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老牧師的見證

我的名字叫做Pundas Tikus,今年74歲,住在PENSIANGAN的SINIKALUAN村,未歸入真耶穌教會前,是屬於基督教婆羅洲巴色會的信徒。年輕的時候,我曾經 在印尼擔任過其他基督教會的牧師職務達7年之久,因為喜歡沙巴而搬到此地定居。我共有11個孩子,其中有9個存活。

.

自1990年開始,發 現肝硬化,曾經在此地的醫療所住院一個月,因為一直未痊癒,便出院回家,到第四個月,病情已經惡化到不能自行走動,便由家人抬上船,坐船經過 SALONG,再換車到NABAWAN,最後到達根地咬的醫院求醫治。在根地咬住院治療了一個月以後,病情稍微有點改善,就出院回家。回家之後,雖然時而 會感覺疼痛,但因住家位處偏遠山區,離醫院交通太過不方便,就多隱忍著。 至1997年9月收割時,病情再度發作惡化,我又被抬上船,在根地咬住院治療一個月。然因病情過於嚴重,便再度轉至沙巴州政府所在地亞庇的依莉沙白女皇醫院住院治療。 兩週之後,因為過度嚴重,醫生們束手無策,便又被送回根地咬,最後回到鄉下,準備以草方治療。當時我已經因為肝硬化而極為消瘦、無力走路,需要別人抬。回家後,試著以土方草藥治療,病情也似乎好了一點。 然而,1999年1月病情又再度告急,當時我已經不能起床,全身腫脹。家人緊急把我送到根地咬的醫院住院治療了兩個禮拜,其中有三次昏迷、不省人事。由於過度嚴重,便由亞庇的醫生出診到根地咬為我檢查,確定是肝癌再度發作。當時肚子已經腫得比即將生產的孕婦還大。 「我們已經盡了醫生的本分,再不能為你做什麼了,你還是回鄉下去,試試看你們的草藥吧!」(註1)。醫生接著又對我的妻兒說:「他最多只有四天的生命而已,最好還是馬上回家,否則恐怕不能活著回到家裏!」當時,我常會昏迷不醒,手臂也腫得有如大腿一般粗大。 回到家裏,村裏的人看到我被抬出去送醫,病情沒有改善,卻又被抬回家裏,知道我的時候不多了,便按照我們毛律族的傳統習俗,招聚全村的人聚集在一起,準備幫 我辦後事,當時就連治喪委員都已經籌組好隨時待命中(註2)。我的孩子見我隨時會離開人間,便自動幫我找傳道,想請傳道幫我禱告。 奇妙的 是,就在傳道禱告之後,我原來繃得很緊的肺部突然覺得被放鬆了,原來是呼吸很困難,並且幾乎尿不出來的,突然就想要尿,並且尿的量很多。就在那次的禱告之 後,每天早上和晚上,我都要我的太太幫助我去排尿。自此之後,我身體的浮腫,也就日漸消退全身覺得輕鬆多了。傳道2月22日幫我禱告,到3月18日他再回 來看我時,我身上的浮腫已經全部消退了。 從3月到今天9月25五日止(註3),這半年期間,我未曾再看過醫生,我們只是靠著禱告,全心全意倚靠神。奇妙的是,以前我肝硬化的地方也已經感覺不再硬了。 信主以後,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平安和喜樂,不再有痛苦,身心都平安愉快至極。現在,我已經能夠自己作一些比較簡單、不太需要費力的工作了。主的恩典真是太奇妙,太叫人感謝了!

老牧師太太的見證 我的名字叫做Samingul Bte Angindup。當醫生宣佈我先生的病再也無法醫治時,我只感覺到深深的絕望。因為知道已經沒有希望再救他、醫治他了,便日夜哭泣、以淚洗面,只覺得是再也無能為力為他做什麼了。 然而,就在傳道來幫我先生禱告時,我知道,這是唯一的希望,便跟著他跪下禱告、拼命祈求。奇妙的是,就在我跪下禱告之後,不但感覺到所有的憂愁都卸給了主,心裏還感覺到來自主很大的安慰,再也沒有憂愁了,只覺得這是前所未有的平安和喜樂。 記得,當時在禱告完之後,我曾經問我先生:「感覺如何?」他回答說:「好了一點!」聽到他這樣一說,更增加了我的喜樂和盼望,決定要全心全意倚靠神。雖然當時並沒有明顯立即的痊癒,但是因為心中感覺到平安喜樂,便決定倚靠神,不再倚靠任何藥物或偏方。 感謝主奇妙的帶領,現在我先生的身體一天比一天日漸復原,我的心中充滿了喜樂,我們全家也感受到信主之後的平安和喜樂,主耶穌真是全能的大醫生!

