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of-valley2


主耶穌左手接走李傳道,卻以右手扶持提攜孤兒寡母....每天過著揀嗎哪的生活,日子雖不富裕,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

雖已將邁入孔子所言:「隨心所欲,不逾矩」的年齡,李傳道娘看起來依然神采奕奕、步履輕盈,因有主的同在,歲月並未在她身上留下多少刻痕。

.

獨自守著大廈第四層樓八十坪的房子,過去的甜蜜負荷三男二女,結婚後分別定居在北部與東部,只有住在附近的小女兒常來陪伴。越過客廳的落地門可清楚看見相距一百公尺的十全教會,走路五分鐘可到教會聚會,這是次子以勒體貼的安排,因不習慣北部濕冷的天氣,所以,刻意購置老家附近靠近教會的房子,讓母親就近聚會作聖工。 偌大的房子,只在過年過節才聽得到兒孫子女的歡笑聲,一個人雖有些孤單卻不寂寞,因有主攜手同行。李傳道娘總是想起另一半(已故李增文傳道)所說一段話:「傳道越不在家,真神越與家人同在。」主耶穌左手接走李傳道,卻以右手扶持提攜孤兒寡母,二十六年一路行來,全家依偎主懷,安然穩度。

走過死蔭幽谷

隨手翻閱1978年2月份的高雄團契月刊,泛黃的紙張留著一段令人永遠難忘的回憶:1978年2月12日(大年初六)早上八點十分,才四十三歲的李傳道因心肌梗塞蒙主恩召,留下三男二女(長子二十三歲服役中、幼子十二歲)。 現實的生活壓力,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當時一直不明白,為何只讓李傳道作工十三年便將他接回天家?到底真神要她學習何種課程?為何留下五個重擔要她獨自承擔?那一段揀嗎哪的歲月,可是一道充滿酸甜苦辣的湯頭。 那一年二十歲──充滿夢幻與遐思的少女,與同年紀的李傳道結婚後,便全力協助婆婆李長老娘,掌管兩甲農地耕種事宜、料理家務,以及照顧四個年幼的小姑、小叔;公公李靈實長老與李傳道駐牧教會,往往二、三個月才能回來探望家人,家中的一切,全靠李長老娘與李傳道娘合力撐起,感謝主特別眷顧,軟弱女子也能讓兩位傳道工人無後顧之憂。
恩惠慈愛相隨

結婚三年,長子、長女分別出世後,李傳道娘身體變得很虛弱,無法協助田間工作,只好回崙尾娘家修養。當年,正逢1958年聖靈大大降臨溫仔教會,李傳道娘得到聖靈後,身體漸漸康復,一直到現在身體健康很少生病,親身體會真神偉大的權柄與聖靈的能力。 三十四歲那年帶著五個孩子遷居高雄,就近照顧駐牧高雄教會的李傳道,農忙時期,仍然趕回民雄老家協助李長老娘。為了貼補家用,曾以年輕時學得的裁縫手藝為人做衣服,或到工廠做工,日子雖然艱辛,全家和樂、有主萬事足。 李傳道被主接回的前幾個月,在觀賞電視心臟手術的畫面時問傳道娘:「妳怕不怕死?」傳道娘回答:「就像如棉姊一樣睡著的樣子,有何可怕?」李傳道又說:「妳會活得很長壽,照顧五個孩子長大成人。」傳道娘不解地說:「你也要一起照顧啊!」李傳道卻笑而不答。 1978年2月9日大年初三,清晨醒來前,傳道娘作了一個夢,她夢見李傳道的氣喘舊疾已痊癒,很多信徒為他禱告,傳道娘卻忙亂而衣冠不整,焦慮驚慌中醒來,心中感到不解……。打理一家大小之後,帶著李傳道和小孩一起前往體育場參加高雄地區的聯合運動會。 沒想到三天後2月12日大年初六早上八點十分,天上的真神竟然接回了他。為主忠心的李傳道於2月10日仍然抱病前往崗山頭參加家庭聚會;2月11日安息日在岡山教會領會,一生事奉主雖只短短十三年,卻一直工作到生命結束的前一天,他為主作工的心志,影響全家甚鉅。傳道娘秉持他的精神,只要教會聖工需要,她必放下身旁的事務,全力以赴。
揀嗎哪的日子

