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et-people

執事說:「我經歷了半百人生,從未像這次這樣恐怖,像世界末日來到一樣,什麼都裂開開,我們的信心,不可以裂開開!才能到最安全美好的地方去,永遠團聚……。」太魯閣族同靈、驃駻、勇敢、團結、長久以來,是山中的守護族群,與青山翠稜,緊密共存,群山,是他們的生命操場。

.

※   ※   ※

第一梯隊──救急救飢:花中小區 第二梯隊──救苦救難:花南小區 第三梯隊──補給宣慰:花北小區

前言
1999 年9月21日,凌晨一時47分,剎那間臨到的大地震,像地牛翻身,直指台灣心臟地帶南投、埔里。猶如大石掉入湖中,擴散開來的漣漪,使得全台灣搖晃不 已……。「震醒」了安逸50年的島民。「震毀」了七千棟房屋,五千多棟破裂半倒的危屋。全台灣財物損失總計新台幣三千億之數。(《聯合報》社論) 「震動」了世界媒體,頻頻關注台灣。 「震驚」了基督徒應當牢記神的話: 「世界的末了也要這樣……。」(太十三49) 「所以,你們要儆醒;因為那日子,那時辰,你們不知道。」(大二十五13)
暗夜驚魂記
就在眾人毫無警覺的子夜,這種毀滅性的天災,驟然來到,最糟的是水電和通訊全然斷絕。導致南投縣東北角兩支線,八所教會陷於孤絕。從海拔1200公尺到海拔1800公尺的高山教會,直到9月26日,第二次規模6.7的餘震當天,才「如見神差派的使者來到」。 從 萬大水庫南側最遠的親愛教會說起:天搖地動,地鳴轟轟,小孩哭嚎,老年人流淚。清晨六時許,天風冷冷,土地滑動,路不見了,變成歪梯,他們三五成群,扶老 攜幼,開始出走往上爬,怎麼平常一小時的路程,他們爬了半天,因為山變型了,熟悉的樹不見了,土石不斷掉落,天旋地轉中終於來到春陽教會,張執事的製茶廠 前面的大廣場集合。 接著精英教會的負責人和同靈也來了,喔!盧山教會的弟兄姊妹,接二連三跑出來,大家驚魂未定,一聲哈利路亞,大家集合在張執事的家(茶廠)一同禱告,互相扶持。 山石崩落,煙塵四起,四周像有千軍萬馬在奔馳(走山)。但是同靈們相聚在一處,不再害怕。 春 陽教會「蓍英」張執事,老而彌堅,利用自己茶廠的自動發電機發電,打開電視,讓來到的信徒都看得到;台灣百年來的大地震災情、災況如此慘烈。死傷人數不斷 攀昇,老年人搖頭感慨,年輕人在想辦法,負責人在用心禱告。22日、23日、24日,他們無力承載了,嬰孩沒有奶粉,老年人生病了,最糟的:家家沒有存 糧,想下埔里採購,路不通,危路管制。汽車沒有燃料油,到霧社太魯閣國家公園入口唯一的加油站,大排長龍的結果,每部車只能限購兩佰元油料,四所教會的負 責人禱告加期盼……。
第一梯隊──救急救飢
張執事的女兒,張春英姊妹,遠嫁花蓮縣銅門教會故商執事家為媳,尚有其他親戚關係的同靈,獲悉南投春陽線的災情。當下決議,刻不容緩。銅門教會首先發願,接著對面的銅光也要奉獻,緊接南華教會也奉獻,教務負責人還奉獻了一頭豬(本為娶媳婦時備用的)。 共有兩頭豬,9月25日傍晚,彭爸、伍叔、鍾伯、阿將、馬厚、普順,急忙分頭進市區採購:食米、油鹽、罐頭、鹹魚、醬菜……等。回到榕樹已夜深了,他們沒有休息,合作分工,宰殺兩頭豬,分成四份,處理完畢,已是凌晨兩點,小睡片刻。 于26日清晨4時,就分車裝備物品。兩部吉普車,一部九噸工程車,四部小貨車,塞滿滿的救飢物品,這一支以銅門為主力軍的第一梯隊,在會堂禱告後,總共15位弟兄姊妹,分乘七部車,浩浩蕩蕩開拔上路了。 《聯合報》、《自由時報》,於十月初報導刊出:「……地震之後,整整一星期,媒體毫無報導南投仁愛鄉高山部落,主要聯外道路被破壞,人車無法上山,此地海拔1400公尺到兩千公尺共十多處村落與世隔絕……。首批救援先鋒,不是政府單位,而是基督教界……。」 彭爸說:「好像神差派天使開路給我們過去,從天祥以上,一直爬坡,路空空,什麼車也沒有,獨獨有一部養路工程推土車在我們前面,推掉土石堆……。」 伍 叔說:「阿將的九噸卡車,裝滿滿的米包,很重很危險,上坡時好像有人扶車子的屁股,我們都不害怕,過武嶺下坡段,遇到路面龜裂,路傾斜,都開一擋而已,看 到裂口,大喊哈利路亞,就踩油門過去呢。」天呀!這不是特技表演,這是神蹟。因為九點多到武嶺(海拔2560公尺)時,若發生規模6.8的地震,超重量的 卡車翻落斷崖是平常事,尤其昆陽以下,單線、高海拔、地震……。 鍾伯說:「大地震把旅人嚇光光,沿途沒有車沒有人,反而看到成群猴子在路上,還好我們7部車接連著,猴子會搶人咧!」 普順說:「過了武嶺,以為走錯路了,怎麼山都禿頭了?看到石頭滾落,好像電影中投彈一樣,灰塵四起。」 馬厚說:「來到翠峰哨口,馬路邊的住家都沒有人影,房子很像我家的豬舍。」牆壁倒塌,居民都疏散了。
