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天送一家信主過程見證 (趕出魔鬼)A

主差遣七十人出去傳天國的福音,也賜給他們權柄(醫病趕鬼的能力),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甚麼能害他們,但主提醒:「勿因鬼服了你們就歡喜,要因你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路十1~20)。

.

主升天前也給「信」的人留下權柄。「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就是奉主的名趕鬼;說新方言;手能拿蛇(控制撒旦);若喝了甚麼毒物,也必不受害(撒旦無力反擊);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有神的能力)。」(可十六16~18)
若是教會領導者及信徒無力對抗屬靈氣的惡鬼,想必是「神所賜的全副軍裝」沒有裝備好、有漏洞,給撒旦留下地步(弗六10~18)。


奉主耶穌聖名見證

以下的見證是游天送夫婦全家信主的經過,從購偶像的物,無神論,棄偶像的物,到歸向神的活見證。本人有幸實際與屬靈氣的惡魔再度針鋒相對,搶救游弟兄一家人的靈魂,驚險萬分與魔激戰較量,直到撒旦營壘瓦解,全軍潰敗,七日交戰之後,高吭讚美詩168首<基督精兵>,歡呼「哈利路亞,阿們!勝了,又要勝!」……


游天送弟兄全家信仰的開始

游天送弟兄(plang)47年次,妻陳秀英姊妹(ain)55年次,育有四女,又照顧弟弟的兒女(2男1女)及妹妹的女兒(1名),家庭成員共有10名。
2002年,陳秀英於上班的早餐店外送時,遇到一場車禍而住院,左手骨折不輕,經醫療後仍未見好轉且恐要殘廢,認真工作的她,就此停止上班失了業。
這事讓她心中嚴重受創,得了憂鬱症,情緒不穩定、充滿憤恨,有時會磨著菜刀,想殺人無法控制。
游弟兄服務於警界,每每下班回家很是不安,常擔心某天睡覺或休息時有被殺的可能。直到復興教會的同靈(陳秀英的好友)前來拜訪,向她介紹真耶穌教會,從此,陳秀英自己到教會來購買聖經讚美詩,也常帶孩子來參加晚間和安息日的聚會。
2003年,大溪教會春季靈恩佈道會,陳秀英得了寶貴聖靈,身體震動、靈言充滿、非常喜樂,不顧形象地滿臉汗水、鼻涕、眼淚齊流,直到禱告結束。
游弟兄對於妻子上教堂認真聚會,心裏抱有懷疑,對真耶穌教會的禱告也不能接受甚至排斥、譏諷。奇妙的是,卻又高興有信徒來拜訪妻子,因可以放下不安的危機心理。但若妻子請他開車送到會堂聚會時,又認為妻子太迷信了,然而一方面又訝異妻子轉回正常沒有異樣。那時的他,對入教很不喜歡,認為不殺、不偷、不搶就好了,何必信得那麼迷。
2003年秋季靈恩佈道會前,游弟兄一家人搬回羅浮,秀英姊妹便改往復興教會聚會,同時羅浮地區又為大灣教會所屬,便由兩間教會共同關懷。秋季靈恩佈道會期間,女兒們相繼得到聖靈,到大灣教會靈恩佈道會時,秀英姊妹信仰堅定決心受洗,也徵求了丈夫的同意,一家有九人受洗歸入主名下。

游天送弟兄個人信主的阻礙

游弟兄認為信仰是民主的,不一定要信真耶穌教會,對教會的關懷漸漸有所反感,認為是偽心對待。秀英姊妹開始覺悟到信仰有阻礙,信仰之路走得艱難,但信心始終不變,常為先生用心流淚代禱,也為自己和孩子的信仰禱告。
在游弟兄的管轄區內,常去觀音洞一座大廟巡邏,因而與住持結交為好友。廟裏賣有許多昂貴的舶來品、藝術品、文具、佛具、禮品、紫杉根(中藥材可煮開當開水喝)、蠶絲棉被、茶葉、茶梅、茶具、護身符、天珠、水晶石、玉、娃娃、花瓶、手工藝品、各種石頭與山水畫……等等,都可享有折扣或便宜的價格。
游弟兄與廟中住持結識多年,偶像物品充滿了三樓住家,訪問聚會上所接待的食物自然也有,然而當時我們卻不知道。林新賜執事也透過游弟兄的關係,便宜購得茶葉、紫杉根、蠶絲棉被,原是出於關心和游弟兄接觸,同時能讓教會和信徒節省經費。
但是,林執事家裏卻開始遭遇不平安,執事娘曾兩至三度面臨斷氣現象,並嚴重到患有憂鬱症想自殺;兒子在校運動時,多次手斷受傷住院,在家幫父親鋸木頭時,左手掌背被切半只剩手掌下皮;而執事自己在運動時也受撞擊重傷。
93年度春季靈恩佈道會前,游弟兄長女游湘萍,長庚護專三年級,在林口醫院精神科實習中,老師忽然緊急來電,說她得了憂鬱症,請接回家休養。返家後,有說有笑地,便認為是學校學業壓力太大所造成的,然而在靈恩佈道會期間,湘萍禱告沒了靈言,也拒絕領受聖餐,心中反對道理……,開始出現一些怪異的舉止。
游弟兄在此時已同意受洗但意願不高,經職務會決議,緩期到秋季靈恩會,希望游弟兄對信仰更堅定再受洗。靈恩會當天,游弟兄身體很不舒服,精神恍惚,幾近崩潰,縱使靈恩會進入了尾聲,卻感覺事情還沒有結束,似乎將要面臨很特殊的工作。
李多馬執事娘在靈恩會前作了一夢,「教會佈置得很漂亮,說是要舉行結婚典禮,醒來才知是一場夢」,執事娘告訴先生夢的情形,得到「游天送要受洗」的回應。
待靈恩會結束了,並沒有人受洗。
協助聖工的胡正道執事在回家的路上,先到羅浮的一家麵攤吃麵,無意間游弟兄也去吃麵,坐在執事背後,聽見胡執事說,目前游弟兄有「大惡魔」隨著,聽完後就全身發毛趕緊離開(執事與游弟兄於佈道會期間有談過話,並以屬靈的眼睛看透撒旦的作為)。
靈恩會結束當天(23日),晚上九點秀英姊妹來電說:「女兒憂鬱症發作一直哭個不停,請傳道來禱告。」我告訴她約十點會到,也聯絡了教會的執事前來幫助禱告。
禱告前我問湘萍,靈恩會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禱告沒有靈言,拒絕領受聖餐,心中反對道理……),她回說:「不知道也不能控制,拒絕領受聖餐是因為神不要我領受,禱告則令人又怕又痛苦,此外,道理有如耳邊風,左耳進右耳出,因此很討厭道理……。」
然後又是想哭。我勸她要悔改,求主赦免她的無知並施憐憫。禱告後,她心情舒服多了,有說有笑,我們皆以為沒事了;可是到了5月25日起,邪靈大大放肆,直到31日事情才終算落幕。


