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啊!求賜給父親肉心,讓那顆堅決不信的石心去除......

 

當你在神的跟前所許的第一個願望──即它是存在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期待實現時,你的心是如何呢?相信它是充滿喜悅與感謝,是言語與文字無法形容的。


去年的十月裏,我深深稱頌天父,夜闌人靜時,思忖著:「神啊!這是夢嗎?它不會是一場彩色的夢吧!我害怕……。因為三十多年的等待,就在父親的受洗中,神將它呈現在眼前。

 

 

執筆憶起這段心路歷程,盡以滿足的喜樂及感恩的淚水隻字片語記載,深藏心底的悸動如泉湧般地直奔向我。

 

 

重拾過去的日子

 


三十多年前母親蒙主選召,她不畏家父反對,毅然讓我和兄弟姊妹陸續受洗,唯有父親仍扮演反對的角色,時以打罵嚇阻我們上教堂,幾年來不是言語毀謗就是行動阻擋。 單純的幼年,仍然不懼此況,堅持固守信仰。日復一日,我漸漸明白什麼是「信耶穌」。每當老師問及家中未全部受洗的請舉手,我呢?總是當中一員,多年來反反覆 覆的畫面,常縈繞腦海,畢竟此景是我的不願,它讓無知的我想隱藏逃避。然而,年復一年,神的使命及大愛催促下,我深深體會──祂將我安排在此家庭,定有美意,誠如經上所記:神豫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徒十八26)。我也常鼓勵自己──人在幼年負軛原是好的(哀三27)雖怨在世無功名成就的父親他曾多次喝酒責打怒罵我,但是,我依舊愛他,因為他是我畢生中的至愛。

 


一日的聚會中,讀著:人若不看顧親屬,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還不 好,不看顧自己的家人,更是如此(提前六8)。自責的我,拭去淚痕,勇敢地呼求神,神啊!求賜給父親肉心,讓那顆堅決不信的石心去除,因為唯有神能真正感 動、帶領人,況且在幾年前他也得過聖靈,只不過未明白真理下再拿香祭拜,就這樣聖靈又離開了。

 


那日,台上的長老指名鼓勵母親及我:「吳弟兄禱告二十多年,他弟弟才受洗,林姊妹也花了十七年禱告帶領母親來信主;所以你們不要灰心失望,當效法哈拿求子的精神及寡婦求主醫治的熱切,相信神有祂的 旨意。」禱告中這些情景一一浮上心頭,我是個容易感動流淚的人,每每聽到扎心的道理及見證,內心的激動油然而生。記得那日的晚聚中,我向主禱告,求主不要忘記爸爸,一定得帶領他來認識您,然而,淚水不聽使喚地滑落,或許在他人的眼中帶著安慰與納悶的神情。但是,我知道,我明瞭,惟獨富有慈愛、權柄的主,可 以改變這一切。

 


就在這夜,帶著憂傷的心情入睡,在翌日清晨中,依稀看見爸爸和媽媽坐在會堂,而且像是受洗後坐在第一排模樣,乍醒時刻,心裏只有欣慰與喜樂,彷彿從神得來的安慰,那股哀愁與無助隨之遠去,只是期待「美夢成真」。我相信─人只要充足的信心,就有希望就有夢,然而,我願意用禱告與行動來實踐它。

 


靈恩佈道會期間,是家人把握機會的時刻,有時禁食禱告,有時極力鼓勵。這些年來,父親陸續參與幾次佈道會,有一回他略帶 酒意祈禱,神依舊賜予聖靈,但此刻的父親卻向神辭謝;果真,因他向主表明:若要信耶穌,定要一心一意,而非左顧右盼,再沾染到世俗的林林總總,或許這是父親的性情與堅持。

 

 