歡呼同靈來到
大約兩百多公里的路程,於上午10點多抵達仁愛鄉第一站,春陽張執事的茶廠。茶廠高於路面一層樓,仰頭只見茶廠空地上老老少少,全是我們的信徒,大聲歡呼,大喊「喔……,哈利路亞!」救兵來到一樣:「快來看!花蓮來的!」小孩跑來跑去,好奇的大眼睛,滿溢歡喜和訝異! 「你們真勇敢咧!你們不怕嗎?剛剛才發生規模6.8的餘震呢,你們的車子怎麼開的?」 「為我的同靈而來,管他幾級?我只要專心握緊方向盤,其他呀,都是神的事啦。」 信心不是口號,是用生命去經歷高山深谷,是高難度的行動,是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一大群信徒聚在張執事的茶廠,感恩禱告,歡聚讚美主。 少年人高興有飯吃了,老年人感激澪涕,壯年人扛負一切事務,將七車物品都搬下,分成四份,豬肉也分四份,送給親愛、精英、盧山、春陽4所教會的每戶信徒。 姊 妹們手腳俐落地將豬頭肢解,起鍋煮飯。在場的南投信徒沒有人敢先動筷子,恭請花蓮來的信徒,快快用餐。客人吃過了,他們才填飯。身體虛弱的信徒說:「你們 相信嗎?這是6天來,吃到的第一口肉。」張永生傳道於午餐後,將所有信徒集合,就在張執事家(茶廠),主領一次特別聚會,特別感恩,也為花蓮同靈求平安。 銅 門車隊於午後1點30分回程,春陽的信徒饋贈許多盛產的水果、蔬菜,張執事奉上大大箱的高山茶。不敢多停留:1.不要造成對方接待上的困擾。2.餘震未 停。3.回程路況不敢大意。到了大禹嶺,果然遇到下雨了。回到花蓮之後,阿將的卡車真的「送修了」。銅門大象,默默做這一切事。
第二梯隊──救苦救難
消 息傳開了,花南小區是人才眾多的區,立山教會已有50多年歷史。負責人、長執傳道,立即籌開會議。「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我們也是「他嚕固」(註:太魯閣 原住民之意),這種變數,百年才碰到一次。現在都十月初了,那些糧食早已吃光了,我們能平安吃睡嗎?」原住民同靈的凝聚力像聳拔的山壁。於是以立山、山里 為主力軍的花南小區,還有紅葉、玉里、萬寧。通力合作。豬價上揚之際,他們購買10頭豬,商請鳳林電宰廠的人特別幫忙,為了保鮮,在約定時間內,處理完 10頭豬和內臟。 立山教會的信徒,將山上所有文旦全部採收,加數千斤米包、南北貨。這個形同一個大型雜貨店,要搬運到南投縣,從立山到花蓮市就120公里了,年近七十的蘇執事說:「我看電視報導都很難過了,銅門做得到,我們更要出力。」 10月13日大早4點鐘,「詠恩專車」帶頭,另外三部都塞得滿滿,4部車都超重量,兩位傳道一位執事、5名弟兄,有如部隊移防那般隆重上路。 葉雄福傳道和柯真光弟兄,禁食兩餐沒有問題,但是詠恩專車有問題了,到了大禹嶺路段爬陡坡,車子大呼大喘,冒煙發燒了。停下來打開引擎蓋,一面禱告,一面給它喝礦泉水降溫。披星載月的詠恩專車,行程十數萬公里,唯獨這一次承載特別「重」任。 「就 快要到了!」再啟動時,它已恢復正常。過了昆陽,還好是下坡路,而且天氣很好,陽光普照。大約11點多,抵達春陽教會。林輝光傳道,早已恭候多時。青壯的 弟兄們忙著扛負這麼多的民生物質。心中感動鎮靜地說:「有信徒冒險去埔里買東西,也去我們的仁愛之家,和仁愛教會……。」有人嗚咽地說不出聲來。 兩 位花蓮傳道決定不休息,立刻再續程,把宰好的豬,一頭送給我們的「仁愛之家」,另一頭送仁愛教會。埔里的路柔腸寸斷。埔里癱瘓了,傳道傻眼了,九九峰變成 禿頭堆,心裏想:以後要來總會必須繞到南迴公路了。回程到霧社是上坡,在人止關,路面裂口和土石,考驗怎樣通關,全神貫注,感……謝主!後輪跟上來了,不 得不在春陽教會過一夜。
