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我的母親是真耶穌教會第三代的信徒,從小每逢星期六,總是跟著母親先到外公家,再和他們一起參加安息日的聚會。
因為當時年紀小,所以去教會感覺上並沒有學到什麼道理;甚至有時為了打發時間,我會坐在跪墊上,利用大人坐的椅子當桌子,在上面寫寫功課或是畫畫圖。同時因父親不是本會信徒,所以我並未接受洗禮。

 

 

國中以後,學校的課業日漸繁重,從此,每逢星期六我便不再去教會。畢業後,我和母親移民到紐西蘭,在奧克蘭的北岸定居下來,因為離教會很遠,所以在我讀高中的三年中,我們只去過教會幾次。

 


上了大學,舉家搬到學校附近。就在新家安頓好的第三個夜晚,母親忽然感覺有個聲音在呼喚她:「現在已經離教會這麼近了,為什麼還不前往呢?」

就在聽到聲音之後的那個星期三晚上,母親開始到教會參加聚會;而我因為所接觸、所學習的都是科學方面的理論,加上從小認為到教會是一種很浪費時間的舉動,所以總是以功課太多作為擋箭牌,只有幾次心不甘、情不願地勉強和母親到過教會。在我的想法中,那些敬拜神的人,都是因為人生不如意,加上自我逃避,才會以宗教來作為心靈上的慰藉。

有一天,一如往常,我還是非常勉強地和母親去參加教會的一個事工講習。結束後的禱告,我以一種戲謔的心情在腦海中想著:「要我相信?好呀!如果祢讓我看見,我就相信啊!」就在這時候,忽然有一位身穿白衣,全身發出光亮的人,從會堂右側的邊門走了進來,穿過姊妹座位的中間走道,一直向我走來。

那人的身材高大,衣擺飄飄,我試圖要看清楚祂的臉,卻只見一片亮光;祂走到我的身旁,停下來,伸出手,當時我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就自然而然地把手放在祂的手上,隨後祂就側坐在我前排的椅子上,並且用手拍拍我的頭,接著祂站起來,一瞬間就走到剛才進來的門口,我心裡一急,馬上問祂:「怎麼這麼快就要走了呢?」那時,祂的身影本來已消失在門外,忽然又回轉,對著我說:「我還會再回來的!」

不久之後,就是春季靈恩佈道會,母親鼓勵我接受按手禱告、祈求聖靈,雖然我對教會禱告的方式並不陌生,但內心仍然懷疑聖靈的真實性;加上我總認為,重複唸「哈利路亞」跟其他宗教的唸經本質是相同的,並沒有心靈層面的意義,因此,在按手禱告時總是很小聲地說著哈利路亞。在那次的靈恩會裡,我並沒有得到聖靈。

靈恩會結束後的安息日來臨,自己不信神的心態又再度發作,決定試著大聲唸「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想看看是否真有聖靈的存在?

誰知道,只反覆唸了兩、三遍,舌頭就開始不受控制,一開始猜測可能是唸得太快,就想趕快把舌頭放慢下來,未料再重新唸哈利路亞之後,反而開始說出連自己都聽不懂的話來,那時我才驚覺我已經得到聖靈了,內心欣喜萬分。

從此以後,我對神的道理充滿信心,開始認真查考聖經,黎為昇傳道也不斷地為我講解所遇到的疑難問題。我開始每天不停地禱告,祈求神指引我的路。直到後來,我已經愈來愈依靠神了,任何事總要先禱告,伴隨而來的應許也接續不斷,就連困擾我一年多的腰痛,也在禱告後不藥而癒。

於是,我也開始認真地考慮接受洗禮的問題。然而,那時心中存著一個掛慮,就是害怕受洗後,萬一將來遇到試探、犯了罪,便再也沒有得救的機會了。正在猶豫中,神感動一位青年同靈建議我到台前接受按手禱告,就在禱告中將內心的難處告訴主,突然間,我聽到了一個聲音:「不要怕,我會與你同在!」至此,我便不再徬徨,就在2004年4月25日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哈利路亞,感謝主!主耶穌給我的恩典實在數算不完,祂用靈糧撫慰我,用手提攜我,使我不至於飢餓和跌倒,願一切榮耀與讚美都歸予祂,阿們!

◎撰文/奧克蘭教會鍾伊華 ◎期數:342期 ◎2006.0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