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搬家了!上百隻螞蟻排著整齊的隊伍,從床鋪與牆壁的隙縫中爬了出來,往與床鋪相反的方向前進,我目瞪口呆地目送著牠們離去,是巧合、還是神蹟?

「奇怪,怎麼全身到處又痛又癢,睡不著……」我心裡咕噥著。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窗外的蟲鳴和馬路上呼嘯而過的機車聲,既熟悉又覺得陌生,下午疲於搬家的我將自己埋在棉被堆裡。誰知黑暗中,一批深紅色打扮的螞蟻雄兵已悄悄攻佔我的床榻,似乎想趕走我這不速之客。疲憊的身軀雖然痛癢難耐,但已無精力起來開燈查看,搬到新公寓的第一晚,我徹夜輾轉難眠。

.

大學時因沒抽到宿舍,一直和同學在外面合租公寓。三年級時,和原本的室友拆夥,各自另覓新住處和新室友。「求祢帶領我到一個願意與我同在的新住處,但願我搬過去時,也能與我同去,繼續在那裡賜福給我!」我如此禱告著。 主應允了我的禱告,帶領我順利找到新住處和新室友。下午一搬進去就忙著整理與打掃,絲毫沒注意到床鋪就在螞蟻窩旁,第一個晚上被螞蟻咬得無法入睡,直到隔天早上才發現這大問題。有螞蟻,怎麼辦呢?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當然是殺蟲劑,可是緊靠牆壁的床鋪無法移動查看,也無法噴灑,我望著被螞蟻攻陷的床鋪發呆,在床上爬來爬去的螞蟻彷彿對著我冷笑說:「放棄吧,這裡注定是我們的地盤!」 那我以後晚上怎麼睡?神怎麼帶領我搬到這種地方來……?我搖搖頭,想要把這種念頭甩開,不斷告訴自己,神的帶領不會出錯,主耶穌是負責任的神,祂不會把我帶領到這裡就一走了之,何況主耶穌是全能的神。 當年祂為了帶領以色列百姓出埃及,使埃及地遍滿成群的蒼蠅,而以色列人居住的歌珊地在神的眷顧之下,免去蒼蠅肆虐之苦。「你若不容我的百姓去,我要叫成群的蒼蠅到你和你臣僕並你百姓的身上,進你的房屋,並且埃及人的房屋和他們所住的地都要滿了成群的蒼蠅。當那日,我必分別我百姓所住的歌珊地,使那裡沒有成群的蒼蠅,好叫你知道我是天下的耶和華。」(出八21、22)是呀,世界上的生物都聽造物主的話。 於是,我大膽地向造物主祈求:「主啊,我知道是創造宇宙萬物的主,若願意,求叫這些小螞蟻不要再爬上床鋪干擾我的睡眠了!」(是單純,還是愚蠢?留給神判定吧!)禱告完,將這個煩惱留給主耶穌後,我便出門了。 幾個小時後回到房間,映入眼簾的那一幕,大大震撼我的心──,螞蟻搬家了!上百隻螞蟻排著整齊的隊伍,從床鋪與牆壁的隙縫中爬了出來,往與床鋪相反的方向前進,我目瞪口呆地目送著牠們離去,是巧合、還是神蹟?我寧可相信神為我行了一件奇事,如果人不相信神願意為他行事,那麼人何必祈求呢? 我立即在掌管萬有的造物主前屈膝,眼眶是溼熱的,心是激動澎湃的,除了感謝還是感謝,卑微如我,竟蒙了造天地之耶和華的恩惠,神展現了統管萬有的全能以及莫測高深的慈愛,藉著這次「蟲蟲危機」,我想主耶穌也是想告訴我:「是的,我的孩子,我實在是同你一起過來了,從在這裡的第一天早晨開始,我就要賜福給你!」當天晚上,我睡得比以往都香甜,小螞蟻們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必安然躺下睡覺,因為獨有和華使我安然居住。」(詩四8)當下,我深刻的體驗了神! 一轉眼,三、四年過去了,偶爾,只是偶爾,當我瞥見紅色的小螞蟻在書桌上爬來爬去時,或者當我被牠們咬了一口時,我會紀念起神曾經為我行了何等的奇事;但每次思緒都很快的被拉回現實。當時我沒有將螞蟻搬家的那一幕拍照下來,現在有一點點後悔,起碼可以留個紀念。 如今我的眼眶不再溼熱,當時激動的心也早已平息,我知道,或許將來我對這神蹟的記憶會逐漸模糊,但唯一不變而且能長久留存的只有兩樣東西,一個是神的榮耀,另一個則是烙印在我心裡的「信念」:「不管我往哪裡去,全能的神都與我同在!」是的,激動會平息,記憶會模糊,但經歷神蹟而建立起來的信念將永遠深植我心!

◎撰文/吳盈光 ◎期數:321期 ◎2004.0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