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 是個舊時代的新女性,從象牙塔走向現實,從燦爛歸於樸實,在信仰與生活中演一齣戲。腳本是一連串的熬煉,刻劃在心版上的是一道道鮮明的印記,次次禱告的淚痕,和波波危難的呼求,就如聖經所記:「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身上常帶著耶穌的 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林後四8~10)

.

這印記固然滲著血跡淚痕,卻無一不蘊藏著神奇特的恩典、平安。 在每個生命轉彎處,她總是傾其所能,留下愛的蹤跡,無怨無悔地追求平實、平凡、平淡、卻處處散發屬靈的喜樂。 作者與您分享本篇見證,願你我在各種人生轉折處,依然持守對神最初的單純,堅持對親人關切的真情!

被愛包圍的溫馨

1964年升高中時,向來富裕的家境,因父親經商失敗,拮据經濟和陰霾低壓,使得她自憐自卑又憤世疾俗,因而埋首名人傳記和文學著作,欲從中尋找生命的出口。1966年考上大學時,母病信主得平安,她接觸福音,生命曙光乍現。 1968年,陸續來家鄉就讀的大專青年,渴慕真理亦熱心聖工,加上洪家、劉家、郭家等各路英雄好漢,經常聚集、查經、唱詩、活動,雖無團契之名卻有團契之樂,讓她品嚐主愛的甜美如活水泉,滋潤枯渴心田。 認識他就在淡水,外表呆愣、樸實、木訥,個性、作風、家庭與她大相逕庭。 當時已在職場上出入的她,見識到外表出類拔萃的未信男性們,私底下呈現另類齷齪風貌,方體會原看不上眼的「鈍石」竟是尚未琢磨的樸玉、蒙塵的鑽石,若稍具慧眼巧心,必見其內蘊質地和熠熠光芒!

以愛中的孤獨為樂

「不可嫁娶外邦」的信念,使她在洪弟兄提親後,毅然嫁他。婚後第二年,長子七月大,丈夫蒙神揀選入神學院。當時未信的公婆極不諒解,且家計每月銳減三千元(三千元在當時是個不小的數目),加上適應夫家生態、初為人母等艱難,強烈衝擊著年輕的她。 她想起父親的身影,雖潮起潮落、繁華落盡,仍可簡樸生活,以種蘭、看書、為子女作飯、甘於平凡而自我調適、自得其樂。生命的「本質」不該如此伸縮自如嗎?為何要讓環境轄制心靈,陷入諸多悲情? 何況當初,將夫獻主是甘心樂意,更是恩典,應當企求他成為主重用的器皿,專心作主工,豈能以兒女私情牽絆?因此不時祈求神賞賜智慧,使彼此能在事奉、親情與愛情上取得平衡。 如果「孤獨」是傳道娘必走的路,那麼獨處的藝術,則是必修課程。丈夫不在家,不必叫苦抱屈,轉個彎,生命可以無限寬廣;換個角度,視野可以更加遼闊。

禱告建構的母愛

生老大兩年後,剖腹產的疼痛與不便,猶歷歷在目,育兒和職場壓力,已是不可承受之重,意外地竟二度懷孕,更是無法面對的恐慌!丈夫卻勉勵:「兒女是神所賜的 產業,該多禱告!」然現實經濟與各方面的難處,使她百般不願卻又不得不順服在神的話語下。為安全計,醫生原欲再次剖腹,但神出人意外地看顧,竟自然生產且 母子均安。不知情的丈夫,前一夜遠從嘉義搭夜車急歸,一路顛簸至清晨抵家,方知神奇妙的保守看顧。 孩子成長過程,驚滔駭浪起起伏伏,萬籟 俱寂中,她效法哈拿在神前傾心吐意,長時淚眼跪禱。「人若賺得全世界,若孩子偏失了,又有何意義?」丈夫的話不時迴響耳際,在家庭與職場間,她嚴肅省思走 向,終於毅然地以母職為重,退出職場。如今,孩子俱已長成,她感謝神的垂憐和保守,更欣慰自己那些年為愛而過得血淚交織的日子,神不輕看。 使人成長的是神!陪著孩子走過的歲月,她自己也在多方面成長成熟,更深刻體會愛是忍耐、愛是尊重……等等諸多愛的真諦。 在孩子生命的轉彎處,拉著神的手陪伴孩子成長,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以愛堆砌的守護力量2000年5月,洪傳道罹患急性膽炎,摘除了膽。2001年1月患 肝膿瘍幾番住院,休養半年。2002年1月8日又因壺腹癌入院,由於部位牽連甚多器官,經歷十一個小時手術,1月10日,因胰汁洩流侵蝕其他器官,緊急搶 救,再次經七小時手術,摘除脾、胰、十二指腸和少許的胃,之後一個月間病況起伏不定,她日夜隨侍在側,前後共49天,歷經身心煎熬和幾乎生離死別的情況。 她心想30多年的夫妻生活,隨時可能畫上休止符,何忍在他最需要的時刻反得不著親人的溫暖?金錢隨時可賺,生命卻一去不再,為了陪伴他走過幽谷,她寧可自己 照顧而不請看護。深愔既能相聚,就該積極營建快樂時光,把生命中的遺憾減至最低。孱弱不堪的洪傳道出院後,需長期調養,她體認到生命的優先次序,再度面臨 工作與親人的抉擇,毅然再次為至親至愛割棄高薪,卻深信沒有走不過的路。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傳三1、2) 藉著照顧、鍛鍊丈夫,兩人開始另一種生活模式,一起探訪教會與信徒、一起作聖工,一起禱告、讀經、泡湯、游泳、爬山、散步、參觀各種文物、花卉展……,在地如天,將剎那化為永恆。原來放下,可以展開另種豐富的生命格局。 兩年來,她不時從各種層面檢視自己,傾全力扮妥另一半的角色,學習認知死亡並非遙不可及,只是遲早會相遇的朋友,是人人得面對的真實路。憶及他住院時,黃靈新執事、李義昌執事猶來探視,孰料他們竟先安息主懷,生命確實無常,是神掌握一切。 在安老院,見到許多面無表情卻會呼吸的軀殼,生命、歡樂,彷彿全然凝結,她深感:人活著最可怕的是喪失生命本質,若能靠著神,存著信心、喜樂行在神旨意中,勇敢迎接死亡,如此必能顯出生命之光。 在丈夫生命的轉彎處,她學習放下,作全天候專業看護,夫唱婦隨,同心作工;她學習歡喜看生死,努力度過每一天。

行經生命轉彎處

她說:「我很喜歡默劇,主演者在漆黑場景下,無須太多陪襯,僅用豐富的肢體語言,生動表達真我。現今世界以太多包裝,提高附加價值,卻忽略本質。我認為不管擔任何種角色,不管有無場景、台詞、喝采,當盡所能地呈現愛的溫暖。」 而洪傳道娘,似乎就在神所給予的場景裡,認真演著這齣人生劇本。在神安慰與帶領下,將悲情的角色轉化為喜樂的角色。在婚姻和家庭裡,許多關係的維繫,於轉彎處歷經考驗,有些人捨棄情義逕自向前,有人持守冷漠不願付出,但有人選擇留下愛的蹤跡,求主在轉彎處扶持、賜力量。 在這個家庭成員的轉彎處,她點燃一盞溫暖的火把,讓愛的起點生發更多的愛。 神沒有讓她獨自扮演角色,而是陪著她一路走來……。

◎撰文/墨笛 ◎期數:317期 ◎2004.0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