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ng-ok 

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自幼,母親用心地栽培、帶領我成為基督徒;現在,輪到我開始為自己的信仰之旅掌舵。或許對大部分的人來說,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是極其自然的事;然而對於滿身病痛、身心無法感受到平安的人及照顧病人的看護者而言,生命的存留似非易事。自我出生至今18年的歲月中,感謝神不斷在我病弱的身上彰顯祂的慈愛與恩典,並再三以奇蹟保守我的生命。

.

 

病弱童年

自我出生的第三天起,我成為醫院的常客,平均每週到急診室掛號兩次。我是個非常難照顧的嬰孩;尤其,當我用力排便時,我就會陷入沉睡。有天,我在醫院接受醫師診斷過程中,我一如往常於排便時睡著了。 醫生發現這個現象,便問媽媽此情況持續多久了?媽媽回答:從我出生那天起就開始有此現象。醫生便詳細地為我檢查身體,他發現我的心瓣膜合不攏,並告知媽媽我需要進行心臟手術。我若不進行開心手術修補心臟的缺陷,心臟先天的缺口亦有可能在我四歲時會自行癒合。 媽媽覺得我虛弱的身體無法承受開心手術的風險,決定要以禱告代替手術。媽媽晝夜不斷地向神禱告,祈求主的憐憫,醫治我的疾病。媽媽憑著信心將我交託在主懷中,從此以後,當我排便時,我不會再無意識地昏睡,這是神第一次救贖我的生命。 之後,我得了一種非常棘手的皮膚病,剛開始時在皮膚的一小部位長膿瘡,隨著傷口膿瘡的潰爛與從膿瘡流出的體液擴大感染到身體的其他部位。從我的頭部、背部到腿部及諸多部位都被感染。我看了許多醫生,病情卻沒有進展;父母花了許多醫藥費,我卻依舊無法得到痊癒。 爸 爸媽媽透過各種管道,找到蔣前總統夫人蔣宋美齡女士的私人醫生為我診治。這位醫生的診療費是普通醫生收費的十倍,但我的病情在七至八次的療程後並未見改 善。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再一次,我的母親倚靠神。她相信凡事都有神的旨意和目的。神垂聽了她的禱告,我肉身的病痛再次獲得醫治。 大約6歲時,我與家人回台灣探訪親戚。父母親住在親戚家樓上的房間,哥哥姊姊與我和姑姑一起睡在樓下的房間。那晚我覺得不舒服,姑姑便叫我早點上床睡覺,但我卻無法入睡。夜裏,我覺得全身發燙並渾身不對勁。我想搖醒哥哥姊姊,見他們睡得香甜,便不忍喚醒他們。 清晨約四、五點時,奶奶到房裏拿早操要使用的太極劍。當天早晨天氣非常寒冷,奶奶便順道為我蓋被子。頓時,她發現我的臉似蘋果般通紅,便問我哪裏不舒服?奶奶只會說台語,而我卻一點也不懂台語,我便用手勢比我很熱。 奶奶摸摸我的額頭並將屋裏的人全叫醒。接著,她到樓上告訴爸爸媽媽我發高燒,爸媽旋即帶我到醫院掛急診。 急診室內,醫生測量我的體溫後責問爸媽為何現在才將孩子送到醫院。若再延遲30分鐘,體內的高溫將會傷害孩子的大腦細胞。醫生說再差攝氏0.5度,我的腦部將受到永久性的破壞與傷害。 感謝神的保守看顧,因奶奶即時發現我的病情並隨即將我送醫救治,挽回我垂危的智能及腦功能。 1995年,我11歲,一個星期五早晨我與哥哥姊姊上學前,媽媽覺得身體很不舒服,但當時我並未掛慮媽媽的病情,依然高高興興去上學。 但當我到學校後,我開始有種不祥的感覺,我擔心媽媽會發生不測。我試著不要胡思亂想,卻揮不去心中的陰霾。 課堂間,我做了兩個白日夢:第一個夢境是夏天,有位教會的弟兄和他的母親來看我,並告知我的媽媽將於下午五點時進行手術;第二個夢也相仿,差別在夢境的季節是下雪的冬天。 學校放學時,媽媽麻煩一位教會的姊妹到學校接我。當我關上車門時,這位姊妹隨即告訴我,我的媽媽住進醫院並安排在下午五點進行手術。 我的阿姨和哥哥姊姊都在她家等我一同去醫院。突如奇來的訊息使我不知所措,這位姊妹的話語不斷地在我腦海裏迴盪。 當我抵達這位姊妹家時,忍不住盈眶的淚水滑落我的臉龐。只見姊姊已泣不成聲,一旁的哥哥仍強忍著淚水,阿姨則站在門邊等我一同去醫院。 前往醫院的路程中,每個人都靜默不語,只聽見稀疏的啜泣聲。阿姨勉勵我們:禱告吧!這是我們目前唯一能做的。在這45分鐘的車程裏,時間似乎因我們的感傷而停滯。年幼的我在朦朧的淚光中,哭著睡著了。 抵達醫院時,我感到全身止不住的顫抖與臉龐上停不下的淚水。當我們走近媽媽病房時,在門外盼望我們到來的傳道娘說:媽媽正在房內等待我們。 媽媽躺在病床上,不斷地擦眼淚。對一個11歲仍不知腫瘤為何物的小女孩而言,我不敢碰媽媽,深怕會傷了她的身體。我只知道極可能在即將進行的手術中失去親愛的媽媽。我無法想像失去媽媽的日子。我不明白為何這不幸的事發生在我們身上。 媽媽交代我要聽爸爸和哥哥姊姊的話。當時,爸爸仍在阿根廷做生意。媽媽吩咐我們一定要繼續到教會敬拜神。她的後事要讓主內的舅舅阿姨處理,不可交待爸爸家篤信佛教的親戚辦理。 下午五點時,護士到病房內將媽媽從我們身邊帶走。媽媽被送入手術房的前一刻,或將是媽媽看到我的最後一次機會,我向媽媽揮揮手並送她一個最燦爛的微笑。 突然間,一篇聖靈月刊見證的標題浮現在我的腦海中:神的手與醫生的手。頓時,我內心感到無比的溫暖,神的愛護衛著我,無比安全,我不必懼怕。 雖然醫生說這手術將進行40分鐘,實際上卻歷時將近4~5個小時。漫長的等侯中,我不害怕,因為我知道神不僅在身旁陪著我,更在手術房與醫生一同為媽媽治療。感謝神,手術非常地成功順利。

