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張江女士,現屬虎尾教會,係張全德長老娘,年92歲。

 二、三十年來,一頭白得發亮的銀髮是母親給人最醒目的標誌,回首50歲信主那年,至今已逾40年,在神奇妙帶領下受洗歸主,其中曾大病得癒,三子瑞哲獻身當傳道,家人陸續分批信主。一路走來,雖然也遭遇過不少艱難病痛,但主的慈愛與恩典卻常相伴,使母親時時銘刻在心。近年來,隨著年事漸高,健康情況也大不如前,兩眼曾因白內障與青光眼開刀,現在都必須戴上1000度的老花眼鏡才能閱讀,真是「髮蒼蒼而視茫茫」。

.

但感謝主的是,母親記憶力奇佳,我們兄弟姊妹中無一人能及。母親向我述說從前種種,並希望我稍作整理記錄為文以報主恩,永誌不忘之心意,也好讓後輩子孫明瞭長輩們,如何從神豐盛的愛中經歷過來,並時時傳誦以數算主愛。 正如經上所記:「是我們所聽見、所知道的,也是我們的祖宗告訴我們的。我們不將這些事向他們的子孫隱瞞,要將耶和華的美德和祂的能力,並祂奇妙的作為,述說給後代聽。好叫他們仰望神,不忘記神的作為,惟要守祂的命令。」(詩七十八3、4、7)

 

之一、家人歸主記


我阿姨江滿女士是母親最小的妹妹,28歲時成婚。約35歲時,因罹患開放性肺結核病,在省立嘉義醫院就醫,後來醫師宣佈她已至末期,藥石罔效,吩咐姨丈帶回 準備後事。當時家父母聞訊,特由虎尾前往探望。父親曾說:用「骨瘦如柴」四字來形容當時阿姨的狀況絕不誇大,而且動不動就吐血小半臉盆,真是病入膏肓。 同時前來探望阿姨的,還有姨丈的姑姑及家人,他們都是真耶穌教會大林教會的信徒,見此情景,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重,姨丈的親戚隨即向他們見證主耶穌和教會中 同靈的一些神蹟奇事。並告訴姨丈事到如今只好「死馬當活馬醫」,只要有信心,主必定會醫治。在座的父親聽了頗不以為然,因為當時肺結核病尚無特效藥控制, 並當下表示,如果阿姨的病光靠禱告就可起死回生,他和家人一定來信主。 走投無路之際,阿姨和姨丈決定信主。在那位親戚熱心奔走下,大林教會的同靈時常到斗南為阿姨代禱。不久,適逢大林舉開靈恩佈道會,阿姨表明了受洗的決心,希望靈魂能得救。因此家人為她找了一部計程車準備載往大林。在四、 五十年前計程車不很普遍,司機見阿姨病得如此嚴重,唯恐她不幸在車上斷氣豈不觸霉,而拒載之。連番遭到幾部車的拒絕後,只好變通將木板門拆下來當作擔架, 由四個教會弟兄,兩個兩個輪流抬到大林,由此可想像當時信徒的愛心。藉著信徒迫切的代禱,阿姨的精神還算不錯,受洗那天,由於阿姨身體太虛弱不能行走,因 此教會的姊妹陪她坐三輪車前往洗禮場;但受洗後竟可由人攙扶慢慢走回會堂,真是神奇妙的恩典。 靈恩會結束後,阿姨順利回到斗南,但同靈的關愛並未結束,仍然不間斷探訪與代禱。經過一段日後,阿姨的病情大有起色,飲食也由流質、半流質而至正常的飲食,身體逐漸康復起來。家父看在眼裏,不禁嘖嘖稱奇。後來阿姨回院檢查,醫師看了病歷嚇了一跳,大呼不可思議! 