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見證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父親黃富成,屬大灣教會。1946年在警界服務期間被巫術附著,從此魔鬼纏身,不定時發作。在他發作時,會舉起手槍瞄準母親,或叫母親喝米酒配古時種的柿子,人若喝了便會中毒而死。

 

魔鬼也常在耳邊命令他跳崖或尋死,甚至殺人,使得父親很害怕。1960年,高連財傳道(即高彼得長老)來傳福音,父親接受洗禮後,一切逐漸改變,家庭平安健康,並開始做起接待傳道、弟兄姊妹的聖工(那時沒有傳道房和接待室)。感謝主,父親現已80歲,始終堅守信仰。
 

 
 
母親的見證

 

母親黃陳春梅,1963年受洗歸入主名下。在未受洗前,患有胃病,一發作便會痛到全身扭曲、掙扎不已,很是可憐。感謝主,受洗後沒多久,在一個晚上睡夢中,見一位身穿白衣的天使,手裡拿著亮晶晶、裝有手術工具的小水桶,用微笑柔和的聲音對母親說:「請躺好。」之後便開始幫母親動手術。先是將肚子洗乾淨,毛髮刮除,接著解剖後,取出內中的胃處理完善,又再放回縫合……。此時,母親清醒過來,才知原來是場夢,但卻覺得異常舒服。這事以後,直到她65歲離世前,胃病不曾發作,感謝主。

 

外子的見證

 

外子許健定,今年64歲,屬復興教會,前後曾在教會中擔任總務、教務負責人。信主至今已41年,蒙神保守看顧,恩典見證許多。

1974年4月,外子至肯亞開普敦從事遠洋漁船捕魚工作,未料船艙著火,漁船差點燒掉,然而蒙神的保守,平安無事。後來要回國時,船員們竟被禁止出境,感謝主的恩典,最後終能順利回國。


1980年,外子在砂石場當技工,左手臂不小心被砂石機器的皮帶拉進內部,手臂神經嚴重斷裂,醫生告知能恢復正常的機率只有十分之一。感謝主,神卻完全醫治了他的手,正常運作如常人一般;而一位有著同樣狀況未信主的先生,手卻已殘廢了。

1991 年,外子於海拔高約1000公尺的地段種植水蜜桃,那兒沒有產業道路,搬運水果得靠長一千多公尺的流籠分兩段溜下。印象中是在1994年年間,外子正在流籠內裝置鐵框,煞車忽然失靈,他趕緊從流籠內急速跳出,結果腳碰到石頭,受了重傷,然而在禱告後血就止了。感謝主,若沒主的保守,人和流籠早已落入山谷深淵,連骨頭也見不著了。

一次搬家,外子拿吸油煙機黏油的膠器要往河邊清洗,橋邊鋁製的梯子沒固定好,就連人、梯一起掉落至橋下,昏倒近有半小時才被人發現。我趕緊打電話給林玉馬執事,請他載外子到醫院就醫,照了X光片,第6、7、8根的肋骨已斷掉。我們靠著禱告,沒開刀、只吃中藥,蒙主醫治癒合,感謝主!

 

我的見證

 

我今年56歲,於1963年7月受洗,認識主後,便喜愛為主作見證、發文宣福音小冊,想要報答主恩;1967年得到聖靈,開始擔任少年班教員;1973年在大溪學生中心擔任第一屆的炊事員,現今的鍾清章、胡清珍兩位傳道也是當時的學生;而目前則是在復興教會協助司琴的聖工。

1964 年,15歲時,順雙親之意在教會舉行婚禮。10年後蒙神記念我的事奉,賞賜孩子。當時因不知自己有喜,以為是胃病,肚子痛就不斷地吃中、西藥,甚至也打了霍亂針……,待知懷孕時已有五個月身孕了,非常害怕因此生下畸形兒。母親則安慰我說:「別怕,不知者無罪,神必憐憫。」

感謝主,因主的慈愛得以化險為夷,1974年10月31日生出一正常小男孩。這孩子從主得來,故取名恩德,現已31歲,很孝順,也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在一家電腦公司當研發工程師。


