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腦海中 你是既模糊又清晰

終於 我了解 相反詞是可以同時存在的 你離開雖只有三個禮拜
但我卻一點都記不住你現在的臉 好模糊

.

然而三個禮拜前你憔悴無助的病容
我卻一直無法忘懷 好清晰 最後一次 你有意識地跟我交談
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了
好後悔沒能多跟你聊聊 而請你好好休息
我們明天再談吧
可是明天雖然來臨 你卻再也不說話了 你總是那麼聽話 即使你知道這是最後一刻了
仍舊是那樣順服 沉默
其實 你是可以拒絕我的 為何不強留住我 看到你毫無生氣地躺在床上
卻有著渴慕與我們對話的雙眼
我的心好難過 跟你一樣地無助 看到你滿是傷痕的身軀 已經投降的面容
好想擁抱你 告訴你我好愛你 儘管我們為你準備了衣服拖鞋眼鏡 好讓你出院時可以穿上 戴上
然而 你終究還是降服了 再也沒有力量抵抗 現在 留下了不知所措的我們
和一本一本傷感的相簿
看著你爽朗的笑容 實在很難置信
你離開我們已是事實 存簿裏的積蓄 沒有人提領
手錶一分一秒地走過 主人卻已不再
乖乖狗安靜地躺在床上 男孩卻不告而別 有一陣子 我懼怕走進我們的房間
擁有回憶的地方 愈是讓我流下眼淚 每當我醒來 真希望這是一場夢
卻也要勇敢 因為我必須安慰爸媽 你說 以後你要當舅舅 我要當姑姑
如今 我再也沒有那身分了 18歲生日那天 你進了急診室
20歲生日那天 我黯然地度過 不知道我還需要多久的時間
才能適應失去你的生活
沒有你的聲音 只剩下你的容顏

◎撰文/映心 ◎期數:300期 ◎2002.0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