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路亞 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我叫陳嘉華,現屬大林教會。感謝主的帶領,讓我們全家過著平安、快樂的生活;而我在二專畢業後,順利找到心中理想的工作──嘉義基督教醫院。 在一次意外車禍中,主耶穌使我脫離「生命威脅」和「肉體痛苦」。想起這段讓家人深為憂心的日子,由衷地感謝陪伴我們度過醫療過程的主耶穌;因此,願藉此見證分享主的恩典。
.


一、雖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災害 2002年6月11日,原本安排休假,但護理長要我回嘉義基督教醫院考試(因是新進員工,必須不定時抽測),卻在考完試回家的途中,發生了致命的車禍。車禍之後我什麼也記不得了,全是家人描述才略知那段蒙恩的歷程。 我騎機車從嘉基回家途中,經過民雄的某叉路,突然從鄉道駛出一輛闖紅燈的轎車,朝我機車的右後方撞上。因為撞擊力相當大,我整個人摔了出去,連安全帽也一起 飛走,於是頭部重重地往地上一摔,之後便失去了意識。經救護車送往醫院急救,發現我沒有了呼吸,顱內大量出血;當時情況非常危急,便緊急送入手術房進行腦 部手術。 送到恢復室觀察時,發現我另一側腦異常腫大,檢查後發現右腦大量出血,趕緊再推入手術房手術。 漫長的七個小時手 術中,最煎熬的還是家人,這當中,除了禱告祈求外,再沒有任何的方法。手術完直接送到加護病房,醫生告訴我家人:「危險期10天,手術中已有胃出血的情形 發生,可能這幾天會有其他併發症(諸如:肺出血、肝出血……等),所以這10天是關鍵期。」醫生先給我3天的鎮定劑,並吩咐探望我的人儘量不要叫我,以免 我因激動刺激到傷口,接下來就要看我的意志力何時醒來。此時,我的昏迷指數為4分(植物人為3分,正常人為15分)。 第二天情況並未好轉,因為開腦所以頭部都腫大,而且又有感冒引起的肺炎,所以持續發燒。感謝主,這一天當中,醫生所擔心的併發症並未發生。 第 三天,感謝主,我開始有了意識,雖然並沒有醒來,但四肢已開始稍微活動了,昏迷指數從4分上升到6分,且做神經刺激檢查也沒問題,感謝主,活動度都正常。 當家人在我身邊問我有沒有聽到他們說話時,我則會握一下他們的手以回答他們,且醫院方面也開始慢慢用鼻導管輔助進食,吸收狀況還不錯。 第四天鎮定劑停止施打,家人們都很擔心我何時才會醒過來,不斷禱告與祈求,神垂聽了他們的禱告,讓我醒了過來,昏迷指數從6分上升到13分,且能配合醫護人員的一些護理工作。而爸媽從那天看到我醒來,打第一次的哈欠後才有了笑容。 第五天中,我已經可以一半由自己呼吸,另一半則由呼吸器輔助呼吸。也許是意識較為清醒,全身又插滿了管線,極為不舒服,便開始掙扎躁動,護士們只好把我的手綁起來,家人看到這種情形雖然捨不得,但也無可奈何。 第六天,感謝神的帶領及眷顧,醫師評估隔天便能轉到普通病房。第七天卸下了呼吸器和許多輔助及監測器,平安地轉到普通病房,全天候由家人輪流陪伴及照顧。 二、神的杖,安慰了我 在這七天中,神給了我和家人無數的恩典,伴我走過死蔭幽谷,不論危險期10天、併發症和不知何時能清醒的種種評估,皆一一看見神的恩典與驗證。從昏迷指數只 有4分的重度昏迷,竟能在第三天醒來;從評估會有其他較嚴重之併發症到現在完全未發生;危險期10天中,第7天便可以轉到普通病房等;若不是神無時無刻伴 著我,怎有這神蹟奇事呢? 