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曾經被呵護寵愛的甜蜜滋味,有如醞釀多時的美酒在分離後始發酵.....

 

父親很愛照相,每次有人說「照相囉!」他總是當仁不讓地擺好姿勢準備被拍照,所以他有好幾冊相本。他過世後,那些相本都散落在書櫃裏,為了怕觸景傷情,誰也不想去翻閱。

 

 

今年過年時回娘家,我撿起其中幾本來看看,每一張相片的他都神采奕奕,很難想像他這樣達觀、對生活充滿興味的人,竟中年就辭世了。其中有一張照片是我小學四年級和父親與姊到蘇澳海邊遊玩拍攝的,海邊的風很大,我戴上帽子,嬌憨地依偎在父親身旁。他身著深色西裝,露出一貫開心的笑容,一手緊緊地摟著我,而我身穿著的正是那年過年時父親買給我的鵝黃色大衣。

 

 

過去為人父母者基於經濟上的考量,為小孩子添購新衣時總是買稍大的尺寸,而我那件心愛的鵝黃色大衣也不例外,但因質料佳,而我又一直維持嬌小的身材,所以穿了好多年,甚至直到上了大學,我仍然保存著它。

 

印象中母親鮮少為我們添新裝,因為務實的她,從不在意穿著打扮;倒是父親顯然重體面多了,他不僅自己重視儀容,也樂於打理我們孩子們的門面。小時候,過年前父親總是帶我們去萬華的大理街挑選新衣,甚至母親的衣服也大多是他買的。

 


雖然青春期之後,愛漂亮的我便開始和同學們一起去逛街購物,免不了為自己添購新衣,但衣櫥裏總是少不了父親送給我的衣服。考上大學的那年冬天,他送我一件寶 藍色的毛衣和一件棗紅色的大衣,許多人都稱讚好看極了。大二那年,教會的一位媽媽正在販售羽毛大衣,儘管價格不低,他仍毫不猶豫地買了一件給我,他說我的 學校在山上,羽毛衣正可以讓我禦寒,而這件大衣直到現在仍很實穿哩。其實在我上國中後,父親就過著半退休的生活,全力投入於教會的義工事奉。他一直是阮囊羞澀的,然而在我成長的歲月裏從未撿別人的舊衣,總是穿著美麗大方,不輸給其他同學,父親從未讓我感受到他在經濟上捉襟見肘的壓力。

 

女人的衣裳總是少一件,每當我買衣服時,節儉成性的母親總會叨叨唸唸:「滿衣櫥的衣服了還要買?」但父親始終對我很放任,有時買了新衣服回來,也會來個服裝秀以博得他的讚賞,問他:「好看嗎?」他總是很配合地笑呵呵稱好。其實當他見我穿了一件漂亮的新裝時,總會說:「我女兒今天好美!」像是禁不住發出來的讚嘆 聲。我總是向父親說:「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在人群中適度的妝飾也是須要的。」雖然聖經說女人不以編髮黃金珍珠和貴價的衣裳為妝飾(提前二9),但也說以正派衣裳為妝飾!父親對於我的說法也嘖嘖稱是。

 


而我自己也常當父親的時尚顧問,他最常問我,他的頭髮是否太長了、該剪了?那是我從小聽到 大的問話。當我看到他打了一條出色的領帶,配上顏色合宜的襯衫和西裝時,不禁露出欣賞的眼光:「爸,你這樣好帥喔!」他就樂了半天。母親天生對於美感少一 根筋,而我也許是遺傳了父親時髦愛美的個性,所以父女倆常常彼此讚美、互相安慰,樂此不疲。 當我自己開始工作賺錢後,每逢如父親節等重要 的日子時,我會以服飾、鞋子等作為禮物,他總是欣然接受。他也迷信名牌,其實認真地說,他是個識貨的人,若不是有經濟上的考慮,他也愛用質感好的東西。

 

一 次外子和我買了一件雨傘牌的休閒外套給他,他顯然很高興,到教會聚會時,有人稱讚他的衣服好看且發現是名牌時,他就很得意地告訴人家是他女婿買的。父親過世後不久,教會的某位媽媽曾對我說:「你們都很孝順,你父親生前常說你們買衣服給他。」這話令我羞愧極了,其實我們都是有餘才付出,比起父親傾囊而出的愛,實在太微不足道了。然而父親就是如此地仁慈寬厚,單純地接受別人對他的好,不吝惜讚美人,也不忘記念和感激。

 

父親離開我們已有六年了,每當回想起往事,既美好又不免傷感。父親還健在時,我總不敢深想沒有他的日子該如何過,而那意想不到殘酷的死別,卻逼著自己去面對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隨著時間的流逝,我逐漸走出憂傷,漸漸堅強。現在雖然我不能再依偎在父親厚實的臂膀中,尋求倚靠,但是那如熊熊火般的父愛,至今仍時時在我的心中燃燒著,那曾經被呵護寵愛的甜蜜滋味,有如醞釀多時的美酒在分離後始發酵,因著愛使我對人生產生了向光性,在困頓中不致於失去信心,總會激發出一點前進的氣力。

 


合上相本,擦乾淚水,晴天歷歷,昨日悠悠,我親愛的父親活在我內心,永永遠遠。

◎撰文/劉淑芬 ◎期數:287期 ◎2001.0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