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未應許天色常藍,道路平坦;
一生的坎坷崎嶇,憂愁患難不斷。
祂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
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
祂應許:「……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使你們藉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 .

青天霹靂──醫院的病危通知

1994年12月16日,擔任醫院麻醉護士的謝傳道娘與往常一樣,上班前先到台東教會禱告。七點左右叩機響起,想必是醫院急事;邁入醫院時,同事迎面大喊:「妳的先生在嘉義火車站摔落,有生命危險!」如雷轟頂的她又接獲警察來電:「妳先生快不行了!趕快回嘉義!」 她的心彷彿被撕裂,絞痛難耐,開車時一路禱告回到台東教會,雙膝跪於神前,緊緊抓住神。 遭遇患難是神的允許,但神掌管一切,最難熬的關口,懇切求主賞賜平穩安靜的心:「神哪!請不要放棄我們,他是祢的工人,還有很多聖工要做。」 聯絡表弟翁正晃傳道代為處理署立嘉義醫院事宜,搭機飛往西部旅途中,她如坐針氈,一次又一次禱告祈求神親自安慰。 望著安祥地躺在病床上,毫無外傷的丈夫,任憑她如何千呼萬喚,卻仍喚不醒右半邊癱瘓,毫無意識的丈夫。 謝傳道從署立嘉義醫院轉往基督教醫院做腦部斷層掃描後,診斷為「散發性出血點」不宜開刀,此時,護士遞給她「病危通知單」,內心掙扎不已,驚懼無助中向神祈求:「神啊!我的丈夫是祢的工人,求神賜予力量,讓我接受此事實。人的生命在祢的掌管之下。」 她哭訴著懇求主:「祢若要帶他走,我願意接受順服,但求祢再給予機會,繼續為主作工傳揚福音。願主旨意成全……」 在加護病房住院的五天期間,傳道娘的眼睛流著淚水,那股沒辦法替丈夫承受病痛的苦楚,緊緊揪著,但有主同行,有好友相伴,日日夜夜信徒們代禱的手不停歇,搖動了神慈愛的膀臂,堅定的力量陪伴她度過死蔭幽谷般的孤寂與憂苦。

慈愛雙手──耶穌恩友擔我憂

出事後因謝傳道無法進食,醫生決定從鼻子插管。當醫院準備進行插管時,他卻能夠吞嚥了,且每天都有新的進展;原本身體右半邊無法動彈,醫生用針扎他竟出現反應。令關心的弟兄姊妹們十分高興,異口同聲地讚美感謝神! 傳道娘在加護病房看顧期間,寢食難安,茶不思飯不想,每天三次悲傷地跪在醫院禱告室祈求。當想起讚美詩263首「救主耶穌是我恩友,負我罪孽,擔我憂,何等奇妙,我主恩寵,能將萬事向祂求!多少平安,我們坐失? 多少眼淚冤枉流?都是因為未將萬事,提到耶穌座前求」,即痛哭不已。為了讓丈夫有平穩的情緒,不曾在他面前落淚,只有跪於生命的摯友耶穌面前,才放聲大哭,將滿懷的壓力與重擔如洪水般傾洩與釋放。 每一天,神都帶給他們新的驚喜,生命的恩典不斷湧現,五天後順利地轉入普通病房,感謝弟弟謝宏駿傳道夫婦經常與傳道娘輪流照顧。謝傳道由不能夠穿脫鞋,不能夠走路,到不需要復健的情況下,一步步地在傳道娘的引導中慢慢地邁開步伐向前走。 受傷後食慾中樞失調的謝傳道,因無飽足感導致無法控制食慾,不自覺地吃喝而肥胖到80幾公斤,也在很短的期間內獲得改善。

靠主得勝──出自神的美好安排

情緒中樞受到傷害的謝傳道出院後,情緒十分不穩定,對外界稍微的刺激都極為敏感,孩子吵鬧動輒得咎。 持續二個月期間,謝傳道向總會請長假在家休養,經常深夜無法成眠,起床時對人、時、地都出現混亂。傳道娘白天處在精神極度緊繃的麻醉工作,晚上又經常起床照顧丈夫,使她陷入混亂不安的生活中。 處於無助的景況,擔心自己的疏失威脅醫院病人的生命,她再次向神禱告,並向醫院請調工作。 1995年9月順利調動至台東示範托兒所擔任校護,雖然薪資不如昔日,神所安排的卻是當時最需要的,使她得以兼顧家庭與工作。 傳道娘鼓勵謝傳道:「你的生命不是自己的,所以你要為主而活。」丈夫面臨生死攸關的時刻,卻在神的憐憫中存活,如此浩大的恩典,讓她重新得力,思想自己如何回報主恩?軟弱中萌生的使命感,自己的信心被神的愛所激勵。 謝傳道身體康復後回到工作崗位,但是在五年期間竟然癲癇發作三次,癲癇猶如不定時炸彈般揪住他們的心。 醫生特別交代他終生服藥控制,若擅自停藥,則會產生「風暴性癲癇」,導致休克。身為傳道者經歷在眾人眼前癲癇發作如何榮耀神?如何繼續牧養教會?為此他痛下決心停藥倚靠神,直到如今未曾再次發作,經腦神經內科檢查,其狀況與一般人無異。 兩個孩子在國小時期,下課後會直奔教會,與下班的母親禱告後再一起回家。當信仰的操練來臨,就會作代禱的事奉,學習交託給主,依靠主,讓他們親眼目睹在醫院中不認識兒女的父親,蒙神醫治得以回到兒女身邊,讓孩子可以撒撒嬌。 「傳道的生命完全屬於神」,對於丈夫的生命,她學習接受隨時會離開的意外。聖經的一句話:「求祢指教我們怎麼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讓她學會交託,每過一年,就感謝「神」多給傳道一年的生命!

