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專業調音師,調校琴弦,保持生命音調的準確。

精神爽朗的顏傳道娘娓娓道著:「我自覺實在不配得接受那麼多同靈的關心,謝謝他們陪我一路走來……」
「感謝三多、高雄教會的同靈與負責人,遠從高雄來看我;感謝烏龍、五甲(打鐵村)以及開元、永康、台南、東昇、南門教會、南區區負責與負責人、同靈關心探訪,總會同工與各地同靈的代禱……」

 

 

口中一個個名稱,以愛接連成溫暖的羽翼,扥住她的心,繼續與癌症搏鬥。顏傳道娘滿心的感謝,切望從神的紀念冊上傾注福氣給這些充滿愛心的同靈們。 纖弱的傳道娘,戴著漂亮的頭巾,清亮的眼眸閃爍著生命的光芒。醫生宣判病情進入癌症第四期的她,藉著每日的禱告,懇求主:「再給我更多作工的機會!」

 

 

變調的進行曲

 

 

1997年4月,歷經乳癌第二次手術,接受馬偕醫院化療。此時,負責人曾在家訪中勉勵:「或許神的時候到了!」

 

那年9月,順服長執的勉勵,將丈夫獻給神。然外人不知此時一家正陷入經濟危機與病痛的雙重打擊中,分寸之間的擔憂,只能藉著慎重的禱告卸給神。此後,「耶和華以勒」(神必預備)就是一家仰望的根基。幾年來,傳道娘身心平安,生命看來穩定美好。

 

7年後,佳境似乎一夕變天,代禱名單多了傳道娘。筆者腦海掠過那年至顏傳道家訪時傳道娘的身影,禱告中時常紀念她。如今探訪,曾擔心掀起她結痂之痛;然為見證神的恩典,她勇於分享所感。以下是筆者的採訪: 問:

您是如何發現癌症復發?

 


答:
今年元月開始骨頭酸痛、咳嗽,原不以為意,3月4日當天,骨頭再度酸痛,甚至脊椎椎心刺痛,呼吸上氣不接下氣,經急診照X光片,發現胸部出現黑點。主治醫師告知癌細胞轉移,建議切除卵巢,以預防癌細胞擴大。不料手術後,脊椎依然疼痛不已,再經另一位腫瘤科醫師診斷,得知已轉移至骨骼,並惡化為第四期癌症。

 

問:
這當中您做了怎樣的治療?

 

答:
這是第三度復發,得知病情嚴重,返家後痛哭一場,心想:「難道我又要重頭開始?」但該盡的責任不能逃避,因此接受化療、電療,盡了人事,便把生命全然交託主。化療前醫師事先告知抗癌藥物會產生的副作用,在第一次化療後,掉髮、嘔吐、噁心、嘴唇破裂、胸口疼痛、倦怠、虛弱等等症狀全部產生,身體為此痛苦不已。3~8月間,每隔三週做一次化療,此外還有共12次的電療,及局部雷射。感謝主,疼痛感覺漸漸好轉,甚至在第三、第四次化療時,後遺症未曾出現。

 


經歷劇痛時,想起杜主榮長老娘的勉勵:「你要有信心,神必定有給祢的聖工,祂讓祢經歷化療的痛苦,妳才能體會別人化療的痛有多深!」

 

問:
顏傳道初聞此事,必很震驚、難過,您們如何面對如此沉重的事實?轉換過程如何?

 


答:
處事態度用心、個性耿直的他,遭逢此事沒多說什麼,但可感受到他心中的痛。他以聖經勉勵我,軟弱中抓住神的應許:

 


「主雖使人憂愁,還要照祂諸般的慈愛發憐憫。因祂並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憂愁。」(哀三32、33)

 


「我必不致死,仍要存活,並要傳揚耶和華的作為。」(詩一一八17)
簡明瑞傳道也勉勵:

 


「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賽四十一10)

 


人實在很軟弱,我有時樂觀以對,有時因身體虛弱再度陷入悲觀中,必須倚靠聖靈的幫助。但我們相信主必有美好的旨意,因此繼續堅強地與癌症搏鬥,深信仍有未盡的工,留待我們完成。

 


問:
您如何與孩子們討論此事,作心理建設?

 

答:
發病之初,已作好囑咐。而兒子從恩與女兒恩婷都比我堅強,每當他們禱告後,望著滿臉淚痕的我,總不斷加油打氣,或講笑話、或聖經話語、或約伯受苦得福的例子勉勵我。尤其是大姊,代辦繁雜家務,照顧我和孩子,讓我體會到家人的深切溫情。

 

問:
區負責紀雅各傳道提及,曾在探訪後,告知區將暫停顏傳道協助靈恩會的工作,以便於看顧您,您卻婉拒好意,未把丈夫留在身邊,表現出真正的交託。請談談傳道家庭如何以正面的態度接受苦難的操練?

