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ner1

繼食肉鏈球菌之後,臺灣有更可怕的病例報導:患者生食海鮮或到海濱戲水,遭某種病菌侵入,二十四小時內奪走人命……。這讓我再度思想神的恩典。

當老大聯考完,全家人參加教會舉辦的旅遊活動,前往惠蓀林場,酷熱的天氣裏,看到小河,個個脫下鞋,泡到清涼的溪水裡。回家後,老大和老三的腳先後發病,而老二則無恙。因為聯考前,老大右腳有三個指頭感染香港腳;而老三約在七年前開始,雙腳經常乾裂掉皮,所以她們兩個人的腳都有傷口,或許如此,讓細菌有機可乘。每當孩子的祖母過來,看見孫女紅腫的腳掌,潰爛、流著膿與血,不禁淚如雨下,甚至泣不成聲。

.

當時有許多弟兄姊妹幫助禱告,有的介紹藥品,甚至送到家裡,行動不便的爺爺也親自拿藥來。本想像往常一樣,禱告交託主就好,擺在面前眾多的愛心,卻讓我想到──是無花果餅?於是,開始擦藥。奇怪的是,明明是別人的經驗談,孩子擦了卻一點起色都沒有。原來,希西家王那時,是先知以賽亞明確的指示「一塊無花果餅」(王下二十7)。 直到一天早上,才擦藥不久,老三又劇痛得吵著「我要再擦XXX!」這讓我發覺情況不妙,痛了的反應是想到要擦藥而已,這怎麼好呢?於是,放棄藥品,告訴孩子專心禱告依靠主耶穌。每天早上加強禱告,然後和孩子們一起看聖經,再禱告,工作一個段落又禱告,有時夜裡醒來感覺彷彿也禱告著。 神憐憫人的軟弱,有時正在疼痛,禱告一陣子,馬上就好了。神也考驗人,有時禱告後,疼痛依舊,怎麼辦呢?只有再禱告,而後疼痛就消失了。這樣的親身經歷,給了孩子深刻的印象,事後孩子告訴我,她們分別都曾在半夜痛得醒來,痛得睡不著,但體諒我白天服事她們的辛勞,沒有叫醒我。她們自己學會禱告神,神垂聽孩子純真的禱告,看顧她們,待不痛後她們又入睡了。 禱告了將近一個月,孩子的腳已漸不痛。有一天晚上,老大包了一袋錢要我幫她奉獻。因為這期間,像被關禁閉似的,孩子們足不出戶,當然也都沒去聚會。平日,老大的奉獻很有限,過年時豐厚的壓歲錢收入也得數好十分之一才奉獻的,如今卻把平日的積蓄甘心樂意拿出來要奉獻,而且是在她尚未能踏入會堂就迫不及待要我代為奉獻,可見孩子感受主恩的深刻。感謝主。 在孩子的腳發病前一個星期,我患了感冒。我自幼氣管不好,每感冒必咳嗽,而且不容易好。很奇妙的是,自從為孩子加強禱告的那天早上,忽然就完全不咳了,這是未曾有的事,以前往往要拖延一陣子才會好,而且是慢慢地、漸漸地好,從沒有忽然不咳就完全好了的。在將近一個月的禱告中,我又發現,身上某個地方本來皮膚有變異(顏色不一樣的一片,雖不痛也不癢,但面對未知的變異總會擔心,甚至胡思亂想),也漸縮小範圍而至完全正常。在一個月的禱告中,讓我意外地體會到:神的醫治,有馬上好的,也有漸漸慢慢痊癒的。 然而,神的恩典似乎是給錯人了,我是迫切為著孩子禱告的,一心一意只為著孩子禱告。因為一個月的禁閉之後,開學在即。開學前,孩子的腳已不怎麼痛,而且傷口也已大部分結痂,只是腫脹仍未全消,穿鞋子仍很勉強。開學日,我滿懷信心,看耶和華所要施行的救恩,期待孩子能再穿上鞋踏出家門。 不料,放學後,孩子脫下鞋,整個腳指頭因包在鞋子裡,被壓扁了,所有的腫脹並沒消失,而是往上堆成一個大饅頭;再脫掉襪子,天哪!好不容易,天天看、時時看,一個月才結成的痂跟著襪子被拔掉了,我的心也跟著碎了,我著實非常難過,神為何殘忍得不讓孩子去上學?……原來我的信心是建立在所結的痂上,那只是眼見而已,怎能叫信心?原來,神早就知道我的軟弱,所以,意外的恩典並沒有給錯人,為的是加添我信心。藉著一個月來的恩典,才讓我有力量繼續禱告。 感謝主,祂的恩典總是夠用。孩子開學時,雖然腳尚未痊癒,但已能勉強穿鞋,小心走動,比起本來的以滑板代步,那已是進步多了。大約開學後一個半月,腳就完全好了,不但紅腫潰爛好了,老大本來的香港腳及老三那七年乾裂剝皮的腳也都好得漂漂亮亮了。 奇妙的主總不會做錯事,祂選擇孩子聯考完,沒有輔導課、沒有課業壓力的暑假,要我們安靜在家靈修。雖然,關在家的暑假實在漫長而無奈,但卻讓孩子真正自己學到唯主是靠,病癒感恩的寶貴功課。誠如耶利米的話說:「人仰望耶和華,靜默等候祂的救恩,這原是好的。人在幼年負軛,這原是好的。」(哀三26~27)。

◎撰文/活心 ◎期數:216期 ◎1995.0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