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路亞,奉主耶 穌聖名作見證:  

    我生在一個窮鄉僻壤的村莊,過著樸素的生活。24歲生下第一胎俊霖(外號伍佰,後來成為歌手)後,本來生活就三餐不繼了,又生下老二及老三,生計頓時陷入焦 灼。當我39歲時因身體有隱疾,那時生活更加艱鉅,當時外子是在台糖公司的蒜頭糖廠上班,我在擺檳榔攤,希望能多賺點錢,貼補家用。為了生計與養家活口, 外子便到廟宇當乩童的翻譯(俗稱桌頭),盼能藉此多做善事,讓下一代能有出息或有所成就。當長子俊霖就讀高中時,因罹患類風濕性關節炎而住院,導致當年畢業考時沒辦法通過學校的測驗,學校通知他要再留校一年,他就向學校辦理休學,獨自上台北創業。

.


在這期間,我們更加倚賴所拜的神明,非常熱 衷參與廟宇舉辦的慶典,甚至還掏腰包請一些從遠方來的香客,可說是出錢又出力。只要廟宇或神壇請神明來附身需要外子翻譯,哪怕是夜黑風高他也從未推辭,勞 心勞力地付出;本意是想要讓家庭平安,卻本末倒置,違背常理,使家庭更加不平安。接二連三的意外,降在我們一家人的身上,身心所受的艱熬,又有誰能撫平心中的喪子之痛呢?若非信靠獨一真神主耶穌基督,實在無法得到安慰而使病情逐漸康復!以下與大家分享我如何脫離惡魔的掌權,進入主耶穌平安的國度。

喪子之痛


1988年7月,有一戶人家因家庭不平安,當乩童請神明附身來解厄時,須要有一名筆生(俗稱桌頭)來翻譯神明的指示事項,因外子是筆生就過去幫忙,為這一家人消除 厄運,讓好運到來。外子要出門時,我叮嚀他順便幫自己的家消災,以便帶來平安順利。殊料二天後,死神降臨在次子身上。次子本是嘉義高工畢業,因認清自己家 庭生活環境艱辛,所以告訴我,要先工作賺錢,待退伍後再讀書深造,後來考試進入一建設公司,在施工現場當監工,有了固定的收入。11日晚上,公司藉著拜好兄弟(亡魂)舉辦康樂晚會,次子代表公司負擔招待來賓的工作,宴席結束後,回宿舍的路上卻撞上電線桿,被送往醫院急救。事發當晚有人來電通知次子因車禍被 送到嘉義林外科,我聞此惡訊,便火速趕往醫院,看到次子時,已見他七孔流血躺在病床上,當時我立即跪下請求醫師醫治次子,但醫師說:「他已經沒有心跳了, 我無能為力。」 我不甘願、不甘心,便跑到醫院外跪著向天祈求,期望能使次子的生命延續,我哭訴說:「廟宇的慶典活動,我從未缺席並認真地 參與,捐獻亦從未減少,作了那麼多功德,上天怎麼忍心讓我喪子呢?」縱使只有一線生機我亦不放棄,只要能讓次子存活,要殺多少豬來報答我都願意。所以再度請醫師一定要全力搶救,醫師就將次子送進加護病房。在同一晚,我有一位叔公叫外子回蒜頭村,到廟宇問神明後續動作該如何處理,如何營救這個孩子。但天亮時,醫院已將遺體送回,冰冷的身軀擺在眼前,情何以堪,面對此天人永隔的對象竟是我的愛子,此情此景是落寞、悲傷,我的人生頓時失去了希望。

