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小弟林俊雄,屬花蓮縣銅光教會。感謝主,能分享主在我身上所顯明的奇妙作為,親自品嚐主恩美善的滋味。
1991年小弟18歲時,因著大姊受洗歸入真耶穌教會而接觸到福音,但初期對教會有所疑惑,且對禱告有所恐懼。

爾後不久,我結婚了,內人便同我一起慕道。那時我尚在軍中服役,較不熱心慕道,反倒是內人較用心聚會,渴慕真理,以至內人先相信而受洗歸入真教會。 

感謝主,因著內人受洗,使我的信仰態度及觀念有了很大的改變,一方面觀察到信徒間能以愛心彼此代求、彼此幫助,若遇到困難,懂得以信心來禱告交託,這一切,讓我感受信主的人真是美好! 直到2001年退伍後,從事隧道工程的工作,也持續地慕道。慈愛的主恩待我及家人,一切平安,凡事順利,遂在2003年9月27日受洗歸入主名下,成為真耶穌教會的信徒。

歷經死蔭幽谷

時序回到2003年12月18日,那時在隧道裡,已持續工作十四個小時,當日感覺工作狀況不是很正常,機器時時出問題。 意外發生時,我人在平台上面綁鋼絲網,左邊是二哥(林宏仁弟兄),右邊是一位未信主的同事。就在一瞬間,鋼絲網包著石塊,整面好像一片天空似的,迅速及重重地壓在我身上,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全身痛到無法呼吸,真是言語無法形容的切身之痛。 或許是過於疼痛,意識陷入昏沉,感覺周圍變得很安靜……,疼痛的感覺也就沒有了,似乎這世界只有我一個人!全身輕飄飄的,不知身在何處?這時湧起了一個念頭:是否這就是人生命的盡頭?很不甘心!很不解! 不知過了多久,身邊飄來一團小小的雲霧,圍繞在我身邊,好似正督促、提醒著我唸出「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很奇妙地,本來徘徊在身邊的雲霧,就直接進入身體似的,感覺很舒服。這時候,耳朵有了些反應,聽到些聲音,是身邊很多人禱告的聲音,之後,也清楚地聽到二哥哭著說:「阿邦,你太太及孩子還在家裡等著你,你這樣走,要怎樣向他們交待呢?」 同個時間,呼吸恢復正常,但疼痛的感覺也隨之回來了。當身邊的人聽到我喊痛,就非常高興,直認為我「活過來了」,四姊夫(李茂蓮弟兄)趕緊叫我試著動一動身體,我左手正常,但右手應是骨折,不能動,腰部很痛,無法移動,左腳也應是骨折,無法動彈,但右腳正常。初步檢查身體後,大家繼續禱告,並等待車台來載送。從意外現場抬到車台,直到豎井上面,一路凹凸不平,再轉送到台北耕莘醫院,都藉著禱告,將疼痛交託主。 在醫院接受治療二十餘天,除了身體的疼痛外,因當時心裡很沉重,魔鬼藉此常常騷擾,心裡很不平安,然而,感謝主的憐憫,有教會信徒、長執、負責人及各教會(銅門、銅光、台北……等)的關心代禱,與內人及家人的照顧和禱告,親身體驗主愛的承擔(太十一28-29),心靈上得到很大的安慰和堅固。

主的恩待

2004年元月中旬,有主的幫助醫治,身體上的傷痛恢復很快,就在醫師認可下,出院回到花蓮的家休養,原本擔心身體是否從此癱瘓、不能動彈,然而在主的眷顧下,掃除了這些憂慮。 回到家後,由於無法與公司聯絡,我開始緊張且生發埋怨之心。緊張家裡即將沒有工作收入,生活將陷入苦境,失去安全感,一方面又抱怨,為什麼會受傷,造成這樣的情況,一時的無助、委曲湧上心頭,不知如何面對,尤其看到內人無怨無悔的照顧,更加的自責,心裡如刀割般的痛,這些問題,自己找不到答案和紓解,因此,這段時間信心很軟弱,信仰也很冷淡。 感謝主,知道我們的苦情,了解我們的需要(太六31-34),2004年3月時,公司派人到家裡協調傷後生活補助的事,解決了休養期間生活沒著落的困境。信仰上,也有駐牧傳道韋詠恩傳道常常以《聖經》勉勵我,說:「受傷,不是你的錯,也不是哪一個人的錯,乃是主要在你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參:約九1-3),經過一番省思後,如撥雲見日般,心情開朗起來,也不再抱怨了!

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有時,獨自佇立在山上的工寮,休養復健直到如今,身體上、心靈上幾經轉折,看著神所造的山林,心中感念,一切幫助都是從神而來(詩一二一1-2)。從躺在病床,到坐在輪椅,再到能夠站立走路,主耶穌長闊高深的愛,活活呈現在我身上。當然,各教會同靈不斷地到家裡的關心禱告、勉勵、打氣,除了感謝,還是感謝,祈求主記念大家的愛心。 這生命中的一段經歷,教我學會時刻親近、交託主,懂得接納,不再計較人生的得與失;因著主耶穌,生命有了目標與盼望,不再為過去而失望、掉眼淚了。願一切榮耀、尊貴歸於主耶穌基督聖名,阿們!

◎撰文/銅光教會林俊雄 ◎期數:364期 ◎2008.0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