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娘家位於高雄,父親病重時,經由堂姐廖素雲向家中傳福音後,神即眷顧父親並在娘家中多施恩典,所以父母親、兄妹當時就已信主受洗,成為真耶穌教會的信徒。那時我在台北上班,並沒有經歷父親得救恩的過程,家人也少有機會與我分享主恩,因此並不認識真道。婆家又為拜偶像家庭,剛結婚時先生周德法任職於內湖分局,一切平安,所以也不會想要找尋真神。

 

 

 

兒子發燒抽筋

1997年2月26日大兒子周敬庭出生後,我因工作繁忙將兒子交給奶媽照顧,不到二個月的時間,由於不瞭解也沒有注意到孩子正在發高燒,當發現趕緊送醫時,敬庭已燒到四十幾度,護士告知孩子的狀況不好需留在醫院觀察,並且以後一天只能來探望二十分鐘,即早上十點十分到十點二十五分,聽完後我非常捨不得離開才二個月大的孩子,但也只能配合醫生護士的吩咐。


一個禮拜後兒子出院了,復原狀況良好,醫生說他是因感冒才引起發燒,所以沒有大礙,聽完醫生的診斷我放心許多,回家後敬庭仍是交給奶媽照顧,但從那時起,敬庭在搖籃中只要一搖動就會嚇醒,很沒安全感。


婆婆要我帶敬庭去收驚,當時我雖沒信主,但從小受教育觀念的影響,並不想去碰這種迷信的事物,認為越去找這種邪門的東西越容易招來不好的影響,所以就沒有接受婆婆的建議。沒想到兒子的身體狀況卻一天不如一天,時常發燒,我也只好抱著他在馬偕醫院進進出出,但醫生始終查不出敬庭有什麼異樣。


狀況一直持續到敬庭一歲二個月時,有天早上五點多,我見他躺在搖籃內很早就醒來了,便對兒子說:「寶貝,你是不是一早就要起床喝牛奶呢?」敬庭對我笑著,我轉身去泡牛奶,那天先生剛好輪休在家,看著兒子非常開心地就去抱起他,卻發現敬庭全身正在抽筋,就是所謂的癲癇,當時我知道後四肢無力,不知如何為敬庭急救,夫妻倆只好趕緊將孩子送往馬偕醫院。


到了馬偕,醫生問有沒有發燒,我回答沒有,醫生就讓敬庭在病床上注射治療抽筋的藥劑,並將藥劑掛在病床邊等敬庭再抽筋時可馬上注射,不過敬庭一直都沒有再發病,醫生就要我們回家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血便求助於道士

接著的一年中我時常為了敬庭在馬偕醫院中奔波,有時一天還去好多趟,但得到的結果都是「回家觀察一段時間再說」。只知敬庭的狀況是容易因發燒而引起熱痙攣,但不久後兒子排便時竟滲雜著血,再帶到醫院檢查,懷疑是感染了嗜血桿菌(牠寄生在人類的腸子中,感染嚴重時會造成腸穿孔)。

敬庭這樣的病讓我十分煩惱,加上他又時常高燒不退,有時在奶媽家排便帶血三、四次,晚上五點多回家直到隔天早上,仍舊會有三、四次排便帶血的狀況,我覺得這樣下去不妥,只好又送到馬偕醫院檢查,馬偕醫院要求作細菌培養,等檢驗報告出來後才能判斷如何醫療,之後敬庭開始吃藥,但病況也未見好轉。

正為了敬庭生病十分煩惱時,所服務的貿易公司剛好請一位道士來看風水,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這種想法,將敬庭的病況求教於那位道士。他要我馬上去拿一碗水,我遂到廚房中端出一碗水,道士在這碗水上唸符咒,之後吩咐我將這碗水拿回去給兒子喝,聽完道士的交待,我將這碗水端回,心中卻想著:「這怎麼可能呢?醫生都檢查不出來也醫不好,你卻能憑這碗水就醫好嗎?」但又想到敬庭高燒了很久都不退,就試試吧!

