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楊景雲,今年43歲,新竹人,信主已有二十多年了。小時候信仰傳統宗教,但家中一直很不平安,全家共有九名小孩,我排行第七,其中有三位姊姊、一位哥哥的精神狀況不好,現在醫學稱之為「精神分裂症」。

哥哥和三位姊姊都在17、18歲左右發病,我們曾去了解是否有家族史的遺傳,卻只有阿姨的一個小孩也是如此,並且沒有我們家那麼嚴重。一開始是哥哥在軍中發病被送回家中,當時哥哥的精神壯況很不好,便將他送到桃園療養院治療,過了幾年後,在台北上班的大姊發病回家,接著是三姊發病,之後又換四姊。

因為已將哥哥安置在療養院,所以家中經濟較不好,三位姊姊陸續發病後,只能將她們關在家裡;因怕她們亂跑、亂吃東西,甚至冬天時會不穿衣服亂跑,所以只好將土塊做的房子打一個洞,並用鍊子穿過去將兩位姊姊一邊鍊著一個,而另一位姊姊因為會唱歌吵到鄰居,所以將她關在牛舍。

 

常理上,這種病是不會好的!但三位姊姊的病比較奇怪、特殊,發病時被鐵鍊綁住的時間約三-四個月,然後情況會好起來約一-二星期,特別的是,只要病好了就是三個一齊好,這是很奇怪的!在姊姊們病好的時候,說話的眼神、態度是正常的,媽媽就會幫她們鬆綁,姊姊會去洗澡、幫忙整理家務、煮飯……;在發病(邪靈工作)的時後,說話的眼神、態度就變了,會將食物亂灑、亂丟,隨地大小便……等,這樣的日子約有七年多。


