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黑的長髮、明亮的眼眸,照片裡的維倫,看起來總是笑臉盈盈地。桌上一本本相簿,記錄的不只是女孩的成長,還有與病症對抗的故事。
維倫的奶奶,汪長老娘,不只是拉拔著孫子長大,也曾七次在開刀房外守候著維倫。憑著紙筆的記錄,能清楚還原手術時的細節;但是歷經多次復發與開刀,照顧時的心情變化、禱告中懇切的詞語,漫長的歷程,很難在一時之間付諸言語。

 

第一刀:發現血管瘤


在維倫還小的時候,就由奶奶負責照顧。有一天,孩子的爸爸發現她的腳背上出現了十塊錢大小的瘀青,猜想是孩子在學走路,不小心砸傷了腳,因此帶著孩子上國術館求醫,但為求謹慎,先在檢驗所做X光檢查,確定無誤後用藥物處理。

經過兩次敷藥,情況沒有改善,反而有腫大的現象。轉送到外科醫院檢查,初步研判,認為是胎記,等到孩子長大了會自然消失。但是,患處越腫越大,轉往其他醫院檢查才發現事態嚴重,醫師建議立即進行開刀。


當時長老娘覺得自己是孩子的奶奶,決定開刀的事情,應該要經過孩子的爸媽同意,因此沒有立即答應。後來在一位於奇美擔任護士的教會姊妹建議下,轉往台北榮總醫院,找專門處理此方面疾病的醫生做治療。

到了台北檢查之後,才確切地知道維倫腳上有血管瘤。長老娘說,當時不斷地為孩子禱告,但信心還是軟弱,最後決定,希望能夠在孩子還小的時候快點幫她處理。

轉往台大醫院後,隨即在1996年1月4日開刀。檢驗報告顯示,這不僅是血管瘤,而且是難度更高的淋巴血管瘤。此病症要根治有相當的難度,只要還有細如髮絲般的血管殘留著血管瘤,病症隨時都會復發。

看著當時才兩歲多的維倫,腳背與腳掌兩面都必須開刀,換藥時所用的針具必須貫穿腳掌,讓長老娘感覺非常心疼。不過她也很感謝神,因為主耶穌的看顧,讓這個孩子相當勇敢,不像同年紀的孩子般大聲哭鬧;而復原的情形相當順利,傷口逐漸好轉。

第二刀:二十四小時的木頭人

但是在三個月後,維倫的腳又腫起來了,而且非常嚴重。外科醫生將維倫轉往整形外科。醫生建議,希望從血管瘤的源頭做處理,以達治本的效果。乍聽之下,覺得相當有道理,長老娘也就依照醫師建議的方式治療,安排維倫接受血管攝影。

接受血管攝影的過程中,最痛苦的地方就是必須將病人固定在人形的木板上。除了換尿布的時間,維倫必須待在那塊木板上二十四個小時。為了減輕孩子的難過,長老娘借了一台有輪子的病床,推著維倫四處走動,只要有感覺到移動,維倫就會睡著;有時候長老娘走累了,停下來,看到孩子醒來後痛苦的表情,不禁流下眼淚。

維倫見狀,反而安慰她:「阿媽不要哭,我會忍耐。」長老娘很感謝主耶穌的幫忙,從第一天中午到次日中午,一邊禱告一邊推著病床,主耶穌讓兩歲多的孩子,熬過這次的痛苦。

血管攝影後,醫生解釋,只要清除所有感染的血管,就能根治病症。但手術後,長老娘發現不對勁,為什麼維倫只要腳掌觸地,就會感到疼痛?一位開刀時在場的護士透露,醫生雖然有動刀,但只在患處打硬化劑,才導致腳內出現硬塊。之後向醫生確認,醫生才坦承施打了硬化劑。

第三刀:大量切除組織

後來,轉往台北長庚醫院,經權威醫師診斷後,他不敢輕易動刀,隨即安排交通車,前往林口長庚醫院接受治療。因為血管瘤已經擴散開來,必須將腳背、腳掌上大部分的組織清除到可以看見骨頭的程度,而腳背清除的範圍較大,較難縫合,還必須取右大腿皮膚做移植。

這次兩腿都無法移動,痛苦比以往更大。長老娘甚至想求神讓自己代替這個孩子承擔這些苦楚,但她也知道,世上很多事情都可以分擔,惟有個人的病痛他人無法分擔。

第四刀:出現後續狀況


經過十個月後,1998年5月6日,因為腳掌腫大,所以要在腳底動刀。原本以為這次會比較順利,卻因為血水無法排出,導致發燒。長老娘把這次狀況看作是屬靈的爭戰,因此請教會弟兄姊妹代禱。

