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ard2

感謝神!他的手雖然少了一根手指頭,但這實在是恩典的記號.....

1975年7月7日下午2點,我想進山裏撿些柴回家煮飯,讀國小正放暑假的四個孩子搶著要跟。長子是田輝煌傳道,當時他11歲,次子桂銘9歲;長女惠美6歲,次女珍寶4歲。當時身懷七個月身孕的我,帶著輝煌和惠美上山,兩個孩子邊跑邊唱歌。

. 不一會兒,大兒子回頭跑來問我:「媽媽!百香果種了滿山,有的掉落地上,我們可以撿來吃嗎?」我說:「可以,這些是自然生長的。」他又放聲高歌,高興地撿取果子。忽然歌聲停了,那一剎那,我以為他在吃百香果,但他突然尖叫說:「媽!我被蛇咬了!」沒多久他的手立刻腫起來,嚇得我手足無措,但仍振作起來問他:「你怎麼那麼不小心?可能是蟲子咬吧?」他說:「我在摘百香果時,低頭一看,蛇正吃著,百香果上還留著牠吃的小洞口,牠一溜煙就閃走了。」
全身癱軟,無法行走


我扶他到小路上安慰他:「不要怕!不要難過!我們信的神是真神,聖經上說信的人必有神蹟奇事隨著……。所以你不用怕!你不會有事的。」我們準備再爬山折回時,發現他已全身癱軟,不能走路,我只好蹲下來背他,但他很壯加上我身懷六甲,實在背不動,就這樣走走停停,本來不到30分鐘的路程,已經走了兩個多小時卻還沒走到村莊,我一直用神的話激勵他,也一邊禱告。我告訴他:「你一定要勇敢地走回去。」 經過衛生室,剛好有醫生在,但是衛生室沒有冰箱,沒存放血清,打電話到鄉衛生所也是這樣。直到打電話到南投縣衛生局時,得知那兒有血清,但已快到下班時間,且山上最後一班公車也下山了,我們實在無法就醫,翌日又是星期六,該怎麼辦呢?衛生室主任是我們本村的醫師,他說有辦法,就是用火燒蛇毒。 只見他拿著油燈,用火燒著刀片,然後在牙痕的傷口上一直挖,也抓起小兒的手拉近熱火上端,讓火不停地燒著他的手,目的將蛇毒燙死。孩子被幾個大人合力抓著痛苦地喊:「媽媽!我不要被燒!很痛呢!燒得手痛死了!不要燒了!不要燒了!」 我不住地喊著哈利路亞!哈利路亞!突然想到輝煌被蛇咬已過了3個鐘頭,除了手腫得厲害,連脖子都腫起來了,毒液已經蔓延,這樣燒也不是辦法,立即向醫生表達謝意,便扶著他慢慢地走回去,想靠禱告交託給神。

哥哥!你不能死!


天黑到了家,看到桂銘和珍寶相擁而哭。我問:「你們為什麼哭?」桂銘說:「有人告訴我們,哥哥被蛇咬了,會死!」輝煌和惠美進客廳後,四個孩子抱在一起哭!孩子們直說:「哥哥!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我們不能沒有哥哥!」輝煌說:「我也不想死,我不能失去你們!」 看他們這樣,我心裏很難過,就跟他們說:「要哭,要在禱告裏哭!不要隨便流眼淚,我們要求神可憐我們!」正禱告時,鄰居信徒們也進屋裏幫我們代禱,而後教會負責人也表示今晚要在此做家庭聚會,我心裏頓時感到溫暖,還有這麼多人關心我們。 很快地許多信徒紛紛前來,年紀最長的七、八十歲的老阿公們也都來了。晚上我們一起聚會禱告,輝煌說想睡覺,可是老阿公、老阿媽們說:「不可以睡!不可以睡!要振作起來!你一閉上眼睛就不會醒了!」而後一整夜,老人家輪流講故事給輝煌聽,說了很多古時代的事蹟,為的是不要讓他睡。 黎明前四點鐘,有些弟兄說:「我們一起禱告後回家吧。」禱告完,父親問我:「妳準備怎麼處理這孩子?」我回說想帶他到台中就醫,因為台中省立醫院有各種蛇類的血清。父親便請家兄與我同去。清晨五時許,我們步行至信義車站,趕上六點多的早班車。 當我要更換輝煌的衣服時,才知他的手臂異常腫脹,無法脫下衣服,只好剪破衣袖才能換上寬鬆的衣服;先前被火烤的地方也不停地流出汁液。孩子直說:「很痛!很痛!」我說:「你要忍耐!聽你喊痛,我實在心如刀割!我們現在就要去醫院了。」 七點多抵達水里車站,剛好台汽客運往台中的公車正要出發,家兄趕緊跑過去攔車,車掌小姐將門打開,伸手像我們要車票,我這才發現,滿腦子都在想孩子快死了,怎麼辦?怎麼辦?連買車票的事都忘了。我於是跟她說明原委,小姐聽到是毒蛇咬傷嚇了一跳,立即把她的座位讓給孩子坐(因為車上人多,早已無空座位),也沒有再向我們要車票。

