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懷孕 2003 年8月24日於台北教會舉行婚禮,蜜月旅行回來後,接著跟公司到綠島旅遊,原本婆婆希望我們在半年後再計畫生子,但是,卻意外的懷孕了。我們沒有想到會那麼快,只深信凡事定有神的意思。剛懷孕時,我半信半疑的,因為有出血的情況,經婦產科確認才相信,本想應該還可以繼續上班,豈知出血的情況仍常發生,此時,二叔林大煒常常勉勵我們,要一起禱告、讀經、唱詩讚美神,無須擔心,無論寶寶最後是否平安,只要將此事交託給神。

 

 

後來的兩、三個月期間,出血情況還是常常發生,我不以為意,直到連續三天出血量增加,甚至,最後大量出血、排大血塊,才被同事緊急送到婦產科診所。原本醫生初步判斷已經流產了,我的心情非常不安,經照超音波的結果,寶寶還安全存在;當時的我,母親的形容是面無血色,出血的血色也變淡。

 


醫生說,還要再進一步檢查,懷疑可能是羊水,如果是的話,寶寶也不保,必須要拿掉。

感謝慈愛的救主耶穌,寶寶居然是平安的。醫生說我是出血量排太大了,導致出血的血色變淡,所以便聽醫生的話,好好休息一個月。之後,就不再出血了。

主啊!沒有祢的應允,人的判斷是不準的,神賜人的是出乎意料的平安,感謝主!


二.出生、成長、洗禮


2004年3月13日安息日聚會,懷孕約28週,弟兄姊妹關心,要多運動比較好生寶寶。晚上一邊看活水詩歌的VCD,一邊唱詩,想著寶寶該取的名字為何?當唱詩72首〈萬福之主〉後,有聖經節「約一16」寫到「恩上加恩」,就想取名為「加恩」。


14 日原計畫早餐後去市場走走,當作是運動,早餐才剛吃幾口,就察覺羊水流出來,經婦產科診所醫生介紹,趕緊到林口長庚醫院安胎。17日蕭拿單傳道和弟兄姊妹來關心後,感覺開始陣痛,恰巧,就讀醫學院的吳怡磊姊妹來婦產科實習,到晚上近11點時,順利自然產下寶寶,這也是怡磊的助產處女秀喔!


感謝主!原本擔心寶寶早產,體重只有1,140公克,身高也只有35公分,不知發育是否健全?經醫生檢查,大致都很健康,只是因早產之故,心臟動脈導管未關閉,及早手術治療就好了。

寶寶住在保溫箱期間,我們每天都很計較護士告知寶寶喝多少、體重是否增加……等等狀況,其實,這擔心都是多餘的,因為神曾在懷孕約四、五個月時,便於夢中安慰了我。夢中的我產下未足月的寶寶,心中十分擔心寶寶的生存情況,而家人告知寶寶很健康,有神的看顧保守。


後來,寶寶果真在保溫箱中健康成長,連醫生都說狀況很好,到5月底,醫生就說可以抱回家了,前後計約60天。只是醫生還是建議要租血氧監視器來觀察,但每天為了機器的敏感使我們很緊張,最後,乾脆就不用了。


成長中的加恩,很活潑、可愛,個性外向,有定期追蹤回診,打預防針時,雖然也會哭,但是抱起來就好了,除了因為疝氣開刀外,在健康中穩定成長,如果不說他是早產兒,別人都看不出來。


原本是打算在春季靈恩會要受洗的,因為那時太小了,所以改在秋季靈恩會10月10日受洗,正式成為主內的小弟兄。


三.生病


2005 年3月17日滿週歲在長庚醫院回診時,發現罹患肝母細胞瘤,胎兒蛋白指數達1,408,021,故開始歷經11次的化療,反覆產生了血球的起伏、抵抗力變弱、感染、發燒、食慾不佳、化療後的噁心、掉髮……等等反應;期間,於同年8月26日開刀,完成切除右肝的手術,並切掉肝的兩條主要血管,只剩一條主要血管。