游天送弟兄受洗歸主與靈戰體驗

25日/第一天/星期二
下午三點,接到秀英姊妹用泣聲講電話,說女兒湘萍又開始哭個不停了,我便急速聯絡負責人晚上聚會改到游弟兄的家中關心。
夜間,同靈們陸續地到來,觀察湘萍的狀況,發現是邪靈作工,她整個人意識不清、時哭時靜、眼睛發直、語無倫次、禱告沒有聖靈,我看見後就斥責牠(邪靈)不要哭。
晚間聚會時,奉主耶穌的名開始唱詩,簡短地勉勵信徒要有信心、同心奉主的名趕鬼,一起禱告後,撒旦已被趕出去,湘萍就清醒過來到廚房用飯了。眾人感受到神的能力,滿心喜樂地讚美主。
會後,游弟兄因晚上十二點要值勤,不能在家,便趁他上班前,與他談談信仰的問題,再以神的話鼓勵他要信耶穌,主必幫助你,只管把女兒的事交給耶穌基督,同時也談及受洗歸主名下的意願。那晚,我與胡賢道、林新賜執事家人,留在游家住宿,直到第二天早上用過早餐,一同禱告後,再各自回家。
26日/第二天/星期三
湘萍因要回學校整理行李,便請游弟兄下班後帶她到校,沿路上有說有笑吃飯也很有胃口,但快到家時,湘萍跟游弟兄說:「你一定要信真耶穌教會哦!」之後整個人瞬間180度大轉變,不喜歡說話、眼目發直怒視父親,可怕的眼神令游弟兄不敢直視。
不久,我便接到秀英姊妹的電話,於是火速聯繫教會負責人,今晚再次到游弟兄的家中關心、聚會禱告,因撒但又來擾亂了。
林新賜和胡賢道執事及信徒先到場,我隨後到達,只見湘萍坐在地上眼目直視著我,我也用眼還眼,很嚴厲地對牠(邪靈)說:「回來作甚麼,沒飯吃,沒地方住,魔鬼真是可憐、真是不要臉。」
在場信徒一起禱告趕鬼約半小時,撒旦離開後湘萍就清醒了,一起吃飯又談天。飯後,正式聚會勉勵信心,聚會結束前,游弟兄講了些話,並請求教會可否在星期六受洗。因負責人未到齊,決定明晚在游弟兄家開職務會商討。之後,同靈們再次禱告,就各自回家休息了。
27日/第三天/星期四
清晨早禱會結束後,查看手機有一通電話未接,去電原來是湘萍姊妹,電話中只講:「傳道、傳道,我不是人。」之後就哭了。我告訴她將電話交給父親聽,很快地了解情況後,聯絡到林新賜執事和執事娘,又帶胡賢道執事一同前往復興分駐所,與游弟兄見面了解實情。
到了復興分駐所與游弟兄會合,也深入談論信仰問題,女兒是邪靈作工,不是單純的憂鬱症,信耶穌必得解救,不必送精神院治療,又詢問游弟兄是否先將女兒交給我們照顧,他好專心上班。
湘萍看見我很懼怕,不願跟我們去,就請林執事娘帶至外面走走散心,不多時,林執事娘便說服了湘萍,我們就急速地帶到復興教會禱告趕鬼,並邀張學明傳道前來協助。
到達教會時,張傳道已在教會等候。我們先將湘萍帶到接待室對話,談話中她充滿恨、不滿、驕傲、聲音頓挫、呼吸急促、眼目發直,並閉著眼睛說鬼話。我便命令牠:「不可閉眼睛說話。」當說話聲音過小,也又命令牠大聲說話……。
對話中,我細細思考為何回家頻頻發作的原因。張傳道一語道破:「是否他家有不乾淨的東西?」因父親尚未信主,警察交際上又較複雜,常往廟宇巡邏也是工作區域的責任分配。
游弟兄關心女兒情形,隨後到教會來探望,便詢問他家中是否有偶像之物,游弟兄想了又想就說應該沒有,又說以前有現在沒有,不過還要問問妻子。
以電話聯絡後,得知有偶像之物收藏在三樓。我告知這些都要燒燬乾淨,不只是佛像,跟偶像之物有關的都是。
游弟兄說,只要女兒健康,他都願意配合,便約定下班後,約下午六點,前去拆除偶像之物。
將近中午,就為湘萍禱告趕鬼,再按手幫助禱告,她立時就健康起來,游弟兄才放了一顆心,回分駐所勤務單位。然而,偶像之物尚未除,深怕邪靈不甘心(事實也果真如此),就將湘萍帶至身邊照顧,將近下午四點再請林新賜執事帶她回家,快到游家時,因懼怕不敢進入,他們就在附近的學校走走消耗時間。
到了約定的時間,我對游弟兄說:「你捨得嗎?」因我看這些物品每樣都很貴重,反倒替他不捨。游弟兄從一至三樓將看見的物,清楚地點出來,有一些是出國旅遊至日本神社時,在廟中所購小飾品和模型小廟……,不留一物,集中帶到家後院燒燬。
晚上八點,燒燬偶像物品一事告一段落,只見湘萍在教會車上像死人般叫不醒,我奉主的名叫她的名字和趕撒旦,再請健壯的姊妹(林忠僕執事娘)背著帶進家中,將要進門時,她開始掙扎,直到客廳放下,就在地上打滾。便請大家先禱告趕鬼,流淚禱告約半小時。
撒旦離開後,就讓湘萍躺在沙發椅上休息,過一會兒見她醒來,我們才放心地一起吃飯。當晚,等候義盛教會的同靈前來,便開始家庭聚會,而職務會也很快地決議讓游弟兄通過特別受洗。
我知道撒旦必不甘心,晚間聚會時便請張學明傳道勉勵、唱詩再禱告。會後我再次問游弟兄清除偶像的心情,他說心裏特別地好又高興,沒有重擔和壓力。晚上,我與張傳道回上巴陵睡,而大灣教會李良僕、林新賜執事的家人,則在游弟兄家過夜。這夜,游弟兄很是懼怕,但因是男人,不敢說出口,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
28日/第四天/星期五
早上七點,林新賜執事來電說邪靈又作怪,我告知要奉主的名斥責趕撒旦,執事說有,但似乎邪靈趕不走。我與張傳道趕緊下山,聯絡執事將湘萍帶至大灣教會禱告,大家在教會集合。
游弟兄也向分駐所請假半天,親自開車帶女兒前來,下車前,湘萍一看見我便非常懼怕。眾人互相問安後便進會堂,張傳道再次地要湘萍悔改,又禱告趕鬼,但就是趕不出去。
經檢討後,告訴執事和教會信徒,要將過去所有向游弟兄購買的物品,及三光教會託游弟兄預先購買已付款的茶葉和紫杉根,又想到昨晚燒燬偶像的物,因時間太晚,可能還有未燒乾淨,再一次地全數帶到游弟兄家後院一併燒燬。
當我們往游弟兄家的途中,他跟我講了一件事,是女兒湘萍一早對他說的,湘萍說:「魔鬼很多。」我也直接跟他說:「天使與我們同在的更多。」我便不將魔鬼的事放在心上。
張傳道和教會姊妹留在教會繼續禱告趕鬼,燒完之後,教會來電說湘萍禱告有靈言了,我們很高興地到大灣教會集合,我見湘萍一個人在教會禱告,經鑑定真的是聖靈,不過她給我一個問題,說禱告中有很奇怪的感覺,很不舒服又很痛苦,我告訴她,不要上魔鬼的計,要相信神和聖靈,莫給魔鬼留地步,要儆醒禱告,靠聖靈的力量勝過撒旦。
用過中餐後,湘萍很有心地接待泡茶給我們喝,誰知道下午四點後,邪靈又作怪了,帶到教會禱告沒有好轉,我原本要到義盛教會牧會,只好留在大灣與惡魔爭戰到底,也告知義盛教會今天發生的情形,請義盛和鄰近的教會幫助禱告,再請雪霧鬧教會卓永義執事前來幫助。
聚會前將情形向執事說明,並請執事聚會勉勵,分享信主多年的經驗與見證,然後做長時間的禱告。卓執事因教會初期見過許多神大能的奇妙作為,趕撒旦不計其數,實覺不成問題,卻在聚會中,就出了狀況。
聚會時我先上台主領,正要請執事見證時,他卻在椅子上不省人事倒了下去,我見坐鄰近的三位同靈,將他抬至男生休息室,有弟兄拿拖把抹地板,當時誤以為執事尿褲子或中風,因被抬出去時從所穿的褲子上還有水滴在地上。
聚會中就以「弗六10~17」作勉勵:
你們要靠著主,倚賴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豫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
再請眾人同心為湘萍姊妹禱告趕鬼,奇妙的是,始終未見撒但出去,湘萍仍是迷迷糊糊地,我幾乎失去信心,但神憐憫我,開我的心靈:「偶像的物尚未除淨。」聚會結束前,我便宣佈明早(29日)全信徒要參加早禱會禁食禱告,今晚都睡在教會備戰,弟兄、姊妹集中各在一間,晚上若有狀況可以抵抗魔鬼,互相照應。
散會後,得知卓執事倒下的原因,原來是受撒但的攻擊。執事就作了見證:「當預備要上台勉勵時,似乎有蜜蜂在螫著背部的龍骨處,全身上下很不舒服,之後兩肩臂腋下及背後,汗水如雨往下直流,然後就不省人事。當聽見禱告結束,就健康了起來,這時才知道我在男生休息室。」聽完見證後,真是感謝神的保守,與魔爭戰除了倚靠神的大能,真是沒有什麼可得勝的了。