主牽我手──神開啟作工的道路

傳道娘憶起從東部來到南部大寮就讀護專的求學過程,母親切切叮嚀要她尋找教會,雖然到高雄教會車程耗費一小時,但教會愛心的照顧令她十分感動。 在屏東空軍總醫院實習期間,處於孤寂無助的時刻,教會有5、6位學生騎著腳踏車前來帶領,主裡的溫馨令她至今難以忘懷。在屏東的實習生涯,教會真誠的關懷,奠定她信仰的根基。 畢業後服務於省立台東醫院,這期間信仰特別軟弱,母親與兄長曾進學傳道時常勉勵與代禱。但聚會後,最後一排的她急急衝出會堂,像聖經上的浪子般逃避神。 有一回終於被立於門前的謝傳道逮住,同靈對駐牧台東教會的謝漢卿傳道說:「她是曾傳道的妹妹,在省立台東醫院上班,你要多多訪問。」 當時陸續有多位阿美族原住民信徒住院,謝傳道前往醫院探訪時,就到開刀房邀請她一起訪問,協助阿美語翻譯。 醫院訪問事工,讓她聯想起以前在屏東實習受到信徒們關懷的日子,重新與神建立關係。 當蔡牧夫執事與邱義雄傳道介紹時,曾經軟弱的過往,讓她自覺不配。她每天來到台東教會禱告,內心充滿掙扎,難以理解神為何要揀選信仰不好、沒有恩賜的她成為傳道娘? 自己怎有資格成為神的僕人?自己可以承擔此任嗎?三個月禱告期間,誠摯向神痛悔,神賞賜堅定的意念來面對神所安排的道路,深信夫妻共承生命之恩,傳道可以扶持她建立信心。 我當如何回報主恩?省立醫院服務十年,讓她經歷信仰與婚姻的轉變,卻從未曾思考自己當投入醫院佈道回報主恩,直到神把丈夫的生命再次賜給她,強烈的使命感在內心沸騰。 2004年東南區宣道工作計畫在署立台東醫院作佈道,謝傳道向區建議聯合台東小區五間教會共同合作,經過區的同意與運作,推行每週在醫院關懷病人的詩歌佈道工作。

遠近都看──看不見時的保守

2002年婆婆過世後,傳道娘把中度智障的小姑接回台東同住。透過台東收容弱智機構,給予團體生活的環境來幫助她適應外界生活。她代小姑應徵烘培訓練,竟然在符合該單位規定40歲上限的最後標準中錄取,的確是「耶和華以勒」──神的預備。 和小姑兩人騎著腳踏車,以最簡單的標誌路線,教導她記取路程。陪著她騎了三天之後,第四天當她可以前往時,身為大嫂之責還是偷偷地跟在後頭,直到確定她平安抵達。小姑在台東四、五年期間,每天高興地上下班,慢慢建立自信。 有一次傳道娘出遠門,家中僅剩下高齡84歲的母親與小姑。半夜1、2點,母親尿急起床,行經廚房時隱隱聽見瓦斯爐的爆裂聲,隨即查看,驚覺瓦斯爐上的瓷器發紅,水已乾涸,瓦斯上的鐵已燒得通紅。立即跪下感謝神的保守,痛哭中深感:若無神的看顧,後果不堪設想。 小姑經過此次事件,看到神的作為,同時學習到如何煮開水的安全維護,任何小小疏忽都可能釀成大禍。

求主垂憐──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

耶穌應許:在世上你們有苦難,在主裡有平安。耶穌是又真又活的神,使死蔭幽谷中成長的生命,得以充滿感恩!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賽四二3) 在一連串操練的同時,似乎尋不見前行的方向,似乎已達承受的盡頭,流過的淚水,孤寂的靈魂,傳道娘深深體會:不是自己有前行的力量,不是自己有承擔的肩膀,乃是神保留了「祂自己」,使不折斷的蘆葦,不吹滅的燈火,因著祂的愛仍有盼望!

◎撰文/墨笛 ◎期數:346期 ◎2006.0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