再度受創


約經半年後,1989年4月,三子參加升學考試期間告訴我,若考上國立學校才去讀,因可減輕家庭的經濟壓力,若考上私立的就不讀,我想三子有此孝心實在難得。我邀他一同向佛祖請求,盼能達成願望。可是,天不從人願,死神再度降臨愛子身上。 一 場美意卻因一場車禍打破已築好的夢。當我們前往廟寺的路上,經過一座橋時遭一輛運豬車迎面撞上,掉落橋下的我已動彈不得,只有苦苦地哀求「救命!」我的四 肢只剩下一隻手沒有斷,我的左腳斷成四節,右腳大腿斷掉,左手也斷了。對我來說已經相當嚴重了,沒想到三子更加嚴重,頭破血流,用肉眼即可見胸腔內肺部, 生命垂危。當我在醫院醫治時,家人絕口不提三子罹難之事,只剩下一個孩子俊霖照顧我,每當我問起「你的弟弟現況如何?」他總是強忍著淚水地回答:「弟弟在林口長庚醫院就診」,家人深怕我受不了再次喪子的打擊而精神崩潰,會間接影響到病情康復的進度。 在林外科花費近30~40萬的醫藥費,醫 師突然告訴我,因醫院設備不足,建議轉到大醫院診治,因此轉到高雄長庚醫院住了5、6個月,醫師才將我的右腳大腿斷掉之處接上。當俊霖用輪椅推我到外面散 心時,我又問他:「你弟弟的現況如何?」經過半年了,我得到的答案竟是使我絕望,聞聲色變,青天霹靂的惡耗,死神竟又臨到我愛子的身上,奪取他寶貴的生 命。 我每日在病床上以淚洗面度日,俊霖安慰我:「多子並不是代表幸福,孝順的一個就夠了。」或多或少得到些許安慰,因還有一個孝順懂事的 孩子,儘管俊霖在台北創業艱辛,有時擺地攤,做雜工度日,終能利用星期日,台北、高雄兩地跑來照顧我、安慰我。可是痛不欲生的我,已無心留在醫院診療,於 是辦理出院,為三子處理後事。但惡運並未就此停止,先前大腿斷掉接縫之處,竟又舊疾復發。

厄運接連


半年後,感到我大腿的接縫處疼痛難耐,重新開刀之後才發現肉裏化膿,上手術台達20多次,之後我一看到手術台就會害怕。直到長庚醫院的醫師宣佈:我的右腳是 骨髓炎,無法全然醫治好,叫我去找別的醫院診治。我心想:難道我終其一生要用拐杖走路?與醫師商量後,才替我轉院到林口長庚醫院。就診時,我曾經告訴動手 術的醫師,請一針就讓我安靜地離世吧!不要留我在世上受盡身心的煎熬,但醫師都不答應。我深深感到人生失去了方向,沒有生存的希望與意義了。

主恩臨到


「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 慈愛的天父是我們的領航員,是我們茫茫人海中的燈塔,引導我們進入永生之門。感謝主!人的盡頭,真是神的起頭。1994年,適逢真耶穌教會大同教會在林口長 庚醫院舉行醫院佈道會,那時俊霖問父親:「我們推母親到地下一樓聽道理,好嗎?」外子欣然答應,俊霖就用輪椅推我到佈道會場,將我推到最前面。當大家用靈 言禱告時,俊霖從後面跑來告訴我:「這是聖靈不要怕」,讓我心更加安定與平靜。後來想想,長住醫院也不是辦法,就辦理出院回到故鄉,大同教會便將我留下的 資料寄給六合教會,感謝主,六合教會的弟兄姊妹本著愛神愛人的心時常關心我,帶我去教會聚會聽道理。 感謝主奇妙的恩典,慕道二個月後,本 來右腳每逢一段時間都需要開刀取出化膿,而且需要靠著枴杖才能走動,但現今因神的恩典與救恩的臨到,我不必再使用拐杖了,病情也顯著好轉,甚至還能自行開 車到教會聚會,我滿心感謝神的救恩,讓我找到真神,使我從絕望中看見希望──就是獨一真神主耶穌基督,我知道唯有耶穌才是有能力的神。1995年,六合教 會舉辦靈恩佈道會,我便接受大水的洗禮,全心歸入主的名下。也求神繼續帶領還在慕道中的外子。願一切榮耀、權柄、尊貴、頌讚都歸於主耶穌基督聖名,從今直 到永遠。阿們!

◎撰文/涂春玉見證/洪主民整理 ◎期數:304期 ◎2003.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