由於奶媽就住在公司對面,所以我端著這碗水去給兒子喝,他喝下後,當天馬上就不再排血便,身體也一天天好轉,我不禁懷疑難道真的有魔鬼嗎?難道真的要靠牠嗎?但迫於醫生沒辦法給答案,我又不知到那兒求救,只好跟著道士指示的路走。

如此一個星期後,馬偕副院長看著檢驗報告表示:「小孩的糞便檢測一切正常,只是感冒而已。」我心想如果只是感冒,怎麼可能一天就有六到七次的血便,一個一歲多的小孩,身體怎麼能承受得住呢!

事實擺在眼前,敬庭的病就是因為喝了那碗水好轉的,因此從醫院回家後的某天,我向那位道士要了一張名片,以後只要敬庭高燒不退,不管多晚一定帶他到板橋找道士,如果道士不在家,也一定在門口等他回來,請他幫兒子收驚,因為敬庭只靠吃藥絕對好不了的。每次的收驚費用為六佰元,道士會拿一些符咒讓我帶回去燒給敬庭吃,一天吃三次,如此治病持續了半年,這期中敬庭狀況都非常好,不曾生病與抽筋。

但半年後兒子又開始抽筋,吃符咒不再有效,道士說這是因為小孩沖到煞,所以要在柳樹上刻小孩的名字與生辰八字,當十二點一過將它埋在路邊,不要被人發現,這個孩子就會好好地長大。已不知何謂知識的我,只知這樣可以救我的孩子,便跟道士說:「請幫忙處理吧,這需要花多少錢呢?」道士回答三萬元,我以常來收驚,有時一個月來好多次為由,問可不可以打個折扣,最後道士以一萬六仟元的費用同意幫忙。

之後敬庭又很健康地過了半年,但某天晚上,忽然間又抽筋了,我看了好心疼,趕緊幫他急救,不過這次抽筋狀況和以前不太一樣,孩子非常害怕,我不曉得他在怕什麼,只見他兩眼張開不敢睡,一直比著天花板、地上,指著黑暗的地方,到處看著、指著,我心裡一直想該如何救他呢?

我告訴兒子那裡沒有東西,你不要怕,媽媽和你在一起,不過他還是很怕,我卻無能為力,直到隔天早上五點左右,我們夫妻及三歲多的兒子整晚都沒睡,先生就開車載我們到松江路行天宮拜拜,可是到了那裡他反而更加害怕,只要聽到有人在敲鐘唸經,就顯得加倍的害怕,我覺得不太對勁,已經進入這麼大間的廟,魔鬼應該不敢進來才對呀!但孩子怎麼還是這麼怕呢?

從廟裡回家後敬庭狀況並沒有變好,所以我只好又帶他到板橋找道士,道士用三柱香在他身前身後比劃一下,又燒符咒給孩子吃後,就讓我帶著敬庭回家去,奇怪地,兒子上車後就從板橋開始睡到內湖,我就在這樣的情況中,一步一步走在魔鬼設計的圈套內,不過當時並不知我走錯了路,也不知因此害了自己的孩子。

又過了二個月,敬庭狀況並沒有變好,我又去找道士,道士說我們家風水不好,整個房子都要敲掉,而且廚房衝煞到小孩,只要在廚房煮飯小孩就會發燒生病。聽完之後,我嚇得連開水都不敢燒,更是不敢煮飯,從此開始吃自助餐。

女兒亦生病抽筋向娘家求救

 

1999年9月1日女兒周家瑢出生,因無法同時帶二個小孩,所以將女兒送到南投請人照顧,經過四個月我去看家瑢,她睡在娃娃車中且正在發燒卻沒人知道,我看了非常心疼,女兒屁股又因尿布疹二側都已脫皮,當下我就決定將女兒帶回台北照顧。沒想到女兒回台北不到一個月,開始氣喘、發燒,將女兒送到台安醫院治療時,醫生問我怎麼這麼嚴重才送來呢?我當時根本不曉得女兒到底怎麼了。


快崩潰的我開始向娘家求救,打電話回去高雄請媽媽快到台北幫忙,媽媽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只說:「小孩子時常生病住院,我快活不下去了。」我不敢告訴媽媽實際發生的情形,加上媽媽信主,若知道我帶孩子去收驚等等的事情,一定會狠狠地罵我一頓,如今實在是走到了絕境,才打電話回娘家求救。