因未能完全將癌細胞切除,癌細胞殘餘在僅存唯一的主要血管,以致術後又復發了。
2006年2月初,改轉至台大醫院做檢查,原本是要評估做肝移植的,由於有約三個月,胎兒蛋白指數維持在31,843左右,所以,在等不到醫院通知健保局的審核結果下,就想或許是神的意思,不要讓他承受此苦。

同年6月中,在回診追蹤前晚,忽然夢中得知胎兒蛋白指數回升,心中真是憂心。而當結果知道時,果真已開始惡化(胎兒蛋白指數227,528),接下來就常發燒,他雖還不會表達哪裡不舒服,但是,我們有感覺他在疼痛,隨之而來的胎兒蛋白指數有60多萬、200多萬,眼看不知所措,便趕快詢問台大醫院結果,才知道彼此傳達意思有誤。

7月21日再次到台大醫院評估肝移植的可行性時,腫瘤已迅速成長到胎兒蛋白指數達800萬之多,只好先再做1次化療,由於醫生也不知道腫瘤對此化療反應的好壞,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在加恩生病的期間,我們知道要靠神,但是,在這段心情三溫暖的洗滌之下,時有信心時而軟弱,看小小的他飽受折磨,只能向神求醫治以減輕疼痛。

四.禱告求神

主啊!我們這樣向祢禱告,求祢垂聽:

加恩是祢所創造的,自懷胎以來,在腹中歷經幾次出血,甚至血塊,祢都使他平安,不至流產(註:當時,醫生判斷可能已經流產);他雖早產,小小的35公分,祢也使他平安、健康地成長;後來,罹患肝母細胞瘤,受到化療、切除右肝、再化療,反覆產生了血球的起伏、抵抗力變弱、感染、發燒、食慾不佳、化療後的噁心、掉髮……等等反應,祢仍保守他平安度過。 祢將他賜給我們為子女,雖然有著呵護他的辛苦,但是也帶給我們歡樂。主啊!一路走來,祢都一直看顧著他。如今,這次的危險,危及他的性命,求求祢,主啊!祢是慈愛的、憐憫的神,求祢再次伸手,就如以往一樣的「平安」。願榮耀歸神,感謝主!阿們!
五.啟示 感謝主!8月13日來了二位弟兄,彷彿是神派來的天使,說:「彼此認罪,互相代求。」(雅五16);「現在所處的情形+聖經=確信神不會犯錯。」

安息日,謝宏駿傳道講道︰「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伯一21)。使聯想到「神試驗亞伯拉罕」,以前不明白亞伯拉罕為何捨得獻上獨生的兒子?現在明白亞伯拉罕的「信心」何其大呀!如此「順服」神,所以,我們要學習「交託」給神。


主啊!祢是鑒察人心的神,「你當默然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祂;不要因那道路通達的和那惡謀成就的心懷不平。當止住怒氣,離棄忿怒;不要心懷不平,以致作惡。」(詩三七7-8);主啊!一切唯有祢知道,「他雖失腳也不至全身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攙扶他。」(詩三七24);

主啊!祢是愛我們的,所以,才要我們不斷地學習,不要再為醫生說的話而擔心,只要「相信耶穌」。


六.結局

曾經我們以為可以很堅強,可以很有信心,每天不想加恩的點點滴滴,只想主耶穌何時神蹟臨到他,一天一天的寄予高度期待和盼望,直到病情走下坡,肝腫瘤、敗血症、多重器官衰竭、鉀離子升高……,各個都是致命傷,心情頓時無法承受,加恩的點點滴滴、一舉一動,全部都映在眼簾,叫我們好難過、好挫折。

