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華雖嚴嚴地懲治我,卻未曾將我交於死亡。
因為,祢向我發的慈愛是大的;祢救了我的靈魂免入極深的陰間。
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現在卻遵守祢的話。
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祢的律例。」
(詩一一八18,八六13,一一九67、71)

.

 

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家父黃金帶、家母張美,共育有六位兒女。我於1967年7月2日出生,家中排行第四。從小個性很不聽話、常常說謊或做一些不該做的事,使父母相當頭痛。小時家境並不好,父親在我尚未懂事的時候,就出國到琉球的皮鞋工廠打工,由母親一人照顧我們五個小孩(當時最小的弟弟尚未出生)。 印象中的父親是一位外表嚴肅又很兇的模樣,當然也是因為我比較不聽話,所以常被父親修理。
當父親從日本回來臺灣時,大約是我要上小學一年級的年齡。父親在國外工作四年來,都將薪水寄回,因此,就在長壽西街買了第一間房子。那時父親每天從早工作到晚,很是辛苦。 然而母親自從父親回來一段時間後就生病了,一病就很多年。當時,在我幼小的內心裡就覺得家庭氣氛很不好,父親因為工作壓力的關係再加上母親生病躺在床上無法照顧我們,既要工作又要照顧我們這些小孩的三餐……等等,脾氣變得很暴躁。

傾斜的人生

日子就這樣過了幾年,我也到了升國中的階段。那時已多年沒去教會,更在學校結交了壞朋友,開始學會一些不良的習慣,如抽煙、成群結黨、打架,因而被學校記過,留校查看,最後因此休學了。 後來又和家人鬧脾氣以至離家出走,人生開始轉變,參加不良幫派,喝酒,鬧事,打架,生活日夜不正常……,讓父母對我很失望。其實作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小孩能正正當當地,但是無知的我卻一再地讓父母傷心、失望。
感謝神,祂是垂聽人禱告的神,父母一直在背後為我這個浪子向神流淚祈求,但當時的我並不知道,依舊我行我素。在這要特別提到兩件事,事後回想起才知道是出於神的管教。
「生身的父都是暫隨己意管教我們;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祂的聖潔上有分。」(來十二10)

管教與保守

1984年,大約我17歲時,患了A型肝炎,肝指數達600多點,並引起全身黃膽。母親見我當時的情況,每天都帶我去教會聚會,聚完會後再帶我去正義北路石外科打點滴。醫生交待肝病要長時間休息,生活不能不正常,不能喝酒,因此就在家安分了一段時間。 在教會兄姊及父母愛心代禱下,身體很快復元,但因朋友的誘惑及自己意志力不夠,又回到以前的生活。
外頭的生活,時常有些無法預料的事發生。當時,因兩派人員發生衝突,我被殺成重傷,非常危急。對方所使用的潛水刀武器,長度約15公分,一刀從背部深入肺部,致使肺部都萎縮了;一刀深入左大腿;一刀劃過脖子,幸只有皮肉傷,縫了幾針。 我被送到台北博仁醫院加護病房緊急輸血。事後母親告訴我,醫院在凌晨5點多通知她「我受了刀傷,有生命危險」,當時她放聲大哭、馬上跪下向神祈求。感謝神的再次憐憫,存留我的性命,但當時的我並不知感謝,現在想起覺得很慚愧,對不起父母及關心我的人。
脫離險境後,轉到一般病房大約住了十幾天即出院,這是第二件意外。無知的我並沒有因這次意外有所改變,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每天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自己也知這種生活沒有目標、沒有盼望,但卻沒有力量改變;也曾在酒醒後思想。 自己從小家裡信主,小時候也參加過幾年的宗教教育,便在內心向神吶喊,若是真的有神,就讓我體驗神的存在。然而每天還是過著不正常的生活。

喜樂的火球

記得在1986年,約是秋天時,那時已經一段時間沒有回家。某天和兩、三個同伴在屋裡,當時的我正閉著雙眼躺著,但意識很清楚並沒有在睡覺。就在那時,閉著的雙眼卻清楚看到一位像聖經所記載,頭戴冠冕、身穿長袍、兩眼有火的主,祂手拿一顆火球往我身上一丟,就有一把火燃燒起來,身體不由自主地跪起來,雙手振動、口裡一直念著聽不懂的話。 在場的同伴都笑著說我是瘋了,但我的意識很清楚,心中的喜樂是從來沒有過的感受。於是打電話回家跟父母說我得到聖靈了,請他們來接我。
父母照著地址開車來帶我回家,那段時間整個人覺得開始轉變,參加聚會,壞習慣改掉,有一段時間還特別喜歡看聖經,就這樣慢慢地脫離外面的朋友。剛回來初期,那些朋友還會不斷地打電話找我,但自己那時已下定決心要重新改變,感謝主,賜聖靈來幫助、帶領我。那段日子是我人生從小到大最喜樂的時光。 白天在家幫忙工作,晚上聚會,安息日聚會,就這樣一直持續到當兵。