因時間晚了,就請大家早睡養足精神,因明天還有更多的事要做。游天送一家人,也全到教會夜宿。感謝主,大家睡得很香甜。至於湘萍,則整晚沒睡,眼睛總是開的,受盡撒但的折磨。
早禱會前,林新賜執事來告訴我一件事,說游弟兄晚上睡覺時,如有一顆玫瑰石壓住胸口,很難受;起床後,頭腦很清醒地想到尚有偶像放在分駐所的床頭處。當下決定會後馬上清除,不留痕跡。
聚會一結束,就和游弟兄往復興分駐所取偶像的物,並告之不要向同事提及也不要碰觸那些東西,恐怕撒但對游弟兄不利及傷害。就這樣,順利地取回,拿到大灣教會燒燬。
雖是順利,卻也處處見到魔鬼的阻撓。到分駐所取偶像物時,游弟兄一一指出放置的地點,但每看見偶像的物,頭部就會疼痛得特別厲害,很不好受;當我奉主耶穌的名趕撒但,就能輕易取得,游弟兄的頭也不再劇痛。
離開分駐所往教會的路上,來到游弟兄家附近,我建議再到家中找一遍,是否還有漏網之物,絕對不能給魔鬼任何生存的空間。游弟兄很勉強地答應也不推辭,但他說:「內心充滿懼怕,真不敢回家,感受魔鬼始終在他身邊,只有離開家來到教會才得平安。」
來到了游弟兄家,我先行下車,一站在大門前便感覺陰氣很重,知道撒但在阻擋,立刻奉主的名趕撒但。當鐵門往上開啟,更是感覺邪靈的陰氣直衝了過來,於是再次高呼主的名趕撒但。
我們才走進客廳,阻擋游弟兄的力量又起,頭開始強烈疼痛,令他心情懼怕,我遂再次奉主的名趕撒但退下,當游弟兄聽見我奉主的名趕鬼時,立即得到主的拯救,身心平安,不再懼怕和痛苦,之後就著手搜尋,從撒但權下奪取偶像的物。從一至三樓,樓梯、房間、陽台……,奉主的名趕鬼計有六次,不斷地與撒但交戰。
要離開家以前,我問游弟兄:「還懼怕或有不舒服的感覺嗎?」他思索一下,回答沒有了,我們便將門窗關鎖前往教會。一路上思想神的保護和同在,「若不是神,哎……我們人算什麼?」那種奉主名趕鬼的能力,如同一把兩刃鋒芒的利劍,一刀斃命;原本幾乎失去信心的我,經過再次的正面交鋒,高呼主的名使撒但一一退下,才得以重拾信心。
「除祂以外……,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原來,神要藉著神蹟,證實所傳的道,哈利路亞,阿們!
我們趕在上午聚會前,將偶像的物燒燬,好遵守安息聖日敬拜主。這一天,埔里學生中心前來訪問並作見證,得知我們正與惡魔爭戰,也替我們代禱求神加添力量。下午的聚會,因游弟兄不久就要受洗,便以「五大教義」為題,作為得救道理的勉勵。
然而仇敵撒但仍與我們打迷糊戰,不肯離開,聚會中,頻頻利用湘萍的舉動來干擾,不讓游弟兄聽道,甚至藉故上廁所拿剪刀自殘……等等,幸而,對於撒但的作為,教會姊妹們早已有所儆醒、預防,不至給魔鬼留地步。結束時的禱告,大家便同心為游弟兄受洗的事交託主。
為了此次洗禮,教會人員特別分為三組進行,受洗組、備聖餐組與照顧組,期望神看顧,使游弟兄能順利受洗成為神的兒女。猶記在游弟兄洗禮當天,我在教會等了好久,事後才得知,撒但仍不斷地用心戰、幻影企圖阻撓,致使游弟兄幾乎想要逃走;然而想到可憐的女兒、妻子與教會的用心,就決心勇敢受洗,完成了這項艱難的任務。
當我在台上奉主耶穌聖名舉辦聖禮(洗腳、聖餐)時,看見撒但在湘萍臉上露出失敗又無奈的表情,但卻不願離開她身,因湘萍搖頭表示不敢領受聖餐,我們知道撒但不甘心,仍在擾亂;然而,神的作為卻在游弟兄身上行出來,「心中平靜安穩,不再懼怕」,第二天就成為基督的精兵。
晚上,大灣教會信徒和張學明傳道,帶領復興教會的同靈聚集到游弟兄家關懷及聚會勉勵。
見證分享中,游弟兄說出了這些年來的轉變:「未受洗前,對家庭充滿愧疚,身為家的領導者,卻無法給家人平安的生活;尤其想到妻子未信前的情況,又看到女兒受撒但的攻擊而痛苦,心裡就在想,反正分駐所有槍和子彈,想不開的時候,隨時可以舉槍一發斃命……。如今受洗後,想法有了180度的轉變,不再有輕生的念頭,反倒是要負起領導者的責任,維護家庭幸福,將全家人帶到神面前。」感謝主,神的大能救贖了游弟兄一家人。
聚會將至,眾人又專心地為趕鬼一事禱告。張學明傳道提議於明天(30日)上午,請大灣負責人將湘萍帶至復興教會禱告趕鬼。在眾人要離開前,游弟兄語氣堅定地說,今晚不用教會信徒陪伴或夜宿了,因他心中平靜安穩已不再懼怕。於是大家互道平安,各自回家,只有一些年輕的姊妹,仍愛心地陪同湘萍到第二天。
30日/第六天/星期日
這一天,大灣教會承辦「西區延伸神學聖經講習會」,信徒非常忙碌地作接待工作;而我在這次講習會課程中,只負責靈修和晚禱會。
一早起床,我便急奔大灣教會,途中路經游弟兄的家,遂前往問安與了解其女兒的狀況,感謝主,夫妻有能力與惡魔對抗,不再沮喪和懼怕。因游弟兄夫婦要與張傳道在復興教會會合,我也須趕至大灣教會作靈修的聚會,並沒多作閒聊。
在離開前,聽見秀英姊妹略略簡述了今早的見證,她說:「早上起床,見女兒從二樓鐵窗穿出又爬至隔壁的鐵窗,就在二樓房間禱告,懇切地求主幫助,短短的時間內,女兒又穿過鐵窗回到屋內,並站立在面前,禱告結束就問女兒怎麼來的?她便回說就是這樣來的。」我向湘萍問安,她如陌生人般不理睬,知道邪靈還不離開,但我們只有完全交託主。
全天講習會的課程,分別由吳清順、張學明傳道授課,但在上午十一點以前,未見張傳道及游弟兄一家人,我便去復興教會欲探個究竟,遂搭崎頂教會林秋聖教牧負責人的車。
來到半路游弟兄的家,望見林新賜執事和游弟兄在搬運蠶絲棉被,原來這些物也是從觀音洞向住持購買的,湘萍對著秀英姊妹說:「不要燒,好可惜。」然而他們沒有上魔鬼的當,下定決心要燒燬;而有購買蠶絲棉被的信徒,也一併帶到大灣林忠僕執事家旁,奉主的名燒盡。
中午大家到教會用餐,餐後游弟兄夫婦對我說,還要回家再詳細地作地毯式的搜索,我與林新賜執事也隨行,或許有需要我們的時候。抵達時,夫妻二人先跪下禱告,撒但竟大大阻撓,不要他們搜查,將游弟兄的頭部緊緊包住,感覺整個臉快變形,非常恐怖,我們立即奉主的名趕出撒旦,魔鬼便馬上離開,深刻體驗到神的力量無比權能。
禱告之後,游弟兄夫婦從一樓到三樓,翻箱倒篋地仔細搜尋。他們走進廚房,只要靠近有偶像物的地方,頭部就起了難受的感覺,可聽見他們奉主耶穌的名趕魔鬼出去;因著神的靈幫助,夫妻倆在廚房也說感謝的話,順利地將偶像的物一一篩檢,不留一物。
一樓結束接著到二樓,在那裡找到更重要的東西,是湘萍收藏在上鎖的電腦桌抽屜裡,乃生日時得到的禮物。這一刻,是游弟兄夫婦與魔鬼最激烈的爭戰,聽見他們在趕鬼又在同心禱告,每打開一樣東西,游弟兄就受到攻擊,我們也即刻上二樓幫助,奉主耶穌的聖名一起趕鬼。
晚禱會前,我們再次將偶像的物全部燒燬。奇妙的是,燒偶像物時,火勢很旺盛,卻發現茶葉未焚燒,我便取瓦斯噴槍,再一次奉主的名燒茶葉,便見茶葉在火中掙扎,之後葉子先是展開才燒了起來。李良僕執事也說,他29日燒茶葉時,也是同樣見茶葉在掙扎,接著直立站了起來,才隨著眾物一同燃燒。
負責看顧湘萍的人也述說,在下午這段焚燒偶像物的時刻,從湘萍口中講出了一些話,她說:「我完了,我沒有家,我變不回來了。」並且非常地生氣。
到了講習會的晚禱時間,我以「基督精兵」為題目互勉,再一次激勵參加的人員,並請眾人同心為湘萍禱告。散會後,湘萍慢慢清醒過來,一起聊天喝茶,說話也清楚了;略晚的時候,再一次地幫助代禱,感謝主,她已恢復靈言禱告,接著,大家便各自回家了。
將近十點,我接到一通電話,游弟兄用著沙啞的聲音,見證他晚間帶領家人聚會時,聖靈如何親自引導。湘萍自己說出尚有未清除的偶像物品,放置在大溪學生中心和長庚護專裡,是以往所帶去的。游弟兄並告知明天將前去清理,約定明早(31日)在學生中心會合。