病情危急,各醫院拒收


到台中省立醫院已9點多,院長和眾醫師看了孩子的病情,都搖頭說無藥可治。我們又到其他規模較小的醫院、診所,他們更是無計可施,紛紛建議我們趕緊到省立醫院。可是我們才剛從那過來啊!我們該怎麼辦?能怎麼做?心中很是難過,喊著:「哈利路亞,主啊!可憐我吧!」 心裏隨即受感動說:「今天是安息日,你們只管到教會去,孩子的事情等聚完會再說。」我們便坐上計程車到台中教會。11點多聚會完,有弟兄問家兄從何處來,哥哥遂告知我們的來意,對方驚呼怎麼會這樣?立刻領我們到郭頂順長老那兒。郭長老說:「人命關天,要趕快就醫!台中只有省立醫院較大、設備較好,我們到那去!」我說:「我們剛從那兒來,它不收我們。」郭長老說:「好!我帶妳去,沒有問題!」 我們又來到了醫院,醫生仍舊搖頭拒絕,院長對我說:「已經跟妳講沒有辦法了,為什麼還來?」郭長老說:「不要這樣,她很可憐!她的先生是教會的傳道,現在正好派到台東縣池上教會駐牧。行行好吧!無論如何一定要把孩子收下來!」 院長便通知所有的醫生集合開會,他們都非常反對。我哭了!郭長老一直拜託院長:「拜託啦!就看在我的面子!」當時,許東霖長老(那時為傳道)也有跟著來。院長說:「好吧!可是我話說在前頭,把妳的孩子留下來,是看在紅十字會會長(指郭長老)的面子上,我們不保證孩子可以活超過兩天。」 院長伸出二根手指頭肯定地說。這一刻,我的心痛得無法忍受,我哭得很大聲!放聲地哭!心想:「已經在醫院裏了,還是沒有辦法!怎麼辦?我就要失去孩子啦!」本來醫院大廳有很多人,聲音吵雜,但因為我的哭聲很大,所有的人都停下來看我。

分秒為子禱告


護士施打消炎針、止痛藥後,輝煌坐了起來對我說:「媽媽,妳不要哭。我不會死在這裏!我會平安回家!不要難過,主耶穌會救我!」那時郭長老嚇了一跳,拍我的肩膀說:「傳道娘!傳道娘!不要哭!妳看妳的孩子很有信心!我們也要有信心,相信主耶穌一定會醫治!」 接著,郭長老替我辦妥住院手續,送我們到病房。下午他聚會完後,帶著溫水瓶、洗臉盆、吃的、用的東西來給我們,如同一家人般地幫助我們。主治醫師和護士常常來看輝煌的病情,我也很怕熬不過這兩天,一直在他的旁邊禱告,時時留意他的脈搏是否仍在跳動。我幾乎快忘了自己,可以不吃、不喝東西,心思整個牽掛在孩子身上,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為他禱告。