媽媽聽完我簡單的述說後,告訴我:「小孩子住院不要緊的,這陣子十全的老人詩班要唱詩,沒時間到台北。」聽完媽媽的話後我告訴她:「妳若再不到台北來看我,妳就看不到我了。」哥哥當時也在十全教會,他催促媽媽快到台北來幫忙,他說:「祝霞一向很堅強,今天會打電話回家求救定是有困難,一定要快去看她。」媽媽因此很快地就趕到台北來找我。


媽媽到台北不滿一個月,有天下午五點多我正在沐浴,二個孩子皆在家中,女兒卻跌倒了,媽媽急著喊我出來,我納悶發生了什麼事情,拿起衣服遮住身體就跑出浴室,竟發現女兒也抽筋了。


我心想怎麼兩個小孩都抽筋呢?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呢!?經過這件事,公司老闆的姐姐邀我到深坑山內的姑娘廟拜拜,這間廟主要是供奉清朝過逝的一位女子,聽說有求必應,很多人去拜她,所以我就跟著公司同事一起去拜。到了那間廟,廟裡放著許多神主牌,最裡面的就是這位女子的墳墓,寫著死於清朝,當時我拿著香拜這位姑娘,求她醫治兩個小孩,拜完後就回家了。


回到家那天晚上三點多,兒子醒過來對我笑一笑,我告訴他媽媽明天早上要上班,你要早點睡,結果說完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聽到敬庭大叫一聲,又抽筋了。我當時訝異小孩怎麼抽筋前還對我笑,突然間越想越害怕,便決定帶兒子到榮總找小兒神經科,由一位知名的張開平醫生治療,經過腦波照射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醫生說他沒有熱痙攣卻會抽筋,這種病不太容易馬上找出真正的病因,得再觀察一陣子看看。以上發生的許多事情,母親當時都不曉得。

 

 

--------------------

有一天如果你會說話,媽媽要讓你知道若沒有神,就沒有今天活在世間的你。

 

打算讓兒子進入幼稚園就讀,我帶著他找學校卻四處碰壁,沒有一所學校願意收這個學生,讓我對世間的人情世故感到心酸,媽媽卻說:「妳禱告就好了。」我心想吃藥都不會好,禱告會有效嗎?但怕媽媽生氣所以並不敢告訴她我的想法。

 

 

一天下午敬庭又抽筋,我趕緊叫媽媽幫忙,只見媽媽一來就馬上跪下禱告,聖靈十分充滿,我從沒看過媽媽禱告聖靈這麼充滿,當下眼淚落了出來,我知道我錯了,因為拜錯神了,看著媽媽被聖靈充滿的祈禱,我相信主耶穌的能力與她同在,於是告訴媽媽我不要拜拜了,媽媽問我有沒有決心,我回答有決心不再拜了。


那夜先生下班,我告訴他,媽媽今天禱告聖靈非常充滿,一定是有神同在,如果沒有神怎麼可能如此,加上我又瞭解媽媽,因此更十分確信。由於先生也明瞭是魔鬼侵害了孩子,只是我們沒有任何法子救他們,雖然試了許多宗教方法,卻都沒有讓孩子變好,反而越來越糟,遂也不反對我的看法。隔天一早我將家中一切的佛經、符咒……等,與偶像相關的東西都丟掉,決心不論婆家是否反對都要信耶穌。


媽媽與內湖教會孫心怡姐妹聯絡,心怡又聯絡賴大成傳道,那天下午一同到家中拜訪,傳道問我:「是否決定不拜了?」我回答:「決定不拜了。」傳道又問:「妳是否將與偶像相關的東西都完全除去了?」我回答:「已經全部都丟棄了。」(但事後才知那時並未全部丟完,因為我不知道家中竟然有那麼多的符咒,所有外套口袋都裝了大張小張的符咒,由於沒發現到所以就回答傳道全都丟棄了),傳道聽完後就說:「那好,我們一同為這個孩子禱告。」。


從那天起,家中開始有了禱告與聽詩歌的生活,以前要躺在床上一個小時才能入睡的敬庭,現在聽詩歌就能很快入睡,這樣的改變為我們夫妻倆帶來很大的鼓勵與信心,因此我們開始到內湖教會慕道。


