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影扶疏,火紅的鳳凰花怒放在壯闊的平野上,夕陽餘暉映出黃紅色的霞光,白雲染成瑰麗奇幻的色彩,一片片似水彩調色盤上,不經意傾洩成的奇妙色澤。坐在駕駛座邊,欣賞著神所創造大地原野的美麗奇景,於暮色蒼茫中,我們一行五人驅車北行,趁著南國熾熱太陽隱沒之際,星夜趕路,免去高溫煎熬之苦。

 

 

心中著實感謝主耶穌的看顧,平常虛弱的體質,時有中暑、感冒之毛病,於此37℃~43℃的高溫氣候中,居然平安無事,心中自知乃是神的看顧保守有以致之。

 

將近晚上11點,在滿天星光燦爛下,我們終於抵達泰北大城清邁。車子東轉西繞,經過一片水塘,轉進巷口,約翰執事家中的教會終於到了。他的家人早已準備妥當,分配寢室,搬運行李;整理妥當,大家於客廳中聚集見面,禱告後,坐下寒喧。 「果然是你!不會錯的,我還記得你的樣子,稍微胖一點。」翻譯的弟兄簡述著一位慈祥忠厚、面目黝黑、前庭寬廣的老者的問話。我心中著實納悶,腦中急速搜尋著記憶中是否見過他的影像。我小心地回話說:「我們見過面嗎?」他爽朗地笑著說:「1996年你到過曼谷,我們在旅舍見過面,並一起到教會聚會過啊!」

 

「啊!我想起來了!抱歉,我記性差,家中還有我們一起照的相片!不過,你怎麼搬到北部來呢?」

 

「小孩子工作的關係,為了互相照應,幾年前就搬過來了。」長者一點都不怪我這後生小輩的健忘無禮,反而笑盈盈地與我一見如故,話起家常來。只見他嘰哩咕嚕地向翻譯的弟兄,講了一大堆話,就笑著看著我。

 


「他說了什麼呢?」我急著道。

 

 


「他說:『他從1996年認識你之後,就常常為你禱告,求主看顧你,如今,終於可以再見面了,他很高興。』」

 

心中轟然一響,腦中的思路忽然搭不上線,口裡不可思議地追問一次:「你一直在為我禱告?」「對啊!」長者簡短肯定地說著,臉上魚尾的笑紋似乎更深沉清明一些。

 

遠在異鄉為異客,在離家鄉萬里遙遠的南方,說著不同語言的民族中,居然有一位關心著我、不停地為了一個七年前見過一次面的同靈代禱,求主保守我,帶領我。這種奇妙的同靈之情令我感動;我想這不是客套見面的場面話語,而是一位力行主道,真以色列人的誠實真話。

 

「謝謝你!」我緊緊地握著他溫暖的手,眼眶早就滿含淚水,多餘的話也講不出口。我向翻譯的弟兄說:「你問問他,為什麼他記性那麼好?」只見他們比手畫腳,口中呢喃一陣。他解釋著:「他對於來訪的弟兄姊妹的名字,或是去訪問過的教會長執同靈傳道者們,均有記錄他們名字的習慣,並且每天禱告中,均一一提名代禱。」我默默地傾聽著。

 

「樓上房間中、牆壁上、門口、樓梯邊,貼了四五幅教堂的水彩畫,旁邊寫了許多泰文,那就是他所記的眾弟兄長執、傳道們的名字。」 「水彩畫的教堂是什麼意思?」我隨口問道。 「那是他的禱告目標之一,他希望將來能建設那麼漂亮的會堂來敬拜神。」翻譯的弟兄解釋得很清楚。

 

「這裡安息日(星期五、六)聚會,有兒童聚會後,再有成人聚會,也有奉獻箱,也力行什一奉獻,作為接待聖工人員的費用,餘皆積為建堂基金。」傳道很快速地說明著。 在事奉主的道路上,幾次遭逢挫折、打擊、誤會、毀謗,在灰心氣餒中,想一想就算了吧!在面對艱巨的任務,危險臨身,似乎身不能當,心萌怯意時,猶能堅持那一點勇氣,想一想再走下去,有何不可呢?在試探臨身,誘惑迷人之際,猶能辨明輕重,是非分明,不為所動,想一想是主言在心,靈裡清明,主耶穌的看顧保守有以致之。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詩一廿七1~2)。誠然如是。然而主藉著祂忠心僕人的一句話,卻叫我知道,一切的保守,主裡所做的工,均與那遙遠的代禱有所關聯,非己之力,非己之功;我們只是無用的僕人,神的器皿;肢體的互相幫助、互相代求、互相勉勵,才能行完神所定的旨意。

 

雅各吩咐眾弟兄們說:「所以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 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雅五16) 想一想,在我們所行的道路上,豈非都在那許多弟兄姊妹代禱中所發出的力量支撐下完成的嗎?主曾為西門彼得代禱,使其不至於失了信心,並叫他回頭後,要堅固弟兄們,因為撒旦想要得著信徒,好篩我們像篩麥子一樣。(見路廿二31)

 

用沙啞的聲音向大家道過晚安後,回到寢室,疲倦至極,躺下之前,再看了牆上所畫的教堂水彩畫,旁有許多似蚯蚓的泰文,捲曲伸吐,別有異國風味。朦朧中似有人在唱著:有人在為你禱告……,一曲熟悉的讚美詩,柔美的弦律在耳邊響起。

 

2003年5月31日晚旅泰回國後記

 

◎撰文/繟然 ◎期數:310期 ◎2003.0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