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財仁,生於1956年,從小在主裏長大,任職於航空公司,生活平順。1993年因長期胃痛,被醫生診斷出是惡性的胃淋巴腫瘤,而被切除掉五分之四的胃。

 

1996年移民加拿大,兩年後在加拿大惡性腫瘤又復發,開始一段身心受操練、煎熬的日子。


陳財仁回憶:「當時胃部常覺不適,食慾奇差,吃完東西又常吐,因此我就帶著舊病歷至醫院檢查,但醫生卻認為可能是新移民適應新環境、生活,引發壓力所引起。」

 

 

然而隨著體重一直下降,病情未見轉緩,陳財仁毅然要求醫生檢查。結果一照胃鏡,醫生嚇了一跳,馬上安排陳財仁住院,因惡性腫瘤已塞滿整個胃部。當時他人已很虛弱,經常吐血,幾乎處於半昏迷狀態,人也瘦到四十幾公斤。

 

多倫多教會同靈去醫院探視陳財仁時,看到他瘦得皮包骨,都忍不住哭泣,並為他禁食禱告。

醫生本來建議陳財仁不要開刀(因為太虛弱了),直接做化療,其實他的身體狀況已弱到不能做化療,但外科醫生堅持應該開刀,後來就決定順從外科醫生的建議──開刀,因相信醫生的手亦是在神的手中。於是手術就定在兩星期後。

 


但當時陳財仁已常吐血,意識又常處於不清楚狀態,自己甚至沒有把握可活到開刀的時候。

 

 

從禱告來的安慰


在等待手術期間,陳財仁的操練很大,因為很多次他都覺得自己撐不下去了。可是陳財仁身旁的人卻有許多特別的體驗,他們在禱告中,常有特別的感動,就打電話給陳太太,要她不必擔心,陳弟兄一定會好起來!而陳太太也在禱告中體驗到喜樂,心裏沒有重擔,常忍不住告訴女兒:「媽媽不知怎樣,很喜樂!」陳財仁說:「我深信這就是聖靈的奧祕,藉著聖靈,讓受苦的人得到安慰。」

 

還有一天晚上,陳財仁與太太也有一個奇妙的經歷。陳財仁說:「那個晚上,我吐血特別嚴重;就交代遺言,太太因不放心,而留下來陪我。但整晚不敢睡,直到清晨五點,太太突然聽到從我的床位傳來很大的禱告聲,聖靈很充滿,很有力量的樣 子。太太心想,先生都還可以這麼有力地禱告,今晚一定不會有問題,於是就安心睡下,直到早上九點醫生來查房時,才醒來。當太太告訴我這件事時,我相當訝異,因自己並不記得當時有禱告呀!但,無論如何,神藉著禱告安慰了太太。」

 

所以陳財仁對「禱告」也因這場患難,而有特別的體會,他認為:「很多人面臨我這樣的情況,相信都想很專心禱告,全心依賴神。然而人的軟弱卻使心中有百般的爭戰──一方面想交託,一方面又懷疑為何神會讓我碰到這樣的事?說是想依賴神,其實又常有強求的心態。」

 

當然,陳財仁也經歷這種軟弱和爭戰,然而當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全心依賴神時,慢慢地,心就平靜下來了。「當我能以完全平靜的心禱告時,自己的意念就不見了,只單純地說『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很奇妙地,禱告中,平安就自然湧進內心。」

 

就是靠著全然的信,氣若游絲、命在旦夕的陳財仁,終於可撐到手術時。且手術前他相當平靜,很自然地進手術房,「面對重大苦難,生死未卜的關頭,卻能視為平常,這是出於神的能力,也就是真正的神蹟。」陳財仁特別有感悟地說著。

 

 

神藉醫生手施救恩


手術在早上八點準時開始,十點醫生滿頭大汗出來告訴陳太太:「妳先生的腫瘤大到超乎預估,且沾黏到肝臟,若動刀可能會傷到肝,傷到肝,可能死在手術檯上。若不割,縫起來還可以活二至三天。」面對這兩難的抉擇,陳太太想到若是出於神的旨意,也必藉醫生的手彰顯出來,於是就告訴醫生:「盡力就好!其餘的,我們要交託給神!」

 

醫生再度進手術房,卻直到午後兩點仍未出來。陳太太的心終於從堅定到懷疑,甚至焦慮到哭出聲來。直到下午四點多,醫生再度出來時,情緒很好,告訴陳太太:「妳的神救了他!」並畫圖解釋開刀經過,艱難的情形就如同在「森林裏找路」!