記得那時剛接觸到詩歌,是媽媽從高雄帶上來的一卷詩歌錄音帶,我每天不管早、中、晚都放來聽,敬庭睡覺也一定放錄音帶,讓他可以聽著詩歌入眠。一天如同平常,在敬庭要入睡時放詩歌給他聽,沒想到「唯一的一卷」詩歌錄音帶,聽到一半卻攪帶了,不能聽詩歌讓我很緊張,趕快拿起錄音帶問先生該怎麼辦,正在睡覺的先生被我吵醒後,拿起錄音帶看著我說修理看看,面對糾纏在一起的帶子,只好拿起剪刀將不易拆的地方剪掉。


晚上十點多,夫妻倆開始做起剪、接的工作,看著先生把一大串的帶子剪掉,我就說:「若是剪了這麼一大段後,整卷錄音帶卻仍能保持完整,那真是有神!」剪修好後,看著地上一大串壞掉的帶子,我心想要整卷完整是不可能的了,先生表示要放出來試試能不能聽,我們夫妻倆很專心地聽完後,竟發現一首詩歌都沒少,真是奇妙!我將錄音帶與曲目對照查看,真的一首詩歌都沒少,神的作為真是奇妙,我們剛剛剪掉的是什麼呢?聽到一半攪帶後剪掉的難道都是曲目間的空白嗎?我們夫妻倆異口同聲的說:「真的有神!」感謝主這麼奇妙的安排,更加添了我們夫妻的信心。

 

教會的愛心

 

開始慕道了,只要教會晚上有聚會我一定會到。有天下午在翻聖經時看到一段經文,《馬太福音》十七章14~21節上面清楚的寫著:「有一位作父親的帶著他的兒子,來到耶穌面前,請求主耶穌救他的小孩,因他的小孩害了癲癇很痛苦,屢次跌在火裡,屢次跌在水裡,請求主耶穌憐憫醫治他……。」看到這裡我的淚水已控制不住了,因為我的孩子也正是如此,幾年來一直找不到答案,但神藉著聖經讓我明白,要我把孩子交給他,只有主穌可以醫治他。 醫學上無法給我的答案,連最新的技術核磁共震都找不到病因,聖經上卻寫得清清楚楚,使我更堅定自己選擇的信仰。看到這段經文的那一天是星期五,賴大成傳道剛好來家中訪問,我翻著聖經,很開心地跟他說:「傳道我找到答案了。」傳道聽後也與我一起看聖經,看到「至於這一類的鬼,若不禱告、禁食,牠就不出來。」(太十七21)我馬上決定要為二個小孩禁食禱告(早上禁食)直到病好。


在這禁食的日子裡,因我胃不好,所以很容易胃痛,看在媽媽心裡很是不捨,告訴我說喝一點牛奶沒關係,但在我堅定的信心中是絕不可以的,媽媽也因此很安慰,常說主一定會憐憫我的孩子。


在內湖教會慕道期間,弟兄姐妹對我們一家人非常好,讓我覺得這世間還是有溫情,在教會找到了愛,大家都如同自己弟兄姐妹般,沒什麼話不能說,每個人都給我安慰,所以我非常喜歡到教會。每次教會有聚會我都會去,賴大成傳道也在每次聚會中為我們全家唱名禱告,並且邀請我們到講台前求聖靈。先生第一次到講台前求聖靈就聽到靈歌,更可確信神與我們同在。


慕道期間遇到任何問題,我一定打電話找傳道,小孩生病也找傳道代禱,不管何時傳道都會說:「不用擔心,我會幫妳禱告,可是妳自己要有信心。」有時打電話給傳道時,他若正在我家附近就會馬上過來看看,傳道的愛心讓我很感動,在此願神祝福他的愛心,讓他在聖職上平安順利。


2001年2月26日是賴傳道牧養內湖教會的最後一天,因傳道被轉調到台中擔任中區區負責,內湖教會辦了歡送會,會中大家都有許許多多的不捨,而傳道在要離開內湖教會前的這一天,也特別邀我們一家到講台前求聖靈,在禱告中我一直求主賜給我聖靈。