1978年2月16日週四下午一點舉行喪禮,五、六百人齊聚高雄教會的會場景象,傳道娘才猛然想起三天前所做的夢,與夢境中一模一樣的場景:傳道的病已得痊癒,除去世上的病痛,由主接回天家;傳道娘衣冠未整,還需要留在世上繼續照顧五個孩子,為主作聖工,想到此心中稍感安慰。 失去傳道那一份微薄的薪水後,日子更為艱辛,長子正在服役,長女大二,還有三個分別就讀高中、國中、國小的小孩,「主啊!我怎麼辦?」傳道娘無助地求告真神,她再度想起傳道生前常說的一句話:「傳道越不在家,真神越與家人同在。」失去了丈夫的依靠,只剩下天上的天父,唯有抓緊祂的衣襟,勇敢踏出去。 二十六年來,好像經歷以色列人的曠野路一般,每天過著揀嗎哪的生活,日子雖不富裕,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九千多個日子一家大小蒙主保守,都能安然穩度。 傳道娘曾到海產工廠與高醫地下室餐廳工作,雙手因工作過度而龜裂、疼痛不已,也曾因餐廳位於地下室空氣不佳、血壓過高,被送進急診室。長女為了分擔傳道娘的辛勞,貸款購置一台鋼琴,教導小朋友彈琴,半工半讀完成大學學業,清楚記得每年寒暑假,學生數增加地特別多,使得傳道娘不必為子女開學後的註冊費而煩憂。 那段撿嗎哪的歲月、那段喫素菜彼此相愛的日子,讓全家人深刻體會「耶和華以勒」,以及天父的同在與安慰;屬世的父親已經不在了,天上的父親卻時時刻刻與我們永遠相隨。
耶和華以勒

長女大學畢業後教書,全家生活比較穩定,傳道娘暫時可喘口氣;長女結婚後,次子以勒也從高雄海專畢業,繼續挑起養家的責任;直到現在,五個孩子都已成家立業,真神祝福滿滿。她很感謝二十六年前喪禮時,來自全省各教會信徒的代禱與安慰,使她母子六人勇敢地走過來。 傳道娘本以為自己在二十四歲那年病得奄奄一息,將不久於人世,沒想到一轉眼間已邁入「古稀」之年,為了報答主恩,她積極參與各項聖工,在十全教會協助炊事組、訪問組、福音組等工作,參加婦女詩班、高雄969團契詩班。即使在生活重擔壓力下,拖著疲憊的身體,仍然保持參加晚間聚會的習慣。此外,早禱會更是支持她一路走來的最大秘訣,在主的安慰聲中,孤而不單,發酸的手得以再度挺起。 2000年8月,已達敬老會接受敬老年紀的傳道娘,從崙尾安養院,接回高齡86歲、無法自理生活起居的李靈實長老,和小女兒共同照料公公的起居飲食,直到2003年5月李長老安息主懷,傳道娘愛主、事主、孝順的表現,足以為晚輩所取法。
感謝與祝福

身為傳道娘,她深知傳道娘的辛苦,她衷心祝福所有傳道工人,恩上加恩、力上加力;期勉所有傳道娘,靠主勇敢迎接前面的陰晴與風雨,基督為我們的船長,我們必不懼怕,再大的風雨,有主的大能膀臂保護,必能安然穩度。
後記

寫自己的母親,不知如何拿捏,很難下筆;感謝主,懷抱三大心願:寫出神的愛、記下母親愛主的一生、感謝所有曾經以禱告安慰我們的同靈,終於完成。

◎撰文/悠然整理 ◎期數:321期 ◎2004.0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