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所給的賞賜。」(詩一二七3)

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這見證曾是我內心深沉的傷痛,但同時也彰顯了神是權能慈愛的天父、體會到弟兄姊妹的愛心、增長了夫妻的情與愛。如今,因著這傷痛,我可以體會及安慰跟我一樣失去胎兒的母親。

.

2001年5月初我從台灣回到美國,搭機前,已買驗孕棒檢測沒有懷孕,便自行搬運行李,下飛機後又繼續忙著搬家,但因斷斷續續地流血,決定再次驗孕,結果證實已懷孕了。 等待胎兒是否平安的兩個星期中,我體驗到《詩篇》卅九篇7~9節所說的,「我的指望在乎祢!」(7節)神是無所不能的,我祈求、希望神能救這胎兒。「求救我脫離一切的過犯。」(8節)檢討自己,求神潔淨我,讓我的禱告能得垂聽。「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我就默然不語。」(9節)不論結果如何,我不埋怨。5月21日傍晚,我流產了。 思想那時我們剛從Ventura(凡圖拉)搬到Santa Paula(聖塔普拉),一個人都不認識,但神奇妙地安排人來幫助我。搬來三個星期時,我肚子疼痛,正在找先生Mike學校電話的同時,前屋主的太太剛巧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我告訴她我可能流產,但現今只有一個人在家。 沒多久買賣房子的經紀人Diana來按門鈴,她堅持要帶我去醫院,我卻請她先帶我去找先生。到了Azusa Pacific University(雅士山太平洋大學),我告訴Diana說,妳拿這本書就可以找到Mike,因為中午Mike打電話告訴我,他忘記帶晚上進修的課本,要我幫忙找是否在他書桌上,感謝神,Mike已在這間大學進修一年多,這是他第一次忘記帶課本,因著這樣,使我們能順利找到他。 Diana將行動電話借我們傳訊給我的主治醫生,幾分鐘內醫生就回電話問我的狀況,並說若肚子又痛或大量出血,則要趕快送急診室;若沒大量流血,明天早上到醫院檢查即可。當晚醫生還打電話到家中關心我的情況。 流產時,我檢討是否做了不合神喜悅的事,一直自責,內心壓力很大,但神奇妙的幫助,深深地安慰了我,讓我知道祂是愛我的。 同年9月25日,第二次懷孕到醫院檢查,醫生說:「感謝神,這次出血的原因不是來自胎兒本身,是因為長瘜肉,等三個月後再切除即可。」同時發現是雙胞胎,所以醫生要我常臥床,兩星期後再來產檢。10月9日,醫生又說:「感謝神!瘜肉沒有了。」她比我還高興。這位醫生也是基督徒,她常到教會信徒Jennifer姊妹開的餐廳用餐,Jennifer曾向這位醫生做見證,所以我們彼此知道對方是基督徒。 10月29日晚上8點30分,下腹突然大量出血,立刻大聲呼喊主耶穌救我,轉念一想:「不管大聲小聲神都聽的見,太激動反而血流更多。」冷靜下來後,想到今晚在James家有家庭聚會,便打電話請大家代禱。不久James的太太Jennifer從她上班的餐廳打電話給我,因我現在只能安靜地躺著,於是請她幫我傳訊給我的醫生。 後來想到,下午Mike曾從他工作的學校打電話給我,說他晚上在Azusa Pacific University進修完,要再回白天教書的學校把工作做完才回來,到家可能是10到11點。我只好禱告,求神感動Mike快點回家,因為我想上廁所,但又怕一起身會昏倒。感謝神,Mike九點下課後就直接回家了,這時醫生卻還沒回電話,Mike又傳訊她兩次,約一個小時後醫生回覆了。 我被醫生罵得很慘,因為我想說沒再流血了,就回學校上課。經過大家的代禱當晚血就停了,但醫生不讓我去醫院,她說我坐車去醫院只會使情況更糟,只有「躺」才能幫助我,於是又是一次禱告操練的開始。一星期左右後到醫院檢查,醫生說雙胞胎中有一個活著,而且活動力很強,不過還是要繼續臥床。 這次大量出血和上次流產的事件,讓我在信仰上有不同的體驗,上次,神都預備好,有人主動幫助我;這次只能完全倚靠自己的信心。同時也體驗到聖經中的兩句話「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神而來。」(詩一二一2)、「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賽卅15)

