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lin-rose-pop-out

回想這一年來的日子,還是充滿感謝,滿有主恩的痕跡。剛開始要面對此決定,心中一直很害怕,怕走不下去,怕沒了力量,怕沒有倚靠,可是神一直是我的倚靠。我不知道怎麼說,總之,這一年,我們作了一個很有意義、很值得的,並讓我們生命更不一樣的決定。

.

「四海唸神學院」,這個感動老早已有且很久了,就在他得聖靈那年,但那時才新婚不久。想一想在教會中盡心盡力地作工也是可以的,地方教會也是需要有人參與聖工,我們夫妻倆願同心合力地作教會事工,於是加入宗教教育、團契事工的行列;可是這個感動依然存在。 曾經我淡忘了它,因為每天的生活──壓力,小孩的種種,在家庭裏還有許多要努力,總覺得沒有什麼實力擔任此重任,先生不在身旁,而我倚靠誰?因為我沒有後盾。(但是神說祂是我的盾牌,是我的幫助,是我所倚靠的……) 就在去(1998)年的六月 ,我們又想到──主的恩典,思考可以走這一條路,或是留在教會中作主工;「禱告」是那時我們的功課。後來他決定了,我很贊成他去。但心裏也時會軟弱。那日他去考試,我堅強地為他禱告,心裏想他,也想耶穌…… 開學日到了,我和小兒送他去台中。回來時,我寫了一封信送給他,告訴他:「我以你為榮,感謝主讓我們有這個機會奉獻給主用,因為我們的生命本是主的,把往後的生命獻上,這真是我們的恩典,或生或死,總是為主。路途雖有艱難、困苦、或有軟弱,但有主陪我們度過一切……,願相思之情寄託在主懷裏。」 求主堅立我們手所作的工;我們手所做的工,願主堅立。願一切榮耀、頌讚歸主名。阿們!

◎撰文/曾琡惠 ◎期數:261期 ◎1999.0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