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gi-at-forest1 

 
我們如果回想自己信仰的歷程,相信每一個人不管是從小跟著父母親信主的、或長大後信主的,都會在起初信心剛建立時,覺得是那麼地「確切、實在」。這句經節也是我信仰路上「自我追尋」的寫照。我因為「起初確實」的信心向主立志,靠著這「起初確實」信心的火花度過軟弱的低潮,最後也因主讓我尋回「起初」為主立志時「確實的」信心,走入神學院。
 
.
挑旺起初的火熱


回想自己這幾年在人世間奔波勞碌,至今應該算是小有成就,如果繼續在現行行業中,應可以擁有世上一般人所追求的財利、地位,日後也可以過著不用憂慮的生活。而在信仰上,雖是起起伏伏,表面上也是符合最低標準,然而自己內心知道,這幾年的信心是處於「不冷不熱」的狀態的。 偶爾,在禱告時,自己也會回想年少時那種單純與火熱的信心,那時也常會想起一直深藏在內心深處,「起初」向神所立的志向,也希望自己信心能再次挑旺起來,像 「起初」那時候一樣。感謝主!在最近幾年中,隨著年歲的增長,歷經多次人世的變化,漸漸感受到凡事都有主的帶領,又看到主親自尋回許多迷羊,更加深刻體會 到自己今天仍然能持守在主愛中,都是因為神的保守與憐憫。 2002年年底,更因為公司預定在今年七月遷移到大陸,讓我有機會再次思考: 「甚麼是你所要的人生?」、「你要怎樣過你剩餘、也許不多的人生?」,甚至問自己:「神給予你的人生目的是甚麼?」。最後我猛然覺醒,自己原來不是要這樣 的活著,當我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時後,我才了解,只為了今生而過現在這樣的生活,是多麼悲哀。 我知道如果繼續這樣過活,我內心永遠不能滿足,因為世上的財利永遠不能滿足一個人;如果繼續這樣生活,到人生的終點時,我將會覺得虧欠自己,也虧欠神。因為這樣我會辜負自己在國中時,向神所立下的心志,那是在一次禱告中向神所立下的志願──就是要在事奉神的事工上有分。

起初的種子


「起初」是在國三那年四月分宗教教育系的一次禱告會,對我而言那是非常急迫的時候,因為就要升上高中了,卻還沒有得到聖靈,那表示將在許多聖工上無法給予,那 時多麼羨慕許多人能在教會擔任宗教教員、領詩、及翻譯的工作,而想要擔任那些工作,其基本條件就是要有聖靈。另外看看周圍的許多例子,許多沒有聖靈的人, 在高中時就從教會消失了。 那次禱告當然是十分迫切,禱告中忽然心裏浮現一念頭,何不向神許願:「如果神讓你這次禱告得聖靈,你就獻身當傳 道。」想想也是不錯的,有聖靈就能進天國,這樣的代價應該是值得;但想到傳道的工作是多麼艱辛,心裏又猶豫不決,禱告中就這樣內心掙扎不已,不知不覺中也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鈴聲響了,心裏想說「又完了」,但睜開眼睛一看,卻看到有一個粉筆圈圈畫在椅子上──我得聖靈了。那時真的高興得非筆墨所能形容,但 是,也並沒有十分在意這事。 然而,神已將這種子種在我心,讓自己沒有忘記這事。感謝神,也因為身處台中教會總會的所在,常常能聽到許多傳道、長執國外聖工的見證,還記得當時聽到楊約翰長老鼓勵青年要為主做工,「立大志」、「設大謀」、「拼命敢死」,令那時內心的澎湃。 還有神學生見證獻身經過,也時常激勵我的心志。再加上兩位宗教教育老師的榜樣(現在已擔任多年傳道),讓我在高三時,自己決定效法兩位老師前輩「為主讀書」。

