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2000年雖有幾次GOT、GPT升到四百多,但幾天後,又恢復正常。可是到了2001年3月,病情就不一樣了。

「我吃了東西常想吐,身體也常覺不舒服。」到了4月,吳忠政更強烈意識到自己快死了。所以就向家人說:「我可能快死了,你們以後要照顧自己,不能再靠我了。」太太斥責他胡說八道。 但吳忠政心裏卻很清楚。所以過了幾天,就打電話給房地產公司,希望將房子脫售,因為:「我太太不會處理房地產的事,希望經由我的處理,可以給他們省麻煩,且可不用擔心日後的生活。另外也可完成我長久以來的心願──捐一筆錢給教會。」

.

此後吳忠政的病情就急速惡化。 2001年5月5日的驗血報告GOT 1200,GPT 1300。肝一天天惡化,皮膚一天天變黃,肚子一天天大起來(腹部積水)。5月10日晚上,醫院將吳忠政轉到UCLA醫院,接受換肝手術。 在美國評估換肝手術的標準如下: 一、1A:病人在一、二天內一定要換肝,否則就無救了。
二、2A:病人病情可以等一、二星期。
三、2B:病人病情可以等幾個月後。 吳忠政的病情屬2A。然而達到換肝標準,並不能確保身體狀況可以換肝。還要通過各種檢查,其中一項是肺活量的檢查,要在病人能走動,正常吸氣、吐氣,意識清楚的情況下才可以檢查。「這真是神奇妙的安排,特別賜下兩天,讓我意識清醒,並可以走動。」吳忠政感恩地述說著。 因為兩天後(5月12日),吳忠政就因嚴重肝衰竭而昏迷不醒、意識不清了。 而在這段期間,發生什麼事,吳忠政完全沒記憶。事後叔叔吳執事和太太告訴他,他在這段期間似乎很痛苦,至少五度拔掉身上的管子,護士只好把他的雙手雙腳綁起來,因此極度痛苦時,曾向叔叔求死……。

及時得到捐贈的肝


我們不致消滅,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是因祂的憐憫不致斷絕。(哀三22)

是的,憂悶的黑夜必會過去。六天後(即5月18日)吳忠政終於得到換肝的機會。 5月18日前往醫院探視吳忠政的父母,因過於疲累,就由太太開車送回家休息(那時大約下午四點半),而吳太太則因女兒須到圖書館借書,又帶女兒出門。大約5點15分醫院來電,吳忠政的父母聽不懂英文,醫院請人翻譯,才得知已找到捐贈的肝了,但須要太太在電話中同意,才可進行手術。如果在下午六點前,沒聯絡到太太,就要將肝轉贈其他人了。 吳忠政的父母聽了又高興又激動,但卻一直無法連絡到媳婦(吳太太去的地方手機收不到訊號),急得不得了,打電話給吳執事,他們也愛莫能助。 直到5點45分,吳太太一離開圖書館大門,就馬上收到訊息,是醫院打來的,這真是神奇妙的安排。吳太太在電話中,急忙全部授權醫院。 於是吳忠政在六點整,就被推入手術室。 吳忠政的父母與太太到達醫院已是7點,手術進行快一小時了。直到19日凌晨12時10分,醫生才出來告訴他們:「換肝手術成功!而且是很健康的肝。」 吳忠政事後得知整個情況,不禁感謝神的大愛與權能:「這一切若不是神的安排,我早已作古了。」因為如錯過這次的機會,他的肝嚴重惡化的情況,已經無法等了。