第三梯隊──補給宣慰
就 因在春陽過夜,眾同靈互相交通,才得知同是仁愛鄉,海拔最高的力行線四所教會:翠巒、力行、紅香、慈峰。四所泰雅族和太魯閣族的同靈,自921之後,似與 外隔絕,苦苦支撐。10月14日早上,詠恩車隊回程時,大家的禱告聲中,有欣慰也有負擔。一路來到關原、雲海之鄉、雨霧茫茫。突然間,土石滾滾落,葉傳道 加快油門來到避車道,停車禱告,神啊!一切求繝帶領、保護。詠恩專車回到山里教會,除了滿佈風塵,人車平安。 10月15日,負擔花北小區的何順輝傳道,立即奔走他所負擔的五所教會,三棧、加灣、富世、崇德、克來寶。每個教會都擠出6位數款項。夏晨星執事說:「我們崇德有親戚在力行線工作,都聯絡不到,唯一的台8線道路能過去就夠了,大家快點準備,我們要力上加力……。」 花 蓮市到太魯閣遊客中心是25公里,景文橋往北的蘇花線到克來寶大約50公里,五所教會的太魯閣同靈,以兩天的時間,籌到一噸多的民生物質。以崇德為主力軍 的弟兄都出動,這次更多人想去,「巴意」(註:阿姨、母系長輩的泛稱)知道山上的族人最喜歡的佳餚是鹹筍干、鹹魚、鹹肉這一類。 電宰廠的老闆,知道我們買4頭豬是賑災用的,不但加速派人手趕工,還為我們分箱裝好好送來。同靈們光是籌備物資,已經在花蓮縣跑了數百公里。 10月18日早晨七點,由何順輝傳道帶領18位同靈,還有七十多歲執意要去看親人的巴意。調派5部小貨車,都是些填飽肚子的實物,沒有特別昂貴的食物。他們心中關切比物資來的多。沿路天氣良好,陽光普照,但四周景物把他們楞住了。 年輕的何傳道負責領隊,連繫各教會人員,負責車輛安全,負責與南投縣力行線四所教會聯絡、接洽。 這一梯隊上山來的意義遠超於物資。「我們的車隊來到翠峰派出所,已是中午了。從崗哨口進入力行產業道路的第一所教會──慈峰,還要走8公里,嘿!這8公里比中橫的路更破!」 感 謝主,電已經來了,事先就聯絡紅香、力行、翠巒三個教會的信徒與負責人,上到慈峰教會來會合。在主裏相聚真好,見到信徒平安真好,一起讚美神真好……。為 了最偏遠的同靈,為了豬肉保鮮,翠巒、力行的負責人領取物品之後先離去,回到他們的教會,用廣播告知尚在部落中的族人,已經不分是不是我們的信徒,請大家 快來取用,是從花蓮送過來的愛心。 力行線的信徒,告訴花蓮人:「你們知道嗎?從921一直到926,我們好像吊在台灣的高山上,上下不通呢……。」崩山落石,道路受阻,孤立無援。 「沒有米,就吃菜,還有水果,我們心中最切盼的是,看到弟兄姊妹無恙,看到你們關懷的眼神,你們像天父派來的安慰者……。」經歷災變的同靈,最需要的是,來自主內的安慰、鼓勵和重建信心。 「山轟轟,地晃晃,有人跑得快,我們的長輩,靠緊斜斜的牆腳下,不吃也不睡,也不跑……。」年老者,終身山居,家門口就是會堂,緊緊地靠著神,沒什麼能使他的信心「動搖」。 50出頭的執事說:「我經歷了半百人生,從未像這次這樣恐怖,像世界末日來到一樣,什麼都裂開開,我們的信心,不可以裂開開!才能到最安全美好的地方去,永遠團聚……。」他的國語含意特別美好──信心堅固。 山上的陽光和熙溫暖,但溫差變化很大,崇德一行人於下午兩點回程,紅香的教務負責人將20斤高山茶提到車上:「不成敬意,水果盛產時,還要再來……。」他們在晚上六點多平安返回花蓮崇德。
後記
太魯閣族同靈,是山中的守護族群,合歡山很高,擋不住他們「主內一家」,血濃於水的感情。 這三個梯隊的行動路程加起來,超過1500公里,愛的腳蹤何其美,心中有主,路遙不覺遠。不畏艱難,突破層層障礙的精神與信心,值得我們學習。 贈賑只是一時,長遠的種種建設,才要開始。力行線又叫仁愛鄉的後山,共6個部落。溪流蜿蜒,兩岸積翠,峰巒疊障,翠巒景物雖異,只要我們的同靈平安健在。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祂,祂不吹滅。祂憑真實將公理傳開。(賽四十二3) 後山子民,又回到生存的原位,默默耕耘。

◎撰文/細流 ◎期數:267期 ◎1999.1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