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2005年7月26日,因工作關係,我得參加縣政府所舉辦的幼教研習課程,便將四名兒女帶到姊姊家,託兩位姪女(高中生)照顧。

當天的課程結束後,我回到姊姊的住處,那時已近傍晚5點多了,剛好二姊和二姊夫(那時二姊夫尚在慕道中)也下班回到家裡。大夥兒晚餐過後即在客廳裡聊天,我提到晚上7點時和牙醫約好要檢查牙齒,姊姊便說:「那好呀!妳看完牙齒後,我們就去參加竹東教會的晚間聚會吧!」

於是大夥兒開始準備出門,這時二姊夫已先至樓下等待,時鐘顯示是6點40分。下樓後,還要走一段路程、跨越大馬路,才會到車子停放的地點。 到樓下後,小兒子立軍就用跑的跑出大門,我雖然想牽著他的手,但已經來不及,見他跑到他二姨丈那裡,才讓我放了心。抱著未滿2歲的小女兒與身旁就讀小學的兩名孩子,身後跟著二姊及姪女們,過馬路到對面的停車處。 在我將後車門打開時,小兒子和二姊夫還在對面,正朝著我們的方向過來,突然從背後傳來「砰」一聲,使我有股不詳的感覺,果然,一輛停下來的轎車車旁,倒在那兒的,就是我可愛的兒子立軍! 急忙將三名孩子留給姪女們幫忙照顧,對著馬路奔去,並喊著:「哈利路亞,哈利路亞,主啊!救救這孩子吧!」這時腦海裡浮現的都是這孩子在教會裡對神的服事,那是如此天真、聽話、喜歡參加兒童聚會又愛唱詩的小朋友呀!因為他有顆愛主的心,每當參加兒童詩班時,總是給人們看出唱詩表情、歌聲是那麼的有精神、有活力啊! 可是現在小兒子倒在地上,沒有任何動靜,在一旁的人也都看傻了眼。我內心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倚靠全能的救主才能拯救他,因為經上記著:「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卻能。」(路十八27)

姊姊和姪女們也都上前來,同聲為這孩子禱告,一直喊著「哈利路亞,哈利路亞」。我將要抱孩子到懷裡時,立軍自己就醒過來了,看到兒子臉上的鮮血不斷流下,哭喊著說:「媽媽……媽媽……」我趕緊將他抱住。兒子受到這麼大的撞擊,臉頰都扁了,歪斜了,下巴有兩處大傷口,一直流著血。我向神祈求著:「主啊,救救這孩子!」深怕他就這樣子離我而去,又喊著:「哈利路亞,主啊,可憐這孩子,受了嚴重的傷害,情願是我來替他受啊!」 我的心,也像是受到重擊一樣正滴著血,但在兒子面前,我強忍著悲痛,將一切都交託在主手中,不斷地安撫懷中的他:「立軍,要倚靠真神,因為耶穌愛你,祂必會看顧你的。」這時兒子臉上充滿著信心,也和我們一起祈求主。之後,我跟姊夫說:「我們趕快送他去醫院急救。」便急忙開車前往附近的竹東醫院。孩子臉上及口裡不斷有血流出來,像是未關緊的小水龍頭似的,我身上所穿的衣服都沾滿了血跡。 到達急診室門口,抱著兒子快跑地請求醫護人員幫忙,其實那時候的我已經筋疲力盡了,所存的,只有抱孩子的力氣罷了。隨後醫護人員為兒子做緊急處理,請我到外面等候,我摸著口袋僅有的零錢,打公用電話通知在桃園龍潭上班的先生,也聯絡了家人。先生在聽到消息後,隨即往醫院出發。 等待的心情是非常焦急的!不久,四姊夫聽到消息前來醫院了解狀況,並告訴我,晚上他要到竹東教會領會(四姊夫雖屬竹東教會,但那時是借調五峰教會的負責人),安慰我不要怕,要倚靠神,晚間聚會結束後,會將這事放在心上,向信徒宣布為這事代禱。當下我感受到主給我很大的安慰,感謝主。 過了半小時後,先生從龍潭趕到了醫院,我們深知要將這一切都交託給主。隨著時間分秒地過去,醫生從急診檢查間走了出來,建議我們轉往大醫院,因此我們夫妻倆便與護理人員乘坐救護車前往林口長庚醫院。途中,我們倆不斷地安慰兒子說:「若身體疼痛受不了的時候,要說出『哈利路亞』,並倚靠真神。」雖然前往醫院要藉著醫療人員的協助,但我們知道誰才是全能的醫生,就是主耶穌基督,只有祂才能醫治我們所愛的兒子──立軍! 在林口長庚醫院做了全身電腦斷層掃描,孩子做完檢查後一直有噁心、嘔吐的症狀,且吐出來的液體還摻雜著血。等了數分鐘後,醫生將檢查的結果告訴我們,他說,兒子的顏面受到重大的撞擊,導致顏面多處粉碎性骨折,右小腿也骨折,臉上有兩道大傷口,並有輕微的腦震盪現象(意外發生時曾短暫地失去意識),住院觀察三天後,若無任何異狀,才允許動整形顱顏外科手術及骨科手術。 在住院治療期間,我們不斷地向神禱告祈求,同時也有許多弟兄姊妹、傳道、親友們前來關心、探望,那段日子雖然很辛苦,但是非常感謝所有同靈及親友們都將這事放在心上代禱。從治療到康復期間,兒子的狀況在醫生眼中看來,是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康復的,但因神的大愛憐憫、保守眷顧,在短期間內就康復了。 現在,兒子的身體狀況和以往一樣,又恢復那活潑、天真的活力了。 此外,2006年9月義興教會的靈恩會期間,二姊夫也受洗歸入主的名下,感謝主!願將這一切的榮耀、尊貴都歸給天上的父神,阿們。

◎撰文/義興教會 李別清 ◎期數:363期 ◎2007.1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