小時後的興趣想走教育之路,但一直未實現。感謝主,祂知道我期望能讀書的需要,於婚後都應驗了我的心願。從空中補校、空中大學至目前的選修生,因有了這些文憑才有資格在公家機關上班,於鄉公所鄉長室擔任了8年的助理。

記得有一年秋天的中午休息時間,同事們都不在,我在二樓休息,聽著兒童詩歌錄音帶,不久樓下傳來燒紙的氣味,下去一看,垃圾桶燃燒著大火,就一直念哈利路亞,情急之下,已完全不知所措。感謝主,還好有人進來,我便大聲呼叫,終得把火撲滅。這一切,若不是主的眷顧,一小時半的火,後果實在難以想像。


有一年到山上撿竹葉,被竹子扎到眼皮,當時,若是再偏差一點就會扎中眼球;我隨即呼喊著:「哈利路亞!」感謝主,沒流血。幾天後,就在禱告中痊癒了!

身懷老二八個月大時,外子要我到屋頂曬香菇,鋪放好香菇後,因急著回屋內煮中飯,忘記穿著長裙,結果從屋頂跳下來時站不穩,就碰到大石頭,肚子、胸部、大腿、臉頰重重受到撞擊;在這樣的情況下,感謝主,人和胎兒並無大礙,平安健康地生下女娃兒,今年她已27歲且當母親了。

1985 年懷有老三,醫生告知:「胎位若再不轉正,就必須開刀。」這句話,讓我很害怕,一直禱告向主祈求。後來的一禮拜中,一天中午要從袋子內拿出橘子時,不小心掉落滾至床底下,就彎腰去撿;一彎腰,便感覺有股力量使肚子剎那疼痛得無法形容,幾乎要昏倒,但感謝主還撐得住。幾天後,再去婦科產檢查,胎兒已轉回正常位置了。主啊!祢真是偉大!

一天晚上約十點多,我正等車要回家,不料,來了一位軟弱的酒鬼(弟兄),要我到沒燈的地方,我不從,他就一把抓住我的右手硬拉,力量很大。我猜他可能酒精中毒,以致神智不清。

他上半身沒穿衣服躺在地上,接著硬拉住我的手;我見不對勁,立刻大喊:「奉主耶穌聖名,撒旦退去吧!」哈利路亞,感謝主!很快地他就放手了,我便趕緊離開現場,跑開此處。世上好多魔鬼,但只要呼喊神的名,在主的幫助下便有力量趕除惡魔。

想起被魔鬼轄制的軟弱信徒時,覺得恐怖又可憐;但有時又想,神的大愛、恩典豐富不盡,為何有些信徒卻是不滿足、不感恩,眼睜睜地等待成為魔鬼的俘虜呢?忘了我們都是屬靈的戰士,應該要拿出基督精兵的精神啊!求主救助我們快快脫離黑暗,出死入生。

 

大兒子的見證

 

大兒子準備考五專時,應考前一晚九點多去走廊上餵小狗,一踏出房門,就聽見他大叫:「媽!我的腳被蛇咬了。」一看,竟是條很毒的蛇。

他立刻說:「媽!趕快一起禱告,我不能死,我還年輕。」我們立刻跪下禱告,又請青年詩班成員一起幫忙代禱。之後帶他去衛生所,醫生對我說:「黃姊,請放心,小孩不會有事,因為你們信主的人,主會保護的。」打了血清,並將傷口的毒液抽出,幸好毒液尚未擴散,並無大礙。感謝主的眷顧、保守,這傷口的疤痕將是他永遠思念主愛同在的記號。

 

與妹妹的見證

 

在我21歲,妹妹讀國小的年紀,一天上山採豬菜(蕃薯葉),經過一座木橋,走至橋中央時,木橋忽然斷了,我和妹妹連橋帶人掉到很深的水底;奇妙的是,沒被木橋夾住或壓死,掉到河底也沒溺死,一切平安,感謝主的看顧。

「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可十六17);感謝主鴻恩,誰能忘記主的慈愛是何等地長闊高深呢!願一切榮耀歸予天上的父,阿們。

 

◎撰文/黃秀琴 ◎期數:336期 ◎2005.0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