當時斗南沒有教會,因此每逢安息日,阿姨、姨丈都到虎尾聚會,而每次阿姨來時,總不忘到家裏請家父母去慕道,並提醒父親不要忘記信主的承諾;只是父親當時忙於經商,故一拖再拖,偶而與母親去慕道幾次,也是因阿姨盛情難卻,不便推辭才去的。 1957年某天夜裏,父親夢見一位身著白色長衣的天使手拿一本書並遞給他,他接過來翻看一下,是一本聖經。翌日早晨,父親有事正好外出。近午時刻,一位與我們熟稔且是在街上專收舊貨、酒瓶等古物的阿華來到書店裏,他從擔子內取出一本大約六、七成新的書向正幫忙看店的三哥說:「這是我剛剛收買的一本書,看起來還算新的,當廢紙包檳榔有些可惜(鄰居賣檳榔金紙),而我不識字,你們才看得懂,就以一塊錢賣給你們好了。」於是三哥買下它,順手擺在桌上。中午父親回來,看見 桌上有一本封面印著《聖經》大約16開的書,嚇了一跳,這不是昨晚天使給我的那本書嗎?為什麼會有這本書呢?父親這時才將昨晚的夢告訴大家,並下定決心要 去慕道,因實在太奇妙了。如此慕道了三年,母親依稀記得在1960年4月3日,父親帶著祖母、她和我三嫂、三哥的長子超雄和我一共6人受洗歸主,這是第一批重生的成員。 1961年8月,四哥隆義擔任教師的工作,五哥勝吉(謙勝執事)高中畢業正等待聯考放榜,而七哥景惠準備升上初中就讀,在父親的遊說下,從沒上過教堂聽過講道的他們,竟答應與教會的青年到高雄參加學生靈恩會,感謝主!結果3人先後得到聖靈並受洗歸來,並且大發熱心,這是第二 批。 1963年,三哥瑞哲(恩哲長老)剛從金門退役歸來一週,便遇上舉開靈恩佈道會。三嫂心想,傳道苦口婆心交待信徒要帶慕道者來,但實在不知要帶誰去,只打定主意要把三哥抓去充數。而三哥好不容易在金門將近一年十個月(兩年兵種)才回到家,買了兩打大瓶的金門高粱酒回來,準備與他的哥兒們再好好痛飲一番,三嫂知道後阻止,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不過想到離家這麼久,就給個面子聽她一次吧!沒想到在教會佈道會最後一天得到了聖靈,自己還向傳道報名要受洗。而六哥景智(靈智執事)在1960年秋天讀高一時,有一位同學是浸信會的信徒,邀請他和幾位同學每週五晚上到教會跟美籍牧師學英文(教科書),後來也參加了他們青年會和主日崇拜。四哥隆義建議他不妨將兩邊教會的道理查考做比較,從此六哥聚會就兩邊跑,直到1962年3月受聖靈後才停止去浸信會。四月的春季靈恩會便與三哥一起受洗,成為第三批主羊。 好幾個月沒到浸信會,該會另一位台籍牧師聽到六哥受洗的消息,曾到家裏來對哥哥說:「你已得救了,還跑到外教會,以後不能得救可與我們無關……。」 1969年,父親61歲時被按立為長老,聖名全德。 令雙親最操心的是大哥(炳煌)的信仰。他熱衷於勘輿姓名學和易經的研究達十多年,母親認為要帶領他相信真是困難重重。沒想到在家人的代禱中,神開啟了他的心,終於在1975年春季,大哥帶著高賓、銀鈴兩個子女受洗,同年的秋季大嫂也受洗,這是第四批。如今,母親最惦記的是二哥、二嫂一直未能同沐主恩,「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只有繼續求主施恩,讓二哥、二嫂早日回到主的羊圈中。

