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怎麼會創造輕易犯罪的人類
----從神的創造來看祂的無限    


      世界上有許多令人疑惑的問題, 大多數至今仍然沒有答案。然而有些問題是因為不相信才有的, 這些問題對相信的人來說, 有明確的答案。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宇宙起源的困惑。自從人類開始離開神, 生命的起源就成為一個心智退縮及火熱的話題。推測的答案一個一個變出來, 為的是滿足墮落的心思意念。 它們包括偶然的產生到進化論, 但這些想法都很諷刺地是 “創造”出來排除創造論的。

      對所有正統基督徒來說, 答案是明顯簡單的。 生命的起源來自神。 我們因著信, 就知道諸世界是藉神的話造成的。 這樣, 所看見的, 並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 (來11:3) 。我們只須要相信, 就知道是造物者 - 主耶穌將宇宙創造成這個樣子。 這是給我們設定的視野範圍。 超過這個界限, 僅僅是猜測的探索, 就如探索創造的過程 – 如何從無有到完備的創造 - 可能會產生更高程度的懷疑, 以致對神的信靠投上陰影。

      最近, 困擾了過去一兩千年來神學家及基督徒的問題, 又在我們信仰的圈子中被提出來: 完全善良的神怎麼會創造輕易犯罪的人類? 當追究這個爭議, 就會產生更多複雜的問題及爭議。

      它們包括以下的問題(僅列舉幾條):

      1.為什麼神創造不可吃的果子那棵樹?

      2.為什麼撒但可以自由進入伊甸園?  

      3.陰間或地獄的起源

      4.神的兩種層面的旨意 

      5.撒但的起源

       我們要怎樣維護真理呢?

      或者, 對神創造的工作, 尋找更深沉的瞭解,付予更大的意義, 對神的救贖, 祂工作的合理化, 以及對撒但毀滅計倆的屬靈敏銳察覺,算是一種真實的尋求。對某些人來說, 如果不回答這些問題, 會造成他們信仰的破口, 無法立即或容易地修補。 然而,用相反於教會傳統信仰的方式嘗試回答這些問題,卻已經造成許多更大的問題,對神各種特性的所有教訓提出質疑,並重新檢驗那些,主藉著對初期工人的感動,所賜給教會寶貴的聖經觀念。 對後者繼續地尋求是非常的危險。 這會在工人間造成瞭解的漂移 (不確定) ,產生阻礙,區分不同的思想派別。聖經的真理是我們必須用最殷勤地努力來達成並維護聖靈在教會中賜下的合一 (弗4: 3) 。 為了証明在信仰的圈子中有不同想法是正確的,一種簡單的結論就是,引用歷史及現有的例子來說,對聖經的事例有不同的看法是可以的。 的確,甚至在初期工人之間,對聖經爭議有過不同的看法。 然而,他們從未強調他們所主張的才是聖靈感動地唯一真理。 他們沒有到處去強化自己的觀點,認為是教會尋求真理唯一正確的方向。 他們也沒有宣稱下一個或兩個世代後,整個教會將一定採納並張開雙臂擁抱 (接受) 他們的觀點。

      為了要彌合分裂,首先這種分裂本就不應該被挑起,而產生了另一種想法:“舊的和新的真理”是一個,所以是相同的。 這是被設計用來安撫任何 “新的啟示” 所激起的憂慮,而讓他們溫和的反應。 在此提出最糟的局面,這種想法可能會成為容忍所謂 “破天荒”之靈感的理由及辯解,而這靈感是偏離了教會賴以建立之真理的根基。福音對 “舊和新”的解釋向來就是不一樣 (參考: 太9: 17) 事實上,“舊事物” 一直是與罪惡,錯誤及腐敗有關聯 (參考: 羅6:6) 。

      將新和舊的事物合併,結果是破壞的,使未被檢驗過及個人的觀點如同打開水門,讓洪水衝入教會。 真理或純正話語的規模會被模糊甚至消除。 所有的讀經都必須用所謂的 “開放胸襟來得到與教會以前所領受不同的新啟示” 。我們如何解釋保羅要求年輕的工人思想他所說的,使用他的話語作為他們工作及教訓的根基呢 (提後 2:7; 帖後2:15)? 保羅從來沒有過一次告訴年輕的工人要用改變根基的矛盾異論來推敲他的教訓。相反的, 他給了他們明確的指導及教訓。 那三封教牧書信就是好的例子。

