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ellow-tulip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基督聖名作見證:
神恩浩大,數算不盡,在此將祂選召我近21年來的蒙恩過程敘述,來頌讚神的慈愛憐憫和奇異恩典,使父聖名得榮耀。
信主的起因是由於1972年時婆婆病危,神智不清,榮總醫院又拒收,當我們正悲慟時,適逢次子的教務主任高老師來家中家庭訪問,他是新約教會的信徒,就順便為婆婆代禱。

.

後來婆婆清醒後說要吃稀飯,我急忙煮給她吃,她吃飽後說:「我的病好了,要起來梳頭髮。」於是她不用人扶便可自己下床。 次日下午去龍潭,想和兒子一齊回石牌的家,走到三叉路口時不知所措,因太陽快下山了,田野又無行人,「主啊!怎麼辦?求祢指引我路。」突然傳來悅耳歌聲,我 欣喜若狂朝著樂聲方向走找到高老師家,剛好他們正準備要聚會前唱詩,高老師說:「是主耶穌親自帶領妳的!」從此婆媳倆便開始在那個教會慕道,但後來因故離 開,又轉到其他教會……等,在許多教派中流浪。

1975年7月我四姐回娘家,父親告訴她:「你們又多了一個信主的。」後來雖四姐由總會寄《聖靈月刊》給我,但我未曾專心閱讀過。直到10月適逢秋季靈恩佈道會,神使我讀到犯邪25年蒙神醫治的感恩見證後,我才再次鼓起勇氣寄出限時信,第三天總會差派林祖鑫傳道與阿英姨、阿娥姨來訪問我,我才開始在真耶穌教會慕道,結束信仰上的流浪,因亡羊已尋著良牧的看顧! 1976年元月5日下午在舊大同教會,侯恩源長老(當時為傳道)幫助我禱告祈求聖靈。在禱告中我看見一座大理石台上有一盞蠟燭發出亮光,又看到一間寬闊並有許多大柱子的華麗教堂,講台上站著一個身著白袍面容和藹的人,我心想那人一定是主耶穌。 忽然又看到自己身著白色禮服進入教堂大門,而主耶穌就在前面,我想到聖經中患12年血漏的婦人,一摸主耶穌的衣服病就得醫治的記載後,於是加快腳步追逐之,但總是摸不到,又深怕主耶穌跑掉,於是拉起禮服準備要快跑,就在這一剎那間,一股熱氣由上而下,「哈利路亞」即轉變成靈言,我內心喜樂滿溢,感謝神!賞賜我寶貴的聖靈。 我得聖靈後原本想順從外子之意等待全家一齊受洗,但侯傳道一直鼓勵我:「紅海為妳開路,妳還不過去,要等到何時?」細想後也覺得正確,便瞞著外子於同年母親節在北投教會受洗,歸入真耶穌教會。 當我小學五年級時受到恩師們的鼓勵,以同等學歷考上天主教設立的中學,深受師長們的教誨,於是內心極羨慕修女的神聖工作,便決志獻身當修女終生事奉主,無奈為祖母所阻擋。初中一年結業後,我被逼回台中參加省立台中女中插班考試,錄取當天傍晚,雙腳外側在裙子以下、鞋子以上的皮膚開始奇癢紅腫,異常難受。 這皮膚炎一直持續到我43歲蒙神選召為止,前後整整30年,連身為醫學博士的先父找遍了全省名醫,甚至各國昂貴的新藥,費盡了三十寒暑之久都束手無策。受洗後雙腳紅腫得更厲害,特大號的拖鞋都很勉強才穿得下,行動十分不便,當時醫師只為我打針,卻不給我任何藥物。突然想起受洗時有一個姊妹曾說過:「水洗後,還要經過火洗。」 於是下定決心專心依靠父神。在這段苦難的日中,真是感謝林祖鑫傳道、黃繼恩執事、阿娥姨等風雨無阻的每日細心照顧我,求神記念他們的愛心。奇妙的是經過了數週,不知不覺中雙腳罹患年的皮膚炎竟不藥全癒,且連一點疤痕都沒有,又回復我原來的腳,感謝神奇妙的恩典! 