在那樣強大的撞擊下,沒有傷到任何一隻手或腳,更沒有撞擊到頭部及重要的頸椎。 轉入普通病房不久,即發現下顎有骨折,於是再次接受手術治療,感謝神的同在,過程非常成功,且在神的帶領下,病很快地好了起來,但因為尿道狹窄又轉入了泌尿科,隔天再度施行手術,但失敗了,於是聽從醫師的建議,回家休養,靜待三個月後再處理。 回家一個禮拜中,總覺得非常疼痛,複診後才知引發了肺積水,便在急診室動手術,並且住院治療,但因病情遲遲沒有好轉,於是又接受第二次、第三次的手術。在這期間,曾多次因疼痛不堪而怨天尤人,但感謝主,神的愛始終沒有離開我,讓我深深體會到神是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詩一三九)。 日曆一張張地撕去,到了10月19日,帶著教會弟兄姊妹的祝福,接受手術的治療;10月21日,進行手術的根治。幾天的觀察期後,證明手術失敗,我的信心開始軟弱了下來。但神的旨意原是好的,要藉著這反反覆覆的手術,讓我徹底檢討自己,因為當時的我其實毫無信心可言,經過多次手術後的痛苦,甚至對神產生了怨言。 為何總是接二連三地失敗呢?我開始省察,是否有迫切地求神醫治?求神幫助自己堅固信心?又到底有沒有認真地向神認罪悔改,求神原諒以前所犯下的種種罪行?感謝神,若沒有此次信仰的操練,也許我就沒有獲得重生的機會。 接著在得知要進行第四次手術的消息後,我加倍迫切地向神祈求,母親也在家裡不住地流淚為我禱告,將一切所有的都交託給主。手術後,帶著堅定的信心要來面對開刀的結果,卻聽到醫生說:「這次手術再不成功,將安排你回家休養一些日子,三個月後再回院處理,但到時就要動大刀,效果才較好。」 如此無助的情況下,我能如何呢?只有將此事告訴天上的父,求祂赦免我的罪,求神的靈親自運行在我身上,使我能夠早日康復,為神作見證。終於,在神的感動下,我的病奇蹟似地好了起來,這一切都是神的愛。 然而,斷斷續續接受了多次的手術,身體實在吃不消,當時瘦了近二十公斤,每每動完手術後,更是疼痛不堪,必須靠止痛劑才能入眠,有時因藥物沒有太大的效果,痛苦難受時,常常起了輕生的意念,就在此時一句「神真的愛你」,便能從神那裡得到安慰。 在這短短的五個多月中,經歷了大大小小十次的手術,從死亡邊緣得到重生;從罪惡的生活轉而過著虔誠的基督徒生活;從悲痛萬分苦不堪言的困境下得到神的安慰,這一切一切若不是出於神的愛,怎能得到新生呢?只因神真的非常愛我,祂所愛的必管教,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祂的聖潔上有分。 如今,神的愛降臨在我身上,唯一能報答主恩的,莫過於傳揚神的福音,使尚未歸主的民,更加認識神,早日成為主羊,「因為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詩卅四8)求神帶領往後的信仰生活,不要再像從前那樣的愚昧無知,一再犯錯。 願一切的榮耀、權柄、頌讚都歸與天上的真神!阿們。

◎撰文/紅葉教會黃志雄 ◎期數:324期 ◎2004.0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