三、Timothy傳道的見證 1999 年2月21日徵得Pensiangan區Salong之婆羅洲SIB福音會(Sidang Inju Borneo)牧師之允許,在SIB證道。隔天跟朋友到Sinikaluan準備去割稻。當天早上,一位年輕人來央求:「傳道,請您幫我爸爸禱告!」 「咦!你怎麼知道我是傳道?」「很久以前,當您在Sapulut工作傳福音時就聽說過您了。」「我父親快要死了,醫生說他只剩下四天的生命,今天已經是第 四天了。我怕他的靈魂將要下地獄去,請您在他死以前幫他禱告,免得他的靈魂迷失。」我們交談時,大概是早上9點左右,當時也沒問他父親到底生病多久,病情 如何,就去禱告了。 到了病人家,這才發現屋裏好多人,原來按照毛律族的習俗,所有病人的親戚朋友都要在他臨終前聚集到他家,準備跟他一起做最後的團圓聚餐,然後同時也幫他料理後事。(註4) 當我看到病人時,他的全身已經水腫,連褲子都穿不進去,只穿了傳統用一塊布圍著身體的沙龍,病人早已不能起床,說話細如遊絲,連呼吸都有腐臭味。以後,我才知道他當時已經是肝癌末期。 原 來,我只是單純地想,這只是應家屬要求,為病人做臨終的禱告,病家和我都並不奢望能夠因此康復的,所以只想簡單禱告完就走。禱告前,便請當時所有在場的病 人親屬安靜下來:「我們要在此求告神,如果神要醫治他,他就會得醫治,就會有生命!」「對啦!只要靈魂不迷失就好!」當兒子從父親的病情知道父親是必死無 疑,因此以他原有信仰的觀點,只希望父親的靈魂在臨終禱告之後,不會因此迷失下地獄就好。 「不要懼怕!」我對他和眾人說,接著,便以悟性 禱告先禱告一次,然後再以靈言禱告,前後大概5分鐘。禱告完要離開時,便再次勉勵大家:「不要懼怕,交託給主!」「神掌握生命之鑰!」接著告訴他的孩子: 「3月5日我將再回來這裏!」「如果我父親到那時候仍舊活著,能等你的話……」他仍然不抱任何希望。 3月7日回到Pensiangan, 準備探望那家人,路上遇到病人的兒子,「你父親還活著嗎?」「還活著!」到了病人家,看到他的太太笑容滿面,知道主垂聽了禱告,便更加火熱帶領其家人禱 告。當時病人也跟我們一起禱告。看他的臉色比起兩星期前好多了,已經能夠說話,身上的浮腫也稍微消退,肚子不再像兩週前漲得那麼大,腿部的浮腫則仍在。於 是病人躺在床上跟他的家人一起禱告。禱告完,我告訴他們:「3月18日我會再回來!」 3月18日依約回來,見病人雙腿腫脹全消,只剩下腹部肝臟的部位仍然堅硬未消。 3 月20日安息日再度回到該村,村裏竟然已經有人排隊在老牧師家等候,分別有頭痛、關節炎、胸痛及全身痛的病痛,希望藉著按手禱告病得醫治。看到這種情形, 便告訴他們:「我來此禱告,目的不是為醫治病痛,其實是為了拯救老牧師的靈魂,4月20日我會回來為他施洗!」但是看到他們受病痛折磨,便為他們按手禱 告。 4月20日,老牧師和他家人共28人受洗歸入真教會,他並且還是自己下水接受洗禮呢! 感謝主奇妙的帶領,主耶穌真是既全能、又奇妙的真神 。 註1:通常在醫院醫治不好的情況下,毛律族原住民回家都會找巫師或祭司,嘗試用土著的傳統巫術或偏方來治療。毛律族至今仍然有巫醫及黑巫術的存在。 註 2:雖然之前曾經嘗試用傳統的草藥治療,並且病情有一些改善,但因此次實在太嚴重,因此回家便不再嘗試用巫術或任何偏方來加以治療,直接就招聚所有親人, 準備辦理喪事。按照沙巴原住民毛律族(Murut)的傳統習俗,當人在瀕臨死亡之前,其所有親人及全村的村民都要一起聚集在他的家裏,共同準備一頓豐富的 盛宴;然後全部的人一起聚集,和即將面對死亡的人共享他在世的最後一餐,接著就是幫他準備辦理後事。 註3:本篇見證訪問日期為1999年9月25日安息日晚上,於PENSIANGAN 區的BALANTOS村長家,即老牧師女婿家,同時訪問老牧師夫婦、他的女婿和提摩太傳道等三人。老牧師的兒子當時外出遠行,未能親訪。 註4:同註2,當時他的親屬已經在為他準備最後的一餐和後事。

◎撰文/張淑琦 ◎期數:270期 ◎2000.0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