 

手術割掉了剩餘五分之一的胃,脾臟也割掉,胰臟和腸子則割掉一部分。感謝神,手術後恢復的情況很好。住院38天,出院後再做六次化療。

 

從此,陳財仁就成為一個沒有胃的人。

 

出院時的陳財仁體重是45公斤,營養師特別交代該如何飲食,而他的家人問營養師會不會長胖一點?她說:「會胖一點,但要恢復到60公斤以上是不太可能的。」

 

然而三個月後,陳財仁胖到62公斤,且食慾很好。回醫院診察時,院方都訝異他體重的增多。

 

從1998年痊癒至今,一切都與常人無異,並不必因沒有胃而吃特別的食物或流質。「這真是神的恩典!」陳財仁感恩地說著。確實,你若有機會與他同桌吃飯,決不相信他是沒胃的人。

 

 

因苦難學習神的律例


苦難,是人最不甘心去碰到的,然而就基督徒言,受苦不是負面的事,誠如聖經所言:「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繝的律例。」(詩一一九71)。是的,因 這場大病,陳財仁對從小就常聽的道理、常看的聖經有了一番更深的體悟。他想起神都能叫死人復活,他的病又算什麼?並深刻體會神賜給人最大的福氣,不是肉體的平安(因人終究會生病、會死亡,這是肉體的限制),而是「平安和永生的盼望」。因世上的財富、名利、地位、健康都不會是永恆,只有神應許的平安和永生的 盼望,才是永恆不變的。

 

「所以,我們在世時,若能把握、抓住這個屬靈的『永恆』,生命的價值和意義會因此彰顯出來,而不再受困於世上早晚會失去的一些好處。」陳財仁語重心長地說出這段話,與仍汲汲於營生的同靈互勉。

 

而真正的平安是來自耶穌基督,也就是祂完成十字架救恩前的應許(約十四27):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
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
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
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

 


陳財仁認為這樣的「平安」,才是值得我們追求的,因為有了這樣的平安,才有能力去面對乖違、橫逆的世事和遭遇。

 

病癒後,有一段日子陳財仁常思考:「真正發生在我身上的神蹟是什麼?是病被醫治了嗎?」結果他認為手術前的平靜、不再有擔心和憂慮、不在乎結果會如何,那種患難中內心充滿主裏的平安,就是神蹟了。

 

「就如保羅和西拉被關在監牢裏,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神蹟,不是鎖鍊鬆開、地大震動、監牢門被打開的那剎那(徒十六26),而是被關在監牢裏,還可唱詩、禱告(徒 十六25)。他們的平安已超越肉體的限制,不管是在監獄裏,或監獄門開了,可逃跑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心靈自由了。獄卒一家就是被這樣的平安,感動、吸引,而全家歸主。」陳財仁補述著。

 

他同時也認為,一些處在苦難中的同靈,能勇敢面對、沒有抱怨,願意順服,心中仍有平安、交託,甚至喜樂,才是更大的神蹟!

 

 

結語

 

 


人生的難處,並不都是身體上的。身體的缺陷,的確會摧毀一些人,但也能逼使許多人成為更有用的人。陳財仁因走過這段生命的死蔭幽谷,人生許多價值觀都改變了。

 

他雖不至像保羅般能視萬物為糞土,但知道有限的生命裏,甚麼才是值得優先擺上的。他把握機會唸神學院,立志成為傳道人,他說:「神其實一直在帶領我們、要抓住我們,只是未經過生命的大慟,人總是以自己的智慧去閃躲!」

 


對於目前的神學生生活,陳財仁感恩地說:「最大的恩典我已得到,其餘的,都是恩上加恩!」

 

 

◎撰文/陳豐美 ◎期數:290期 ◎2001.1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