才德的女子

我於1987年6月15日入伍。在新訓中心時還曾回來教會,然而下了部隊後,因離開家人與教會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便不夠儆醒,放假也沒有去找教會,又因在部隊裡結交了軍中的一些朋友,沒有分別為聖,慢慢地又開始喝酒、抽煙,自己也因為行為不像信徒該有的表現,內心具有罪惡感,相對於家人、教會同靈的關心,便產生了逃避的心理。
當了三年兵,於1990年6月底退伍,開始面臨就業的壓力,又因以前不良朋友的影響,自己差點迷失在過往那種醉生夢死的生活。就在那時,認識了我的妻子林美凰,她因讀書時學校在台北,畢業後便與雙胞胎姊姊在台北工作,住在她大姊的家中。 我跟她大姊、二姊在當兵前就認識,因此才有這機會認識,雖然當時她還未信主,但卻是一位在家、在工作的地方都很受父母、同事所喜愛的一個人。
感謝主安排一位好妻子來幫助我,讓我沒有再走回頭路,也感謝妻子不斷地鼓勵與幫助。因為被妻子所感動,我立志要找份正當的工作。順利地,找到了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成為了我事業的開始,一直到現在,經營的整個過程雖有很多的艱辛,但回想起來真的有很多的恩典,數算不完。

踏上創業路

記得在公司待一年多後,內部產生許多人事方面的問題。當時老闆的同學跟老闆提議要跟我自行創業,老闆也贊成我們出去創業並說會給予協助。自己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應當要好好的把握,便跟父母商量,然而站在父母的立場,認為我剛退伍,工作及社會經驗不足,這樣冒然創業是很危險的,因此並不贊成。 感謝主,妻子不但支持我,甚至還將自己在升大學補習班中當教務主任的高薪工作辭掉來協助我。
創業前三年,對我來說是一個艱苦的過程。一個機會接觸到韓國生產標籤機的工廠,當時臺灣並沒有製造這種產品,到目前也沒有臺灣市場,大部分都是被日本產品所佔領。感謝主賞賜機會,韓國產品成本比日本或其他各國都來得低,因此事業就一直發展下去,也賺了錢;但內心深處卻有一種感受是無法用外在物質來滿足的。 在事業上成長,但信仰上卻是破產。感謝父母不厭其煩地勉勵我要回來教會敬拜神。猶記得剛創業初期,曾因工作壓力太大的關係而踏入教會,希望能夠得到平靜,但總是力不從心。

枯乾的心靈

1998 年是我人生中變化最大的時期。當時,股東提出要去大陸發展,我並不贊成,但因股東堅持,在意見上產生分歧,最後不歡而散,也就拆夥。我因年輕氣盛,好勝心態下,賭氣要來證明自己不服輸,便開始集資了700萬的資金,暫時放下臺灣的工作到大陸規劃要怎樣來設立工廠並拓展業務。
整整將近半年的籌備,再加上一位在大陸當地的親戚幫忙,一切準備就緒,設備也已訂購完善,而台灣方面則交代美凰負責,自己準備全心衝刺。然而就在那時,內心忽然覺得恐慌,是前所未有的恐慌感,讓我在一夜之間,將辛苦準備的一切放棄。 只記得當時說:「我決定放棄大陸,要回來臺灣。」父親一聽這樣的決定非常高興,而最高興的莫過於美凰;很感謝神讓我在關鍵的時刻做了取消大陸設廠的計畫。但面對股東、廠商、客戶,自己有如兒戲一般,接下來的善後成為大問題。 從那時起,憂鬱症一天比一天嚴重,每天都活在自責、悲傷、失望中,開始食慾不振、失眠焦慮,不敢面對人群。
周遭的人發覺事態嚴重,為了讓我能夠好起來試過各種方法,看醫生、吃藥、爬山,記得父親當時每天清晨4、5點即起床陪著我去爬觀音山,但還是無法讓病情改善。心理影響生理,體重不斷地下降。 父母鼓勵我要依靠神,妻子和小孩也為了求神醫治我的病到教會慕道。感謝神的揀選,妻兒在1999年5月15日的春季靈恩會,受洗歸入主的名下。在這段時間,我因軟弱、信心不夠,加上長期失眠,身體、精神完全崩潰,四處求醫看精神科,非常痛苦,甚至無法工作。妻兒也因此受我的影響,沒有聚會。

天父的懷抱

「人有疾病,心能忍耐;心靈憂傷,誰能承當呢?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箴十八14,十七22;太十二20)
感謝神沒有放棄我們。聖靈帶領全家在2001年重回天父的懷抱,自己對神也有更深刻的體驗。在這段時間,自己不斷地追求道理,身體也因此慢慢恢復,不再依靠藥物,甚至完全脫離藥物。 回想從小到大自己所做的,都是讓父母傷心失望的事,但神還是以慈愛憐憫我,賞賜聖靈親自將我從罪惡中帶回,這是單憑人的力量無法做到的(羅七18-19)。 一個不遵守神命令而偏行己路的人,下場是痛苦、可憐的,感謝神的憐憫及父母長時間的為我代禱,希望藉著我的親身經歷與見證,能夠喚醒在迷途中的人,趕緊回頭,回到慈父的身邊。自己也從心裡立志要報答神恩,為主作工。
〈心中的王〉 繁華的世界,我該怎麼過?這世界擾亂我的心,金錢和名利,我追求不完。 它豈能給我一切的平安?心靈虛空,憂傷痛苦,有誰能來醫治我、安慰我? 憂傷痛苦,只有神能知。神是我的一切,我要讓祂,做我心中的王。 我不再是世界奴隸,有神在我心,我不再迷惘。一切有祂在我心中帶領,金錢名利對我已不重要。 有神在我心中,我不再迷惘。 這是教會的一位姊妹自己作詞作曲的,偶然在「心靈的遊牧民族」節目聽到,心有所感,便記錄下來。主的恩典數說不盡,但願一切尊貴、榮耀都歸主耶穌基督聖名,阿們!

◎撰文/三重教會 ◎期數:348期 ◎2006.0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