要受安慰


雖然在這個家,常聽到吵鬧或不快樂的事,但是家中的人仍愛這個易受傷的窩,猶如我亦無法割捨親情,更沒辦法討厭這位一喝酒或有情緒就罵人的父親,因為我愛他。每當難過時,我求告神,讀經中,發現神要我們受安慰。也許神不希望我陷在愁苦困頓中,1991年時,我抱著感恩的心來到教會工作,在這兒更能專心禱 告,追求清心,可以花更多的時間求告主,為軟弱的家人代禱。在這兩年我的擔子似乎輕省,只有在回家時又載滿煩惱、憂愁回到教會,藉由聚會、禱告將憂慮卸給 神。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禱告,我向神抗議,在人的面前不滿神的決定,因為薩迦的父親走了,在一場歡送薩迦離職的聯誼會中,她必須接受突然中 風又未信主的父親離開世間。唉!情何以堪,我流著淚向神吶喊:「怎會如此?……」然而慈愛的神撫平激動的我,讓平靜、順服住進我心,因泥怎能抗議窯匠將它製成器皿呢?經過一兩年後,薩迦在《青年團契》中寫出父親這段故事,明白闡明神的慈愛與公義,幾次受洗的機會,皆是被他的父親拒絕……。看到這裏,我的心 中只有焦急與期許,亟待家父勿排拒神的帶領,因我實是無法接受父親未信主就離開世界啊!

 

 

願望是在平息中誕生的

1993 年神引領我至青草地,徜徉在粉藍色的天空下,我深深感謝。禱告時,淚水已慢慢減少,因神的祝福,使我擁有幸福、快樂的家庭,在這兒未曾聽到責罵、斥責聲, 極少擔憂的事,我的心比以前快樂、滿足。然而憶起歸寧那天的禱告,愛我的父親竟捨不得地嚎啕哭了,我的心似乎糾結,因為唯一放不下的他,何時才……
2000年元旦,正是父親的七十大壽,大夥兒商量如何慶生,我與外子商討如何過個有意義的生日會;除了團聚吃飯外,我們商討之餘,決定做個感恩聚會。侄子們領詩,外子簡單的崇拜,每個子女說出心中的期許與感謝,原來我們這群弟兄姊妹的最大心願皆相同──希望父親來信主。
遲來的喜悅


「喂!義達弟嗎?我是三姊。」

「喂!不是啦!我是爸爸。」

「是嗎?怎麼像達弟?你是爸爸嗎?」心裏納悶,父親怎麼變年輕了,說話的語氣、內容似乎出奇地愉快、輕鬆?此刻,從母親口中得知──爸爸在前幾天提出「要受洗」,是這個原因促使父親轉變嗎?未曾有如此的感覺,「神啊!您終於感動一顆石心,謝謝!」

 

 

全家出動的日子


「今有一處流血之泉,從耶穌身發源,罪人只用在此一洗,能去全身罪愆……。」受洗典禮在292首中展開序幕,因著父親的受洗,兄弟姊妹齊聚集,在場的家人,就屬我們這一家子最壯觀,看見姊妹們都流下感謝的眼淚,心中的悸動雖在照顧稚兒中被分散,然而心中的喜悅是無可取代。 次月靈恩會中,神又再次賜給父親聖靈,此刻,我再也抑制不了淚水,心中的感動實是大矣;想到神竟是如此愛爸爸,這是第四次的得聖靈,神未曾忘記家父,祂多次 的等待,祂用患難與苦楚牽繫著家父,雖然這一年家中的遽變,他仍然靜默仰賴神。「神啊!唯有您,是可稱頌的;唯有您,是永遠愛我們。」

 

 

重拾新生命


吹著蠟燭,慶祝父親再度重生,全家人吃著蛋糕,感謝神的帶領、祝福。今日是父親新旅程的起初,禱告中,期待自己有一份為家父禱告的心,雖然家父已經受洗了; 但是人生路途多變,十之八九不如意,惟恐這棵幼苗,禁不起風吹雨打,環境的惡劣,摧殘著正在茁長的綠芽。

 

回憶這段日子,家父所面臨的一切,心中不免憂傷, 因著孩子的無知,他必須承擔極多的重擔,每每憶起所遇的困境,只想告訴神,「您伸出援手,求您將患難變為福樂,協助家人走過這段坎坷路,期待您讓父親在迷境中仍緊握您的手,讓全家人認識您更深,體會更多屬靈的生命,主啊!這是我第二次的向您懇求與許願,亟盼能像昔日般,再見到我的第二個願望實現,阿們。

 

 

◎撰文/感謝 ◎期數:299期 ◎2002.0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