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主的過程
19 歲那年,第一次來到真耶穌教會,我不知真耶穌教會是用靈言禱告,來到台北雙連教會聽到弟兄姊妹的禱告聲,嚇到魂魄四散,從此不敢再踏入真耶穌教會。23年後,移民至加拿大,主耶穌卻沒忘記我們一家。

有一天,忽然尿道發炎,滴血如刀割,很痛苦。就診兩個月了卻找不出病因,後來去專科門診,醫生說我的腎爛了,必須開刀割除左邊的腎,不然會常常出血或排血清,但我堅持自己的原則,選擇保留。

如此斷斷續續地拖了很長的時間,每天愁眉苦臉的,不知所措。在這段日子裡,剛好台北教會黃長老的女兒打電話來,我便將病情告訴她,那時她在美國聖地牙哥的祈禱所,自此該祈禱所每星期就為我唱名代禱。 後來,病情得到了控制,黃姊妹也教我奉主耶穌的聖名禱告,並告知我耶穌就是眾人的父,一主一信一洗。我覺得很奇怪,其他教會是奉父、子、聖靈的洗禮,是三位一體,真耶穌教會只是一位耶穌就可以效果那麼大、差別那麼大了?她又告訴我真耶穌教會有真理、聖靈,是獨一無二的得救門路,是神唯一同在的教會。我就順口說:「若是唯一得救的門路,我就暫且來真耶穌教會吧。」 聖地牙哥祈禱所將我的事情轉達給美國園林教會:「我們有一位慕道者在卡加利,當地目前無教會又沒有同靈在那邊居住,怎麼辦呢?」後來園林教會找到愛明頓祈禱所,請那邊的同靈來關心我。愛明頓祈禱所與卡加利距離遙遠,開車約四小時多,因此愛明頓的同靈也難以來關心我,何況冬天時風雪交織、路滑,實在寸步難行。過了一年多,神差遣香港教會楊兆華弟兄一家來卡加利,愛明頓的同靈便委託楊兆華弟兄一家來關心我。 楊弟兄的太太──葉美玲姊妹邀請我到他們家,將真耶穌教會五大教義及得救的道理一一的述說清楚。我慕道幾次還是很不習慣,尤其是靈言禱告的聲音,便向美玲說:「若能接受靈言,我再來慕道。」 我請他們替我禱告,讓我能接受靈言的聲音,並多次表明不再來了。美玲將我的事情轉告愛明頓祈禱所,過了幾個月,有長執來卡加利探訪,美玲於電話中邀我吃午餐,也再次請我到她家聚會。這成了我接觸真耶穌教會以來最感動的一次,也是來了數次中從來沒有遇到的情形,自己也轉變了立場來慕道。神的靈不斷地感動我,使我對道理更加明瞭,也讓我無法抗拒來慕道,這道理實在是無價之寶,實在太吸引我了,讓我不斷地追求靈裡的奧祕。 主啊!祢的愛實在太偉大,讓我這愚昧無知的罪人實在太羞愧了。