這晚的家庭聚會,游弟兄覺得對自己的信心造就不少,他說雖然女兒仍有邪靈的舉動,但已經可以制止,甚至禱告將撒但趕出。當我關心地詢問今晚是否需要陪同,游弟兄很有信心地拒絕。不過,大灣教會林新賜執事夫妻倆,晚上仍主動去夜宿、關心。 31日/第七天/星期一
早上七點多,我們在學生中心會合,游弟兄將在學生中心的偶像物品取出,交由我處理,之後,他便感覺身體不適,於是聯絡林新賜執事前來幫忙開車,並讓游弟兄夫婦先到我家等候。
當我回到位於八樓的家時,瞧看他們夫妻倆在樓下徘徊,從電鈴螢幕上詢問發生何事,得知湘萍已不見,原來撒但將她帶走了。這時,禱告神的心更為迫切,同時聯絡學生中心主任、林新賜夫婦幫忙尋找,游弟兄夫婦和我也分道揚鑣進行,並向警察局報案,再向教會負責人發佈消息,張傳道也請大溪教會同靈幫
禱告及尋找。
一小時後,我聯絡游弟兄夫婦、林新賜執事到家中集合,勉勵這是撒但的作風,不要為此而分心、害怕,我們去做該作的事,神必保守,祂是信實的主,必為我們行大事,要憑信心不憑眼見。
感謝神,大家都很有信心,便分兩組人員,一組在大溪待命及禱告,一組包含游弟兄夫婦、林新賜執事與我四名,前往長庚護專取偶像的物。眾人在做了禱告、交託後,便開始進行。
於前往長庚護專的路上,游弟兄起初心中不樂、滿臉憂愁,天下父母心實在難免,但為要完成使命、抵擋仇敵,並成就一切還能站立得住,一路上見證神的作為、唱讚美詩<精兵前進>歌頌神,車子行進間也一起禱告。
感謝神與我們同工,將近林口長庚醫院時,游弟兄於禱告中突然高喊:「奉主耶穌聖名,魔─鬼─出─去!」我與林執事也立時呼叫主名,大聲地奉耶穌的名一起趕鬼,這時我從前座轉身跪在車椅上,向後為游弟兄按手幫助禱告及趕鬼,驚見游弟兄的手上下大大震動,舌頭講說方言,聖靈充滿、靈言清楚流利。
游弟兄說:「在禱告中覺得很痛苦,胸口鬱悶、呼吸困難,幾乎要斷氣,極力地想把雙手分開竟是不能,有股衝動想開門跳出車外,這時眼睛仍是閉著,卻看見雙手如電火般發光,電流運行全身,之後禱告就好舒服。」
感謝主,游弟兄得到寶貴的聖靈,禱告結束前,他口中不停地讚美主,心中充滿喜樂與力量,面帶笑容不再憂愁。這也是我信主以來,首見在車上禱告得聖靈,非常奇妙。游弟兄又說:「禱告中趕鬼時,見撒但的手用最大的力量要將傳道推出去,卻是不能,之後便感受到傳道在為我按手。」
我們都很喜樂,將這消息藉由電話分享給信徒,也得到主的幫助,順利到學校取偶像的物。看見游弟兄得蒙神的同在與賞賜力量,心中壓力頓時減輕不少。回程的路上,我們在車內彼此見證、勉勵、唱詩、禱告,尚在高速公路行進間,游弟兄的手機響起數通,又沒有顯示號碼。
原來是湘萍打來的,話中的內容說到:「爸,對不起,我不好。」游弟兄問女兒說:「妳在哪裡,我們去接妳。」她回說:「不知道,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你們找不到我……。」我也和她通話,在請她安靜聽我說一些話時,我就大喊:「奉主耶穌的名,撒但離開。」電話就斷了。
當下我們隨即通知留在大溪的第一組人員,到所有大溪鎮的公用電話亭尋找,卻是不見人影,雖然如此,內心仍充滿信心,深信湘萍必會回來。
回到了大溪,再往電話亭尋找,真的不見人影,便建議先將偶像的物清除,其餘的事神必為我們行大事。遂往石門水庫橋下,奉主的名燒燬,然後回到大溪學生中心與同靈們會合,由蘇主任熱心地接待我們用午膳。
於用餐前,再次地向眾人勉勵、禱告,將一切憂慮卸給神,主必賜我們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裏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禱告中,我也懇求主說:「撒但將的女兒帶走,求主將她送回來。」用餐時我又說:「這餐是慶功宴,大家要吃飽,高興地吃,不要難過,以免給魔鬼留地步。」
的確,這一餐我們都吃得很飽,似乎沒什麼事發生,喝茶時也喜樂地分享神為我們所作的大事。過不多時,湘萍來電給母親秀英姊妹,這回有顯示電話號碼,話中的內容和先前所講的一樣,但又加了一些說:「對不起,請父母原諒我。」
游弟兄夫婦回覆說:「我們已經原諒妳了,請告訴我們妳在那裡?我們去接妳。」湘萍說:「不知道,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你們找不到我,可是……」最後一句話就說:「我等一下就來。」電話就斷了。
林新賜執事依顯示號碼去電,原來是在中壢市火車站的某家商店。詳細的詢問後,商店老闆說有個少女來借用電話,也說出穿著的衣褲和體型,正是湘萍,最後店主說:「講完電話就往車站方向跑過去了。」
經過了十至十五分鐘,見游弟兄愛女心切,一直在中心外的小巷口徘徊,於是再次集合大家一起禱告,然後分為四組,一組往中壢,三組分別在大溪中心、車站、後站等地尋找。
當我們前往中壢途中,湘萍又來電,告知已在大溪車站,但她自己不知道是在什麼地方……,我們遂急速通知在大溪的組員。感謝主,李良僕執事看見她在講電話,就前去將她帶回,同時聯絡大家到學生中心見面。
游弟兄夫妻內心充滿了感謝。回到學生中心見女兒不停地哭,也一天沒吃東西了,便先讓她進食,好有精神和體力。當大家分別要回家時,眾人再次地幫助禱告,見湘萍意識尚不清楚,在略作休息之後,又進行第二次的禱告,不久她禱告中就有靈言,且意識清醒,說話也清楚了,大家才放心地回家。
散會前,我勉勵游弟兄說,神將女兒送回來了,放心地回家吧!但是,回家之後仍要儆醒禱告,因仇敵撒但絕不甘心,或許家中還遺有偶像的物,在直到完全清除前,牠不會就此罷手。
而事情也確實應驗了所說的話。從5月31日以後,撒但不時地擾亂,湘萍白天狀況時好時壞,夜間則有時睡不著,游弟兄的二女兒還看見從牆壁上鑽出人手在起舞。聽著游弟兄述說家中撒旦的擾亂,我們再次重新慎重地檢討撒但的攻擊。
感謝主的憐憫,讓我們看透撒但的作為,既然撒但在牆壁作怪,就從牆壁上尋跡。第一次,先將所有水泥壁上的釘子拔出換新釘,然撒但仍不甘心,情況反而加重。
第二次,便將壁上鎖釘的塑膠塞子,會同教會執事負責人,再次從一至三樓全部拔出,工程相當耗時。完成之後,我感受到心靈的重擔忽然落了下來,好輕鬆,從那時起,湘萍也就清醒能自主了。
但可能是後遺症,湘萍仍舊懷有恐懼,這期間,教會的關心及代禱也從不間斷。適逢暑假,板橋小區少年班特別聚會(7月11~13日),在大灣教會舉行,課程結束前有聖餐禮,湘萍那次接受了聖餐,從此就不再懼怕;只因湘萍身體從小欠安,讀書時用腦過度,至今腦神經有些受損,必須在家休養。
從見證中的教訓
事情總算告了一段落。回想這次屬靈的爭戰,眾人都從中得到了許多寶貴的經驗。
5月31日晚上九點多,傳道娘從中巴陵來電說,林姊妹因聽見這偶像的物,想起過去自己購買的紫杉根尚存,便請負責人拿到外面燒燬,不料竟受邪靈攻擊無法自約,幸而張學明傳道剛好在前往巴陵的路上,就到他家中禱告趕鬼二次,便健康起來。藉機勉勵教會的同靈,這一類的事不可一般心情,「必須先禱告,再請聖職人員來處理」。
胡賢道執事娘,租房於大溪,在整理廚房時,頭部忽然劇烈疼痛,雖是如此,仍勉強整理廚房櫃子,才發現原來有紫杉根3~4片在裡頭,當將紫杉根交給傳道之後,就立即健康起來。
呂阿玉姊妹,經人介紹曾在觀音洞工作,於廟堂外當清潔工,該寺住持還送了一雙雨鞋給她。下班回家後,她如同得了精神病,令全家不安。
感謝神的保守,6月中,小弟到復興教會作見證,會後呂姊妹告知打工和雨鞋的事情,遂教導她勿到偶像的殿打工,雨鞋則要請教會聖職人員燒燬。非常神奇,林忠僕執事用大火奉主的名燒雨鞋時,卻是不能;經再一次奉主的名,雨鞋才溶化焚燒,呂姊妹也得著平安。


