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主曾藉由亞拿尼亞呼召保羅說:「現在你為什麼耽延呢?起來,求告祂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徒廿二16),不知今日主是否也願意藉由我這無用的僕人,向有志於神國事業的青年們大聲呼籲:「來吧!不要再猶疑了,神的莊稼已經熟了,正等著你我來為祂收割」。不要輕忽自己,我們正是神所等待、所栽培,預備成就諸多善事貴重的器皿。

要作成這個決定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自己內心要經歷極大的爭戰外,來自外在各方面因素的考量,如家人的支持、經濟環境的許可及今後生活模式的適應……等等。其實,若要詳細考究,每一個小小的顧慮,都可以是進入傳道行列最大的阻礙。

如果不是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動機,要踏上這條路恐怕是難上加難,即使踏上也可能走不了多遠。傳統上傳道生活給人的印象,就是清心寡慾、安貧樂道、離家背井、勞心勞力、物質生活條件貧乏;但是,過分強調有形的這方面,而忽略其屬靈方面尊貴性與神聖性的意涵,就失之偏頗了。從聖經的查考,神為特選的工人──祭司與利未人所預備的,不管是在物質或屬靈方面的祝福都是最豐富的,而許多傳道人實際生活中的體驗也的確如此。

**  **

我今年已四十歲了,卅九歲才進入神學院,雖然還不是最老,但也夠得上是「老字輩」了。記得當兵時,和同在服役的張承軒弟兄相約在成大校園,彼此勉勵事主的心志,果然退伍不久,他就獻身當了傳道,而我因為考上了研究所,就一直在學術界發展。如今,見了面他總是笑我說:「我都快退休了,你才進來;看吧!你終究是逃不掉的。」我心想幸好他不是說:「神現在終於想起你的『罪』來了。」

其實,這麼多年來,我無時不是為了心中那遠大的志向在追尋。在研究所求學的時期以至於畢業後在中央研究院服務的日子,我積極投入教會的事工,舉凡從地方教會、小區、區、總會、聯總都曾留下我的足跡。但當我愈發投入,愈發進入教會領導的核心,心靈卻愈發恐懼與不安。

因為教會的軟弱與缺失不斷呈現在眼前,教會的發展受限於許多人謀的不臧與神公義的無從彰顯,加上世俗惡習對教會無情的打擊,有傳道人與專職同工因而失落了志氣,也有許多曾經在教會中大發熱心的青年,因著對教會的失望憤而求去。我也多少次對我自己說:「罷了!我不勝於我的列祖;乾脆做個事不關己的平信徒,好好的在學術界打下一片天,做個人人敬重的學者,可也。」只是,對教會強大責任心與使命感,沒有讓我這種想法得了勝。

反倒是興起了另一種意念:「與其站在體制外批評、坐視,不如進入體制內改革、接受考驗;論斷別人總是比較容易,而我是否就真有能力做得比別人好呢?」有了這樣的心志後,不斷地試驗自己,也試著去探探家人、教會前輩及友人的看法。

雖然,很多人擔心我直率、喜求完美、不善收斂的個性,恐怕不能適應那樣的環境,別人也未必能接納你;也有人說進入傳道的工作後,事奉的格局反而會變得更小,無從實現你的雄心大志。諸多的告誡,都能誠心地接受,並且作為時刻自我提醒的功課。

既然決心要跨出去,就凡事交託那鑑察人心的主,但願一切的考驗都能靠著主所賜的信心得勝有餘。感謝主,如今在神學院已有半年多了,各方面都適應得不錯,也能看清楚自己該努力的方向;相信神學院及老師們也對我這愛「製造問題」的學生愈來愈適應了。

**  **

記得多年前曾經與景美教會黃靈新執事作了一份研究報告,對當時兩百多名參加大專學生靈恩會的青年調查擔任傳道人的意願。雖然也有36% 的比例不排斥,但是這些年來實際上獻身的大專生著實不多,而現代青年獻身的意願又如何呢?以現在時代的處境與教會的能力,相信這個比例只會更低。然而,主的呼聲言猶在耳:「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

教會中的知識分子,如果不能在信仰上有所覺醒,也一同肩負起教會興衰的責任,如何讓神的能力同在,興旺教會進而將福音傳遍萬邦呢?昔日神所倚重的是保羅、提摩太,今日,主又要倚重誰呢?豈不是我們這些不以神的智慧為愚拙,又能善用世上學識的人嗎?

**  **

我的好弟兄張超雄曾經告訴我一段歷史,讓我深深地感動。當天主教處於最腐化敗壞的時候,各個更正教派紛紛興起從事宗教改革運動,其威力之大幾乎動搖羅馬教廷的國本。就在此危急的時刻,天主教內部興起了一股改革的力量,其中以羅約拉的依格那丟(Ignatius of Loyola)所創立的耶穌會最具代表性。

耶穌會會士以守貧、聖潔、順從及絕對服從教宗為其誓約,以教育興學、反對抗羅的更正教及在新地區拓展佈道工作三項為主要工作的中心。因而穩定了羅馬天主教幾近殞落的頹勢,並且將天主教的教勢推展到世界各地,以至於得有今天的態勢。當我們單就「現象與結果」本身來探討,而不涉及教義上的孰是孰非,其中對我們不無極大的啟示。

今天,當我們青年人在從事教會事工時,可能遇到許多不如意的事情,不能接受的作法或觀念,也看到許多教會的軟弱與人事上的敗壞,我們可以失望,但不可以絕望。神對教會的旨意絕對是美善的,只有人會出差錯、會把事情搞砸,但是神的本質與對教會的旨意絲毫未曾改變。

只是我們是否能效法耶穌會會士的精神,獻上我們自己,並且努力追求使自己成為合乎主用、優質的工人,針對教會的缺失力挽狂瀾呢?最怕的是,我們未曾積極投入事工,不瞭解事實真相,僅以少數特殊的情況,就以為教會問題重重、無可救藥,或失落信心、或大肆撻伐、傳播偏差的信息,造成教會信徒更加的軟弱、不安,相信這不是我們所樂見的,除非有人別有居心、唯恐天下不亂。

**  **

聖靈既然能帶領真教會走到如今的規模,為什麼沒有信心相信聖靈能繼續帶領我們跨向廿一世紀,並且發揚光大呢?問題是:如果神願意,誰又願意成為他使用的器皿呢?自古以來,聖靈的工作都是藉著神僕的同工完成的,神不須為自己成就什麼。神一切的作為都是為了我們,這群他所特意揀選的族類。

如果你曾經立過志向,願意多作主工;如果你已經在事奉工作多有體驗,願意再進一步專職服事;如果你已被呼召多時,心裏對主有所愧對;還為什麼耽延呢?來吧!進入神學院,成為終身的傳道工人,這將是你最美好、最正確的抉擇。

◎撰文/姚家琪 ◎期數:260期 ◎1999.0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