大姊曾在清醒、正常時有提過,當邪靈要來時,就像水庫洩洪一樣無法控制、無法抵擋,只能任由牠擺佈。爸爸和媽媽因此很虔誠地拜拜,尤其過年過節一定會去拜拜、祈求,希望對家裡的事情能有所改善與幫助。我當時年紀還小,對哥哥姊姊的事愛莫能助,只能跟著媽媽一起拜,只是遇到有廟會時,就會有乩童起乩,又是拿東西刺自己的身體、又是砍自己,弄得到處都是血,我覺得這些神怎麼都那麼恐怖?要這樣使人感到害怕才來敬拜牠呢?又為什麼我們這樣拜拜都沒有改善? 當時村長知道我們家的情形,希望能透過關係或媒體報導讓我們能申請貧民的資格,如此才能將哥哥和姊姊送到醫院治療。消息一傳出去,就得到社會大眾很多人的關心,甚至聯合報社也來報導、採訪我們。很快地,我們拿到貧民資格,哥哥和三位姊姊也受到政府的照顧,能在醫院做治療。大哥在桃園療養院,大姊在高雄凱旋醫院,三姊和四姊在台中的仁愛之家。姊姊們被綁在家中有七年的時間,之後住醫院治療了七年,如此前前後後有十四年之久。 此後我們家就平靜了一段時間,但媽媽對這一切卻是相當傷心難過,晚上會躲在棉被裡哭泣,白天會到處問神拜佛,只要有人說哪裡的神很靈很旺,媽媽就會去,由南部到北部非常認真地祭拜,一生差不多都是這樣度過。後來媽媽血壓太高又捨不得打針就中風了,送到林口長庚醫院,在醫院接觸到真耶穌教會的福音佈道;有人向我們傳福音說:「信耶穌可以得到平安。」 其實住在內湖的三舅就是真耶穌教會的信徒,他在很久以前就曾到我們家傳講真教會的福音,但父母硬著頸項不肯相信。這次媽媽住院,三舅也到醫院來關心,並請教會弟兄姊妹來關心、傳福音。當時媽媽的情況是清醒的,但無法言語、會流口水也需要導尿。 當我接觸福音後就和父母商量,我說:「哥哥和姊姊都在醫院,現在媽媽又中風,我們家已經走到如此的地步,我們去信耶穌吧!或許會有另一條路可以走?」感謝神!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原本不可能信耶穌的爸爸和媽媽點頭答應了,真的很奇妙! 教會的弟兄姊妹馬上就安排我們到大同教會參加靈恩佈道會,那次神給我們一個很明顯的體驗,原本會流口水、需要導尿的媽媽,聚會禱告回去後就不會流口水也不需要再導尿了!體驗了神的恩典之後,全家做了個決定:要將三位姊姊接回家中。從醫院帶回姊姊時,醫院提醒我們:她們的病是不會好的,而且這樣帶回家是很危險的,因為已經吃了七年的藥,停藥可能會無法負荷,甚至有生命的危險。感謝神!在新竹教會弟兄姊妹愛心的代禱下,我們憑著信心帶回三位姊姊。 姊姊回到家中後情況並沒有好轉:四姊躲到床底下不肯出來;三姊白天關在房裡,到了晚上自己會煮一鍋飯然後一人把飯吃光;大姊則會無來由地跌倒躺在地上,當時還要幫大姊戴安全帽,讓她不致於全身都是傷。魔鬼的工作相當明顯,全家的信仰也差點崩潰了;但感謝神,有神的帶領及弟兄姊妹的愛心代禱。 之後新竹教會決定讓三位姊姊住在教會裡,並且弟兄姊妹相當有愛心地都到教會為姊姊們禱告。神藉著姊姊的病情讓我們認識神、對神的體驗很多。 就這樣憑著信心倚靠神、沒有靠藥物的情形下,約二、三年的時間,姊姊的情況明顯地好轉,到後來偶爾才會發病,並像小孩一樣慢慢地學習和我們一起禱告。感謝神!在姊姊接受洗禮後情況就更好了!當一切正常了,透過教會的介紹,三姊嫁到竹東,四姊嫁到嘉義,而大姊之後是蒙主恩召,大哥也回到家中。 信主是有平安的!神讓受了很多苦的大姊先歇息。但對大姊蒙主恩召一事,起先我們無法理解,後來才知道這一切都有神美好的旨意;神透過我的孩子作異夢來安慰我們。大姊生前因發病曾跳樓二次,所以走路一跛一跛的,也曾用菜刀切掉了一根手指;但孩子說:「看見大姑姑在天國和天使在玩,而且大姑姑很漂亮,像嬰兒一樣,腳沒有跛、手也沒有少一跟指頭。」讓我們得到很大的安慰。 《聖經》記載,受苦!是對我們有益的。對我而言,年少負軛也是生命中的經歷。後來全家都信主了;我也在教會同靈的介紹下結婚了!這一切都要感謝神,若不是神的帶領,誰敢嫁娶我們家的人呢?! 以上是我信主的過程,以及手足生病的過程,下文繼續敘述在我家庭中的見證。 因為工作關係,我來到台北縣三重市,在這裡結婚生子,育有一女一男。1991年我帶著3歲的女兒回新竹探望父母,大人們泡茶聊著事情。大約下午2點,我打算北上回家,隨即上樓找孩子,卻找不到女兒也找不到三姊的3歲女兒。鄉下地方很大,心中緊張地四處尋找,約二十多分鐘了還是找不到,後來在一條小路上發現兩雙小孩的拖鞋,那是到屋後菜園的路,就趕緊往菜園去尋找,沿路一直喊著兩名孩子的名字。 往菜園的路上會經過兩個池塘,一個池塘比較髒,常有人丟垃圾,加上池子的上游有人養豬排出廢水,可說是豬屎坑。當時經過那池子沒在意,也沒多想,看到大哥在菜園除草,隨即問大哥是否有看到小孩,大哥說:「剛剛她們有來這裡,但我沒注意跑去哪裡了!」我轉身要繼續尋找時,突然看到池裡有件熟悉的紫色衣服,仔細一看,發現兩名孩子在小池塘裡,我的女兒臉是朝上,姪女的臉是朝下,並且似乎已經泡很久,浮在水面上了。看到如此景象,腦袋一片空白差點昏厥,心中很自責地無法接受事實……,默想「哈利路亞」不斷地呼求神,並趕緊叫在菜園裡的哥哥來幫忙。 孩子的嘴唇發白、沒有氣息了,趕緊抱回家中,家人看到驚訝萬分,隨即跪下禱告。禱告聲很大,引起鄰居好奇地在窗口觀看。禱告完打電話叫救護車,透過電話,醫療人員告訴我們:先幫孩子做人工呼吸,搶救時間。我和姊姊一人一個幫孩子做人工呼吸,孩子的肚子微脹,一壓出來的都是黑色的髒水,二姊還因被髒水嗆到,肚子痛了好多天。我們又跪下來禱告,約過了五-六分鐘後,發現孩子的心跳恢復!看到兩孩子嘴唇微動的情形,讓我們倚靠神的心更加堅定,更加迫切地禱告求神憐憫看顧。 救護車原本送往附近的醫院,可是醫院不敢收,遂趕緊轉送新竹縣立醫院急救。急救之後我將情形告訴醫生,醫生覺得不可思議,孩子浮起來了怎麼還活著?醫生認為我們相當幸運,但是要我們不要高興得太早,因為跌到池裡的時間太久了,情形很危險,要我們接受有四個遺憾的可能:一般成人溺水約六-十分鐘就會造成腦部缺氧,導致成為植物人或白痴;水已進到肺部裡變成二度溺水,非常危險,而且水池的水很髒,所以更危險;另外就是肺下塌,進到肺部的水太多導致肺部下塌;最後,有可能造成腦水腫。 聽到這樣的消息,瞬間感覺有顆大石頭壓在心裡,馬上打電話請教會弟兄姊妹幫助代禱。神的大能真是奇妙的,祂要救一個生命便會救到完全!我和太太一直陪在昏迷的女兒旁邊,約在下午5、6點時,突然聽到孩子在哭,雖然微弱,但愈哭愈大聲,又聽到女兒說:「爸爸,我要尿尿!」聽到這句話精神為之一震,趕緊找醫生和護士,醫生看了覺得不可思議,直說我們很有福氣。感謝神!女兒清醒過來,姪女的復原情形也是如此。我們在醫院住了三天半的時間,因為肺部有感染,孩子有發燒的情況,但靠著禱告讓我們更加倚靠神,神也讓孩子慢慢地恢復了。 在快出院時,有好幾位醫生都來看我們,因為我們的事已在醫院造成轟動。當中有位醫生告訴我,幾天前有位年輕人在溪邊溺水,被人攙扶到醫院就醫,年輕人到醫院時是清醒的,但是因為二度溺水,十二小時之後就過世了。這樣的情形讓我作了對照,髒水與溪水、昏迷就醫與清醒就醫、有神與無神……,真是以前風聞有神,現在親身體驗神的恩典! 女兒楊倚加現在已經高三、17歲了,想到此,滿心地感謝神!

◎撰文/喜樂採訪。Roger整理 ◎期數:363期 ◎2007.1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