結語

從這事件發生起,附近教會的弟兄姊妹都很關心,也在信仰上懂得分別為聖的生活,不再與撒但的物妥協。對我自己作傳道的信念而言,則更能堅定信心跟隨主,藉著主同在,拯救他人的靈魂,為神國的事盡心盡力永不後悔。最後,願將一切尊貴、權柄、智慧、全能、榮耀,歸於永活的真神,直到永遠。哈利路亞,阿們!

STYLE--> STYLE-->

奉主耶穌聖名 見證 

主差遣七十人出去傳天國的福音,也賜給他們權柄(醫病趕鬼的能力),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甚麼能害他們,但主提醒:「勿因鬼服了你們就歡喜,要因你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路十120)。 

主升天前也給「信」的人留下權柄。「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就是奉主的名趕鬼;說新方言;手能拿蛇(控制撒旦);若喝了甚麼毒物,也必不受害(撒旦無力反擊);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有神的能力)。」(可十六1618 

若是教會領導者及信徒無力對抗屬靈氣的惡鬼,想必是「神所賜的全副軍裝」沒有裝備好、有漏洞,給撒旦留下地步(弗六1018)。

以下的見證是游天送夫婦全家信主的經過,從購偶像的物,無神論,棄偶像的物,到歸向神的活見證。本人有幸實際與屬靈氣的惡魔再度針鋒相對,搶救游弟兄一家人的靈魂,驚險萬分與魔激戰較量,直到撒旦營壘瓦解,全軍潰敗,七日交戰之後,高吭讚美詩168首<基督精兵>,歡呼「哈利路亞,阿們!勝了,又要勝!」……

游天送弟兄全家信仰的開始

游天送弟兄(plang47年次,妻陳秀英姊妹(ain55年次,育有四女,又照顧弟弟的兒女(21女)及妹妹的女兒(1名),家庭成員共有10名。

2002年,陳秀英於上班的早餐店外送時,遇到一場車禍而住院,左手骨折不輕,經醫療後仍未見好轉且恐要殘廢,認真工作的她,就此停止上班失了業。

這事讓她心中嚴重受創,得了憂鬱症,情緒不穩定、充滿憤恨,有時會磨著菜刀,想殺人無法控制。

游弟兄服務於警界,每每下班回家很是不安,常擔心某天睡覺或休息時有被殺的可能。直到復興教會的同靈(陳秀英的好友)前來拜訪,向她介紹真耶穌教會,從此,陳秀英自己到教會來購買聖經讚美詩,也常帶孩子來參加晚間和安息日的聚會。

2003年,大溪教會春季靈恩佈道會,陳秀英得了寶貴聖靈,身體震動、靈言充滿、非常喜樂,不顧形象地滿臉汗水、鼻涕、眼淚齊流,直到禱告結束。

游弟兄對於妻子上教堂認真聚會,心裏抱有懷疑,對真耶穌教會的禱告也不能接受甚至排斥、譏諷。奇妙的是,卻又高興有信徒來拜訪妻子,因可以放下不安的危機心理。但若妻子請他開車送到會堂聚會時,又認為妻子太迷信了,然而一方面又訝異妻子轉回正常沒有異樣。那時的他,對入教很不喜歡,認為不殺、不偷、不搶就好了,何必信得那麼迷。

2003年秋季靈恩佈道會前,游弟兄一家人搬回羅浮,秀英姊妹便改往復興教會聚會,同時羅浮地區又為大灣教會所屬,便由兩間教會共同關懷。秋季靈恩佈道會期間,女兒們相繼得到聖靈,到大灣教會靈恩佈道會時,秀英姊妹信仰堅定決心受洗,也徵求了丈夫的同意,一家有九人受洗歸入主名下。

游天送弟兄個人信主的阻礙

游弟兄認為信仰是民主的,不一定要信真耶穌教會,對教會的關懷漸漸有所反感,認為是偽心對待。秀英姊妹開始覺悟到信仰有阻礙,信仰之路走得艱難,但信心始終不變,常為先生用心流淚代禱,也為自己和孩子的信仰禱告。

在游弟兄的管轄區內,常去觀音洞一座大廟巡邏,因而與住持結交為好友。廟裏賣有許多昂貴的舶來品、藝術品、文具、佛具、禮品、紫杉根(中藥材可煮開當開水喝)、蠶絲棉被、茶葉、茶梅、茶具、護身符、天珠、水晶石、玉、娃娃、花瓶、手工藝品、各種石頭與山水畫……等等,都可享有折扣或便宜的價格。

游弟兄與廟中住持結識多年,偶像物品充滿了三樓住家,訪問聚會上所接待的食物自然也有,然而當時我們卻不知道。林新賜執事也透過游弟兄的關係,便宜購得茶葉、紫杉根、蠶絲棉被,原是出於關心和游弟兄接觸,同時能讓教會和信徒節省經費。

但是,林執事家裏卻開始遭遇不平安,執事娘曾兩至三度面臨斷氣現象,並嚴重到患有憂鬱症想自殺;兒子在校運動時,多次手斷受傷住院,在家幫父親鋸木頭時,左手掌背被切半只剩手掌下皮;而執事自己在運動時也受撞擊重傷。

93年度春季靈恩佈道會前,游弟兄長女游湘萍,長庚護專三年級,在林口醫院精神科實習中,老師忽然緊急來電,說她得了憂鬱症,請接回家休養。返家後,有說有笑地,便認為是學校學業壓力太大所造成的,然而在靈恩佈道會期間,湘萍禱告沒了靈言,也拒絕領受聖餐,心中反對道理……,開始出現一些怪異的舉止。

游弟兄在此時已同意受洗但意願不高,經職務會決議,緩期到秋季靈恩會,希望游弟兄對信仰更堅定再受洗。靈恩會當天,游弟兄身體很不舒服,精神恍惚,幾近崩潰,縱使靈恩會進入了尾聲,卻感覺事情還沒有結束,似乎將要面臨很特殊的工作。

李多馬執事娘在靈恩會前作了一夢,「教會佈置得很漂亮,說是要舉行結婚典禮,醒來才知是一場夢」,執事娘告訴先生夢的情形,得到「游天送要受洗」的回應。

待靈恩會結束了,並沒有人受洗。

協助聖工的胡正道執事在回家的路上,先到羅浮的一家麵攤吃麵,無意間游弟兄也去吃麵,坐在執事背後,聽見胡執事說,目前游弟兄有「大惡魔」隨著,聽完後就全身發毛趕緊離開(執事與游弟兄於佈道會期間有談過話,並以屬靈的眼睛看透撒旦的作為)。

靈恩會結束當天(23日),晚上九點秀英姊妹來電說:「女兒憂鬱症發作一直哭個不停,請傳道來禱告。」我告訴她約十點會到,也聯絡了教會的執事前來幫助禱告。

禱告前我問湘萍,靈恩會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禱告沒有靈言,拒絕領受聖餐,心中反對道理……),她回說:「不知道也不能控制,拒絕領受聖餐是因為神不要我領受,禱告則令人又怕又痛苦,此外,道理有如耳邊風,左耳進右耳出,因此很討厭道理……。」

然後又是想哭。我勸她要悔改,求主赦免她的無知並施憐憫。禱告後,她心情舒服多了,有說有笑,我們皆以為沒事了;可是到了525起,邪靈大大放肆,直到31日事情才終算落幕。

游天送弟兄受洗歸主與靈戰體驗

25日/第一天/星期二

下午三點,接到秀英姊妹用泣聲講電話,說女兒湘萍又開始哭個不停了,我便急速聯絡負責人晚上聚會改到游弟兄的家中關心。

夜間,同靈們陸續地到來,觀察湘萍的狀況,發現是邪靈作工,她整個人意識不清、時哭時靜、眼睛發直、語無倫次、禱告沒有聖靈,我看見後就斥責牠(邪靈)不要哭。

晚間聚會時,奉主耶穌的名開始唱詩,簡短地勉勵信徒要有信心、同心奉主的名趕鬼,一起禱告後,撒旦已被趕出去,湘萍就清醒過來到廚房用飯了。眾人感受到神的能力,滿心喜樂地讚美主。

會後,游弟兄因晚上十二點要值勤,不能在家,便趁他上班前,與他談談信仰的問題,再以神的話鼓勵他要信耶穌,主必幫助你,只管把女兒的事交給耶穌基督,同時也談及受洗歸主名下的意願。那晚,我與胡賢道、林新賜執事家人,留在游家住宿,直到第二天早上用過早餐,一同禱告後,再各自回家。

26日/第二天/星期三

湘萍因要回學校整理行李,便請游弟兄下班後帶她到校,沿路上有說有笑吃飯也很有胃口,但快到家時,湘萍跟游弟兄說:「你一定要信真耶穌教會哦!」之後整個人瞬間180度大轉變,不喜歡說話、眼目發直怒視父親,可怕的眼神令游弟兄不敢直視。

不久,我便接到秀英姊妹的電話,於是火速聯繫教會負責人,今晚再次到游弟兄的家中關心、聚會禱告,因撒但又來擾亂了。

林新賜和胡賢道執事及信徒先到場,我隨後到達,只見湘萍坐在地上眼目直視著我,我也用眼還眼,很嚴厲地對牠(邪靈)說:「回來作甚麼,沒飯吃,沒地方住,魔鬼真是可憐、真是不要臉。」