難忘的靈戰


手術後從加護病房出來,轉到普通病房的吳忠政,又經歷一場難忘的靈戰。 神救回他的生命,魔鬼不甘心,以各種面貌出現,試圖奪走他的靈命。 吳忠政不斷「看到」一些景象:第一晚看到一些認識而離道的姊妹以色誘他,他一直阻擋,整晚用手趕她們。 第二、三個晚上又是同樣情形,幾乎要招架不住了。於吳忠政向護士要紙筆寫下:「神啊!今天救我回來,為何又讓我碰到這些事?」但第二天,又沒看到昨晚的紙。 第四、五個晚上,則是看到護士拿著毒針要注射他,就不斷用手打護士……。 第六個晚上,看到實驗室兩個男生要抓他,他只好到處跑……。 第七個晚上,看到隔床已截肢的病人竟下床走路,並要掐死他……。吳忠政只好要求轉房。 過了這七晚,吳忠政才又恢復正常,不再懼怕。這七天中,他雖然一度害怕到一到晚上,就恐懼,但一直不忘迫切禱告:「神啊!既然救回我,就一定要讓我勝過這場靈戰。」 根據醫生的判斷,吳忠政要住院三到四星期,然而他向神祈求兩個星期就可出院;結果真的在6月2日出院,剛好是兩星期。

信仰得到新啟示


疾病對人的操練是無情又嚴厲的,其中深刻的痛苦只有當事人感受得到。然而受苦不是神的目的,祂必然使經歷過的人因此更「認識祂」,學到更多的功課。 吳忠政確實因這次的苦難,在信仰上得到了一些啟示: 一、同靈代禱的功效 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太十八19) 生病後的吳忠政,深切體會到同靈愛心代禱帶來的功效:「我不是孤單的,不是單獨與病魔奮戰,每想到此,就加添我的勇氣。」他提到彼得在希律王殘害教會的人時,也被捉下監,但因教會為他切切禱告(徒十二5),而使彼得獲救(徒十二7~12)。 「因此我們碰到自己能力解決不了的事,一定不要不好意思,要勇敢請同靈代禱。」吳忠政懇切地呼籲同靈看重「代禱」。 二、要養成禱告的習慣 「這是我們與神交通最有效的法寶。」吳忠政自從到美國後,就養成禱告的習慣,這次的大病,更讓他有機會學習禱告的功夫,與神有更親密的交通。 三、相信在主裏永遠有平安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十四27) 「這次我雖然經過死蔭的幽谷,知道自己活不久了,但卻一點也不害怕、擔憂或傷心。就如《詩篇》所言: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廿三4)。教會的長執同靈到醫院看到的我,都是喜樂的。」吳忠政回憶病中自己靠神不懼,心中有主同在的平安。 四、相信神必預備 為什麼可以如此平安?因為吳忠政對神有信心,相信神必預備。就如同亞伯拉罕憑信以子獻祭,神最後還是幫他預備了祭品(創廿二14)。 「我們會害怕,是因為先失落信心;如果我們對神有全然的信,那麼不論碰到任何困難、困境、試驗,只要憑著信,向神禱告,神必為我們預備。」吳忠政就是有這樣的信心,相信神必為他預備很好的肝,結果他不但得到很好的肝,還得到世界有名的換肝醫學博士,替他手術。 五、我們要向神認罪悔改 我向陳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我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就赦免我的罪惡。(詩卅二5) 「我們每人在神面前都是罪人,都有可能犯錯,但我們不可存剛硬之心,一定要謙卑向神認罪並悔改,神必定會赦免我們。」吳忠政特別提到苦難中認罪悔改的重要,因為聖經上也多次記載認罪悔改必定得救(太三1;路三3;啟二~三)。

結語


是的,在患難中能持守信仰,對主至死忠心,最後必然得到神賜的生命冠冕。 而這樣的生命冠冕,會引導我們走在主喜悅的路上。 走過生命死蔭幽谷的吳忠政,人生觀、信仰都有很大的改變,他說:「以前聚會完就走了,現在是最晚走的;生活重心以教會事工為主,在家也常帶領妻兒禱告讀經。」因為他深切體會到這句話:「趁著白日,我們必須做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做工了。」(約九4)

◎撰文/陳豐美 ◎期數:296期 ◎2002.0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