神所賜一件聖潔的白衣

從小到現在完全不明白得救的道理,一直以為口裡承認、心裡相信必可以得救。若不是神的大愛感動、帶領我,到現在我還被矇在鼓裡。主啊!我一定要來追隨祢! 我向美玲請求欲接受赦罪的洗禮。加拿大的9月已是冬天下雪季節,11、12月的河水則已結成厚厚的冰塊,若要洗禮,就得破冰,因此除非是特別的情況,否則教會很難給信徒施洗。美玲勸我等到明年夏天再受洗,可是一股火熱的心不斷地催逼我,有說不出的喜悅,多麼期望此刻已成為神的兒女。神明白我的心,便以異象安慰我。 我看到所穿的衣服忽然變成潔白的白衣,很漂亮、很聖潔,但我不明白得了這件新衣的用意,後來查考《以弗所書》才明瞭:「你們聽過祂的道,領了祂的教,學了祂的真理,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漸漸變壞的;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1-24)。神替我穿上這件新衣,勉勵、堅固我的信心,我很珍惜這福分,也很勤快地聚會,等待受洗的日子來臨。 12月中旬的一次聚會完後,大概是傍晚6點左右,與先生商量晚餐去試試別家餐館的料理,因不熟悉路況,我們找來找去迷失了方向,後來藉由地圖的指示才能前進。那家餐館必須經過墓地,那裡好幽暗,令自己的情緒心亂如麻,並且悲傷起來。 一路上淚往肚裡吞,整個人的情緒跌入谷底,無法自拔。先生問我怎麼了,我沒回答,兒子就跟爸爸聊天,聊到餐館。坐在餐館裡,先生問我要吃什麼?我沒出聲,他又問我是不是不喜歡這間餐館?我搖頭說:「你們點什麼菜,我是無所謂的。」菜來了,我也不吃。他再問我是不是不喜歡所點的菜?我回說不是。後來他看我不吃東西,又不是不喜歡菜色,覺得我今天怎麼怪怪的?便又出聲說:「等我們用完餐,我載妳到別家餐館吃,好嗎?」我回說不要,之後就一路沉默直到回家。 一回到家我便坐在沙發上哭泣起來。先生問我到底是什麼事?我說:「我心裡憂傷欲絕,幾乎要死。我要獨自去一個地方冷靜一下。」又跟先生和小孩說:「以後不要理我了,我也不要去慕道、聽道理了,這個世界對我而言,沒有值得留戀的,我不再信耶穌了。」先生愈聽愈怪,即刻打電話給黃長老的女兒,將所發生的事向她說明。黃姊妹便向當時駐牧園林教會的梁傳道詢問。梁傳道對黃姊妹說:「這是邪靈的工作。 妳要教慕道者的家人,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趕撒但。若看慕道者的眼露凶光又無神,那表示她已經受邪靈附身了,教會弟兄姊妹要禁食禱告,這種鬼不禁食禱告是趕不出去的。」先生就照黃姊妹的教導,奉主耶穌的聖名叫撒但出去。可是我一聽到耶穌基督的聖名,內心不斷地掙扎,很辛苦,又想嘔吐,腸胃不斷抽筋、絞痛,屈身成團,很難挺直。先生看我這樣子,就不敢再奉主耶穌聖名趕撒但了。我也告訴他:「我不要再聽耶穌基督這名字,以後不要再提,好嗎?」 這段時間,我的喉嚨被封住了,滴水難入,口乾想喝些水,水卻變成魚腥味的味道很難聞,更不用說吃飯,整個人氣若游絲,軟綿綿的,先生照顧我更是筋疲力盡。最後,他想送我去精神醫院治療。教會弟兄姊妹每天打來好多電話,但在每個人打電話來以前,我就已經知道是誰打來的,便告訴先生:「他們是信耶穌的,我很討厭,我不聽他們的電話。」 為此,同靈們更加焦急,一直斷斷續續地打電話問我的近況,得知我連續幾天都沒有改善,而且情況更糟,實在令人擔心。每晚8點,我的腸胃便會絞痛,比死還難受。當我照鏡子時,看到下面的門牙長得長長的,面孔忽然變成這樣,醜得像醜皮瓜,實在太醜陋了,因此我不敢面對人,怕大家被我嚇到。 有一日,卡加利的楊弟兄一家人與剛受洗的二位同靈,想要來探訪我。先生雖然對他們說我不想見任何人,可是他們還是來了,並說我看上去消瘦了一些。同靈們鼓勵我、安慰我,問我要不要喝些水或吃些東西?我說不要。他們就說:「不如大家一起禱告。」那時我忽然想到好多天沒有跟耶穌親近了,便答應一起跪下來禱告。禱告完,忽然一陣黑雲出去,我便開始想喝些水,肚子也開始餓了,想要拿些東西吃。弟兄姊妹看到此狀況,興高采烈地歌頌神的作為。他們問我:「妳先生想要送妳去精神醫院治療,妳是否接受?」 我說:「我沒有病,我覺得身上有股力量控制我,使我動彈不得,我知道我必須靠主得勝,可是我本身無力走出來,你們替我禱告吧!」隔天下午美玲就打電話來關心說:「妳怎麼樣呢?」但我又回復老樣子,開始罵她:「我不想聽妳的電話,妳很討厭,常常打電話來干擾我,以後不要再打電話來了。」