神是慈愛與憐憫的神,在我未認識祂前,祂就施愛憐於我。我原患有腳部皮膚炎,自高中畢業後相親開始,至婚後近八個月內都沒發作,解決雙親最擔心的「醜女嫁不出門」之憂。找到婆家後又擔心多年來長期用紫外線治療,會導致不能生育,那麼我會被遺棄,因外子是獨生子。 感謝神!結果神不但賜給我五個兒子,外子對於我廿多年的雙腳皮膚炎亦毫無怨言,更施愛憐與我同甘苦!神將愚拙的我安置在充滿溫暖的家庭中,公婆待媳如女,夫慈子孝,萬金難買此至寶,始能熬過廿幾寒暑的病痛苦難日,這全是神的奇異恩典! 1980年元月間,我全身一直發冷、腰部酸痛,原先以為是感冒,在榮總醫院看內科為期一個多月都治不好,剛好有一個其他教會的姊妹來訪,就勸我換醫院就醫。第二天我託她至馬偕醫院為我掛號,但每科都額滿,除了骨科。 她雖然不識字,但神賜她智慧,於是她就在骨科掛號。我進了診察室,將詳細情形告訴大夫,並請她為我代為轉科。但大夫拿起儀器敲我的膝蓋和脊椎骨,並說:「妳不是感冒了?先替妳照X光好了。」檢查的結果是患脊椎骨椎前脫位症第四、第五兩節,後經榮總、台大、和平等各大醫院診察結果都是要開刀,於是我心中非常懼怕,外子曾暗中與大哥商量謊說做復健安排去台大住院,當護士小姐帶我到病房時,我甚感疑惑,未向她道謝就先問:「做復健為何住這麼好的病房呢?」護士小姐回答說:「不是做復健,妳被安排明天要開刀,趕快把手續辦好。」 我聽了之後沒有辦手續,就提著旅行袋回家了。在車上思想著:患了30年的皮膚炎,神都已醫治了,不要怕,要下定決心依靠神,只服藥和做物理治療。 1985年4月的某一安息日,我在雙連火車站要趕回石牌教會聚會時,突然眼前一陣暈眩,呼吸困難,於是心中默禱,口中不斷地唸「哈利路亞」。後來暈倒在月台上,幸好被淡大學生所救,他準備要將我送往馬偕醫院時我已清醒,正好火車也進站了,我就拜託他們扶我上車。到了石牌站下車時,由一位小姐送我回家,因累得站不穩,隨意就坐在沙發上,奇怪?為什麼不會感覺痛呢?隨即用手摸脊椎骨,真的不痛了,感謝主耶穌! 當我倒下去時,後面的髮夾雖然斷了,結果不但沒有腦震盪,反而因暈倒時脊椎骨碰到皮包,將兩節脫位的脊椎壓平而免除受醫師開刀之苦,並醫好患五、六年的脊椎骨椎前脫位症。我深信這奇異恩典除神之外無人可施!所以「凡事互相效力,使其子民得益處」,撒旦推我往後倒是要害我,但神確利用它在暈迷狀態中不覺任何痛楚,而將脫位的兩節壓好了,感謝主鴻恩! 我從雙連站暈倒之後,不時還有此現象發生,故至榮總醫院接受心導管檢查,始知是患了冠狀動脈症,還有高血壓等難治的病。1986年8月間是我生命中最危險,也是我五十幾年生涯中最美好無比的一段日子。有一天早上9點先生送我到榮總醫院向主治醫師打招呼後,就和加藤先生出差往羅東。九點一刻左右,我忽然覺得呼吸困難,來不及拿藥吃就不省人事地攤在坐椅上。 隨即被撒旦帶入死蔭幽谷,伸手不見五指,陰森恐怖,只聽到猶如火的焚燒聲等,確認已置身地獄時,除了不住呼喊「哈利路亞,主耶穌拯救我!」並向其宣佈:「神的子民雖在死蔭的幽谷中也不怕遭害,因神必拯救祂的子民。」 突然榮光煥發,呈現眼前的是世間罕見的景象,奇花異草,芳香清爽,藍天白雲,青山碧水,清澈為鏡,美得無比。成群天真的孩童身著雪白衣裳,宛如小天使快樂地玩耍,我亦無牽掛、無憂慮,真是快樂無涯!感謝神!從黑暗的死蔭幽谷中領我入神國,天家美景真令人羨慕。 