回到家中,家人注意到我的右部臉頰似乎無法活動,於是便回醫院檢查。經醫生檢查後發現,車禍時因右腦著地,導致顳骨內部骨折,壓迫右臉的顏面神經,以致於麻痺。 醫師說若開刀的話,雖然無法保證能痊癒,但能幫助加速復原;若不開刀,復原的時間會更長,或許無法復原也不一定。在檢查中並且發現,右耳聽力障礙、右眼視力 也受傷了,原因是當初車禍時顱內出血,血液經由右耳流出形成血塊,因而堵塞住了才會聽不太清楚,而右眼因當時腦壓過高,壓迫到視力神經所致。 醫師所能做的就是將壓迫到顏面神經的骨頭磨平,並將耳內的血塊取出;至於眼睛因為處於腦內深處,無法開刀。於是家人同心禱告後,決定再為我進行一次顏面神經手術。 六月底安排了顏面神經手術,手術過程相當順利,在四個小時的手術中,醫師幫我耳內大部分的血塊清除掉,且將壓迫到顏面神經的顳骨磨掉。手術完醫師告訴家人,恢復期大約三個月且須配合做復健,至於能恢復多少無法確定。 但感謝主,手術完直到出院後恢復的狀況都很好,無論是每天持續臉部神經的復健,傷口也從未感染,表達能力及記憶狀況都天天恢復。這段期間,家人形影不離的照顧,不辭辛勞地陪我到醫院復健,所付出的時間和精神真無法衡量。 一 個多月後,經醫師評估我的腦壓已穩定,於是進行最後一次手術──將左頭蓋骨補回去。那時我已經意識清楚了,知道要開刀時便很緊張,吃不下也睡不著,前兩次 手術因為意識還不清楚,所以既不害怕也不緊張,可是這次卻非常緊張,經過家人的安慰及禱告後,雖然還是很緊張,心情卻平靜許多了。 感謝 主,一切順利,開完刀送進恢復室半小時後就送到普通病房。這次手術很痛,尤其麻藥退時,醫師說如果很痛可以打止痛劑,不過傷口會癒合得比較慢。我便打了一 針,也許是副作用之故導致我一直吐,連喝一口水也全都吐出來,因此我決定不再打止痛劑,痛一陣子總比痛更久且更多副作用好!晚上,傷口的抽痛使我無法入 眠,而家人看了也很捨不得,便時時陪伴在我身旁。感謝主,第二天便好了許多,可以好好睡覺了。 過了5天,醫師看我恢復情況良好,建議我可 以出院,但必須每天回醫院換藥,可是家人覺得讓傷口復原得更好些再出院也不遲,於是又住了3天才出院,出院後仍繼續復健直到十月,醫師覺得都沒有問題了, 便叫我不用再去復健了。之後我每天在家裡看看以前的書,背背護理課本,看媽媽有什麼要幫忙的,但媽媽不讓我做任何家事,深怕會牽動道傷口,寧可全部自己做 也不願意讓我幫忙,我想母愛正是如此吧! 三、神以恩惠慈愛隨著我 從車禍至今已半年了,雖然右臉的顏面神經並未完全恢復, 但我滿心感恩,神給我太多的恩典與神蹟,若不是神,我怎能走出這死蔭幽谷?若不是神藉著醫師的手,手術怎能如此順利?若不是神的安慰看顧,家人如何走過這 段低潮期?這段期間,教會弟兄姊妹的代禱、同事的慰問探訪等,大家的關心從未間斷,真的很感謝你們的代禱,願神賜福你們。 記得有次,我回加護病房想答謝那些照顧我的醫護人員,他們看到我都非常驚訝,因為恢復的比她們想像得還快,許多之後來探望我的人也都覺得比之前的情況好太多了。神的恩典不僅自己深刻感受,連別人也都看見,我不能自私的隱藏,要將之見證出來。 神還給我機會報答祂的大愛,2002年12月24~28日和羅醫師一起去泰國醫療宣道,過程非常順利。今年初,我回到工作崗位,盡自己微薄的力量幫助需要幫助的病人。再次感謝那曾經默默為我代禱的人,願神賜福保佑你們。願一切榮耀歸給天上的神。阿們!

◎撰文/陳嘉華 ◎期數:310期 ◎2003.0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