我告訴神:「神若愛我請賜給我聖靈,因我看不到神、摸不到神。」在求告神時我一直哭、一直求:「神啊!快,趕快賜給我聖靈!」當時我怕禱告結束的鈴聲響起,所以一直說:「鈴聲就快響了,來不及了。」神聽到我求助的聲音與不安的心理感受,就在按鈴前的最後二、三秒時,我得到聖靈,同時丈夫也得到了聖靈。感謝神在賴傳道要離開內湖教會前的那一晚,賜給我們夫妻最寶貴的禮物。


那晚我們歡喜地一同分享神的恩典,覺得主耶穌非常愛我們,當說到聖靈時,躺在旁邊的兒子瞪了我們一眼又開始抽筋,夫妻倆嚇了一跳,找了媽媽來,三人一起禱告,同心趕撒旦。

 

成為神的兒女

 

xxxx

在慕道的七個月當中,一直有許多爭戰,信仰的路很難走。魔鬼並沒有放過我們家任何一個人,尤其是兩個小孩,原本孩子一年大約抽筋二次,但在慕道期間,有時卻是一個星期二次。 如往常一般,有天我送兒子去學校唸書,才離開學校不到十五分鐘,老師就打電話告訴我,敬庭抽筋送到醫院去了,敬庭是不曾有過早上抽筋的,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戰勝魔鬼,絕對不能認輸,就找了妹妹到醫院去看兒子,到醫院時敬庭已經口吐白沫,一直害怕地打胸部、哭著,我告訴他:「主耶穌與你同在不必害怕。」回家路上敬庭不停地哭著,直到家中後才變得安靜,也不像以前抽筋完都會血便,病情似乎轉好了。我才因此要喘口氣喝杯水,家中的印傭就告訴我女兒跌倒了,接著又說:「太太快一點,來不及了,妹妹抽筋了。」早上一個孩子抽筋,中午又一個孩子抽筋,我們家人都跪下來禱告趕撒旦。

這段期間只要孩子抽筋,我就打電話請弟兄姐妹一同代禱,尤其是我在內湖教會的妹妹,她有時晚上十一點、十二點還會來與我一同禱告,只是每次禱告完魔鬼就開始擾亂她的兩個孩子,讓她孩子肚子痛一整夜、哭一整夜,或是讓她的孩子中耳炎生病。 雖是如此,妹妹並沒有因此就不敢來幫我禱告,她反而為我打氣說:「這一關一定要過。」內湖教會的心怡也告訴我:「祝霞沒有關係,期末考本來就比較難考,但是很快就會過去的。」教會弟兄姐妹都在為我們全家計算何時可以接受洗禮,大家每天都為我們禱告,在此願神祝福他們的愛心。

慕道七個月間,女兒已經住進台安醫院四次,每次都因氣喘、發高燒至四十多度而住院一個禮拜,直到要洗禮前女兒又住院了,一直高燒不退,我為此十分煩惱,心想再過一個禮拜就是靈恩會洗禮的時間,如果不能出院要怎麼辦呢?女兒住院那天是星期五,許傳道到醫院探望,等聚會時間將到,我便通知先生來醫院照顧,我要去內湖教會聚會,到了教會我就向神禱告說:「主啊!我要回來洗禮,求神一定要接納我、憐憫我,不要遺棄我們全家,求神讓女兒能夠健康出院。」等我禱告完後就邊哭、邊禱告、邊開車回台安醫院照顧女兒。

原本女兒平均每七個小時會發燒到四十多度,每次發燒前手都會變得冰冷接著全身發抖,這天十點多回到醫院後,就問先生女兒幾點鐘發過燒,得知答案後,我算了算時間,推估女兒半夜三點還會再發燒一次,便邀先生一同禱告,晚上十二點就讓先生回家休息,我則留下來照顧女兒,半夜一、二點起來看女兒的狀況,女兒的手沒有變冷,三、四、五點手也都沒有變冷。