 

 


答:
我們感到神似乎早有預備,一月份傳道調動,顏傳道即從高雄調回台南與永康教會,得以在我發病後即時處理。初返台南,便屢次為我進出醫院,我覺得很虧欠駐牧教會,深怕影響教會聖工,在此感謝同靈們愛裡的包容。

 


癌症復發後,我們夫婦一致認為:或許神要用我們,所以在心志上給予操練,讓我們作做適合的器皿。

傳道家庭一樣會經歷患難,故常以下列經文自勉,學習生命課題:

「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後十二9)

「你若謹守遵行耶和華藉摩西吩咐以色列的律例典章,就得亨通。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代上廿二12)


苦難中,我們求神堅立愛神心志,如大衛所說:

「……今日有誰樂意將自己獻給耶和華呢?」(代上廿九1~5)

 



問:
住院期間,是否對傳道人駐牧教會所帶來的恩典、肢體顧惜的愛心,更加體會?

 

答:
是阿!醫院護士們說:「她如此嬌小,竟然有這麼多人來探訪。」顏傳道駐牧教會的同靈們,遠道而來,真誠的愛心,我深感不配。還有教會同靈、教區、總會的愛心關懷,令我體會傳道家庭確實特別蒙恩。

 

問:
經歷這場病痛,您的事奉觀、價值觀、個性上有何改變?

 

答:
人在生死攸關之際,常思考生命中最重要的價值與意義為何?醒悟作聖工的機會乃是神的賞賜,日後將更加把握;體驗癌症發病的椎心痛楚,較能設身處地為病痛中的人著想,知道他們的需要與感受,日後探訪必有更深入的體會;而病痛也是神給的功課,學習靈修、禱告、信心,看不見前路時,能否仍過著「喜樂之心乃是良藥」的生活,細心察覺神的心意,才能通過信仰生活的考試。


最後,奉勸大家要愛惜身體,因「身體是神的殿」,該休息、用餐時不要逞強。

 

問:
截至七月底止,您已完成六次化療,目前身體狀況如何?是否繼續化療?

 

答:
目前處於恢復期的檢查與評估階段,每兩個星期追蹤檢查一次,身體狀況如何尚未確定,敬請大家繼續關懷代禱。不管檢查報告好壞與否,學習喜樂度日,每多活一天,就是恩典。

 

意外的甘霖

 

傳道娘說,3月份生病期間,正逢長子從恩參加大學學歷測驗,暗自擔心他因母親病情,影響考試成績,也煩惱無法負擔大學註冊費。但天上的神卻賞賜意外的禮物,在第一次基本學測中,他以優異的成績錄取海軍官校。官校校風嚴謹,政府免費栽培,並享有固定補助。這是即時的甘霖,神所賜最美好、最需要的禮物,使我們無後顧之憂,滿心感謝神的賜與。

 

從恩入學後,經常來電報平安,關懷我的病情,讓我得到很大的安慰。

 

不是變調,只是調音 想起顏傳道娘瘦弱身軀,面對未知的明天,仍以勇氣扛負著傳道使命;遠在偏遠東部,5年前罹患血癌的簡正義傳道娘,今年再次復發,正勇敢面對化療;臥病數十年的曾進福傳道娘,癱瘓奪走健康與行動自由。然她們都「未曾喊停」──要求丈夫離開傳道崗位,軟弱的身軀蘊藏堅強的信心,默默支撐傳道事奉。

 


病痛艱難是生命變調,主恩轉離嗎?琴鎚不斷地敲擊琴弦,終將造成琴弦音變;而神是專業調音師,調校琴弦,保持生命音調的準確。

 

筆者思考:如果約瑟重看的僅是苦牢內遙遙無期的自由,如果保羅只悲嘆為信仰被囚的孤寂與鞭打;也許,我們就看不到威榮備極的埃及宰相,讀不到安慰萬人的監獄書信。他們皆因定睛於生命的神,得勝了黑暗。

 

若是,我們著眼於神,專心為傳道一家代求,天上的神必要給我們答案。

 

若是,她們持守忠心,必可安然面對主的賞賜。

 

讓我誠摯地邀請您,紀念「她」與其丈夫、兒女,在孤單的生命調音期──有你為伴!

 

 

◎撰文/墨笛整理 ◎期數:326期 ◎2004.1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