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說:「兒女是神所賜的產業。」
然而,我還要說:
「我的女兒是主耶穌給我的『禮物』,
也是『功課』。」

她是「禮物」,我因此尋獲真神的信仰;
她是「功課」,一段艱辛的試煉從此展開。
然而,神的兒女不哭泣,主的恩典一定夠用,
還要恩上加恩,力上加力,
幫助我們打那美好的仗,並且靠主得勝有餘。

我與教會最初的接觸,要追溯到高三那年,因為準備大學聯考,課業壓力繁重,在心靈空虛軟弱之際,遂接受同學的邀請到其他教會聚會;感人的詩歌,主內一家的愛心,從此深深地扣住了一個離島學生離鄉背井的心弦。彷彿孤獨茫然中找到一份愛,足以滋潤乾渴的心田;在他鄉異域中找到一份歸屬感,足以填補想家的無奈。 但是,考上大學之後,由於私立大學學費昂貴,台北生活費又高,家中食指浩繁,何況父親是公務員,收入有限,因此,為了減輕家中的負擔,除了申請助學貸款外,我便開始兼家教,打工於是佔據了我大部分的大學生活。忙與盲使我忘記把時間撥給主,甚至把信仰拋到九霄雲外。大三那年,任職補習班夜間班導,認識了謝君,大學畢業即嫁為人婦,從此步入與未信者的婚姻生活,與主漸行漸遠。在婚姻生活中雖然嘗到苦味,但未曾想到要回教會。 轉眼幾個年頭就這樣跌跌撞撞地過去了,直到懷了女兒,懷孕期間常感到不平安,心中萌生想找教會的念頭,於是與屬屏東真耶穌教會的姊姊聯絡,姊夫介紹我就近到十全教會慕道。因此,我挺著身孕開始到教會慕道。真是奇妙,每次聚會之後,心裡總是覺得踏實平安。神親自用祂的慈愛吸引我,使我篤定不疑地在十全教會慕道五年,追求真理,且於2003年,女兒五歲時,母女一起受洗。所以我說女兒是「禮物」,主藉著她,牽動屬靈生命中塵封已久的脈絡,使我對信仰再度動心,渴望尋找祂。 此外,女兒也是主給我的「功課」,一個幾乎使我滅頂的功課。彷彿是「藥罐子」的她,出生後弱不禁風的過敏體質經常發燒住院,甚至在她滿週歲時,我發現她的發育有明顯落後。後來,經醫師鑑定,評定是「不明原因發育遲緩兒」,這個打擊使我傷心欲絕。沒有人知道,從灰心、沮喪、傷心、自責、埋怨、恐懼、無助,到重新振作面對現實的當中,我流過多少眼淚……,只有主知道。有好幾次,我甚至想帶女兒一起自殺。感謝主,主親自做我的力量,用祂的慈繩愛索搭救了兩個生命,同時也保全了整個家庭。 由於女兒免疫力低,經常發燒住院,把我累得幾乎束手無策,諸如無菌性腦膜炎、小兒哮喘、中耳炎反覆發作、中耳時常積水等,由於抗藥性的緣故,改用第二代抗生素並無顯著效果,醫生遂建議開刀裝導管。我擔心全身麻醉的危險性,不斷向神禱告。感謝主,在開刀前一天,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量,我竟堅決地打電話把長庚醫院排好的開刀行程取消,深信她會好轉。因著主的憐憫與恩典,後來經過半年的追蹤治療,麻煩的中耳積水竟然痊癒了。 除此之外,每晚孩子經常整夜哭鬧不安,無法入睡,我經常要陪她奮戰到天明,記得有一次,好不容易哄她入睡,疲累不堪的我不知沉睡多久,突然被小孩哭聲驚醒,原來,孩子滾到床下,打翻了薰香的精油瓶,火燒到頭髮,幸好及時發現,感謝主及時伸出援手,不致釀成大禍。但當時我非常自責,直到女兒頭髮長出來,確認沒燒到頭皮才安心。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我在身心俱疲之下,毅然決定受洗,我懇求主說:「主啊!我沒辦法了,我已經使出渾身解數,用盡心力照顧,可是她還是時常生病,已經兩歲多了,我幾乎快抱不動了,她還是不會走路,也不會講話。主啊!這個孩子我真的不會帶,但,我相信祢能!我要將她交託、仰望在祢手中。」 感謝主!受洗之後,孩子的身體愈來愈好,各方面的能力也急起直追,不斷地在進步,十全教會的同靈們常說:「一路看她成長,在她身上看到神的恩典,也彰顯出神的慈愛與大能。」在此,我要求神記念同靈們對小女的愛心。 關於受洗,還有一段小插曲,洗禮場回來後,當天半夜小孩突然高燒不退,由於正逢SARS期間,為了安全起見,無法如期參加隔日的洗腳禮,這是撒但在她身上的最後一個詭計。因為補行洗腳禮後,孩子日益茁壯,不但告別了「藥罐子」,甚至猶如脫胎換骨,連小感冒都很少。 「過去」對我來說,簡直像一場惡夢,不堪回首。然而再一次數算神的恩典,才發現藉著生活中的試煉與體驗,雖然看不到祂,摸不到祂,但我知道所信的是誰,也深知祂掌管明天。「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是神的恩典──我的孩子學會走路;是神的恩典──我的孩子學會講話。每天晚禱時聽著她敬虔地背誦著祈禱文,心中不禁要再一次感謝主的鴻恩。 《詩篇》說:「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詩三七5)。人生雖不完美,肉體雖有軟弱,但主的愛長闊高深,亙古不變。在未信者眼中視為「不可能的任務」,往往就是另一個見證的開始。

◎撰文/十全教會 陳錦媛 ◎期數:362期 ◎2007.1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