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ten-box1-end

田惠美姊妹,1966年出生,現屬望美教會。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1996年11月4日,蒙主的眷顧與保守,使我順利產下了長女林晨歆。在我坐月子期間,我被小姪女昱潔傳染了水痘,起初,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仍以母乳餵食幼女,當女兒吮破乳頭旁的水痘時,才驚覺自己已感染了水痘。

.

就醫時,醫師覺得我在坐月子期間會患水痘症實在是太粗心大意了,所以要求我立刻與女兒隔離,且叮囑若小晨歆有任何患病跡象得即刻就醫,因為水痘症有12天的潛伏期。聽了醫師的話後,我心中甚是憂愁,家母在一旁鎮定地打氣道:「感謝主,不用怕,多禱告,交託給萬能的主耶穌吧!」 為了女兒的健康,我必須與她隔離,但驟然斷奶又怕小孩無法適應,我們便為此事不停地禱告求神擔代,於是神垂聽了我們的祈求,小晨歆斷奶竟沒有任何不適的現象發生,真感謝神。 大人長水痘,真是要人命!當時我全身上下都長滿了大大小小數不清的水痘,像患了大痲瘋病似地體無完膚,持續三天三夜高燒不退,全身奇癢無比卻又不能抓癢,刺刺痛痛且癢癢的,即使在寒流過境的冬夜裏,卻真想跳進冰水裏麻痺自己以求舒暢。 身體的不適帶來心裏極大的挫敗感,又加上產後在身心方面都仍在調適中,突然覺得快樂是一件很遙遠的事,家母看出我內心的沮喪,她不斷地以禱告來鼓勵我,提醒我,神是慈愛的,不讓我在懷孕期間患水痘,否則小孩就不保了。 水痘併發症的高峰期一過,我發現小晨歆身上長了疑似水痘的水珠子,經醫師診斷的結果,直說:「危險!危險!」因為對於一個出生才三十幾天的嬰兒來說,水痘症對她具有相當程度的威脅性,主要是擔心病毒會侵害到嬰兒的腦部。雖然話說患水痘症愈早得愈好,但也必須在兩、三歲以後;小晨歆才剛滿月不久,加上母體本身沒有水痘的抗體,所以危險性就增高了。 醫師特別囑咐小孩只要一發燒就必須立刻就醫,即使是半夜也不例外。醫師如此慎重地吩咐,令我心情沉落至谷底,淚水在眼眶內直打轉,初為人母的我竟無法保護自己的女兒免於病痛!此刻,家母當著醫師的面仍信心十足地說:「禱告交託神,相信神必定會眷顧幫助我們的!」 開車返家的途中,家母抱著小外孫女一路談論著「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人的腳步為神所定(箴廿24),而且有時是「塞翁失馬,焉知禍福」,不管遇何事最重要的是對神的信心不可有一絲一毫動搖,尤其初為人母更要能禁得起信心的考驗,因子女的平安與父母的信仰狀態是息息相關的,神所賜與我們的產業,要用心去經營。 適逢外子林君昱從日本回國探親,隨即加入了這一場水痘攻防戰,他見妻女皆陷於病中,內心縱有千萬的不捨與疼惜,卻也無能為力,惟一能做的就是來到主的面前,呼求祂的憐憫,晨昏不住地禱告,尋求那至高者的幫助。每每看見外子含著淚水全心全意地代禱,內心萬分感動,對神的倚靠更加堅定。 水珠子逐漸佈滿了小晨歆弱小的身軀,但我們呼求神的聲音更充滿了整個屋子。雖然現在醫學發達,生活安適,但人類仍無法免於病痛,惟有神能救我們脫離病苦! 神的愛真是奇妙!我們每日戰戰兢兢地照顧小晨歆,時刻注意她的狀況,感謝神!她身上除了滿身的紅珠子外,都無異樣,吃與睡一切作息都很正常。當我們再前往就醫時,醫師也感到十分奇妙,因為照常理而言,小孩至少會發燒,但豈不知是神擔代了這一切啊! 對小晨歆來說,這水痘悄悄地來臨,亦無聲無息地走了,但對於身為父母的我們而言,真是一項信心的考驗,若不是家人出於愛心的代禱,此課題還真難學呢! 蒙主的憐憫,小晨歆於1997年3月16日在望美教會信徒的祝福中,接受了洗禮,歸入了神的名下,成為神的子民。初春的山谷寒意仍濃,源自於阿里山奔流而下的陳友蘭溪,淙淙的溪水透著冰冰的涼意,在清晨的薄霧裏鄭春雨執事抱著小晨歆準備為她施洗,洗禮前的禱告中,家母看到遠從高處的天上照射出雄壯的榮光於洗禮場,使其心生莫大的安慰與感念神的大恩。 執事奉主耶穌的聖名施洗,小晨歆全身浸水,原本認為她會因為冰冷的溪水而凍得嚎啕大哭,然而出水時我們見到的竟是她一臉甜甜的笑意,沒有任何的哭鬧,就這樣恬靜地度過全程,使得在場的信徒們無不稱頌神奇妙的作為。在洗禮完的禱告中聽見上面有聲音說:「你們今天在這河裏洗禮,正符合聖經所指示,是合法的洗禮。」感謝主,我們所信的,的確是又真又活的神。 「你們要嚐嚐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詩卅四8)。我們母女患病的日子雖然辛苦,卻因體認神恩覺得更加甜美!願一切榮耀歸給天上的真神。阿們!

◎撰文/田惠美 ◎期數:262期 ◎1999.0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