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眼目看顧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愛的人。」(詩卅三18)

那天夜晚,訪問傳道夫婦方結束,雨即傾瀉而下,傳道與長子聰德堅持送筆者返家。豈料途中,雨勢突如千軍萬馬、氣勢磅 ,筆者不禁感謝這家人細膩的愛心,淒厲驟雨雖橫逆眼前,卻不再可怕。

 

 樸實無華的傳道娘,像一部時光機器,帶我進入古道探訪神的作為,有時見溪水潺潺,平靜滑過生命;有時卻激起水舞,清晰在心中留下一聲淺淺嘆息;有時激烈如滔滔巨流,苦痛難當。 筆者問道:您如何走過考驗,經歷信仰的驚濤駭浪?傳道娘說:「就是禱告……。」慈祥的笑容,輕描淡寫地掠過艱難時刻,突顯聖靈幫助所帶來的力量。

 

 

感謝訪談過程中,聰德、聰能兄弟提供筆者寶貴資料,見證母親的身教、言教,如何造就信仰。如聖經所說:「主雖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賽卅20)

傳道娘的故事,猶似提摩太的現代母親版本,提醒你我聚會該有的敬虔,以及莫忘禱告、多多禱告、深入禱告。

 

教養孩童 樹立常規

 

 


年長一些的同靈曾唱過一首兒詩:「當我來到會堂裡,我要輕輕慢慢走,大家不講話,因為這是神的家,我們要來敬拜神,應該安靜阿。」曾幾何時,兒童正逐漸忽略虔敬的規範;黃傳道的家庭,卻是忠實的實踐者。

 


傳道娘實施「鐵的教育」,嚴厲要求聚會態度要虔誠安靜,自年幼訓練,建立信仰規範。每當聚會時,總是用心觀察孩子的聽道精神,嚴加約束。小時候的聰德,有時不知怎地打起了瞌睡,弟弟聰能便轉而向母親報告,在母親眼色中得到充分「授權」後,隨即狠狠地往大哥腿上捏下,提醒、警告一番。

 


教會是神的殿,不容輕忽;追逐跑跳,鐵定受責罰。傳道娘未受高等教育,卻有獨特的屬靈智慧。兒女年幼,用杖責打,對錯分明;青年期,施以講理、責罵方式;長大之後,放寬尺度、適時放手。如此循序漸進,如四季轉換,調整節奏。

 


「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廿二6)

 


「不可不管教孩童;你用杖打他,他必不至於死。你要用杖打他,就可以救他的靈魂免下陰間。」(箴廿三13)

 


傳道娘嚴厲的愛,琢磨璞玉,雕刻器皿,為教會雕琢忠心家僕、重要工人!

 

 

母愛嚴厲 鐵的訓練

 

 


傳道娘經常耳提面命:「你是傳道的兒子!不要讓爸爸蒙羞,不然他該如何站在台前?雖無父親身旁教導,行為仍當謹慎。一定要常常禱告,教會若安排事工,要努力配合。」

 


尊重父親身為傳道人的職分,是四個兒女們銘刻於心的信念。一種深切的使命感,與背負另一種深重的壓力,是年幼的孩子心中的矛盾情結,但聖靈帶領他們經歷自省與調整,成長後得以堅持信仰,傳道娘嚴格的教養方式,打下紮實根基。

 


早期教會乃每晚聚會,傳道娘擔任梅山教會管理員兩年期間,不僅要求子女每天晚上聚會,甚至每天半小時以上、長時間的會前跪禱。小學一、二年級的孩子,難以體會嚴厲背後的涵義,總是雙腿酸痛、視為苦差事。每天上學前的例行性任務,必先打掃會堂,每張椅子、桌子、辦公室……務必乾淨整潔;放學返家再按責任區,逐一整理。

 


她在孩子心中放置聖經法版,當作教鞭;思想神言為道德準繩;勞動養身,學習事奉;深入禱告,與神靈交、建立關係。唯有時間為傳道娘作了明證,等候神的必然蒙恩。

 


「親愛的弟兄啊,你們卻要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裏禱告,保守自己常在神的愛中,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猶20、21)

 

 

驚見蛇窩 感恩不斷

 

 


梅山教會管理會堂期間,有時傳道夫婦偕同出門,探視麻園寮、大南、太草埔、隘寮等區信徒。兒女替代管理員角色,經常巡視會堂。宿舍門前有一片香蕉園,白天的狗吠聲,提示他們香蕉園有狀況,幾次經驗,兒子多次打昏攀爬的無毒小蛇。而夜黑風高,萬籟俱寂時,偶爾傳來狗吠聲,孩子們也「老神在在」,膽量不小。

 


有次靈恩會前,信徒們協力清理柴房(當時信徒經常奉獻木柴),赫然發現龜殼花蛇穴。驚訝中滿心感謝,因黃傳道一家宿舍與柴房僅一門之隔,柴門縫隙甚大,二年期間,傳道夫婦有時外出探訪,個性獨立的兒女們看管會堂,進進出出,毒蛇卻未曾在眼前出現,使他們受到驚嚇。

 

感謝神暗中看顧,未遭受龜殼花攻擊,牠屬出血性毒蛇,會造成皮膚或皮下組織壞死、發燒、嘔吐、抽搐、痙攣,甚至6~48小時內死亡。一家進出柴房,燒柴準備信徒茶水,從不知其內危機重重、險象環生。