聯考失利


然而如保羅所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在所立志的事上,雖然一開始信心滿滿,但是因為自己的軟弱,卻是艱辛無比。當兵前考了兩次大學聯考,都因自己EQ不足,信心情緒起伏不定,無法專心努力唸書,造成兩次都是榜上無名。 自信心自然受到極大打擊;然而感謝主,那時卻沒有失去對主的信心,自己內心雖然痛苦,卻也懂得禱告主,尋求主的安慰,在禱告中也能抱持「凡事自有主美好的旨意」的信心。於是心想,可以藉著在當兵二年時間,再準備準備,當兵回來再考。

鋒芒畢露的校園生涯


當完兵回來時,雖然沒有如預定的能在當兵時看書準備聯考,然而,卻因為當兵時的操練,自信心大增,那時離聯考大約還有半年時間,於是禱告神:「若神還要用 我,讓我能考上大學;如果這次沒有考上,我就要完全放棄這念頭。」令人感到意外的,雖然在考前自信滿滿,自認為準備得不錯,卻也第三次落榜。好吧,還有最 後一個機會,那就試試夜間部。想不到卻考上第一志願的外文系。 雖然如此,自己內心卻也多少有點疙瘩,不能明白神的旨意為何如此安排,往後 也因此漸漸不再熱心參與教會聖工,也因自卑,從來沒有參加過大專學靈會,更因為夜間部的關係,也就不常參加聚會。然而在學校卻是鋒芒畢露,一年級時就被學 姊選上,要當任英語話劇的一角,也曾擔任班代。 在一年級時就交了一個女友,感謝主,即時讓我了解「信與不信的不能同負一軛」,沒多久就毅然決然地與她分手,在痛苦的同時,神也藉著這事,讓我在主內找到美好的另一半,那是教會中一起長大的姊妹。 然後,就在大三時,考慮到以後的事業問題──那時那股為主做工「火熱的心」已經不是我唯一的人生目標了,因自己對攝影有極大的興趣,剛好有個機會,就和人合 夥開了一家攝影工作室,本想還有兩年在學期間,藉此充實自己的專業技術,然後在畢業後大展身手,然而因為種種原因,半年後,就與人拆夥。 那時再次認真想想自己前途,也覺得自己雖念外文系,但所學的英文,還不足以到應用自如的階段,內心中也還存在一絲絲「為主做工」的火花,於是決定試試出國唸書這條路。

赴美留學


這次是所有人生計畫中最順利的一次,一次考試就達到申請研究所所需托福考試最低標準的分數,之後也順利申請到自己所預定的學校,就在畢業後第二年,結婚後三個月後,馬上到美國唸書。 當時,因為凡事順利,神也讓我回想起藏在內心中的「火花」,冥冥之中覺得似乎自己又走回當初向神立志時,所計畫要走的路線。在出國前也第一次向在信仰上一直 鼓勵我的大姊提起立志的這事;而所選的科目,是自已認為可進可退的心理學,也是自己的興趣,若當上傳道,也是有用的世間學問。 神自有祂的美意,原本自己的希望是到一個沒有中國人的地方,不錯,學校所在是一個小城市,那地方確實實只有一些中國人,且當時只有一戶信徒。感謝主,因著他們愛心的幫助,讓我們在一開始適應期間,能順利度過。 現在也還懷念當時每個禮拜六,朱弟兄開了40幾分鐘的車(來回80分鐘),來載我們去他家參加安息日的家庭聚會,並享用豐盛的愛餐的景況,願神記念他們的愛 心。而後,也因同樣是台中來的蔡老師的安排(他是我中級班時的老師),麻州地區就開始了每兩個禮拜一次的安息日聚會,那是輪流在朱弟兄及許弟兄家,舉開查經聚會。 當時朱弟兄也已搬離我們住的附近,雖然那時要開至少一個鐘頭以上的車,才能參加聚會,卻也不覺辛苦;也曾不少次,開了三個多鐘頭的車,到紐約Queens教會參加安息日聚會,因為那時才體會到能到教會參加聚會是多麼幸福。 也因環境的困難,知道要依靠神,覺得能親近神是多麼美好的。在美國這段期間,也讓我接觸到非常有愛心、信心的外教會的基督徒,讓自己覺得身為「真教會信 徒」,真的應該感到慚愧。也藉著他們熱心的傳道,讓自己深覺應該學習檢討的地方實在太多了,在聖經道理上,更是要多多加強。現在雖然經過十年了,我們仍然 繼續保持連絡,希望有一天能有機會引導他們領受真道。 唸完碩士後,卻無法如自己預定的,申請到繼續唸博士的學校,本想繼續唸一個碩士,卻也因為家裏有事,於是整裝回台。當時雖然也想到要唸一般大學裏附設的神學院,卻也因未回復到「起初確實」的信心而作罷。