      如果這樣的作法在教會盛行,我們要怎樣維護真理呢? 因為老實說,真理是遠遠超過教義的範疇,神話語的規模不能只被限制在教義而已。 整本聖經是合併在一起並互相有關。 例如,假設撒但是自有的,將會自然地導致它具有與神同等的能力來創造它的同夥-鬼魔。 而這種假設是聖經沒有談到的,是不需要的假設。

      固執在這條路線往下直奔會在全球信仰的圈子中製造很難處理的派系之分,並在其間產生緊張。 猜疑和推測將會在任何崇拜中激烈化,尤其像討論到神的全知及無所不在之類的題目時。 這樣的崇拜形式對教會將有兩種深遠的傷害作用。 首先,當這兩群有對立觀點的信徒在聚會中相處在一起時,用靈和真理來崇拜神的環境要素會很快的消失。 其次,在某些教會,為了防止反彈,講道者將會避免談到所謂 “這些人造的敏感聖經議題”,而這本來在以前是可被自由談論的。 隨著時間過去,卻變成不自然,甚至說起來也成為負擔。 並有將這些遺忘或失落在墓穴中的危險。 導致新受洗及年輕的一代遭受損失。

      神的創造單單只是為了摧毀撒但的工作?

      所以,考慮到刪除的危險,我們應當更急迫與清晰來談論神的無限,為我們的教會及信徒提供一個具體的指導方針。 首先,我們從祂的創造之觀點來看。 神在祂每一天的創造之後下的結語是: “神看著是好的”(創1:4, 10, 12, 18, 21, 25) 。 祂工作最後的總結是 “都甚好” (創1:31) 。

      這些是從神口中說出來的話。 神是完全正直的,祂不會扭曲自己的話。 祂對自己所創造的,真實地認定祂所說的。 基於這點,我們可以安全地說祂的創造是完全的。 然而,這種簡單的信仰卻被強烈地挑戰,甚至到了極端: 神完全的創造怎麼可能暴露在撒但的試探時,就成為容易犯罪的呢? 這問題的沉重能夠讓一個人丟掉對基督耶穌的單純心。 看起來這挑戰的嚴重性似乎是有聖經的支持。 伊甸園的悲劇就被用來促成這挑戰。

      這看起來不可反駁的意見,現在產生一個思想學派,從傳統教訓分離出去,主張神創造宇宙,單單只是為了摧毀撒但的工作。 這是宇宙存在的唯一理由 – 宇宙提供了一個善惡之間的戰場。 新的理論暗示撒但被神的完美地釣餌引上鉤,當它想毀壞神的創造,就導致它的敗落。 這被認為是神智慧最深奧的部份,將邪惡從根本完全除掉。 當毀滅的工作完成時,物質的世界不再有存在的需要。 因此席捲離開,出現新天新地。

      這樣的故事情節是一個充滿想像力有趣的作品,但是僅止於此,因為沒有任何聖經的根據。 我們的信仰是基於先知,使徒與耶穌基督,加起來就是整本聖經,而很顯然的,從中找不到任何一點,使這故事情節令人信服的蛛絲馬跡。如果他們都沒有談到這個故事情節,我們自己坦白一點,我們是否自認為比他們 (包括我們的神  - 耶穌) 更會解釋聖經? 甚至耶穌自己在世上時,祂也只說父所告訴祂的話 (約 8:26, 28) 。

      現在我們要回答挑戰,首先留意,當神說 “這是好的”,就真是如此。 看看神如何對待祂的創造,特別是祂的選民,我們看到當人類把 “對神聖威權的順服”擺在生命的首先及最重要位置時,神與人的關係變成不可分離。 事實上,宇宙的存在完全依賴在神所設定的規律。 一個輕微的違反規律會造成無法想像的災難後果。

      耶穌的道成肉身支持這個想法。 祂是我們最好的榜樣。祂在神眼中是完全的。 祂以一個無罪 (好) 的人來到這世上。 然而,祂無罪的狀態必須用祂完全對父的順服來維持,讓祂成為完全的人。這是一個過程。祂的好必須完整發展,藉著對父的旨意順服,達到完全的程度。 “祂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 祂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祂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 (來5:8-9)” 。 顯然地,有些人會說耶穌在肉身的本質與肉體的亞當有很大的不同。 不過,仔細閱讀羅馬書,可知首先的亞當 (當然是犯罪前的他) 就是將要來的祂 (耶穌)之預像 (羅5:14) 。 如果肉體的本質有根本的差異,那就不須要比較。“預像”可以翻譯為 “形像” 或 “榜樣”。 耶穌取了亞當的形像,就是指受試探之前所有肉身的本質。 亞當犯罪前,他被稱為神的兒子(路3:38) ,與耶穌有著相同的頭銜。