但我仍是擔心,每小時都叫護士前來,護士到後來告訴我,她又沒有發燒,妳為什麼要一直叫我,我心裡也很納悶,怎麼三點應該要發燒卻沒有發燒呢?到了早上六點,女兒仍沒有發燒,早上九點女兒狀況還是很好,我這才放心並歡喜地感謝主,主聽到了我的禱告,憐憫我們全家,要讓女兒回家。 隔天剛好是母親節,教會有節目,心怡姐妹打電話來問我說:「小孩還有沒有發燒呢?」我回答說:「感謝主!整夜都沒有再發燒。」心怡姐妹就邀我趕快回教會來聚會,我便去找醫生要求出院,醫生卻說:「不可以,妳女兒只有一夜沒發燒而已,不知道今後的狀況會如何,要繼續留在醫院觀察。」因此我又在醫院等了一天,直到星期天早上女兒都沒再發燒,醫生便說:「好奇怪!妳的女兒怎麼都沒有發燒呢?」

說要發燒就發燒,驗尿驗血都查不出到底是什麼原因,打抗生素也都沒有效,現在說不發燒就不發燒了。我回答醫生說:「感謝主,昨天晚上主耶穌來醫治,所以不會再發燒了,我們要出院。」星期一順利出院,正好教會靈恩佈道會開始,我們全家最後都平安順利地參加了洗禮,於2001年5月20日成為神的兒女。受洗後到現在,二個孩子不曾再抽筋,真是感謝神憐憫、垂聽我們的禱告。

先生車禍受傷得神醫治

我們並不因洗禮後生活就一切順利,洗禮完不到一個月,先生就出了車禍。那天中午原本他要回家吃飯,等到中午十二點半卻還沒到家,不久接到他打的電話才知發生了車禍,我馬上趕到三軍總醫院,看了先生的狀況,還好只是全身擦傷沒有大礙,大姆指肌肉部份可能要植皮,我當時心想沒關係主與我們同在,便告訴先生說:「我們受了這麼多苦,主耶穌絕對捨不得你開刀,我們靠禱告,讓主醫治你的傷就好了,你的手絕對不會萎縮。」先生也贊成我的說法,所以就回家了。 那天先生須用電腦打字交報告,但家中又沒有電腦,直到晚上十二點多,我打電話向心怡借電腦,心怡答應後我們就到了她家,她一見先生出車禍受了很多傷,便問怎麼會這麼嚴重? 先生就分享了這次車禍的恩典,他說:「神很奇妙,我載的安全帽扣帶已經損壞早就被我剪下來了,安全帽只是頂著而已,車禍時機車滑行了很遠,125cc的重型摩托車壓著我翻轉好幾趟,正常情況下,這頂安全帽早離開頭頂,但卻神奇地跟著摩托車與人翻滾,一直保護我的頭完全沒有離開。車禍當時我心想:『完了!這次腳要斷了,但小孩還這麼小,要如何是好?』就向主禱告說:『神啊!我的腳不能斷。』這時路邊有個人前來扶我,我竟然還能夠起身走路,照X光片檢查,骨頭也完全安好沒有問題,真是感謝主。」

今日若沒有神的恩典,先生的腳早就斷了、頭早就開花了,他的安全帽刮傷得很嚴重,但他的臉完全沒有傷痕。自從車禍回到家後就不再去看醫生,自行買藥回家為先生擦拭,靠禱告求主醫治他的傷。 那陣子,先生的腳因疼痛走起路來有點不便,但仍一跛一跛地走到教會聚會,我向神禱告說:「主啊!您的兒子這麼愛您,您一定要醫治他的傷,不要讓他的手萎縮。」內湖教會的胡執事娘在馬偕擔任麻醉師的職務,她看到先生的傷口就告訴我說:「妳先生的手一定要去植皮,因為手的肉已經呈白色且開始化膿了。」我答應了胡執事娘,不過回家後仍是靠著信心只以一罐優碘擦拭,一天天過去了,先生也漸漸康復,身上沒有留下一點疤痕,手也沒有萎縮,我一直深信主是愛我們的,祂捨不得讓先生開刀受苦。 經歷了這場車禍事件,我告訴先生,有天一定要上台為神做美好的見證,若沒有神的恩典,誰能夠幫助我們全家走過這段艱苦歲月。