醉心職場


回到台灣,一開始是在自己家裏的工廠幫忙,那時倒也能維持一定信仰,但是內心其實對神的安排卻不能了解,因為本來依自己的想法,對自己人生的安排是:出國唸書→定居→而後當傳道,卻不知現在已經回來台灣。當時只想讓自己躲藏起來,因此儘量避開許多教會的聖工。 在家3年後,自己出來找工作,當時已經是35歲了,卻是職場新鮮人,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於是全心投入工作,也曾為了增強自己的專業技術,到大陸工作一年 多;自己的能力是受到肯定了,然而為了討人喜歡,也因為工作壓力和寂寞,漸漸與世俗妥協。後來自知不妥,於是決定辭職返台,感謝主,還沒回到台灣就已經找 到下一個工作了。 接下來卻也埋首於職場中,因為工作壓力與時間,也是常常軟弱,多只參加安息日聚會。然後神藉著家裏發生的一些事,讓我再次體會主的愛及主的帶領,漸漸參與教會事工;也因此,能將心思從完全埋首於世界,轉而多思考自己信仰及人生的問題。 然而沒想到因為台灣經濟的變遷,公司決定遷移到大陸,那是在一年多前就聽說了,而在去年年底正式宣佈,雖然因為對自己專業能力的信心和對神的信心,並不因此 感到驚慌,然而卻讓我能停下腳步,更加深入思考人生的下一步。在一段時間的禱告後,忽然想起「起初」向神所立的志,然而內心開始爭戰不已,想到因此要放棄 現在所擁有、還有計劃擁有的世上的一些東西,內心深感不捨。

病痛的提醒


然而神在禱告中給我明確的答案,那是因為我不知甚麼原因開始便血,每次排便後總是看到整馬桶的鮮血,那時因忙著準備到大陸出差,很難撥出時間去看醫生,而且 除了流血外也不會覺得哪裏疼痛,再加上自己單純地想:從小到大生病時,從來沒有靠著禱告而得到醫治,而最近一位好朋友,神就是藉著病痛引導他重新回到主的 懷抱,於是決定靠禱告求主醫治。 然而過了十幾天,已到大陸了,卻仍未好轉,禱告中忽然一個念頭:「難道神要我立志獻身,才會讓我好?」當天馬上就不流血了;但隔天心裏又想:「也許是湊巧吧?」那天馬上又流血了,於是不敢再多懷疑,也就因此不再流血。

甘心順服

「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唯有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箴十六9)。最後終於進入神學院了,回想從年少時立志為主做工開始,都是放任自己、依其感覺去計劃執行, 沒有求問、交託神,尋求什麼才是祂所要你走的路,也不能順服主,甘心接受祂所安排的路,因此走了多少冤枉路,浪費了多少青春歲月,甚至也有可能與主無分 了。 感謝主的大愛!祂卻在暗中指引,讓我漸漸回到當走的路,也能真的明白凡事自有祂的美意。我知道現在擺在眼前的才是真正困難的路,求主教導我,讓我能全心信靠,完全交託,阿們!

◎撰文/王義安 ◎期數:306期 ◎2003.0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