      耶穌在世上的時候,祂擁有依情況考量支持自己肉身需要的意志。 舉個例子,在祂被釘十字架之前的禱告。 祂原本希望選擇免去苦杯。 經過更迫切的禱告, 祂克服了違反聖命的強烈驅使。 在路加的記載,祂被加添力量,讓祂完全,能看透要祂去執行的使命。 如果耶穌屈服於撒但的試探,祂就成了一個罪人,無法完成神的工作。

      如果堅持假設肉身的耶穌有不容易被罪惡影響的本性,那麼祂如何背負人類的罪呢? 背負人類罪孽的涵意就會因而超出人類受苦的範疇及存在的目地。 祂如何能說祂體恤我們,因祂也凡事受過試探 (來4:15)? 畢竟,祂怎麼也不會在試探中失敗啊! 如果祂真人的本質和亞當不同,祂如何替我們的罪而死並嘗死味? 唯一可能的解釋,而這解釋必然是扭曲的,就是祂的死基本上與我們所知道的死亡不同。 保羅必然是可悲的誤解了真理,才會說出 “祂 (耶穌) 在肉體中定了罪案” (羅8:3) 。 我們難道看不出這種教訓是如何地偏離正道和重要的真理嗎?

      聖經從來就不曾指示,耶穌勝過罪惡是因為祂的人性與我們不同,所導致的結果。 反倒是藉著祂的順從而達成的 (羅5:19) 。 這是人必須扮演的一部份,才能在神裡成為並保持完全。亞當的墮落就是不順從的事例 (羅5: 19a) 。 當然,“好人”亞當的墮落不是因為他所擁有之人的本質所造成的,而這本質是神 “程式設計創造”或 “是不完全的創造”。

      否則,主就會被認為是一位為了達成祂的目地,無情地操縱者。 從神的正直之觀點,如果祂一開始就以程式安排了亞當,祂就沒有理由處罰亞當得罪祂。 事實上,亞當具備一切的能力保守在神裡,他只要不去聽蛇藉著夏娃所講的話 (詩 91:10; 約壹5:18) 。 他被給予抗拒的意志,但是他卻反其道而行 – 不順從就是墮落的真正原因。

       基督在肉身的顯現只是為了除滅魔鬼的作為?

      我們現在轉來解釋基督在肉身的顯現,為的是除滅魔鬼的作為 (約壹3:8) ,因為最近對這段話的詮釋看來是新信仰的一個重點。首先,支持這新教訓的主張是,撒但的存在與神無關。 這信仰有一個潛在的內部矛盾。 如果在兩位自有的存在之間沒有什麼,那麼為什麼在兩者之間有一場進行中的大戰爭? 如果兩者在永恆的過去並存,為何有必要彼此排除? 更嚴重的,這是聖經教導的嗎?

      仔細看看約翰的這段陳述,我們看到他沒有寫出超過人世間範疇的事物或話語。 這段落的焦點在於人與神的關係中要清除罪的必要,還論及撒但所遭遇的,要成為我們的警惕,不要走上它的道路:

       “凡犯罪的, 就是違背律法。 違背律法就是罪。 你們知道主曾顯現,是要除掉人的罪。 在祂並沒有罪。 凡住在祂裡面的,就不犯罪。 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見祂,也未曾認識祂。 小子們哪!不要被人誘惑,行義的才是義人。 正如主是義的一樣。 犯罪的是屬魔鬼,因為魔鬼從起初就犯罪。 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 凡從神生的,就不犯罪,因神的道 (原文作種) 存在他心裡。 他也不能犯罪,因為他是由神生的 (約壹3:4-9)” 。

      約翰在此提到兩種存在的型式。 一種屬神,另一種屬撒但。他教導我們,犯罪就是對神 (即:神的律法) 不順從,這是本段落一個重要的訊息。 根據這文意,撒但的工作就是從伊甸園的悲劇開始,導致人類犯罪。 單單引用這句 “魔鬼從起初就犯罪”,就說約翰寫出宇宙存在之前, 撒但抵擋神的工作,這需要瘋狂的想像力。 基督顯現這概念不只是出現在第八節,而是先出現在第五節,為第八節的解釋設定限制和範圍。 毫無疑問的,經文關心的是撒但設計來引誘我們犯罪的計倆。神在肉身顯現為的是除掉罪 (撒但的工作) 。 如果基督沒有來,就不會有救恩賜給我們。