現在,感謝主!短暫的傷心難過是無可避免的,如今我們要正視、面對這現實,去處理當神要接他回天家時我們所該做的事情。相信神的憐憫,加恩必會在天國等著我們,也相信我們的靈性因著他而有所成長,直到在天國再相聚。我們要繼續努力,「保守心,勝過一切」,因為路還很長,千萬別跌倒,無時無刻都要「緊緊抓住神」。


加恩,一位帶來歡笑的小天使(即使生病治療中,他很勇敢、時常喜樂),於8月1日因為血氧不佳,緊急送到加護病房插管,當天加恩一直伸手向上,好像要人抱抱,又好像是不斷揮手說再見,只是,他所表示的方向根本沒有人,應該是他已經看到異象,感謝主!就在8月18日下午六點多,蒙主恩召,雖然是短短的兩年多,但是,我們都體驗了神的愛……。

七.感謝 自從加恩最後一次於台大醫院住院期間,為了獲得更多的代禱力量,自7月28日起曾於本教會「喜信網路家庭」的版面上,張貼「請為兩歲的加恩代禱」的告示。

感謝主!獲得許多的關懷與回應,至8月22日止,連同加恩病情的敘述,約有35篇文章。在此我要感謝眾多的關懷者,包含許多不知名但特別以安慰的文字關懷的同靈,如3557(men wai)、ananmama(恩恩媽媽)、licence(喜樂)、john10750(小小信徒)、 v84776185(Joshua)、Snail(Snail)與567(小羊)等,只因為是主內一家的愛,就讓你們如此甘願的付出。


在此我也要特別提出567(小羊)所帶給我們的感動,當567(小羊)於8月19日得知加恩已安息後,提起他們夫妻於8月4日特別為加恩禱告後神的啟示,知道神的旨意是要接他回去,不但沒有透露一點風聲,反而更不斷地迫切為他禱告(詳見8月10日與8月19日的關懷回應),這種愛心實在讓我們受到很大的鼓舞與安慰,也確認凡事都有神的旨意,神確實撤去了加恩在世上的苦杯。

之前,我們以為不能負荷此傷痛,如今,祢安慰了我們的心,使弟兄姊妹們關心我們、為此熱心的代禱,所以,感謝神,也感謝大家的愛心,願榮耀歸予神,平安歸予人。阿們!

傳道者說︰每個人的生命,神都已安排好了,生老病死都要經歷,信主之人也不能例外,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更需要「平安」保守我們的心,才不致跌倒。共勉之-
八.安慰 哈利路亞,感謝慈愛的天父! 2006 年8月23日,於台北辛亥第二殯儀館追仁廳,為加恩辦一場簡單、溫馨的告別式,當儀式進行到安葬禮,由周黃清傳道帶領禱告時,我閉目禱告,右上方忽然有亮光,出現加恩轉身回頭,用左手不斷向我揮手掰掰,因為不捨,便要求加恩不要走,此時,他卻仍以左手繼續不斷地揮手掰掰,又用右手向我不斷地 kiss bye(飛吻),我只好同意他走,並向他說:「未來天國再相聚。」
感謝主,給了我們安慰,加恩是一位永遠充滿喜樂的小天使。

後記感言: 神已屢次施恩與加恩,雖然飽受醫療之苦痛,卻仍保有喜樂之心境,更加獲得大家之喜愛。當蒙恩召消息傳過來,多人為他傷心且落淚,只因同是主內一家人。 感謝我們慈愛的天父,感謝弟兄姊妹的愛心,讓我們都因著祢愛憐,靈性更加長與茁壯。數算恩典音樂聲響起,加恩舞動身體齊搖擺,這是他最喜愛的詩歌。 記得當他最後清醒時,曾將娘家婆家兩位媽,用他小手牽引手握手,我們現在終於才明白。加恩這樣行為的涵義:是要我們彼此相扶持,一起奔往永生天國路。

◎撰文/新莊教會 林亭佑、張芳如 ◎期數:349期 ◎2006.1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