美玲就奉主耶穌基督聖名趕撒但,我一聽,火冒三丈,並將電話用力掛斷。她又再打來,我知道是她,就不再接電話。 後來,美玲將我的事情請美國、加拿大各地的教會替我代禱。先生以為可以用人意解決,可是一點辦法也不能,看到我每晚8點都被鬼捉弄,他也一籌莫展,不知如何處理。忽然,他靈機一動:「不如帶我前往美國!」但沒想到,美國來回加拿大的飛機班班客滿。園林教會與祈禱所就宣布,請每位同靈都為這件事迫切禱告。 無所不能的真神,看到弟兄姊妹為慕道者的用心,神就動工,剛好有兩個位置騰出來,航空公司便打電話來叫我們去劃位,並且出發那天的隔日就是靈恩會了。我們到了加州機場,租了一部車,自己開車到園林教會,教會負責人見到我們,便要帶我們夫婦去餐館用餐,我們不好意思領情,拒絕了,教會仍然愛心地準備了一盤水果放入我們的房間。 那晚,是安息日的開始,各地同靈知道我們來了,有的自動打招呼、問候,讓我們夫婦覺得非常溫馨,更有的同靈從密西西比開了一天多的車程前來,不辭勞苦地奉獻時間、精神,就是要來為主作見證,希望我們夫婦能聽到這福音。這對夫妻很有心,他們在密西西比大學教書,他們的大女兒骨髓功能失調,無法造血,醫生診斷是嚴重的「血癌」,最多只能活三個月,後來得神醫治恢復健康,已受洗歸入主名下,目前繼續大學的課程。 看到園林教會同靈的用心,盡心盡力地為慕道者無怨無悔的付出,實在令人感動。有些同靈下班後已疲累了,又要聚集在教會同心合意為搶救人的靈魂默默付出一切,甚至禁食禱告,祈求神垂聽,使病人身上的疾病蒙神憐憫醫治,這種愛實在令我太感動了。我在教會用了晚餐,又參加聚會,晚上住在樓上的傳道房。負責人很有愛心地說:「若有需要,可下樓找他們。」 凌晨2、3點的時候,我的情緒被攪亂得很不安寧,可是感謝神,腸胃這次沒有絞痛了。平常每晚8點一到,我就會慘叫,但當晚只是氣若游絲地哀聲痛苦、流淚。後來,我推醒先生告訴他我很不舒服,他問我能不能忍耐到天亮?我說:「我快要斷氣啦!」 我的臉色變得很蒼白,他看到我的情形不對,也被嚇到了,倉促地走到傳道的房間,緊急敲門。傳道跟負責人來替我禱告,按手在我頭上趕鬼,第一次未能趕出去,第二次再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趕撒但,趕出去了也快天亮了。傳道向同靈述說昨晚所遭遇的事情,並提醒信徒要儆醒禱告,不要以為神垂聽了你們的禱告就放鬆,這場靈戰要有耐心堅持下去才能得勝。 早禱會是6點開始,有人來敲門說:「傳道請你們到會堂禱告。」我說:「我要睡覺,等一會兒再下去。」來人回說:「傳道說不行!」我只好勉強起來。早禱會結束後,傳道吩咐我不可吃東西,我便答應他。聚會散會後,傳道又跟我說:「等一會兒,特別的禱告開始,妳要來前面接受按手禱告。」在這禱告會上,傳道解釋邪靈的問題,並鼓勵我要追求聖靈。禱告開始,我便到前面接受傳道按手禱告。我覺得有股力量使我很不舒服,想嘔吐,就用兩手撥開傳道的手,不讓他按手在我頭上,然後告訴傳道:「我不禱告了。」 傳道回說:「不行,妳要堅持下去才能得勝。」我只好勉強答應。第二次禱告開始,我聽到傳道用靈言斥責魔鬼,叫撒但出去,但傳道斥責的聲音漸漸減弱,我開始害怕,真神是否賜我這權柄趕出邪靈。傳道告訴我,他從來趕鬼很容易,只要靠著耶穌基督的聖名,萬事都能,怎麼這次這麼難?而且又是慕道者,到底神的旨意是如何?他喘著氣說:「妳自己要加強盡力及悔改自己的罪。」我點了頭,禱告祈求神。傳道和同靈們同心合意的禱告,那團結禱告的聲音,真如雷轟般震撼,使人聽了害怕,想鑽入地洞躲避。 主啊!今日祢在《聖經》中教導我們要尋求祢,盡心盡性尋求祢,就會尋見,也教導我們,日後遭遇一切患難的時候,要我們進到祢面前,聽從祢的訓誨。祢是大有憐憫慈愛的阿爸父,應許不撇下我們,不使我們遭到滅絕,也不忘記我們這屬靈的以色列民,更將這約永遠向我們世代的列族所立。我知道祢送給我的一件白衣的意思,我也很珍惜它。祢也告訴所有的世人,在主裡面是新造的人,我實在感謝祢的揀選! 忽然間,由我口裡吐出很難聞的白沫,絞痛也停止了。傳道說:「劉姊妹,妳得聖靈了,妳感覺到舌頭跳動嗎?」我說:「有感覺到!」傳道便宣布我得到聖靈了。弟兄姊妹開心的流淚,感謝神的恩典!這個汗沒有白流,而神也在這次賜下聖靈的憑據來讓弟兄姊妹明白,在這場靈戰中祂親自顯出祂的權柄!這場靈戰終於結束了,大家鬆了一口氣,我也報名了這次的洗禮,另有七位來自不同國家的同靈也一起受洗。