當我甦醒時已近中午12點,候診室幾乎已無人,我全身冰冷無力,然而有一股奇妙的力量,將我扶進戴醫師診療室施救,醫生對我說:「妳全身冰冷,臉色蒼白,要多注意調養。」因剛才天家美好的一切令人陶醉,可惜世俗纏累,母職未盡,家人們均未得救,故在病床上流淚憂心地迫切祈禱,求父神按其旨意成全。雖然又回這苦海中繼續學習神所安排的寶貴課程,願將白白得來的奇異恩典與眾兄姊一同分享! 神安排日本的朋友苦勸外子由電子業改行,轉而經營將茶業和靈芝等藥銷至日本。經藥業朋友介紹後新發現的遠紅外線尚在試驗中,只知有打通血脈的可能性,他勸我們不妨試試看,但這不易得手,昂貴且毫無把握,由日本買的也不能退貨,只好試用它。 服用靈芝後血壓雖稍穩定,但常會暈倒,有兩次安息日在石牌、北投教會暈倒,感謝神!皆在諸兄姊愛心代禱聲中甦醒。1988年住院一個多月,於是決定再做第二次心導管檢查,次晨洪主任滿臉笑容,到我病房對我說:「恭喜妳!這真是奇蹟,壓扁的血管不經開刀竟然能暢通,自做心導管檢查,妳是第一位幸運者,多休息幾天就可以安心出院了。」 1989年間我患了腕骨症,雙手肌肉萎縮、紅腫且疼痛無力,亦需開刀,不然就得服藥,且雙手必需配帶手架度餘生。惟深信父神一定會醫治我,承蒙石牌教會李連財弟兄在聚會中提名請眾兄姊為我代禱,不服藥,免開刀,就除掉兩手的架子。對於同靈的愛心真是感恩不盡,更感謝神的大能治癒我的腕骨症。 受洗20年,我在逆境煎熬中體會出「凡事互相效力,使其子民得益處。」同時也學到一點心得,與大家共勉之: 1.若向神許願,要約束自己不可食言,必須按口中所出的話而行。 2.管束自己的舌頭,因禍從口出。少說話,以免惹事生非。 3.不誇自己的聰明,應謙卑仰賴神的引領,因「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四6) 4.神藉逆境熬練其子民,除去渣滓,火煉成精金,為要帶我們進入更美好的境界。所以,各種熬煉乃是神化裝的祝福。 5.不可消極,否則撒旦會乘虛而入,促使人們倍加痛苦,甚至崩潰。如此一來不但得不到神的祝福,反使父神聖名受辱。故凡事應往積極方面籌劃,恆心禱告,耐心盼望,神奇異的恩典就會彰顯出來。 6.莫發怨言。人會犯錯,但神絕不會錯,只要耐心靜候祂,將一切怨言化成頌讚和感謝,凡事謝恩,迫切禱告,我們所受的挫折,神必化除萬難使我們獲得平安。 7.堅固信心,深信不疑神奇妙的作為,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8.不斷地寬恕人們的冷酷與無情,更要不住為他們代禱,求神赦免與賜福他們。這雖是很難的課程,但只要思想十架上的耶穌基督為我們罪人流寶血時受的痛苦,自然就能原諒別人對我們的傷害,學習在神的恩典中祈禱感恩,忍耐寬容,並將一切重擔卸給神,神必賜人出乎人意料的福氣。 神恩浩大,無以為報,只能將白白領受的恩典見證出來,以讚揚神的仁慈與憐憫,並祂奇異的恩典!願大家不再作罪的奴隸,忘記背後辛酸苦難,謹遵主命努力前面,勇敢背起十架跟隨主的腳蹤行,奔跑苦海中的旅程,將來回到神為我們預備的美好天家享福樂。願一切榮耀頌讚歸於主耶穌基督,阿們!

王淑珠姊妹,1935年出生,現屬北投教會。

◎撰文/王淑珠 ◎期數:257期 ◎1999.0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