      約翰給我們的忠告是我們可以勝過罪。 他說我們可以作到,因為我們得到能力,如果順服地允許祂的種子 (道) 留在我們心裡,就可以在耶穌基督裡一直的行善 (約壹3:9) 。 的確,我們藉著練習公義正直,可以得到不同於撒但之很大的差異。 約翰說撒但從起初就犯罪,意指在起初的那段時間的某一刻 (創1:1) ,它選擇從義的道路上脫軌,而這個義是神為所有屬物質和屬靈世界的一切所定的規則。 撒但是第一個違背神的。

      撒但因驕傲而高估了自己,總是認為它比神更強。 撒但是徹底地邪惡及自欺。 它第一個謊話就是欺騙自己 – 它比神更強: 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慾,你們偏要行,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 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 (約8:44) 。 約翰在此不但說到猶太人固執地背叛,他也關鍵地揭露撒但用謊言欺騙世人,讓他們遠離神,不聽神的話 (約8:45-47) 。 這是自從伊甸園被造後,撒但對人類所做的事。 耶穌從來沒有暗示撒但是自有的。

      神的創造只是為了擊敗撒但嗎?

      這偏差很可能是來自,不滿意教會關於惡之源頭的信仰。 傳統的信仰或許不瑧完全,但這是因為無法對難題面面完備的解釋,也絕對不是對真理的妥協。 問題在於,是否應該採納這種方法,來摒棄教會起先所領受的。 對那些試驗現有惡之起源信仰的某些人來說,似乎他們認為這種觀點將神描繪成無法分辨善與惡。 祂如何能允許在祂控制下的惡繼續犯罪,將世界敗壞到如此可怕的程度? 如果祂對撒但有完全的控制,祂應該可以立刻隨己意將它消滅。 之後這些人就排斥教會現有惡之起源的信仰。 然而,他們最近採取一種溫和改變語氣的方式。 他們說初代工人領受神賜給他們的是有限,對當時的他們是夠用。 當教會在瞭解神的旨意趨向完全時,以前所沒有賜下地更多真理就被揭開。 讓我們溫和地評論這種方式,可以見到這是為將來更徹底不能被接受的說法來鋪路。 現在描繪實際的局面,如果我們不謹慎,這就是異端,分裂和疑惑的開始,讓烏雲籠罩教會,使我們主耶穌用祂寶血贖來的許多寶貴靈魂死亡。

      因為這個緣故,我們應該仔細察驗上述的理論。 否則,當我們最終醒來,才發現混亂,荒廢與敵對,我們將在我們的信仰生活遭受最大的驚嚇。 當我們領悟到的時候,若身處其中,我們的信仰可能完全崩潰。 這理論是違反神一切神性的最糟糕的觀念。 它完全否認神最基本的性情,就是愛。 它將神描繪成無情的行兇者, 為達成自己的目標,損失數不盡祂創造的靈魂,而這理論又說,人類是為了打敗撒但而被帶來存在的。 再者,許多祂來所拯救的人也同樣滅亡,因為他們在試探中墮落。

      正如這理論所提議的,宇宙是一個戰場,是善與惡交會之地。 替神塑造的罪行沒有比這更大的。 因為祂是造物主,祂必然依照自己的形像創造或程式化人類來犯罪,這是不可避免的一定如此。 否則,就不會有基督來為我們的罪而死,最終毀滅撒但和它的工作。這理論導致一個不可想像的結論: 神雖然如聖經所教導地是絕對的善,現在變成一位計劃好允許撒但滲透到祂創造之中的神。 祂直接構想並操縱,使之如此。 神的愛在那裡呢? 祂如何說,祂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約3:16)? 保羅如何能說,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 (羅5:8)? 祂的死只不過是一場表演,鱷魚虛假的眼淚。 這把神變成,用病態地預定不計任何代價,來成就祂心中所計劃的事。 這樣一來,人類,尤其是那些被召的,如何在祂眼中成為可寶貴的? 如此,聖經所教導有關祂如何眷顧我們的一切,只不過是一堆謊言而已。