感謝神,這次完全倚靠禱告,維倫在幾天之內消炎。護士小姐告訴長老娘,前面幾個個案都沒有如此順利,長老娘藉此向護士小姐見證,並謝謝醫生護士的照顧;維倫可以順利復原,是靠著弟兄姊妹的代禱,以及來自神的醫治。

第五刀:神所造的都是美好

1999年6月14日,因為血管瘤裂開,導致情況惡化。醫生建議,根治問題的另一方法,就是截肢。長老娘想,神所造的都是美好的,因此希望能夠將這隻腳保護好,沒有截肢的打算。並且,長老娘體會到,是神的恩典讓患處集中在腳掌上,沒有向上擴散,所以都在同一個地方動刀。

第六刀:意外的幫助

大約過了三年,2003年7月22日,因為腳掌腫大、皮膚失去彈性而必須再次開刀。當時長老娘覺得自己年紀大了,體力不復從前,同時又必須照顧生病的長老,因此想要尋找一位助手。長老娘說,當時她有個感動,讓她想到曾經在台南作見證的葉姊妹。雖然兩人之前不認識,但是這位姊妹知道消息,也很樂意幫忙。

完成檢驗手續之後,從晚上十二點開始禁食。然而,這次沒有明確安排開刀時間,因此延誤至下午五點才送進開刀房。除了要忍受長時間的飢餓,這次開刀的時間又特別長,直到凌晨兩點才結束,並且送進加護病房繼續觀察。

因為此次開刀的範圍更大,必須從大腿取肉補在腳背上。而補肉要把微血管接上,還要把組織養活,不然很容易壞死。感謝神,讓醫師、護士的手很靈巧,過程都相當順利。

在這次的過程當中,必須用架子將維倫固定,不能隨便移動,照顧上必須付出更多心力。長老娘說:「感謝主,因為她一邊要照顧開刀中的汪長老,有時候她自己已經累得無法禱告,只能以默禱代替,但是葉姊妹卻能按照三餐禱告,有時間就唱詩,分擔了許多照顧上的工作。

雖然刀開在孩子的腳上,卻好像開在自己的心上,很痛。神給這個孩子這麼大的苦楚,但孩子卻很知道忍耐,不敢大聲的哭,實在受不了時,只敢默默地流眼淚。她看到我在哭,會告訴我:「阿媽妳不要哭,妳要勇敢,有主耶穌在看顧。」加護病房的護士說,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勇敢的孩子,甚至其他病房的護士都過來看她,而這個都是神的看顧。

第七刀:化險為夷

在8月22日要動第七次的刀。這次開刀與以往不一樣的地方,是維倫央求護士小姐讓她有時間跟醫生商量後,才願意接受手術前的準備。原因是醫生原本打算拿頭皮移植到腳上,但是長髮是維倫的最愛,所以她除了要醫生答應絕對不取頭皮,也打趣地跟醫生說,如果醒來後發現頭髮沒了,一定要讓醫生好看。醫生拿她沒辦法,只好從其他地方取了5 × 10公分大小的皮。

手術後傷口感染綠膿桿菌,只要稍稍碰觸,就會大量出血。醫生護士相當緊張,商議要再次進開刀房處理。聽到這個消息,維倫放聲大哭,這是就醫以來第一次哭出聲音。因此長老娘跟葉姊妹不斷為此禱告。後續的處理中,醫師說,只剩下一個比較難處理的地方未完成,但是感謝神的幫助,取出紗布同時,也將該部位清理完畢,就這樣完成了第七次開刀。

思想苦難的原因 長老娘說,她曾跟主耶穌說,為什麼會讓她們遇上這樣的事?後來回想起來,由於這個病痛,才能讓維倫經歷這段恩典。要不是因為

有這份信仰,遇上這件事情,真的不知道該倚靠什麼力量度過。就醫過程中,看到幾個年紀相仿的孩子,在腳掌處罹患一樣的病症。

四個當中,有兩位在台南,兩位在永康;其中兩位必須截肢,一位腿腫得相當嚴重。然而,維倫除了一條腿比較細,傷口處的皮膚沒有很漂亮外,整隻腿都很完整,這都要感謝主耶穌的保守。藉由這根刺,讓維倫更能體會神的恩典夠用。

不管傷口再怎麼醜,維倫只希望不要再上醫院就好了。

現在每兩個月的定期檢查中,發現還是有些瘤在裡頭,未來可能用打針的方式處理。而未來,女孩總是要長大,即便身體上的狀況告一個段落,但是還有心理上的問題必須克服。

長老娘向神禱告:已經動了七次手術,七,也是祢的完全數,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了。我知道,這個病症要完全根治,能夠醫治的只有祢了……。

◎撰文/汪維倫見證 Tim整理 ◎期數:351期 ◎2006.1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