血漏蒙恩

自幼體弱多病的我並未因進入青春期而揮別病痛的糾纏。1997年,當我初潮來時月事還算正常,但經期卻日漸不正常。家人覺得不妥,請醫生為我檢查。醫生認為早期月經週期不規律是正常現象。但月經出血的現象卻持續不斷,天天都是經期。我內心自我安慰說:不須要看醫生。 直到1998年,我的身體變得更虛弱且臉色蒼白。我曾看過一位女醫生,她檢核我的月經週期,安排X光、超音波和血液檢查,也開藥給我吃。但藥物的副作用卻使我頭疼並導致失眠現象。醫生雖嘗試不同的治療方法和藥物,卻無法尋得使經期暫停的方案。 既然西醫無法幫我解決問題,我的姨丈介紹一位他認識的中醫為我診治。中醫師為我診療後搖搖頭,告訴媽媽說我的身體非常虛弱,他的口氣似乎暗示我將不久人世,讓媽媽更加憂慮我的健康狀況。家人只能為我代禱。 剛開始服用中藥時,病情似乎有了起色,我的臉頰逐漸變得紅潤,體力變佳,經期亦恢復正常。當家人與親友慶幸我康復的同時,經期持續不斷的症狀再次死灰復燃。 我的希望又破碎了, 忍不住的淚水無法帶走心中的失落苦楚。我祈求家人不要再帶我看醫生。家人也不知所措,因為他們的心也跟我的心一樣地傷痛。 一年後,即1999年的夏天,我的健康狀況更加惡化。姨丈找到一位更好的中醫師,姨丈勉勵我說:「倚靠神的同時,自己也當努力尋求出路。」我便再次踏上求醫之旅。 這位中醫師的診斷與先前的診斷相去不遠,但他指出我的病情比以往更加嚴重些;除此之外,胃酸過多亦使我食慾不佳。再次服用中藥後,健康情況開始好轉月經亦回覆正常週期。但好景不常,短時間之後再次出現月經不斷的症狀,失望再度殘酷地打擊我。 當時,我已求助27位的中醫師和西醫師,我不願再為月經的問題尋求任何醫生的幫助,但在禱告的事上卻發現自己不曾為自己的健康禱告,反倒是向神祈求學業順利。 有一天,傳道勉勵我們要為身體病弱的人代禱,但我卻未曾聯想到自己亦屬於病弱的族群。過去我總覺得為自己禱告怪怪的,因為有許多需要代禱的事項。 媽媽有位未信主的醫生朋友,她對媽媽說月事不停是種非常棘手的病症,現代的醫學至今尚未尋得治癒血漏症的方法;但她記得聖經中曾有位患血漏的婦人得醫治。 所以她鼓勵媽媽:對抗血漏這種難症要倚靠神的恩典而非醫生的手。她雖不是基督徒都知道無法依靠醫生,媽媽心中明白神透過這位朋友的話語回應的她的禱告。 直到2000年8月博恩教會靈恩會,有一晚的結束禱告之前,傳道勉勵我們要為生病的人禱告,我決意要為自己禱告並求神醫治我的病。若中西醫都無法治癒我月事異常的病症,我還能仰望誰的幫助呢?從那一天起,我開始為自己的健康禱告。 2001年8月博恩教會靈恩會結束後,媽媽告訴我她向神許願,若神醫治我不尋常的月事問題,媽媽或是我將於下次的靈恩佈道會中見證主的恩典。我同意媽媽的想法。