在場信徒一起禱告趕鬼約半小時,撒旦離開後湘萍就清醒了,一起吃飯又談天。飯後,正式聚會勉勵信心,聚會結束前,游弟兄講了些話,並請求教會可否在星期六受洗。因負責人未到齊,決定明晚在游弟兄家開職務會商討。之後,同靈們再次禱告,就各自回家休息了。

27日/第三天/星期四

清晨早禱會結束後,查看手機有一通電話未接,去電原來是湘萍姊妹,電話中只講:「傳道、傳道,我不是人。」之後就哭了。我告訴她將電話交給父親聽,很快地了解情況後,聯絡到林新賜執事和執事娘,又帶胡賢道執事一同前往復興分駐所,與游弟兄見面了解實情。

到了復興分駐所與游弟兄會合,也深入談論信仰問題,女兒是邪靈作工,不是單純的憂鬱症,信耶穌必得解救,不必送精神院治療,又詢問游弟兄是否先將女兒交給我們照顧,他好專心上班。

湘萍看見我很懼怕,不願跟我們去,就請林執事娘帶至外面走走散心,不多時,林執事娘便說服了湘萍,我們就急速地帶到復興教會禱告趕鬼,並邀張學明傳道前來協助。

到達教會時,張傳道已在教會等候。我們先將湘萍帶到接待室對話,談話中她充滿恨、不滿、驕傲、聲音頓挫、呼吸急促、眼目發直,並閉著眼睛說鬼話。我便命令牠:「不可閉眼睛說話。」當說話聲音過小,也又命令牠大聲說話……

對話中,我細細思考為何回家頻頻發作的原因。張傳道一語道破:「是否他家有不乾淨的東西?」因父親尚未信主,警察交際上又較複雜,常往廟宇巡邏也是工作區域的責任分配。

游弟兄關心女兒情形,隨後到教會來探望,便詢問他家中是否有偶像之物,游弟兄想了又想就說應該沒有,又說以前有現在沒有,不過還要問問妻子。

以電話聯絡後,得知有偶像之物收藏在三樓。我告知這些都要燒燬乾淨,不只是佛像,跟偶像之物有關的都是。

游弟兄說,只要女兒健康,他都願意配合,便約定下班後,約下午六點,前去拆除偶像之物。

將近中午,就為湘萍禱告趕鬼,再按手幫助禱告,她立時就健康起來,游弟兄才放了一顆心,回分駐所勤務單位。然而,偶像之物尚未除,深怕邪靈不甘心(事實也果真如此),就將湘萍帶至身邊照顧,將近下午四點再請林新賜執事帶她回家,快到游家時,因懼怕不敢進入,他們就在附近的學校走走消耗時間。

到了約定的時間,我對游弟兄說:「你捨得嗎?」因我看這些物品每樣都很貴重,反倒替他不捨。游弟兄從一至三樓將看見的物,清楚地點出來,有一些是出國旅遊至日本神社時,在廟中所購小飾品和模型小廟……,不留一物,集中帶到家後院燒燬。

晚上八點,燒燬偶像物品一事告一段落,只見湘萍在教會車上像死人般叫不醒,我奉主的名叫她的名字和趕撒旦,再請健壯的姊妹(林忠僕執事娘)背著帶進家中,將要進門時,她開始掙扎,直到客廳放下,就在地上打滾。便請大家先禱告趕鬼,流淚禱告約半小時。

撒旦離開後,就讓湘萍躺在沙發椅上休息,過一會兒見她醒來,我們才放心地一起吃飯。當晚,等候義盛教會的同靈前來,便開始家庭聚會,而職務會也很快地決議讓游弟兄通過特別受洗。

我知道撒旦必不甘心,晚間聚會時便請張學明傳道勉勵、唱詩再禱告。會後我再次問游弟兄清除偶像的心情,他說心裏特別地好又高興,沒有重擔和壓力。晚上,我與張傳道回上巴陵睡,而大灣教會李良僕、林新賜執事的家人,則在游弟兄家過夜。這夜,游弟兄很是懼怕,但因是男人,不敢說出口,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

28日/第四天/星期五

早上七點,林新賜執事來電說邪靈又作怪,我告知要奉主的名斥責趕撒旦,執事說有,但似乎邪靈趕不走。我與張傳道趕緊下山,聯絡執事將湘萍帶至大灣教會禱告,大家在教會集合。

游弟兄也向分駐所請假半天,親自開車帶女兒前來,下車前,湘萍一看見我便非常懼怕。眾人互相問安後便進會堂,張傳道再次地要湘萍悔改,又禱告趕鬼,但就是趕不出去。

經檢討後,告訴執事和教會信徒,要將過去所有向游弟兄購買的物品,及三光教會託游弟兄預先購買已付款的茶葉和紫杉根,又想到昨晚燒燬偶像的物,因時間太晚,可能還有未燒乾淨,再一次地全數帶到游弟兄家後院一併燒燬。

當我們往游弟兄家的途中,他跟我講了一件事,是女兒湘萍一早對他說的,湘萍說:「魔鬼很多。」我也直接跟他說:「天使與我們同在的更多。」我便不將魔鬼的事放在心上。

張傳道和教會姊妹留在教會繼續禱告趕鬼,燒完之後,教會來電說湘萍禱告有靈言了,我們很高興地到大灣教會集合,我見湘萍一個人在教會禱告,經鑑定真的是聖靈,不過她給我一個問題,說禱告中有很奇怪的感覺,很不舒服又很痛苦,我告訴她,不要上魔鬼的計,要相信神和聖靈,莫給魔鬼留地步,要儆醒禱告,靠聖靈的力量勝過撒旦。

用過中餐後,湘萍很有心地接待泡茶給我們喝,誰知道下午四點後,邪靈又作怪了,帶到教會禱告沒有好轉,我原本要到義盛教會牧會,只好留在大灣與惡魔爭戰到底,也告知義盛教會今天發生的情形,請義盛和鄰近的教會幫助禱告,再請雪霧鬧教會卓永義執事前來幫助。

聚會前將情形向執事說明,並請執事聚會勉勵,分享信主多年的經驗與見證,然後做長時間的禱告。卓執事因教會初期見過許多神大能的奇妙作為,趕撒旦不計其數,實覺不成問題,卻在聚會中,就出了狀況。

聚會時我先上台主領,正要請執事見證時,他卻在椅子上不省人事倒了下去,我見坐鄰近的三位同靈,將他抬至男生休息室,有弟兄拿拖把抹地板,當時誤以為執事尿褲子或中風,因被抬出去時從所穿的褲子上還有水滴在地上。

聚會中就以「弗六1017」作勉勵:

你們要靠著主,倚賴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豫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

再請眾人同心為湘萍姊妹禱告趕鬼,奇妙的是,始終未見撒但出去,湘萍仍是迷迷糊糊地,我幾乎失去信心,但神憐憫我,開我的心靈:「偶像的物尚未除淨。」聚會結束前,我便宣佈明早(29日)全信徒要參加早禱會禁食禱告,今晚都睡在教會備戰,弟兄、姊妹集中各在一間,晚上若有狀況可以抵抗魔鬼,互相照應。

散會後,得知卓執事倒下的原因,原來是受撒但的攻擊。執事就作了見證:「當預備要上台勉勵時,似乎有蜜蜂在螫著背部的龍骨處,全身上下很不舒服,之後兩肩臂腋下及背後,汗水如雨往下直流,然後就不省人事。當聽見禱告結束,就健康了起來,這時才知道我在男生休息室。」聽完見證後,真是感謝神的保守,與魔爭戰除了倚靠神的大能,真是沒有什麼可得勝的了。

因時間晚了,就請大家早睡養足精神,因明天還有更多的事要做。游天送一家人,也全到教會夜宿。感謝主,大家睡得很香甜。至於湘萍,則整晚沒睡,眼睛總是開的,受盡撒但的折磨。

早禱會前,林新賜執事來告訴我一件事,說游弟兄晚上睡覺時,如有一顆玫瑰石壓住胸口,很難受;起床後,頭腦很清醒地想到尚有偶像放在分駐所的床頭處。當下決定會後馬上清除,不留痕跡。

聚會一結束,就和游弟兄往復興分駐所取偶像的物,並告之不要向同事提及也不要碰觸那些東西,恐怕撒但對游弟兄不利及傷害。就這樣,順利地取回,拿到大灣教會燒燬。

雖是順利,卻也處處見到魔鬼的阻撓。到分駐所取偶像物時,游弟兄一一指出放置的地點,但每看見偶像的物,頭部就會疼痛得特別厲害,很不好受;當我奉主耶穌的名趕撒但,就能輕易取得,游弟兄的頭也不再劇痛。

離開分駐所往教會的路上,來到游弟兄家附近,我建議再到家中找一遍,是否還有漏網之物,絕對不能給魔鬼任何生存的空間。游弟兄很勉強地答應也不推辭,但他說:「內心充滿懼怕,真不敢回家,感受魔鬼始終在他身邊,只有離開家來到教會才得平安。」

來到了游弟兄家,我先行下車,一站在大門前便感覺陰氣很重,知道撒但在阻擋,立刻奉主的名趕撒但。當鐵門往上開啟,更是感覺邪靈的陰氣直衝了過來,於是再次高呼主的名趕撒但。

我們才走進客廳,阻擋游弟兄的力量又起,頭開始強烈疼痛,令他心情懼怕,我遂再次奉主的名趕撒但退下,當游弟兄聽見我奉主的名趕鬼時,立即得到主的拯救,身心平安,不再懼怕和痛苦,之後就著手搜尋,從撒但權下奪取偶像的物。從一至三樓,樓梯、房間、陽台……,奉主的名趕鬼計有六次,不斷地與撒但交戰。

要離開家以前,我問游弟兄:「還懼怕或有不舒服的感覺嗎?」他思索一下,回答沒有了,我們便將門窗關鎖前往教會。一路上思想神的保護和同在,「若不是神,哎……我們人算什麼?」那種奉主名趕鬼的能力,如同一把兩刃鋒芒的利劍,一刀斃命;原本幾乎失去信心的我,經過再次的正面交鋒,高呼主的名使撒但一一退下,才得以重拾信心。

「除祂以外……,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原來,神要藉著神蹟,證實所傳的道,哈利路亞,阿們!