凡事都有神的命定


因還有別的病人在,我沒有用靈言禱告,但仍會找機會到浴室用靈言禱告。在浴室禱告時,我向神祈求說:「凡事都有祢的命定,即使我的孩子是短命的人,現在就是他的時候了!但祢是神啊!我們的生命操之在祢的手中,祢若願意,我們可以活很久。」而後我回到孩子的身旁,握著他的脈搏睡著了。 我夢見一位身穿白衣的人,祂問:「妳為什麼那麼憂愁呢?」我說因為這孩子被蛇咬,即將死亡。祂說:「妳相信有耶穌嗎?」我馬上回答:「我相信,因為我信的神是耶穌!」祂即說:「那就好了!他這樣(伸出兩根手指頭)就會好了!」夢醒後我思考著,為什麼神的意思也是兩天呢?難道院長說的對嗎? 後來我又再禱告懇求神:「求祢不要設定兩天,不要這樣子對我!我的先生作祢的僕人(田水木傳道),我不配求祢,但是我沒有別人可以求救啊!沒有人可以幫助我!先生不在,祢應該做我家裏的丈夫、作家裏的父親來照顧孩子啊!不然我們好似孤兒寡婦,沒有人可以幫助我們。」 我心裏已認定輝煌只能存活兩天,但兩天過了卻沒事。我又想是否兩個星期內即會死亡?傷口一天天惡化,他無法說出被何種蛇所咬,醫生便猜想是眼鏡蛇、龜殼花、雨傘節、青竹絲等四種毒蛇所咬,而施打上述四種台灣最毒的蛇類血清。 但傷口仍舊腫痛腐敗、流出膿液,皮膚呈黑色;捏他的手指時,已無知覺。醫師說腐肉已蔓延到整隻手臂,必須切除整隻手才能挽回性命,否則爛到胸部,就不能開刀了。我極力反對切除手臂!孩子若缺了一隻手,怎麼面對未來?活著豈不更痛苦?! 即使醫生不同意,我依然建議醫生作局部性地手術,只切除手掌上的腐肉;若仍無法止住潰爛的情形,以後再切除手臂。我為此事一直向神禱告,求神感動醫生照我的意思去做。 第12天要開刀了。手術前我一再叮嚀醫生們:「只能拿掉腐肉,絕對不可切除手臂喔!」醫生說:「妳放心!我們照妳的意思。」孩子被送到手術房時,我一直跪在房門口禱告,不管人家看我、笑我,救孩子重要!只要自己面對神就好了。還稍微聽到人們從旁經過時,議論紛紛地說:「她在作什麼?好像在禱告?」

施打血清後消腫


後來醫生將拿掉的腐肉送至臺大醫院化驗,一星期後得知乃是百步蛇所傷。但被百步蛇咬傷的人,在極短的時間內即會喪命,因此醫生對孩子仍存活感到非常驚訝,以百步蛇的血清注射,果真消腫了。持續打點滴,不久連藥也不必吃了,只剩下傷口尚未痊癒。 感謝神!雖然經歷了20幾天非常漫長、痛苦的日子。當醫師宣佈只剩兩天可活時,我向神許願禱告說:「我願把他還給祢,求祢讓他活久一點,不要在這兩天內死去,因為我沒有好好照顧他,讓他被蛇咬了。」那晚作異夢時,神伸出兩根手指頭說這樣就好了,我卻誤會神的意思,以為是指兩天即會喪命。 因為我的信心不足,我的心太憂傷了。醫生也常常跟我說要有心理準備,他隨時會死。我即去買了一件女孩子的花襯衫套裝給他穿,希望他聰明、乖巧……的印象能深深刻印在我的腦海裏。感謝神!神存留他的性命。 我告訴輝煌:「如果沒有神幫助你,你是死定了,現在是神再賜給的生命,我已將你許願給神,你要懂得感恩,要還願給神。這個責任你自己負責,因為你已經11歲了。」從那時起,輝煌的爸爸開始培養他,父親到哪裏辦靈恩會,就帶他在身邊,讓他參與聖工。14歲,讀國中的年齡時,即安排他在聚會中練習講道。

神帶領勝過操練


感謝神!他的手雖然少了一根手指頭,但這實在是恩典的記號,若不是神拯救,便沒有今天的他,更不用說能做神的工。這一切榮耀都是神的作為,都歸給神。願神繼續施恩、繼續保守我們走天國路。哈利路亞!阿們。

後記:


在此感謝萬美教會、台中總會、台東池上教會所有信徒的代禱,使神憐憫輝煌、存留他的性命,願神紀念大家的愛心。

◎撰文/田吉雅雲 ◎期數:323期 ◎2004.0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