      以下我們舉例說明這種論點的錯誤。 想像一位要求很高的父親帶著他天真的兒子過橋,父親的手錶掉入水中。 接著我們發現兒子被這位要求很高的父親強迫跳入河裡去找回手錶。 然而那兒子遭遇困難將要淹死。 如果後來父親去拯救了他兒子,他會在兒子面前自稱英雄或救主嗎? 顯然我們必定會問: “我們是否一直被蒙蔽在黑暗中,不確切知道神向來作了什麼,或神到底是誰”?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神的公義在那裡? 祂在人世間早就計劃好敗壞的發生。 除了這個方法,祂無法戰勝撒但。 為何祂能自稱聖潔的神呢? 矛盾會繼續到可怕的程度,如果我們看看祂的命令,祂在聖經中不斷地指示我們要遠離罪惡,過一個正直的人生,若要在祂的國度有份,這是必須要做到的。 但做到這點有什麼意義呢? 最可悲的是,當我們達不到祂的期望而失敗,而這本是祂計劃好的,祂憑什麼審判我們呢? 這是令人震驚的。

      人類的責任就無法追究,因為在某個程度說來,這是事先就決定好的: 一個固定的方向早已在人類中程式設計好,以致敗壞遲早都會發生。 神為亞當夏娃準備皮衣,不是顯得沒有意義及假冒為善嗎? 我們的存在渺小到只不過是神用來打敗撒但的一個工具而已。 若在過程中壞了一個,祂可以用另一個。 一但破損,刑罰是永遠的。 我們怎麼可能在整個天地的劇情中察覺到神的公義與正直? 這是我們願意去相信的神嗎?

      現在我們應該回到聖經所教導之神的愛。 祂的愛是無條件及純正的。其中並無別有用心的動機。 祂的愛絕對不是操縱而是犧牲的。 祂先愛我們 (約壹4:9-10) ,而在過程中,祂除滅了撒但的工作,所以我們能靠著祂得生。 祂愛我們是因為祂渴望將我們從罪中拯救出來。 而這罪,不論是直接或間接,都跟祂沒有關係。人類的罪僅僅是因為不順從 (羅5) 。 這是我們要顯出信心之處。 有關罪的教訓不應該超過順從與不順從的範圍來探索。 這包括撒但從起初就犯罪的事實,以及因為不順從神而明顯必然如此的解釋。它無疑地必然違反了天上的規定。

      聖經的真理是簡單明白地。 公義是神的本性。 在祂眼中,對和錯清楚地分別。 若相信在祂公義的核心置入了唯一的旨意,用祂所創造無數生命的可怕代價來毀滅惡,這是完全不可想像的。 當祂立於給了我們指示,而祂與我們犯的任何過錯無關 (傳11:9-10) 的前提下審判我們,才算是真正的公義。 那時,祂將人類責任直接了當地放回我們的肩頭。 而這種概念很符合整本聖經的精神,它教導我們,從起初亞當夏娃要為他們自己屬物質及屬靈的福址負責。 這就是為何給了亞當一條命令,要他負責看守伊甸園。 再者,他也被賜予大智慧,為神所造的一切活物取名。 明顯地,當我們不順從,神才會審判我們。

      兩種觀點的對比

      我們並非不能接受新的事物,將自己自閉於更寬廣之神旨意的觀點之外。 也不是不願放掉傳統的負擔。 兩種理論之間的差異是如此巨大,兩者互相排斥,所以其中之一必須摒棄。 但是如果有人要丟棄我們的傳統信仰而置入新的,同樣讓他打開雙眼正視這個事實: 許多其它的傳統信仰也要丟棄。新的理論影響教會信仰的每一個層面及我們對神的理解。 接受它就是把神一次清楚的旨意及工作攪亂了,並且幾乎與聖經所有的教訓砥觸。