我們趕在上午聚會前,將偶像的物燒燬,好遵守安息聖日敬拜主。這一天,埔里學生中心前來訪問並作見證,得知我們正與惡魔爭戰,也替我們代禱求神加添力量。下午的聚會,因游弟兄不久就要受洗,便以「五大教義」為題,作為得救道理的勉勵。

然而仇敵撒但仍與我們打迷糊戰,不肯離開,聚會中,頻頻利用湘萍的舉動來干擾,不讓游弟兄聽道,甚至藉故上廁所拿剪刀自殘……等等,幸而,對於撒但的作為,教會姊妹們早已有所儆醒、預防,不至給魔鬼留地步。結束時的禱告,大家便同心為游弟兄受洗的事交託主。

為了此次洗禮,教會人員特別分為三組進行,受洗組、備聖餐組與照顧組,期望神看顧,使游弟兄能順利受洗成為神的兒女。猶記在游弟兄洗禮當天,我在教會等了好久,事後才得知,撒但仍不斷地用心戰、幻影企圖阻撓,致使游弟兄幾乎想要逃走;然而想到可憐的女兒、妻子與教會的用心,就決心勇敢受洗,完成了這項艱難的任務。

當我在台上奉主耶穌聖名舉辦聖禮(洗腳、聖餐)時,看見撒但在湘萍臉上露出失敗又無奈的表情,但卻不願離開她身,因湘萍搖頭表示不敢領受聖餐,我們知道撒但不甘心,仍在擾亂;然而,神的作為卻在游弟兄身上行出來,「心中平靜安穩,不再懼怕」,第二天就成為基督的精兵。

晚上,大灣教會信徒和張學明傳道,帶領復興教會的同靈聚集到游弟兄家關懷及聚會勉勵。

見證分享中,游弟兄說出了這些年來的轉變:「未受洗前,對家庭充滿愧疚,身為家的領導者,卻無法給家人平安的生活;尤其想到妻子未信前的情況,又看到女兒受撒但的攻擊而痛苦,心裡就在想,反正分駐所有槍和子彈,想不開的時候,隨時可以舉槍一發斃命……。如今受洗後,想法有了180度的轉變,不再有輕生的念頭,反倒是要負起領導者的責任,維護家庭幸福,將全家人帶到神面前。」感謝主,神的大能救贖了游弟兄一家人。

聚會將至,眾人又專心地為趕鬼一事禱告。張學明傳道提議於明天(30日)上午,請大灣負責人將湘萍帶至復興教會禱告趕鬼。在眾人要離開前,游弟兄語氣堅定地說,今晚不用教會信徒陪伴或夜宿了,因他心中平靜安穩已不再懼怕。於是大家互道平安,各自回家,只有一些年輕的姊妹,仍愛心地陪同湘萍到第二天。

30日/第六天/星期日

這一天,大灣教會承辦「西區延伸神學聖經講習會」,信徒非常忙碌地作接待工作;而我在這次講習會課程中,只負責靈修和晚禱會。

一早起床,我便急奔大灣教會,途中路經游弟兄的家,遂前往問安與了解其女兒的狀況,感謝主,夫妻有能力與惡魔對抗,不再沮喪和懼怕。因游弟兄夫婦要與張傳道在復興教會會合,我也須趕至大灣教會作靈修的聚會,並沒多作閒聊。

在離開前,聽見秀英姊妹略略簡述了今早的見證,她說:「早上起床,見女兒從二樓鐵窗穿出又爬至隔壁的鐵窗,就在二樓房間禱告,懇切地求主幫助,短短的時間內,女兒又穿過鐵窗回到屋內,並站立在面前,禱告結束就問女兒怎麼來的?她便回說就是這樣來的。」我向湘萍問安,她如陌生人般不理睬,知道邪靈還不離開,但我們只有完全交託主。

全天講習會的課程,分別由吳清順、張學明傳道授課,但在上午十一點以前,未見張傳道及游弟兄一家人,我便去復興教會欲探個究竟,遂搭崎頂教會林秋聖教牧負責人的車。

來到半路游弟兄的家,望見林新賜執事和游弟兄在搬運蠶絲棉被,原來這些物也是從觀音洞向住持購買的,湘萍對著秀英姊妹說:「不要燒,好可惜。」然而他們沒有上魔鬼的當,下定決心要燒燬;而有購買蠶絲棉被的信徒,也一併帶到大灣林忠僕執事家旁,奉主的名燒盡。

中午大家到教會用餐,餐後游弟兄夫婦對我說,還要回家再詳細地作地毯式的搜索,我與林新賜執事也隨行,或許有需要我們的時候。抵達時,夫妻二人先跪下禱告,撒但竟大大阻撓,不要他們搜查,將游弟兄的頭部緊緊包住,感覺整個臉快變形,非常恐怖,我們立即奉主的名趕出撒旦,魔鬼便馬上離開,深刻體驗到神的力量無比權能。

禱告之後,游弟兄夫婦從一樓到三樓,翻箱倒篋地仔細搜尋。他們走進廚房,只要靠近有偶像物的地方,頭部就起了難受的感覺,可聽見他們奉主耶穌的名趕魔鬼出去;因著神的靈幫助,夫妻倆在廚房也說感謝的話,順利地將偶像的物一一篩檢,不留一物。

一樓結束接著到二樓,在那裡找到更重要的東西,是湘萍收藏在上鎖的電腦桌抽屜裡,乃生日時得到的禮物。這一刻,是游弟兄夫婦與魔鬼最激烈的爭戰,聽見他們在趕鬼又在同心禱告,每打開一樣東西,游弟兄就受到攻擊,我們也即刻上二樓幫助,奉主耶穌的聖名一起趕鬼。

晚禱會前,我們再次將偶像的物全部燒燬。奇妙的是,燒偶像物時,火勢很旺盛,卻發現茶葉未焚燒,我便取瓦斯噴槍,再一次奉主的名燒茶葉,便見茶葉在火中掙扎,之後葉子先是展開才燒了起來。李良僕執事也說,他29日燒茶葉時,也是同樣見茶葉在掙扎,接著直立站了起來,才隨著眾物一同燃燒。

負責看顧湘萍的人也述說,在下午這段焚燒偶像物的時刻,從湘萍口中講出了一些話,她說:「我完了,我沒有家,我變不回來了。」並且非常地生氣。

到了講習會的晚禱時間,我以「基督精兵」為題目互勉,再一次激勵參加的人員,並請眾人同心為湘萍禱告。散會後,湘萍慢慢清醒過來,一起聊天喝茶,說話也清楚了;略晚的時候,再一次地幫助代禱,感謝主,她已恢復靈言禱告,接著,大家便各自回家了。

將近十點,我接到一通電話,游弟兄用著沙啞的聲音,見證他晚間帶領家人聚會時,聖靈如何親自引導。湘萍自己說出尚有未清除的偶像物品,放置在大溪學生中心和長庚護專裡,是以往所帶去的。游弟兄並告知明天將前去清理,約定明早(31日)在學生中心會合。

這晚的家庭聚會,游弟兄覺得對自己的信心造就不少,他說雖然女兒仍有邪靈的舉動,但已經可以制止,甚至禱告將撒但趕出。當我關心地詢問今晚是否需要陪同,游弟兄很有信心地拒絕。不過,大灣教會林新賜執事夫妻倆,晚上仍主動去夜宿、關心。

 

31日/第七天/星期一

早上七點多,我們在學生中心會合,游弟兄將在學生中心的偶像物品取出,交由我處理,之後,他便感覺身體不適,於是聯絡林新賜執事前來幫忙開車,並讓游弟兄夫婦先到我家等候。