一個月後,我的月經開始恢復正常,媽媽與我的心中充滿希望、信心與喜樂。 接著,媽媽鼓勵我,神若醫治你的病,你當將見證投稿英文的《嗎哪月刊》與中文的《聖靈月刊》。隨著春季靈恩會的臨近,媽媽勉勵我在將來臨的靈恩會作見證,我欣然接受。 但 就在我決定為主作見證後不久的那個月下旬,舊疾復發,經期不止。如此的打擊使我不知道為什麼相同的悲劇總是一再地發生。我不斷地對媽媽說:「主還沒有醫治 我,我不要作見證。」媽媽卻鼓勵我「當信靠神,你將得醫治。或許神正在考驗你的信心,或許通過神的測驗之後,你將痊癒。」 內心掙扎一段時間後,我於2002年4月13日在博恩教會見證。雖然在我見證的當時,血漏的症狀依然持續,但我請在座的弟兄姊妹為我代禱。之後,每星期到教會聚會時,常有教會的姊妹私下向母親詢問我的病情。 返家後,媽媽將教會姊妹們的關切之情傳達給我,我的心被大家的關愛感動不已,使我依靠神的信心更加堅定。我既已向神許願,我只要在禱告中將一切交託神直到祂醫治我為止。 當神回應我們的禱告時,神鮮少直接親自告訴我們答案;有時,神會透過生活周遭的某些人將答案或提示告訴我們。媽媽相信神透過朋友的口告訴我們:倚靠神,我就得醫治。 就在四月底,我的血漏症狀消失了,並從那時至今我的月經一切正常與常人無異。感謝神垂聽我的禱告與大家的代禱。因為神的愛與弟兄姊妹的愛心代禱使我得醫治。 親愛的朋友們,你若疾病或是患難纏身,請不要放棄希望!羅馬書八章24~25節告訴我們要忍耐等候神。即便神現在尚未醫治我的疾病,我依然相信有一天神會成全我的祈求。傳道書三章1~8節提醒我們天下萬事皆有定時。 我的家人親友與我自己都已竭盡人力所能地尋求治癒血漏的方法,卻惟獨神有大能醫治我的疾病。人生的道路雖坎坷難行,但蒙神選召的我們卻是幸運的:無論是死蔭的幽谷或是人生的絕境,神將與我們攜手同行,陪伴著我們走完今生的路程。 血漏症雖曾無情地摧殘我年輕的歲月,我的內心感謝神讓我在歷經病痛後明白神的大愛。感謝神賜我一個關愛呵護我成長的家庭,以他們的鼓勵支持著我度過生命中低潮、用心地與分擔我的憂愁並分享我的喜樂。在此同時,我更感受到弟兄姊妹相互代禱所發出強而有力的功效。 有時,我的心情雖會陷入低潮,但主若不試驗我,憑我如何增進自己的信心?又如何能珍惜神賜給我的愛呢?親愛的朋友們,你們若有難以其齒的隱疾或是困難,天父願意傾聽我們的煩惱,幫助我們,給予我們出人意外的平安。 願以馬太福音廿一章22節彼此互勉:「你們禱告,無論求什麼,只要信,就必得著。」願一切榮耀歸給天上的真神,阿們!

◎撰文/李欣愉姊妹 Sbirley Lee 譯者:涵 ◎期數:311期 ◎2003.0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