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愛使新生命飛揚如朝露的清新,如沐春風,如浴恩霖!

 

從小因體弱多病,又患時代惡疾「小兒麻痺症」,承自爸、媽的寵愛,更因一份「自責」,練就了霸道、蠻橫、自我、高傲的個性;天下父母心,誰不願自己的心肝寶貝活潑、開朗、健康、聰明,若不是惡疾纏身,事實上該有的家境、教育,稱得上是令人羨慕的家庭。

 

 

 

媽媽從小就帶年幼的女兒,遍訪名醫,不論花多少錢,不論多少時間的煎熬,只有一個心願:讓女兒可以在學校、團體、社會「抬頭挺胸」,平等地與同儕一較高下,而不被笑稱「跛腳的」,因這嘲弄嘻笑,媽媽流了不少眼淚,小女孩也為此不分男生、女生、低年級、高年級和人打了不少架,更甭說人際關係的建立了。

 

 


藥瓶、門診、復健、游泳,成了每天必須的功課,當「家庭醫生」走的比家教老師還勤時,只好休學,專心接受治療,一年後自動留級和妹妹同班,杵著枴杖穿著鐵鞋上學,內心的尊嚴高脹,自尊破滅,同學們膽敢嘲罵一句:「跛腳的」必定換來倆姊妹聯手痛毆,常成訓導處的常客。爸爸早期曾任政黨要職,深具民意基礎,又選上民意代表,學校也得禮遇幾分。

 

享特權、灑金錢、高姿態,成天就以此為裝備,生命中出現極度的不平衡,價值判斷也失去良善的一面,唯讓爸、媽寬慰的就是成績名列前茅。一年後,經不斷地復健,終於放掉柺杖,左腳加高約三公分的鞋墊,順利地從東南部北上至花蓮女中就讀升學班。

 

父母親為彌補無法親自照顧之憾,灑大筆金錢只為了換得周詳的安頓。買新房、請女佣,藉較一般小孩更高的支出,維繫著那份親情,養尊處優,奢侈揮霍,盡力包裝著瘦弱不全的外表,難能表露長期因替代而失落的內在,連永生造物主都曾是抱怨漫罵的對象:仰天咆哮、粗俗的言談竟也是掩飾的好方法。其實不必要的偽裝,全都為了「欺敵」,全世界都欠她似的,不公平、不合理、不願意低頭,也都無法安撫著因腳殘而帶來的不悅與不滿。

 

家裏雖有個充滿愛無悔地照顧著家人的媽媽,專心禮佛,甚至潛心修習,長年齋戒、清口,期待減少家人不平的情緒,病痛的兒女可以尋得良醫,減少在世上為人的業障苦難,但煩人的雜務、雜事,親族間的不睦,財產分配不公……等等,重擔接踵而臨,因此雖身在繁華的花蓮市,心中只想,若滿30歲,就可以結束生命了,曾幾何時,有著自我了斷生命的衝動。

 

當金錢不能彌補親情,亮麗的成績只是另外一種「虛榮」的表徵,內在生命體並沒有較健壯的發展,母親的摯誠感動不了她,對世界的榮華也提不起興趣,沒有神、沒有盼望,當然生活一點味道都沒有,漸漸地灰色的思想,侵蝕著學齡時的心情,如雨前的陰霾,如雨後的爛泥,糾葛著揮不去的「不快」。

 

師專畢業後,隨著同窗好友的邀約,首次西進至蘇澳,在一天主教幼稚園任教,那是第一次知道,什麼是耶穌基督、聖母馬利亞;什麼是教會、聚會。雖然小叔叔曾帶去教堂,但印象很朦朧模糊,看著樸素的修女,不食人間煙火般的輕鬆、自然,對幼教工作的投入,不計較薪資,倒覺得,生命中應有一些「在意」的事物,才不白活。1987年轉往台北市內湖區的一家私立幼稚園服務,學生家長正是本會的信徒,且任負責人,原來基督教中還有真耶穌教會的存在?

 

恰巧同校音樂老師,也是同租屋的室友亦是本會的姊妹,發現他們竟是充滿著喜樂,常去禮拜,也常被邀請一起去參加聚會,但總藉著許多理由加以推辭。暗中觀察這與眾不同的一群人,和藹、良善、言語不粗俗;尤其學生的聯絡簿中,更流露著真實、誠懇的氣息,家庭探視,認識到基督徒的家庭,和樂融融,好不羨慕。倘若有如此機會,必定會在生命過程中留下美善駐腳,一個基督化的家庭,竟如此撥動心弦,漣漪四起,沒有衝突矛盾,只有愛與關懷,一絲疑惑,激起著無比的憧憬。

 

1988年一次的詩歌佈道會,受邀前往,旋律吸引心靈,歌詞引起共鳴,內心感動無比,聽著福音短講,隨著詩歌聲揚竟有著喜悅的心情,原來的灰黯一掃而空,正當傳道人介紹完祈求靈恩的禱告方法後,一跪下來就得著寶貴的聖靈,人其實是不配的,何等的「污穢、軟弱」,罪擔壓著喘不過氣來,主耶穌賜下寶貴聖靈,也讓人卸下重擔,那次的禱告,真是奇妙的體驗,雖眼淚直流,內心卻是充滿喜樂與平靜,禱告完畢耳邊傳來恭喜聲:「小妹妳得到聖靈了,恭喜恭喜!」主真是一位慈愛的神,連不認識、逃避的人,祂都吸引至面前,前所未有的感覺,改變了她日後的心境及行為模式,甚至價值判定。

 

經一年的慕道,1989年春季靈恩會,接受耶穌寶血的大水浸禮,藏存於內心的黑暗一掃而空,外雙溪的景色突然間變得好漂亮,每個人的賀喜、笑容都發自內心,主裡一家的感覺非常強烈,好像囚犯被枷鎖限制重獲自由般的自在與安然,今後每天的生活重心,除了幼稚園的工作外,就是到教會參加聚會,沒有聚會時也去禱告、唱唱詩,一種漂泊有了依靠的滿足。

 

遠在花蓮的家人看到她個性的改變,較從前和善、柔順,態度、言語也都不同了,連媽媽都讚同女兒因基督的信仰而改變成新人般的快樂。拜佛與基督的信仰,因著主的保守,從未曾有過衝突或鬧起「革命、爭執」,父、母親沒有反對,讓這信仰非常平順,主按個人的情況,給予不同的屬靈功課。

 

1991年1月,經學生家長、蔡執事的介紹,在主奇妙的安排下,不經意中竟成了「傳道娘」,是耶穌的愛,更是一門感恩,不得不的功課,在生命的另一頭,開啟一面窗,極其亮麗堂皇,「何德何能」?「配與不配」?全都因主的恩典,雙方家長的接納,彼此的包容,攜手走向地毯的另一端。人生路豈如短短的紅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感動著新人的內心,兩人世界,兩家族相融,生命的分享,恩典的再造,心裏唯有「何以回報主的大恩大愛」而激盪著。

 

在結婚屆滿13周年的此刻,走過的路徑滴滿了神恩典的脂油,在基督裏成新造的人(林後五17),更新的心志早已掩蓋了小兒麻痺的陰影,基督的愛使新生命飛揚如朝露的清新,如沐春風,如浴恩霖,主賜兩個兒子,給予滿足、喜樂,願榮耀、感謝、頌讚都歸主的聖名。

 

 

◎撰文/石瑛見證 凌晨整理 ◎期數:322期 ◎2004.0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