這次懷孕期間常有少量的出血,醫生命令我躺著不能動,使我內心和肉體非常煎熬,感謝主,每當早上睡醒時,常有詩歌縈繞在腦海中,最常出現的一首詩歌是讚美詩第367首<祂看顧麻雀>。 神除了用詩歌安慰我,也用祂的話語勉勵我,例如《詩篇》一三九篇17、18節「神阿,
的意念向我何等寶貴!其數何等眾多!我若數點,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時候,仍和同在。」《腓立比書》四章6、7節「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愛吃,在這異鄉又被醫生命令只能躺在床上的日子,眼睛一閉就是故鄉的食物,神在不可能中讓我美夢成真,也成了我很喜歡數算的恩典。昨天才夢到的,今天就有弟兄姐妹帶來給我,例如台灣土芭樂、蟹殼黃、新鮮小金橘、燻鵝、紅燒牛肉麵,每一樣食物都有一個愛的小故事。 「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豫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徒十七26)剛嫁來美國時常常想,為什麼神要我來這,因為這裡的一切我都要從新學習。 在台灣有充實且喜樂的教會生活和很幸福的家庭生活,雖然全家只有我一人先信主,但家人都支持我作教會的工作,在十字架的橫向──人與人的關係,有很多的體驗和恩典,在聖工上有困難時打的是有組織的群體戰,雖然知道前面困難重重還是勇往向前,因為深信後方同靈會支援,大家一起分享神的恩典,同工間充滿喜樂;但經過懷孕生子,神給我機會體驗十字架的直向──自己與神的關係。 移民、結婚、懷孕、生子,在美國兩年多雖有不少的患難,感謝神也因此幫我們建立了家庭祭壇,讓我體會到患難見真情、弟兄姐妹的愛心和代禱的力量。 「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一一九71) 懷孕34週,原本是產前檢查的日子成了生產的日子,主幫我解決了我常擔心的問題,因為我家距離醫院要開車50英哩。當天產檢時,我告訴醫生我的衛生棉墊上的血有水,她檢驗出是羊水,所以立刻住院。第二天晚上6點51分小恩多誕生了。原本醫生預估8點多會生產,心中擔心著母親晚上9點抵達的班機Mike無法去接機,奇妙的神卻安排好了一切。 「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祂顧念你們。」(彼前五7) 生產的過程中,一位護士向醫生報告胎兒心跳正在下降,醫生拿產夾準備將胎兒夾出,但她說早產兒頭顱太軟怕會受傷,於是鼓勵我再次用力,結果嬰兒是衝出來的,腿上纏繞著臍帶,這段過程醫生都用英文和兩位護士及另外一位女醫生交談,是陪產的姊妹Mary後來見證給我聽的。 恩多平安出生後,胎盤沒出來,醫生用手也抓不下來,便按緊急鈴連絡開刀房準備,並告訴Mike我將要大量出血,我聽了趕緊用靈言禱告呼求神救我,感謝神,一瞬間醫生就將胎盤拿下了。醫生很高興地對我說:「妳從頭到尾都是恩典,感謝神這組醫護人員都很有經驗。 神賜給我一位有愛心和耐心的好醫生,她是位名醫,但還是把榮耀歸給神。 生產完因乳腺炎又去醫院,醫生見到我們就說:「你們的孩子能存活真是神蹟。」因為醫生將我的胎盤送去檢驗,發現恩多的臍帶和胎盤相連的地方是一片散開來的血管,正常情況是要像電線般粗的與胎盤相連,這是一種罕見的病歷。感謝主,我還記得恩多住在早產兒加護病房時,醫生告訴我們,他是病房中最健康的Baby,只等到他會吸吮奶瓶就可出院了。 我用讚美詩第89首為兒子取中文名字「從前我心充滿罪過,主恩實在更多。」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所給的賞賜。」(詩一二七3) 感謝尊貴榮耀的真神,願意施恩看顧我這罪人及我親愛的家人,願一切的榮耀頌讚歸給天上的真神救主耶穌基督。阿們!

◎撰文/羅丹 ◎期數:321期 ◎2004.0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