之二、肝、膽、腎病得神醫治


1965 年某天,母親午覺醒來,卻仍覺身體十分疲倦,家人發現母親的雙眼及皮膚有些泛黃,猜想大概肝臟出了毛病,因此就到虎尾的三多醫院就診。醫師一看認為母親肝、膽病嚴重至必須住院,於是在那裏住了三天,但因醫院裏人聲吵雜,根本沒辦法休息與睡覺,母親覺得更累,決定辦理出院回家休養。 回到家,便請教會的弟兄姊妹幫忙代禱。而當時的蔡永輝執事也到家裏來探訪與代禱,並向父親推薦他住在台中、精於中醫的親家郭明欽弟兄(郭子民長老的父親),認為我的大姊住在郭伯伯家附近,起居照顧也方便,因此接受蔡執事的建議,第二天由父親陪同到了台中。 母親經過郭伯伯幾天的中藥調理,病情有些好轉,並聽郭伯伯的建議多利用清晨到附近公園散步。因此隔天一大早母親起床後便到處走走,但身體仍然虛弱,禁不住一陣陣涼風吹拂,當晚便因著涼氣發燒,郭伯伯看母親發燒又腎臟發炎,便建議她去大醫院做詳細的檢查及治療。 因此母親轉往台中穎川醫院住院,主治醫師為她照了X光片,並抽膽汁及各種檢查。醫師告訴我們母親的肝臟已有硬化現象,膽有結石,腎臟發炎。肝硬化在那時並無有效的藥物控制,而全身泛黃的皮膚比剛發病時更嚴重,因此母親的病情對醫師而言真是十分棘手。就這樣一直靠吃藥、打點滴以控制病情不再惡化,連續在醫院住了兩個星期,病況復原得十分緩慢。 我住在虎尾的姑媽張秀葉女士與姑丈同是天主教徒。以前我們曾向她見證本會的道理和一些神蹟奇事,姑媽偶而也會抽空來教會慕道。在她聽見母親生病且情況一直沒有進步時,曾好幾次對我們說:「你們教會不是有醫病趕鬼的能力嗎?為什麼不向神祈求母親的病得醫治呢?」 當時父親與三哥共同經營書局兼做文具批發的生意,非常忙碌。但父親為了分擔姊姊看護母親的辛勞,時常丟下手邊的工作到台中。三哥聽到姑媽的這番話,有些扎心。便與父親商量,想把母親帶回虎尾就近照顧,以免兩地奔波,也不用常麻煩姊姊,家人可以專心倚靠主。他並悄悄在禱告中向神許願:如果母親的病得醫治,願 意獻身當傳道為主做工。 得到父親的首肯,一個星期日,他倆來到醫院,向母親及主治醫師表明來意,要辦理出院。醫師十分驚訝與不解地對母親 說:「這是妳親生的兒子嗎?」母親回答:「是。」醫師又說:「既然是妳親生的兒子,妳病得這麼嚴重,身體如此虛弱,怎麼忍心說要帶妳回家?」三哥向醫師說明:「我們是基督徒,要帶回家禱告倚靠神。」在醫師的錯愕、母親的首肯,與三哥的堅持下,還是辦妥出院,搭車返回虎尾。我們家在車站斜對面,聽到母親已到車站,我趕緊前往接她,才三、四個星期不見,母親原本黑白相間的頭髮竟全變白髮,皮膚顯得更蠟黃,身形消瘦,精神憔悴,步履蹣跚不穩,且說起話來有氣無力,我真不敢相信這就是母親!扶著她走回家,眼淚直在眼眶打轉,我不想讓母親看到我悲從中來掉下的眼淚。 回家後,最重要的事便是同心為母 親禱告,教會的同靈也不斷關心與代禱。這期間,沒有吃藥,有時只是把朋友好意採來的化石草煎湯當開水喝。蔡執事也根據聖經說:「你們中間有病了的呢,他就 該請教會的長老來;他們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為他禱告。」(雅五14),也特別為母親抹油代禱。並以「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 治。」(雅五16)勉勵家人,讓我印象非常深刻,至今不忘。 誠如經上所記:「出於信心的祈禱,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經過幾個月的禱告,母親蠟黃的皮膚逐漸恢復正常,原本不佳的胃口也大有改善,神的憐憫與恩典,讓母親的肝、膽、腎病得到了醫治。 在病體完全恢復後,三哥才告訴父母親他許願就讀神學院的心意。只是當時弟妹們尚在就學中,因此蹉跎了一年多,才於1967年,順利進神學院就讀,而成為神的工人。 1990年,雙親在台南哥哥家,一天清晨六點多,在附近散步,母親被兩隻突然衝出大門的狗撞倒,致右邊髖骨破裂。當時八十高齡的她,疼痛異常、不斷呻吟,讓我們兄 弟姊妹心疼不已,不斷在禱告求主幫助,並在開刀時群集台南為母親加油、打氣。感謝主的垂聽,讓母親順利在全身麻醉中換上不銹鋼骨,而母親一心一意要靠主再 站起來的毅力,使她在不到半年的時間,終於不用輔助器就可自行走路。 1992年9月3日,與母親結縭63年的父親,在84歲因腦溢血,蒙 主召回天家,1996年一月母親十二指腸出血,同年三月又因跌倒而致第十二胸骨骨折凹陷,接二連三的打擊與病痛讓母親元氣大傷。尤以胸骨骨折為最,母親因為骨質疏鬆只能以鐵衣固定,吃些止痛藥治標。痛苦難耐幾達一年,其中數次母親甚因難忍劇痛而哭了起來。從小到大母親給我的印象就是堅忍不拔的傳統女性,事事忍耐到底;至此我能深切了解,那是何等難以承受的痛了。 為期好幾個月的時間,母親皆在病痛與禱告中度過,她深信「我們受患難原是命定 的」(帖前三3)「所以弟兄們,我們在一切困苦患難之中,因著你們的信心就得了安慰。」(帖前三7),也給了母親不少的鼓舞。從不曾聽她發一句怨言,而 當疼痛日漸減輕時,她總不斷地感謝神!不管順境或逆境,皆以感恩的心,度過神安排的每一天,是母親的生活態度。 兩年前,恰是母親90歲暨 信主40年的紀念年。那年暑假(8月20日)眾兄弟姊妹相約在虎尾教會舉辦感恩聚會並聚餐,大人與小孩共有六十多人參加,會中母親首先發言40年來主耶穌 一路的保守與眷顧,除了感謝,還是感謝,真是「感激不盡」,大家都會心一笑。接著由大哥依序至小妹我,每家庭都輪番上場介紹自己家族成員、近況,及簡短數算恩典,彼此分享主裏的喜樂。 回想1983年,阿姨因孫子意外去世,而傷心病倒後離世,享年64歲。主耶穌讓她在世的日子多活了近30 年。阿姨在我們家所撒下的福音種子,從第一代的祖母算起,已經綿延了五代。而家族信主的人數也由第一批的六個人,增加到目前將近70人。希望晚輩也能深深 體認第二、三代對信仰的堅持,對主堅固不移的信心,及對事工的參與,並源源不絕地傳承下去,這應該是母親最大的心願吧!願一切的榮耀歸於我們在天上的父, 阿們!

◎撰文/張瑟娥 ◎期數:296期 ◎2002.0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