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d-hand-ok

   2001 年12月中旬的一個星期五下午,忽覺身體不適,隔週星期一回北部,即至醫院檢查,經過五天細察後,確定是惡性腫瘤,且長在非常隱密的部位,幸好發現得早。 對我們家庭而言,30年的婚姻生活,一直在神恩典呵護下,偶爾有些小風浪,但總安然度過,面臨此消息,雖不至於慌了手腳、亂了分寸,還是令人難過。要來的 總要面對,何況有主可靠! . 基督徒面對每一次的患難,往往是神另一次恩典的開始,因萬事都互相效力,要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只要能學習到該學習的功課,我深信 主的恩典絕對夠用。所以「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四6) 

2002年1月6日入院,8日清晨即入開刀房,因部位(壺腹)牽連到膽管、十二指腸、腸及胰臟,長達11小時的手術後才 送入加護病房。本以為已順利平安,不料才一天時間,手術前醫師所提及最壞狀況竟然發生──胰臟及腸管之接合出了問題,胰汁流出侵蝕其他器官,若不趕緊處 理,即無法挽救。10日晨被告知此一惡訊,有如青天霹靂,但內心卻非常篤定安穩,聯絡總會邱長老請同工幫助代禱後,再度入手術房之前,緊握愛妻之手,心想 應該交代事情了,但從何說起,望著這30年聚少離多、無怨無悔,秉持愛主感恩的心,一起服事的好伴侶,我只能望著她說:「謝謝妳,陪我走了30年!」 兩度面對死亡關頭,好似行過死蔭幽谷,但也再次體會主的杖、主的竿所得之安慰(詩廿三4)。當時雖有死的覺悟,其實擔心的倒是能否「安然見主」(彼後三14)。結果,親愛的主藉著幾件事使我得著安慰及鼓勵。 其 一,住院開刀前,在醫院遇見了正為著二女兒(志倫)病情束手無策、憂心忡忡的簡弟兄,我告訴他真要憂心的是女兒靈魂得救的問題,求主憐憫、賞賜她有機會接 受洗禮領受救恩。接著,簡弟兄夫婦先後得著聖靈,在景美教會及附近教會同靈、傳道同工關心代禱祈求,極其不可能的狀況下,志倫終能欣然接受赦罪的大水浸 禮,成為神的兒女,回到病房不久,就在親友及弟兄姊妹的詩歌、禱告聲中被接回天家。懇求主親自安慰簡弟兄一家人,讓他們明白一朵將會凋零但目前正盛開的花 朵,在極其美麗之時,被主人移植回永不衰殘的天家之永恆價值。 此事對正處於肉體煎熬、生死關頭的我而言,是即時莫大的安慰。我體會到能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在主裏面死的人是多麼有福(啟十四13)。 其二,住院期間曾遇見一位黃先生,感謝神,有機會傳福音給他們夫婦,他們出院後,安息日曾到新莊教會慕道,後又在其回院復診一齊禱告時發覺聖靈大大地感動著他,懇求主繼續帶領他們一家人。 耶穌說:趁著白日,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人能作工了(約九4)。求神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九十12)。當趁著恩典門未關,還活著的時候,多作主工(傳九10)。更求神堅立我們手所作的工(詩九十17)。 其三,去年12月中旬,離開工作崗位太平教會,從幼年班小朋友至年長同靈,寄來共同錄製一慰問錄音帶及每人一句之問候卡,是何等之溫馨,讓人大得安慰。加上全省甚至國外眾多同靈之關懷代禱,讓我們深受感動又感恩之餘,更感受到獻身當傳道者之價值及喜樂。 住院前後共49天,前三週是感染危險期,狀況百出。肉體之難過不用說,更心痛的是見妻兒憂心。在如此困境中,感謝神仍保守他們對神話語的信心,藉著他們不斷地禱告、唱詩、讀神的話語,使我在極端痛苦中得安慰而稍能入睡,也讓我學習到珍惜、享受親情(傳九9)。 此 次病痛的試煉中,藉著親友、各地教會同靈之關心代禱,除了再次體會神的愛,也讓我學習到當有如保羅之覺悟:「因我活著就是基督(學基督、像基督),我死了 就有益處。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麼。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著, 為你們更是要緊的。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同住,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腓一21~25)

◎撰文/洪德銘 ◎期數:299期 ◎2002.0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