神的寶血

隔天早上,我們幾個人跟著教會長執、傳道一起坐巴士前往海邊洗禮場地。洗禮前眾人一同閉目禱告,我看見海裡一片血紅,當時心裡想,若真是血的話,我要睜開眼睛證實一下。可是我的眼睛跟眼皮卻黏住了,無法睜開。 第一位受洗的是阿根廷的小弟弟,他準備下到海邊受洗,走到半路便哭泣起來,一直喊叫著:「血!海裡有血,很多很多血。」他不敢下去接受洗禮,就跑回原處,經過傳道、信徒的解釋、勉勵下,終於受洗。 接著輪到我受洗,想到剛才大海的顏色變成血海,我被主的血大大的感動。主被釘在十字架上,為了要拯救我們,犧牲寶貴的生命,為世人而死,用寶血親自完成十字架的救恩,主的寶血護庇我們,換來世人免下地獄的苦刑,更用寶血洗淨我們的罪孽,主啊!祢是完完全全的犧牲自己了。主啊!我要用什麼來償還祢的大愛呢? 第三位是上海來的學生,同樣也看見寶血。這次洗禮共有三位見證看見洗禮上有主的寶血顯現。受洗完之後,隔天我們要搭機飛回加拿大,臨走之前,黃姊妹勉勵我說:「妳現在有了聖靈,鬼見到妳就怕妳了。『聖靈』是醫病趕鬼的能力,以後有了這寶貴的武器,要記住喔!」

神的權柄

我們回到家,將近10點左右,整理一下,也11點多了。正當我們要躺下來睡覺的那一刻,忽然間,房間的門被人打開,我便出聲問:「是誰?」一陣風將門又自動關上了。我反覆思想,不能掉以輕心,要謹慎。後來撒但更變本加厲地直接顯現在我的面前。我知道我是神的兒女,不再受牠的轄制,想到「哈利路亞」這句帶有權柄的話,就斥責魔鬼。便趕出撒但了。 剛受洗時,對道理的認識不是很深入,只有時聽些詩歌集,看看《聖經》、閱讀《聖靈》月刊。有一天晚上禱告中受到撒但的攻擊,我不斷地呼求:「哈利路亞、哈利路亞……主啊!救我。」汗滴如水,全身衣襟溼透,差點撒尿。可是撒但還是不走,並且來了好多隻鬼,要掐我的脖子,想要整死我。在緊急時刻,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有一個很大的圓圈圍住我,使魔鬼傷不了我。 此時有大光照射下來,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一股火熱的力量,從頭流到腳,我得了這股力量壯膽,就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起來趕撒但。我聽見四面八方逃竄的聲音,玻璃窗戶發出「碰!碰!碰!」的響聲。我們家有裝置防盜警報系統,也被這群鬼撞得警鈴大響起來。後來,我將這事告訴園林教會彭執事,請他為我禱告,我自己也更加強靈修。

神按手的祝福

過了一段時間,我請教同靈如何解決撒但攻擊的困擾。他們建議我,最好的辦法就是參與聖經講習會,因為《聖經》是神的話語,就是力量的源頭,能夠在生命的道路上得著指示,在我面前有滿足的喜樂,一生一世中有永遠的福樂。 我知道若要真正得到「福樂」,就必要在《聖經》上不斷地研習,能夠住在神的殿中是何等美、何等善啊!我查了聖經講習會的日期就報名參加,放下先生和兒子,獨自前往美國園林教會。 這段時間裡,感覺神的道理很深奧,我聽不懂,可是我還是很努力地去學習,感謝主的恩典,受益良多。 看人心的神也了解人的需要。在講習會的禱告中,我看見一位穿白袍的人,束著金色腰帶,衣上那條禭子垂到膝蓋,閃爍著,實在太美太美了。看到祂在為一個個同靈按手,祂的頭髮是銀白色,長到肩膀,穿著羅馬鞋,腳的皮膚粉紅色如嬰兒的膚色。 祂正在為左邊第二、三位同靈按手時,我想看祂,可是,頭好像被幾十公斤的重量壓住,無法抬起來。我便斜眼偷看,卻無論怎樣也無法看到祂的臉。後來有個聲音說:「妳好好專心的禱告喔!我也知道妳的需要!」看到了主,我滿心的喜樂,直到鈴聲響起,才依依不捨地結束與主相見的時刻。 在經歷了這場靈戰的痛苦後,讓我更加懂得倚靠神,也更加珍惜能成為神兒女的福分,主恩浩大,今將身心獻上作主器皿,期能蒙主悅納、報答主恩,更願一切榮耀都歸主的聖名,阿們。

◎撰文/香港教會 劉雪芬 ◎期數:363期 ◎2007.1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