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人在日光之下,莫強如吃喝快樂;因為他在日光之下,神賜他一生的年日,要從勞碌中,時常享受所得的。」(傳道書八章15節),這是所羅門王對人生的領悟與提醒!

一位在美國就讀大學的姊妹到醫院見習的第一天,被安排協助一群中風過後吞嚥困難的老人進餐。對這位姊妹來說,雖然曾經在學校的課程中約略學過腦神經受損後有可能導致吞嚥功能失常,眼前的景象卻深深地震撼著她。

 

 

四位年齡不等的中老年中風病患圍坐在餐桌前,努力地用中風過後稍能使用的手認真地吃著醫院提供的特製菜餚。受限於有限的身體機能,幾乎每個人桌前的食物無不散落在桌上、身上和臉上。有人因吃太快而嗆到;有人更因吃得太急而將剛吃的食物全部吐出。但沒有一個人因吃像的狼狽不堪而放棄「吃」的權利。

 


他們那吃得津津有味模樣,好像在享受人間美味般的佳餚。仔細瞧瞧他們的餐點,幾乎是低脂、低糖、低鹽並磨成泥狀的食物,在一般人眼中是毫無美味,毫無口感可言。但他們專注的神情似乎告訴在一旁相伴的治療師與見習生:「讓我再嚐一口,再一口,我就心滿意足了!」他們的眼神說:「能夠嚐一口食物是人生最最幸福不過的事了!」


這位姊妹突然明白,原來吃喝快樂是如此難得的幸福。從前總覺得「吃」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算不了什麼。但眼前這群患吞嚥困難症的長輩,他們可能已經很久沒有真正「吃」到食物,只能靠鼻胃管,眼睜睜看著流質食物送進自己的胃。他們必須接受復健治療,重新學習「吃」的技巧,否則,一個不留神,小則嗆到,大則噎到或食物誤入肺部導致肺炎而有生命危險。


曾幾何時,「吃」成為慎重而性命攸關的人生大事。能夠再吃一口,竟是份經歷一段病痛折磨、辛苦學習並通過檢查才能獲得的特權。難怪這群長輩不顧吃相的狼狽,不論食物的口味平淡,只求再嚐口食物的機會。


與病患面對面的接觸過程中,這位姊妹想到人在肉身上的吃喝是如此寶貴,那自己靈性上的飲食狀況又如何呢?似乎在生活遭遇操練患難之後,雖然仍持續參與教會聚會與活動,卻時常感到聽道乏味,行道無力。同靈的交往中,彼此洩氣的時候多於相互鼓勵的機會。


自己的信仰並未因患難的熬煉而更加精純、堅固,反倒像是患了信仰上的吞嚥困難症──無法真正敞開心門接受聖經真道的滋潤,以享豐盛的屬靈生命。雖然多次想努力追求真道,但常感心有餘而力不足。對自己的生命充滿疑慮,徬徨不敢向前。似乎要再溫暖這顆破碎的心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深受病患們那份「讓我再嚐一口」的精神感召,這位姊妹似乎聽見她的心靈微聲地說:再嚐一口生命的活糧,再飲一口生命的活水,使飢餓、空乏的心靈得以滿足。


她重新檢視起初失落信心的地方,思索她所經歷的試煉、考驗在她的生命與信仰生活中的意義與目的。她的腦海中浮現一段經文:「主雖然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的眼必看見你的教師。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面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走在其間。』」(以賽亞書卅章20~21節)


突然間,這位姊妹頓悟到她所經歷的困惑、創痛與苦難,其實也是神所賜生命的糧和生命的水。艱難與困苦的滋味雖比黃蓮還難吞,選擇割捨自我以追求真理的代價雖昂貴,但一路走來,神不是一直同在保護看顧我們嗎?神豈不一步步地引領長期為傷痛所蒙蔽的心眼,開導自己漸漸看明祂的美意?


既是如此,有什麼艱難的餅吞不下腹呢?有何困苦的水不使人成長呢?有什麼疑惑能使人怯步呢?因為經上明明應許著:「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面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走在其間。』」


這位姊妹釋懷了,她終於吞下如鯁在喉、久久無法嚥下的「艱難餅」與「困苦水」。對自己的生命,她的內心終於再次感到有主同在與同行的平安穩妥與喜樂。


她領悟到:原來吃喝快樂就是這麼一回事!

 

◎撰文/璞琢 ◎期數:297期 ◎2002.0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