 

「耶和華的眼目看顧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愛的人。」(詩卅三18)

 

 

勤儉持家 堅毅不拔

 

 


22歲那年,傳道娘經介紹與黃啟明傳道結婚。婚後丈夫經黃為真執事鼓勵獻身,報名參加神學班。當時報名必須通過幾次審查方得入學,夫婦認為:若審查通過,即為神的旨意。最後神揀選了他,夫婦順服神的帶領。

 

黃傳道進入神學班後,經濟重擔與照顧家人的責任,便落在身為大嫂的傳道娘身上。每天凌晨四、五點,挑著鮮蚵,步行約一小時的路程,從草港尾、九甲村、線西鄉下犁,沿途叫賣,直至中午返家,為公婆、六個小叔與兩個小姑準備中餐。當時一家大小十餘人的家務極為繁重,但她刻苦耐勞,勤儉持家,堅毅不拔的個性,始終一肩扛起,默然承受。

 

傳道駐牧教會,台灣早期通訊設備與運輸工具缺乏,夫妻常以書信往返,又因休假日數少,彼此見面時間短暫,難以兼顧家庭。傳道娘日日像陀螺般疲於奔命,某日看見聰能睡於稻草堆上,及至聰能於廚房滑倒,無法起身,渾身發燙時,不禁錯愕不已,萬般自責。

 

 

病魔纏繞 不明主旨

 

 


3歲的聰能經醫生診治罹患小兒麻痺與日本腦炎,彷如滔滔巨流衝擊,深度重創,痛在娘心。禱告中雖不明白神旨為何,只能全心禱告交託,平撫傷痛。

 


傳道娘並未讓時光停格在悔恨中,聖靈賞賜她智慧與力量,她了解過度保護聰能只會阻擋其成長,喪失堅強獨立、專心靠主的機會。故此,四年後當她擔任梅山教會管理員時,柱著柺杖、7歲的聰能並未享有「殘障者」任何權益,依然與兄妹共同承擔工作,貼心又順服的他猶如會堂裡的小小撒母耳,起灶燒柴生火,為教會同靈準備飲水,為駐牧傳道準備洗澡熱水。

 

聰能回憶3歲那年,住在崙尾會堂對面,某日眼見一隻青蛙躍入低矮古井,一時好奇跟著一躍而下。隨即於水中載浮載沉,聰德流淚尋求救援,幸蒙嬸婆挽救。或許因而感染引發高燒,罹患小兒麻痺與日本腦炎,致手腳行動不便,成為生命中的缺憾。但蒙主留存生命,且賞賜聰明智慧,求學過程一路平順,大學畢業後,與妹妹美惠先後蒙神祝福考取高考。不僅如此,服務國稅局期間,因兢兢業業、表現優異,短短七年即獲拔擢為股長,這種機運通常只發生於服務十餘年以上的同事身上。除此之外,更得神賞賜賢妻同行,恩典滿滿。

 

歷經各種風霜,看盡人生風貌,漸從自卑中走出陰霾,從軟弱中逐步提升,從抱怨轉而感恩,從急躁改而忍耐。其實「人在幼年負軛,這原是好的。」(哀三27),鐵的訓練替代溺愛,母愛顯出真實價值。沒有經歷操練,修練脾氣,回轉神前,就沒有甘心擔任大專聯契契長、協助高級班、財務負責人的聰能,他的生命因主帶領活得亮麗、充實。

 

身體殘障,靠主也有不一樣的人生。不明神旨之際,他自勉:「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四6、7)

 

 

延續信仰 感念母恩

 

 


當了父親之後的聰德,帶著年幼孩子參加晚間聚會,把孩子帶到教會,面對神、體驗神,即或只聽懂幾句勉勵,他認為「認識神」、「敬畏神」是教育之首要。一路行來,孩子也曾抱怨,但神卻在信仰與成績上給予加倍祝福。

 


小時候家境清苦,粗菜淡飯,少有零用錢,但他身體康健,平凡中見主恩,擔任公司主管後公務繁重,對於教會事工,倘若時間與能力許可,必全力以赴,不敢妄加推託。「傳道」父親,對童年而言是包袱,現在卻以父親為榮。眼見父親擔任傳道41年來,不爭名奪利,事主盡忠,令兒女深感:投入教會事奉,就該拋開個人私利,以父事為念,專心尋求上頭來的力量!

 


聰德感謝母親信仰的提攜,對父親的尊重,亦從母親悉心教導而來。如今他與聰能、美惠、聰杰四兄妹均在主裡聯婚、家庭和樂、工作蒙福、盡力做主工,母親的辛勞總算開花結果。

 

 

深入禱告 深入神前

 

 


「禱告」,不是震古鑠今的響亮台詞,真的,您若能信,就必超越眼前的橫逆、挫敗、憂慮、悲傷……,橫渡椎心的苦難,經歷聖經應許「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十四27);您若願意開始恆切禱告,就必體驗神清晰的引導。

 


傳道娘教養兒女的態度,經歷苦難的過程,面對艱困環境的衝擊,支持傳道全心作工……,無一不是堅持膝蓋功夫、倚靠神恩逐一面對的。

 


因有懇切禱告的妻子與母親,得以看見伴隨41年後的祝福。願神紀念這位忠心愛神的傳道娘!

 

 

◎撰文/墨笛整理 ◎期數:324期 ◎2004.0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