印傭的靈界體驗

先生車禍沒多久,魔鬼就找上家中的印傭,每當魔鬼來臨時都會先讓她聞到一股香香的味道,大概都是晚上十點左右,她聞到香味就會告訴我說:「太太,妳聞!很香!」剛開始我不知她為什麼一直說很香,以為她肚子餓了,後來才知那是拜拜的香味,隔天早上印傭對我說:「太太,晚上有二個小朋友來找我,一男一女,穿白衣來作弄我,讓我無法呼吸,我很怕。」媽媽聽完後告訴她再遇到時要趕快禱告,喊哈利路亞就好了。 印傭依著媽媽的方法,二個小朋友就走了,但不到一個禮拜的某天晚上,她又叫說:「太太又來了、又來了。」剛信主的我心中也感覺毛毛的,就告訴她睡覺前記得禱告,隔天她告訴我說:「太太,有一個男生180公分左右,穿白衣、手上拿著一本好像聖經的東西嚇我,太太,妳們的神不喜歡我。」我告訴她神愛世人不分國界,那是魔鬼不是神(因我到教會都會帶著她,所以她會說妳們的神)。印傭從印尼帶來一串佛珠,我請她丟掉不要與魔鬼打交道,要做神的兒女,她也照著我的意思丟了佛珠,我又教她如何禱告,每晚禱告後才入睡,從此她不再作惡夢了,願神憐憫、祝福她。

神預備萬事 敬庭開始上幼稚園

兒子又到了上幼稚園報名的時候了,學區分配在內湖國小附設的特幼班,不過這班只有一個名額,需透過抽籤決定讓那個小孩就讀,因此我每天都在等著抽籤通知單,但都等不到,直到某天下午六點多終於收到了通知單,結果上面告知就在那天下午五點多開會抽籤決定讓誰就讀,沒到的人視同棄權,這種狀況下我等於棄權了,我禱告向神說:「兒子沒有學校可讀,只剩這個學校有機會,求神為我開路。」雖然只有一個名額,但是在人所不能的,相信在神凡事都能。

隔天早上八點打電話到內湖國小教務處,告訴接電話的人說:「我是周敬庭的媽媽,收到通知單已經太晚,沒辦法到學校參加抽籤,可不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教務處的人聽完後告訴我:「妳很幸運,雖然妳沒來,但是我們主任代替妳抽籤,結果就是妳的小孩可以來入學。」真是感謝主的安排,如果我去抽一定抽不到,所以神讓我六點半才收到通知單,而通知單上又寫著若本人沒到別人不能代抽,但是奇妙地那天主任卻可以替我代抽,只有一個名額卻讓主任抽到了。

有了這樣的結果,我真心感謝主,我向神說:「主呀!您是愛我的,您絕對不會讓我再掉眼淚,您絕對不會讓我的兒子痛苦,他一定有學校可以讀。」 2003年8月1日敬庭開學了,我牽著他的手進入學校,心中萬分感動,今日若沒有神,我不可能來到這所學校,雖然我的小孩到現在還不會說話,但是我都會告訴他:「你要感謝主,有神你才能到這所學校唸書,這麼多人去抽籤要來上學,卻只有你被抽中。」敬庭不知我在說什麼,兩個眼睛天真地看著我,但我仍要告訴他,神的恩典真的很大,有一天如果你會說話,媽媽要讓你知道若沒有神,就沒有今天活在世間的你。 敬庭身材高高胖胖的,在他上學前我們夫妻很擔心教室沒有冷氣,孩子流汗會感到身體不適,當我進入教室一看上牆頭,那裡裝了一台冷氣,老師告訴我,這是他省了三年的錢才有經費買這台冷氣,前二天才剛裝上去。聽完老師的話,我知道不需要煩惱太多了,只要將孩子交託給主,所有的事神都為我預備好了。

每天我為兒子禱告,求神開啟敬庭的智慧。睡前夫妻倆要禱告時,兒子也會拿著小枕頭到我們中間,邀請我們一同和他跪下來禱告,雖然敬庭還不會說話,不過他很喜歡禱告、聽詩歌,聽讚美詩讓他獲得平靜安穩,所以我深信神一定很愛兒子敬庭。相信當敬庭會說話時,他一定可以走到台前榮耀神,這一天一定會很快到來。

感謝主,願一切榮耀歸與天上的父神。

 

◎撰文/內湖教會林祝霞見證 陸秀霞整理 ◎期數:322期 ◎2004.0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