當我回到位於八樓的家時,瞧看他們夫妻倆在樓下徘徊,從電鈴螢幕上詢問發生何事,得知湘萍已不見,原來撒但將她帶走了。這時,禱告神的心更為迫切,同時聯絡學生中心主任、林新賜夫婦幫忙尋找,游弟兄夫婦和我也分道揚鑣進行,並向警察局報案,再向教會負責人發佈消息,張傳道也請大溪教會同靈幫功禱告及尋找。

一小時後,我聯絡游弟兄夫婦、林新賜執事到家中集合,勉勵這是撒但的作風,不要為此而分心、害怕,我們去做該作的事,神必保守,祂是信實的主,必為我們行大事,要憑信心不憑眼見。

感謝神,大家都很有信心,便分兩組人員,一組在大溪待命及禱告,一組包含游弟兄夫婦、林新賜執事與我四名,前往長庚護專取偶像的物。眾人在做了禱告、交託後,便開始進行。

於前往長庚護專的路上,游弟兄起初心中不樂、滿臉憂愁,天下父母心實在難免,但為要完成使命、抵擋仇敵,並成就一切還能站立得住,一路上見證神的作為、唱讚美詩<精兵前進>歌頌神,車子行進間也一起禱告。

感謝神與我們同工,將近林口長庚醫院時,游弟兄於禱告中突然高喊:「奉主耶穌聖名,魔去!」我與林執事也立時呼叫主名,大聲地奉耶穌的名一起趕鬼,這時我從前座轉身跪在車椅上,向後為游弟兄按手幫助禱告及趕鬼,驚見游弟兄的手上下大大震動,舌頭講說方言,聖靈充滿、靈言清楚流利。

游弟兄說:「在禱告中覺得很痛苦,胸口鬱悶、呼吸困難,幾乎要斷氣,極力地想把雙手分開竟是不能,有股衝動想開門跳出車外,這時眼睛仍是閉著,卻看見雙手如電火般發光,電流運行全身,之後禱告就好舒服。」

感謝主,游弟兄得到寶貴的聖靈,禱告結束前,他口中不停地讚美主,心中充滿喜樂與力量,面帶笑容不再憂愁。這也是我信主以來,首見在車上禱告得聖靈,非常奇妙。游弟兄又說:「禱告中趕鬼時,見撒但的手用最大的力量要將傳道推出去,卻是不能,之後便感受到傳道在為我按手。」

我們都很喜樂,將這消息藉由電話分享給信徒,也得到主的幫助,順利到學校取偶像的物。看見游弟兄得蒙神的同在與賞賜力量,心中壓力頓時減輕不少。回程的路上,我們在車內彼此見證、勉勵、唱詩、禱告,尚在高速公路行進間,游弟兄的手機響起數通,又沒有顯示號碼。

原來是湘萍打來的,話中的內容說到:「爸,對不起,我不好。」游弟兄問女兒說:「妳在哪裡,我們去接妳。」她回說:「不知道,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你們找不到我……。」我也和她通話,在請她安靜聽我說一些話時,我就大喊:「奉主耶穌的名,撒但離開。」電話就斷了。

當下我們隨即通知留在大溪的第一組人員,到所有大溪鎮的公用電話亭尋找,卻是不見人影,雖然如此,內心仍充滿信心,深信湘萍必會回來。

回到了大溪,再往電話亭尋找,真的不見人影,便建議先將偶像的物清除,其餘的事神必為我們行大事。遂往石門水庫橋下,奉主的名燒燬,然後回到大溪學生中心與同靈們會合,由蘇主任熱心地接待我們用午膳。

於用餐前,再次地向眾人勉勵、禱告,將一切憂慮卸給神,主必賜我們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裏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禱告中,我也懇求主說:「撒但將的女兒帶走,求主將她送回來。」用餐時我又說:「這餐是慶功宴,大家要吃飽,高興地吃,不要難過,以免給魔鬼留地步。」

的確,這一餐我們都吃得很飽,似乎沒什麼事發生,喝茶時也喜樂地分享神為我們所作的大事。過不多時,湘萍來電給母親秀英姊妹,這回有顯示電話號碼,話中的內容和先前所講的一樣,但又加了一些說:「對不起,請父母原諒我。」

游弟兄夫婦回覆說:「我們已經原諒妳了,請告訴我們妳在那裡?我們去接妳。」湘萍說:「不知道,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你們找不到我,可是……」最後一句話就說:「我等一下就來。」電話就斷了。

林新賜執事依顯示號碼去電,原來是在中壢市火車站的某家商店。詳細的詢問後,商店老闆說有個少女來借用電話,也說出穿著的衣褲和體型,正是湘萍,最後店主說:「講完電話就往車站方向跑過去了。」

經過了十至十五分鐘,見游弟兄愛女心切,一直在中心外的小巷口徘徊,於是再次集合大家一起禱告,然後分為四組,一組往中壢,三組分別在大溪中心、車站、後站等地尋找。

當我們前往中壢途中,湘萍又來電,告知已在大溪車站,但她自己不知道是在什麼地方……,我們遂急速通知在大溪的組員。感謝主,李良僕執事看見她在講電話,就前去將她帶回,同時聯絡大家到學生中心見面。

游弟兄夫妻內心充滿了感謝。回到學生中心見女兒不停地哭,也一天沒吃東西了,便先讓她進食,好有精神和體力。當大家分別要回家時,眾人再次地幫助禱告,見湘萍意識尚不清楚,在略作休息之後,又進行第二次的禱告,不久她禱告中就有靈言,且意識清醒,說話也清楚了,大家才放心地回家。

散會前,我勉勵游弟兄說,神將女兒送回來了,放心地回家吧!但是,回家之後仍要儆醒禱告,因仇敵撒但絕不甘心,或許家中還遺有偶像的物,在直到完全清除前,牠不會就此罷手。

而事情也確實應驗了所說的話。從531以後,撒但不時地擾亂,湘萍白天狀況時好時壞,夜間則有時睡不著,游弟兄的二女兒還看見從牆壁上鑽出人手在起舞。聽著游弟兄述說家中撒旦的擾亂,我們再次重新慎重地檢討撒但的攻擊。

感謝主的憐憫,讓我們看透撒但的作為,既然撒但在牆壁作怪,就從牆壁上尋跡。第一次,先將所有水泥壁上的釘子拔出換新釘,然撒但仍不甘心,情況反而加重。

第二次,便將壁上鎖釘的塑膠塞子,會同教會執事負責人,再次從一至三樓全部拔出,工程相當耗時。完成之後,我感受到心靈的重擔忽然落了下來,好輕鬆,從那時起,湘萍也就清醒能自主了。

但可能是後遺症,湘萍仍舊懷有恐懼,這期間,教會的關心及代禱也從不間斷。適逢暑假,板橋小區少年班特別聚會(71113日),在大灣教會舉行,課程結束前有聖餐禮,湘萍那次接受了聖餐,從此就不再懼怕;只因湘萍身體從小欠安,讀書時用腦過度,至今腦神經有些受損,必須在家休養。

從見證中的教訓

事情總算告了一段落。回想這次屬靈的爭戰,眾人都從中得到了許多寶貴的經驗。

531晚上九點多,傳道娘從中巴陵來電說,林姊妹因聽見這偶像的物,想起過去自己購買的紫杉根尚存,便請負責人拿到外面燒燬,不料竟受邪靈攻擊無法自約,幸而張學明傳道剛好在前往巴陵的路上,就到他家中禱告趕鬼二次,便健康起來。藉機勉勵教會的同靈,這一類的事不可一般心情,「必須先禱告,再請聖職人員來處理」。

胡賢道執事娘,租房於大溪,在整理廚房時,頭部忽然劇烈疼痛,雖是如此,仍勉強整理廚房櫃子,才發現原來有紫杉根34片在裡頭,當將紫杉根交給傳道之後,就立即健康起來。

呂阿玉姊妹,經人介紹曾在觀音洞工作,於廟堂外當清潔工,該寺住持還送了一雙雨鞋給她。下班回家後,她如同得了精神病,令全家不安。

感謝神的保守,6月中,小弟到復興教會作見證,會後呂姊妹告知打工和雨鞋的事情,遂教導她勿到偶像的殿打工,雨鞋則要請教會聖職人員燒燬。非常神奇,林忠僕執事用大火奉主的名燒雨鞋時,卻是不能;經再一次奉主的名,雨鞋才溶化焚燒,呂姊妹也得著平安。

結語

從這事件發生起,附近教會的弟兄姊妹都很關心,也在信仰上懂得分別為聖的生活,不再與撒但的物妥協。對我自己作傳道的信念而言,則更能堅定信心跟隨主,藉著主同在,拯救他人的靈魂,為神國的事盡心盡力永不後悔。最後,願將一切尊貴、權柄、智慧、全能、榮耀,歸於永活的真神,直到永遠。哈利路亞,阿們!

 

E-mailseyesu75@yahoo.com.tw(游姊妹)