      理論的比較及對照
 

新觀點
 
撒但是自有的 – 沒有任何一節聖經確認這點。 這是純粹基於演繹前提的推測。
 
宇宙被造存在是為了毀滅撒但和它的工作 – 這種觀點將神描素成無情的戰士。
 
新觀點重新定義神的無限,在過程中貶低祂的能力。例子包括,祂不知道發生之前的罪惡。 甚至宣稱讓神知道馬上會有兩隻螞蟻打架是毫無意義的事等等。
 
新觀點否認神的公義,將祂塑造成一位神,事先計劃好敗壞的發生,為了打敗撒但,創造了戰場,就是天地。
 
 
新觀點將神描繪成無情的罪犯,為了推展祂打敗撒但的唯一信念,甚至用自己的創造及祂拯救的人類為代價。
 
新觀點取代了人類的責任。如果撒但可以任意打擊神的選民,叫他們跌倒,這樣神就沒有理由審判他們。
 
新觀點,在經過批判性的分析後,得到這種想法,就是人類的不順從並不是撒但在人世間製造浩劫的主要理由。
 
傳統觀點
 
撒但是墮落的天使 – 約翰說它從起初就是犯罪 (約壹 3:8) ,足夠讓我們知道它是第一個違反神規定的。
 
宇宙是為了表明神的榮耀 (詩 19) 並且特別是為了祂的選民 (賽 51:16) 。 這告訴我們,神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
 
傳統觀點認為神知道萬事,不論善惡,發生前或發生後。如果神可以輕易將我們的頭髮都數過,那我們豈不是明白,祂有足夠的能力知道在日光之下將要發生的任何事情 (太10:30; 路 12:7)?
 
 
傳統觀點認為神是公義的。祂審判世界的王 (約16: 11) 。 撒但被審判,意味著它必定違反過神的規定,結局是它將被毀滅。
 
傳統觀點教導我們神是愛。 當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祂就先愛我們。 祂為我們的罪,先踏出完整犧牲的一步而死。這是我們聖經教訓的本質。
 
傳統觀點將責任加在我們身上。我們要為自己所做的負責,特別是在我們被給予指示後,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總有一個後果。
 
傳統觀點教導人的順服與神對人的保護有絕對關係。如果我們保守在神裡,除非神允許, 否則撒但不能碰我們 (詩 91:10; 約壹5:18) 。
 

      在基督裡的單純 (純一清潔的心)
      真理的混淆是教會最大的隱憂。 沒有人 (我是指神的工人) 在他或她正確的心態下,希望這事在教會發生。 每一位真誠的工人渴望真理比從前被解釋地更加清楚,然後更有效地告知不信的世界及信仰的圈子。 然而,面對我們的挑戰比過去更大。 信徒們暴露在總是質疑神之能力的世界,提出了成堆更多的疑問。 更不要提那些失落信心的。 許多人真誠地迫切要知道更深入更清楚地真理。 除了更勤勉地查考聖經並對神更尊敬外,對我們所領受的保持單純是往前進步的一種有效方法。 帶著單純的信心加上對神的信靠,我們可以靠著對神的順從攻破一切堅固的營壘 (林後 10:4-5) - 相信神的話。 這種單純對我們是非常重要,可能須要再一次仔細回顧。 保羅對哥林多的聖徒說到在基督裡的單純: “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 (林後 11:3)” 。 他恐怕這種單純的信心被詭詐敗壞了,使被迷惑的人遠離神和信靠祂的話。 使用的例子就是人類墮落的事件。

      為了更加瞭解,我們追溯到伊甸園的詭計。 主對亞當夏娃的命令很簡單明白。主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創2:16-17) 。 他們應該接納所傳的命令。 這是在神裡面的單純。 而當撒但帶來動人的建議: “你們不一定死” (創3:4) ,這命令被敗壞了。 單就這個相矛盾的述說本身,本該不會對始祖造成什麼損害。 他們墮落是因為他們接受了撒但的話,這是主從來沒有告訴他們的:  “因為神知道, 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 (創3:5) 。 當他們同意發現更多有關像神及知道善惡時,他們的單純就變成敗壞了。

      探索惡的起源從來就不是神對祂子民的意思。 整本聖經對此靜默不語,只除了告訴我們撒但從起初就犯罪。 它到底如何犯罪? 同樣的,聖經沒有記錄。 我們藉著神話語的亮光知道善與惡。 這是我們所須要知道的一切。 而遠離罪惡是我們應該作的。 雖然我們有最大地渴望來弄清楚惡的起源,但這超過任何合理地懷疑,這種嘗試不但將我們的信仰放在極大地危險中,也帶給教會和她的成長嚴重損害及混亂。

      在拚命尋找答案時,我們會迷失在過程中,失落我們對耶穌基督起初的信心,如果我們不謹慎,就會被欺騙。 有鑒於此,保守我們在基督裡地單純,能替我們建立根基,來尋找神話語更大的瞭解。 讓我們一起特別為教會中真理的合一禱告。 願神帶領祂的教會,特別是祂所有的工人,憑著在祂裡面的單純信心,明白所有的真理。 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